•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十四年
  •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十四年

    作品:《遮天

        “这些好说,我们先来喝酒。www.00ksw.org”叶凡道。

        “对,先干一杯。”众人举杯,自然都是美酒,齐罗毫不吝惜的让人取来了千年神酿。

        “我给大家带了一些美食。”叶凡笑道,将一块又一块绽放晶莹光泽的肉脯取出,流动有一种大道之力。

        “这是……”连杀圣齐罗都当场惊住了,道:“妖圣的血肉!”

        “没错,这是在星空中遇到的一条上古大鳄,而今成为了盘中餐。”叶凡道,提醒他们不能多食,不然承受不住这种精气。

        众人都被惊住了,远古大鳄都成为了烤肉,被摆在餐桌上,这可真是异事,香气扑鼻,烁烁放辉。

        “太……让人吃惊了,这可是好东西,传说中的超级大补!”一群人齐动刀叉,开始享用神鳄大餐。

        一群人详细询问经过,都觉得无比震惊,弄死一个圣人这可是让九天抖三抖颤三颤的大事。

        叶凡说出了当年的经过,众人得悉太古大圣出手,白天为神,黑夜为魔,而最终自我放逐进星空最深处,都一阵感慨。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哈哈,贫道可真是有口福,竟然能吃到上古鳄圣的肉脯?”段德到了,一脸的神棍相,穿着紫金道袍,满面红光。

        他一点也不见外,与叶凡碰了一杯酒,而后上来就剁下一大块肉,狼吞虎咽吃了数斤。

        黑皇很热情的上前,给他斟酒,又帮他端过来几盘肉,方便他享用。

        六斤鳄肉下肚,无良道士发现所有人都放了碗筷,露出异色盯着他,他的脸皮很厚,道:“鳄圣肉就是香,诸位吃啊,别跟我客气。”

        黑皇点头,道:“老段啊,你来晚了,我们都吃饱了。你赶紧吃,一会儿我们两个再加上那头蠢马一起做票大的。”

        它有好心的端过来几盘肉,并帮段德倒酒,催他快点吃,说是有一个大买卖等着去做。

        段德顿时满脸红光,吃的更尽兴了,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像是觉察到了什么,放下筷子,时间不长开始满头大汗,从汗毛孔向外喷霞光,他腾的站了起来,一把推开了热情的黑皇。

        段德开始原地跳蹦,浑身热气蒸腾,像是被烤熟了一般,自口鼻中向外喷火,而后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开始绕着天之村撒丫子狂奔。

        “老段别急啊,再吃两盘。”黑皇热情的在后面喊道。

        “狗娘养的黑皇,我说你怎么这么好心,等着瞧,道爷我给你没完!”段德大骂,此时精力过盛,吃的鳄肉太多了,整个人要燃烧了起来,绕山狂跑。

        且,他一边跑一边脱道袍,只是为了能够更好的排除体内的精气,因为整个人都要炸开了,身体仿佛被点燃了,变成了一个人形大火炬。

        “啊……无量天尊,他妈的热死我了!”无良道士鬼嚎,引发天之村众人侧目。

        “哈哈哈……”一群人大笑,一边饮酒一边看他裸奔,尤其是大黑狗大嘴都快咧到耳根处了。

        “来来来,你我都干杯,段道长如此助兴,我们岂能辜负他一番美意。”一群人频频举杯。

        段德鼻子都快气歪了,一双腿紧倒腾,根本就没法下来,拼命的消耗澎湃的精力。

        “庞博在哪里,姬家兄妹而今怎样了?”叶凡见故人都快到齐了,始终不见这三人,便向他们询问。

        “踏上星空古路了。”杀圣齐罗说道。

        “什么?”叶凡愕然。

        “你离去十四年,发生了很多的事,我们一边吃酒一边谈。”妖月空道。

        他们无所不说,谈起了这些年的事。

        叶凡蹙眉,他在路上听到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十几年前中皇真的差点让人给弄死!

        中皇斩道时天降瑞彩,地涌甘泉,出现了各种奇诡的异象,人们说那是帝象,十年前一位太古祖王出手,几乎让他形神俱灭。

        “关键时刻,盖九幽出手,弹指毙掉了那头古王,而后更是差点与古族的终极巨头对决。”

        所起这些往事,气氛多少有些沉闷,当年这则事一般的人根本不知,仅有少数修士了解。

        “后来,盖九幽、姜神王他们发狠,直接去堵天皇子、凰虚道、火麒子这些人,想要给抹杀个干净。”

        正是因为如此,太古各族才悚然,各大祖王收敛,没有再行绝灭之事,不然的话差点演变为互相扼杀对方奇才的惨剧。

        这件事过去不久,中州奇士府的古路开启,中皇、南妖、姬皓月最先踏上征程,开始了神秘的试炼,离开了这个世界。

        自古至今,每过万年奇士府都会打开一条路,没有人知道那些人去了哪里,一直被称作史上最强试炼。

        “这一次奇士府破例了,古路曾先后开启了数次。”

        西菩萨、庞博等也都踏上了征程,进入到茫茫星宇中,而数年前姬紫月也选择踏上了这条路。

        叶凡闻言一阵出神,这条古路通向哪里,与老子所走的那条道是否相同,该不会是去往飞仙古星吧,难以确定。

        在叶凡所知的生命星辰中,火桑、通天、勾陈、飞仙,有四颗古星可选,他难有机会前往。

        “庞博当年怎么回事?”他还清晰的记得那一幕,将踏上归程时,这位好友非常反常,不告而别。

        “他体内的妖神血脉突然觉醒,种族传承让他差点发生意外……”

        这种觉醒很危险,强行改变体质,甚至精神思维都会被颠覆,会发生种种恐怖莫名的事。

        “古之大帝曾说过,生命是世间最伟大的奇迹!”

        按照古贤的说法,长生也许是存在的,种族的繁衍就是一种体现,当中涉及到了很多奥秘。

        “我们的祖先真的死了吗?一位远古准帝曾说过,其实并没有,他活在我们的血液中。”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并不算错误,我们是祖先生命的延续,只要繁衍不息,他们就不灭,这是一种另类的长生。”

        “古贤所说没错,祖先的血在我们的体内流淌,连他们的部分记忆碎片都活在我们的血肉中。”

        叶凡听到这种说法先是一怔,而后释然,细想来就是如此,生命的繁衍与进化不正是如此吗?所有长生密码都烙印在基因中。

        叶凡曾见到过具体而微的例子,如与元古对决时对方就曾从血脉中召唤出了元皇的虚影。

        “当年,庞博的传承很危险,差点变为另一个人,从血液中得到了许多记忆碎片,不得已踏上一个秘阵远去。”

        叶凡怔怔无言,他早已在地球得悉上古年间妖族与人类混居,庞博这一族为妖神后代。

        他们举杯对饮,聊这些年的往事,全都有了一些醉意,直到月亮升起,酒席还没散去。

        唯有倒霉催的段德一个人独自在夜月下长嚎,上演饿狼传说,发泄过盛的精力,不能参与进来。

        时间一长,黑大狗喝的舌头都大了,跟龙马凑到了一起,这一对混账东西没有动手,一番攀谈后,倒是一副惺惺相惜的样子,说是要联手干一票大的。

        “奇士府那条古路曾传回来一角染血的战衣,那是属于姬皓月的,可上面并无只字片语……”

        也正是因为如此,姬紫月才踏上征程,是为救她的哥哥而去,参与到了史上最强试炼中。

        “没有离去前,她每晚都仰望星空,最终黯然去了奇士府。”厉天在说这些话时,拍了怕叶凡的肩头,有些感叹。

        “那条古路还能打开吗?”叶凡沉默了一会儿问道。

        “这些年都没有再开启了。”燕一夕摇了摇头道。

        古飞、古琳两个灵童跑过来敬叶凡酒,这对小兄妹都已长大,而今哥哥英姿挺拔,妹妹亭亭玉立。

        “叶叔叔,为何你站在我们面前,也算不到关于你的点滴?”古琳扑闪着大眼问道。

        “我逆斩大道,乱了天机。”叶凡微笑。事实并非如此,他知道肯定是因为体内那口残破仙鼎的原因。

        “这几年,摇光圣子很低调,应该并未离开这颗古星,可也有消息称,他是最后一个踏上星路的。”黑皇道。

        它与黑皇狼狈为奸,这些年来一直想打摇光圣地的注意,认为该圣地建立在一座巨大的帝坟上,想给挖开。

        “星空深处的最强试炼,那条路究竟通向哪里?”叶凡饮下一杯酒,望向星空。

        深夜,段德跟从水里捞出来的似的,浑身汗水,累的都快抽搐了,皮肤依然在向外喷薄霞光,总算是撑了过来。

        他进来后先跟叶凡碰杯,感慨了一阵,而后放下酒杯就奔着黑皇去了,发生了一场人狗大战。

        顿时,众人的酒兴又上来了,一边观战一边饮酒。

        “猴哥你这伤势无大碍吧?”叶凡掌心出现一个玉瓶,递了过去,这是从成仙地带出来的神液。

        “没事,修养一阵就好了,过段时间你跟我一起去,帮我抵住一个人,我自己去杀天皇子。”猴子眼中神光慑人,显然是憋了一口气。

        “好,没问题!”叶凡正有此意。

        既然回来了,他肯定不甘死寂与蛰伏,当积蓄到一定程度后需要一种释放,去斩掉昔日的种种恩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