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震慑
  •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震慑

    作品:《遮天

        其中一只青色的大手最为凌厉,上面带有丝丝缕缕的阴气,像是一位鬼帝复生,第一个探来,抓向叶瞳的躯体。www.00ksw.org

        这只青手长达数百丈,跟一座山岳倒落了下来一般,让人要窒息,绝对是斩道王者,且异常强横。

        这样对一个后辈出手可谓极为极端,摆明就是要行绝灭事,将天才葬在成长的摇篮中,不给他机会崛起。

        叶瞳反应迅速,脚下太阳精火闪烁,将叶凡传下的行字诀修炼到了一定火候,与自己的本源相结合,如一只金乌横空。他在间不容发间躲避过了斩道者的必杀一击!

        虚空像是一片窗棂纸,被几只大手扯烂,前后共有四五位斩道者出手,身份不明,横断天宇,展开了绝杀。

        九天十地齐颤,天地大道和鸣,每一个人的手段都涉及到了秩序的力量,一道道神链洞穿虚空,交织成一片绚烂的道则世界。

        “敢尔!”

        远处,传来一声大喝,东方野出手,他站在山上未动,张口吐出一口蛮王血气,化成一堵山坠落了下来,砸在半空中。

        犹如山崩海啸,蛮神王体内的一道先天精血那是无以伦比的,跟一颗星辰炸开了一般,震出千万道波痕,席卷四面八方。

        “敢动我大侄子,你们都活腻歪了吧!”蛮神王大吼,真身降临,发丝飞扬,像是野人成神。

        他挥动拳脚,十方风云震动,即便相隔数十上百里的许多山体都炸裂了,他如一尊战神降世。

        远处,叶凡嘴角露出一缕笑意,他知道有这些故友在此,多半用不着他出手。

        既然曈曈敢来此地,肯定是支会了一些叔伯,小家伙已经长大了,知道合力利用人脉资源,并非一时意气行事。

        “蛮神王出手了,当年与叶凡可是生死之交,这几位斩道者想要扼杀奇才有难度。”

        “南岭的战神血脉仅次于人族圣体,而今肉身之坚,战力之强,难寻敌手!”

        人们轻呼,两个年轻奇才的对决竟引发了斩道者的对峙,现场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吼……”

        一声长啸,远处妖气滔天,一片紫雾弥漫而来,上来就发动了攻击,一道模糊的身影隐在当中,唯有双眸子犀利如电,神光透过雾霭射出来!

        “天妖王也出手了,他也是圣体的故友,而今赫赫威名震天下,谁敢撄锋?”

        “当年的天妖体先天不足,还未出生时在母体中就遭人暗算,费了数十年苦功才恢复资质,而今一斩道简直如妖神转生!”

        妖月空出手,上来就是一记天妖屠神式,整个人化成了一把妖刀,横斩天下。

        “噗”

        一道血光飞溅,他将一只大手给劈成了两半,鲜血飞溅,巨手断落在长空中。

        一声怒吼传来,那齐腕而断的手臂快速退去,消失在了虚空中,吃了一个暴亏,血染天地。

        “刷”

        五色神光一闪,孔雀王出现,霞冲霄而上,将几只大手的主人——立在虚空中的模糊身体都扫飞了出去。

        远处,人们都倒吸冷气,昔年纵横天下的天妖体、东方野等都已成为了一方王者,再加上孔雀王这样的老牌妖王,如此相护,谁敢动曈曈?

        “即便圣体已经离去了,但是他的的弟子也不是可以欺凌的,他的这帮故人而今都是君临一方的斩道者。”

        不说其他人,单是这三位屹立场中,就得让众多强人头疼与惧怕,任何一个都可以威临一方。

        “好大的威风,三王临世,一起为一个小辈出头,不过是一个圣体的弟子而已,值得吗?”远空,传来一声冷嗤,语气不善,有两人向这里走来。

        妖月空冷声道:“有些人不自重,原本是小辈的对决,偏偏要插上一手,扼杀奇才,也好意思责怪别人。”

        “世上总有一些不要脸的人,小辈的事非要掺和进去,逼得我们都不得不出手。”东方野说的很直接,非常的不客气。

        “曈曈你先回去,让你这些叔伯来和和他们‘叙叙旧’。”孔雀王说道。

        “多谢孔雀王爷爷,没事的,我就在旁边看会儿就走。”叶瞳腼腆的笑道。

        他不战斗的时候看起来很清秀,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与方才的狂野与霸气大相径庭。

        “嘿,斩道者间‘叙旧’,一个小屁孩也敢掺和进来,不知死活。”来人冷笑。

        这是两个看起来很神武的男子,精气神充沛,眉心间有腾腾神焰跳动,而其中一人的额骨上更是生有一支独角,像是立着一尊神祇。

        “他们是天皇子的两大战将,在这圣人不出的年代,所过之处各族皆敬,天下难寻对手。”

        “竟是这两人,他们代表了天皇子的意志,实力强大,这些年来横扫诸雄,也不知杀了多少霸主!”

        人们全都变了颜色,这是两个大有来头的人,是古族中赫赫有名的高手,投奔了天皇子,而今几乎无人敢惹。

        “什么斩道者,黑皇说了,早晚去捉你们当战宠。”叶瞳揶揄,针锋相对,面对两个斩道中的佼佼者也不惧。

        提到大黑狗,一群人都满脑门子冒黑线,这两名古族强者更是眼神冷酷,射出杀人般的目光。

        “早晚宰了它!”其中一人冷漠的说道。

        这两人一现身,方才出手的几人又都走来,形势严峻,双方剑拔弩张。

        “嘿,这几年太平静了,没有什么战斗激情,也无风花雪月来调和,今日总算有趣了。”

        一个身穿银白战衣、身材颀长、背负方天画戟的男子走来,看起来很文静,但是眼眸偶尔间会射出慑人心魄的光!

        “这是魔神族的小王爷,是近几年来斩道中的佼佼者,出道至今还未尝一败,所向无敌。”

        不仅人族众诸多强者变色,就是古族的人也都动容,没有想到又一尊叫得上号的斩道者要出手。

        魔神族是一个辉煌灿烂的强族,不敢也不敢取此族名。虽然曾一度衰落,但总会再一次崛起,该族的斩道王者都让人不敢小觑。

        再加上天皇子的两名得力干将到了,三人走在最前面,当即就挡住了东方野与妖月空他们。

        后方的四人立时底气十足,身处在朦胧的雾霭中大步上前,要责难叶瞳他们,扼杀天才。

        “大侄子回去吧。”东方野道,接下来肯定会有一场斩道者的对决,万一有人祭出圣器,那将大事不妙。

        “好的,我马上就走。”叶瞳答道。

        妖月空他们倒也不为曈曈担心,因为这可是大黑狗养大的孩子,身上的零零碎碎多不胜数,随便一座阵台就可突围出去,说不定还能反杀一些人。

        他们太了解那只狗的性情了,敢动它一根毛,它会咬掉你十口肉,绝对不会让曈曈出来吃大亏。

        “都说圣体如何了得,我看不过是浪得虚名,可惜他早走了十几年,不然天皇子将他斩成劫灰!”

        两名强大的斩道者大笑着说道,他们言语轻狂,眼中只有一个天皇子,这些年来忠心追随在他的身边。

        他们深知,天皇子昔日与人族圣体旧怨颇深,今日就是想挑衅,找机会毙掉叶凡的弟子。

        两人这样说话,除却少数人附和外,大多数人都选择沉默,谁敢这样说?

        当年,叶凡可真是杀出来的声威,在离去前,天断山脉一战,血水直接染红了山体,杀的日月无光。

        连元古这样的古皇血脉、华云飞这样谪仙般的人物都给斩了,赫赫威名,全靠实战而成。

        叶瞳冷哂道:“我师父离去十几年了,你们才敢说出这种话,当年怎么不敢跳出来,杀你们一个干净!”

        这两人冷笑连连,倒也没有在口舌上计较,大步向前逼去。东方野等人脸色沉了下来,立刻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只需五年,我便可替我师战天下,你们当中的任何人来了我都接下!”叶瞳道,言语干脆与震耳。

        一群人都变了颜色,望向曈曈的眼光杀机更盛了,都想施辣手,将其扼杀。

        远处,众人面面相觑,莫不吃惊,代师战天下,让每一个人都心神剧震。

        “圣体虽然离去了,但是去培养出了一个好弟子,延续了他的威势。”许多人叹道。

        “轰”

        惊人的气息散发出,像是有丝丝缕缕的远古圣威,人们吃惊,双方可能会动用圣器。

        东方野、妖月空他们与天皇子的两位干将以及魔神族的小王爷对峙,谁都没有敢轻举妄动,真要祭出圣器,那事情就大了。

        然而,旁边那四人却没有停下,一齐向曈曈扑杀而去。

        “叔伯爷爷,我先回去了,今天谢谢你们。”叶瞳向东方野与孔雀王他们告辞,准备以祭坛打开虚空之门离去。

        远处,叶凡眸子神辉闪动,这几位斩道者欺人太甚,以大欺小,逼得自己的弟子远遁。

        此时,东方野与妖月空他们与人对峙,戒备圣器的攻击,没有妄动。

        叶凡掌心中光华一闪,一杆黑色的枪体出现,他大步向前走去,一步一步来到了战场中心。

        莫名出现这样一个人,让许多修士都一阵惊异,不知他属于哪一方,将会对谁出手。

        “你们都留下命来吧。”叶凡平淡的话语带着一种强大的威慑力,扫视前方的四位斩道者。

        众人心惊,这明显是为叶瞳出头的又一个人,可是为何从来没有见到过,居然没有一个人能认出。

        “你是谁,算什么东西,敢如此大言不惭!”

        “即便是叶凡回来了,谅他也不见得敢这样说话!”

        “人族圣体已成为过去,其名葬在历史的尘埃中,你却强行为其弟子出头,不懂进退!”

        四位斩道者一个个神色冷酷,脸上充满了冷漠与无情。

        叶凡不多语,一枪就刺了出去,这一枪返璞归真,朴实自然,没有大道和鸣,没有万钧神力,但是却让四人当场都变了颜色。

        他们知道遇上了恐怖的高手!

        这四人全都竭尽所能出手,想要合力将叶凡击杀,然而形势变化之快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一枪!

        仅仅一枪而已!

        铿锵之音震天地,血光绽放,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出,让所有人都发毛。

        叶凡手中的黑色枪体刺穿了一位斩道者,将其高高的钉在半空中,鲜血淋淋,这位王者在上面挣动,却摆脱不了。

        这个场景惊住了所有人,每一个修士都胆寒神颤,这是何等的人物?!

        一枪祭出,初时平淡无华,可是最终的一刹那却让山河失色,日月无光,仅仅一枪就将一位斩道的强横王者给挑杀了!

        叶凡像是魔神一样立在那里,另外几个斩道者毛骨发寒,颤栗着倒退,真的被吓住了。

        “是他,竟然是万初圣地的那位活化石,而今已经斩道,晋升为一个王者了!

        有人惊呼,认出了这个被一枪洞穿、露出了真面目的高手。

        叶凡面无表情,单手持枪,就这样挑着这位斩道王者,向万初圣地众人那里走去,让这些人身体通体冰凉。

        他的枪像是万钧重山一般,压在这一圣地每一个人的心头,随着他一步一步走来,众人心神都要崩裂了。

        叶凡如入无人之境,擎枪上前,来到了这群人的面前,神色冷漠到了极点,盯着每一个人。

        在这一刻,鸦雀无声,万初圣地的众人冷汗长流,没有想到他们的一位元老出手后遭遇了这样的下场。

        叶凡将大枪高高举起,钉着那位王者,而后斜指向前方,几乎抵在了该教圣主的身前。

        他没有任何言语,眸子中只是冷漠,以行动作出了最好的回应,当着全天下人的面,挑着他们的王,这是一记响亮而充满杀意的打耳光!

        众人噤若寒蝉,没有一个人说话,甚至大气都不敢出,全都紧张的关注。

        这是在以一己之力震慑一个圣地。

        “砰”

        叶凡手中的黑色的枪体一颤,这位斩道的活化石当场崩开了,鲜血溅起,化成一大片碎骨块与血雨,染红了天空。

        这是**裸的威慑,挑着一个圣地的王,在他们的教主的面前镇杀!

        叶凡回归第一次小战。挥泪说,为了不痛,请大家撒月票。不想呼唤也得呼唤,不然会爆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