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十八章 此心已决进星空
  • 正文 第一千零十八章 此心已决进星空

    作品:《遮天

        “啊……”

        拳头的黑色小人被钉在枪尖上,凄厉大叫,这是纯粹的元神,一旦遭创后果不堪设想,一个人的“神”一旦灭了,也就是将从这个世上彻底消失了。www.00ksw.org

        蓬莱天尊不想神灭,极力挣扎,这是他的印记,若是从人间彻底消失,那便是万古成空了。乌光炽盛,他化成一轮黑色的太阳,射出成千上万缕黑箭,同时一个宝轮出现,在其脑后旋转。

        同一时间,蓬莱岛上一道神圣的长河涌来,宛如长虹贯日,快速冲击叶凡他们,天尊想藉此挣脱。

        这是一片纯净的信仰之力,蓬莱天尊修炼上古天书,盗取世人的念力,而今派上了大用场,隆隆而鸣,与天地大道交感。

        “没用的,今日你在劫难逃。”叶凡头上的鼎轻轻一震,里面圣洁气息更盛,鼎飞了出去,顿时间祥光亿万缕,普照苍穹。

        那条奔腾过来的大河发出哧哧声,冒起一缕缕白烟,被蒸发了个干干净净,鼎内的纯净念力如海洋一般,神圣长河与之相比如小巫见大巫。

        叶凡手中黑色的枪体一震,蓬莱天尊顿时大叫,黑色的小人光泽立刻暗淡了,几乎四分五裂,难以对抗。

        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是他最真实的写照。道身被毁,神力成灰,单靠一个元神,任他天大的道行都无济于事。

        叶凡并没有立刻下杀手,因为有很多秘辛要从其元神中搜出,这位天尊还有很大的价值。

        “蓬莱骨干杀无赦!”叶凡下了这样的命令,让龙马放手去做,要大开杀戒立威。

        龙马奔腾而去,化成一道火光冲向蓬莱教主等人,这样一个斩道的王者发出雷霆之威,谁人可挡?

        叶凡盘坐下来,认真攫取黑色元神中的各种有价值的信息,很长时间都一动不动。

        “饶命,叶道兄我错了,不该如此,请放我一条生路。”蓬莱天尊哀求。

        到了这一刻,他亡魂皆冒,只剩下了元神如何对抗?被钉在这杆神秘的黑色枪体上随时会形神俱灭。

        “我是想给放过你,可是你自己寻死路。”叶凡面无面青,从其识海中抽出一段又一段的烙印。

        他心中惊异,这位天尊还真是有些大机缘,在上古年间得到过一位圣人王的指点,所修神光遁奥妙无穷,行字秘不出便举世无双。

        “叶道兄你高抬贵手,我将所得都给你,包括上古天书等。”蓬莱天尊颤抖着说道,再也没有了一丝大成王者的威势。

        “连你自己都是我的阶下囚,更遑论是你的东西,还有什么讨价还价的资本?”叶凡露出一缕轻蔑的冷笑,这种心性的人绝不能留下,不然日后肯定是大患。

        叶凡不出手则以,一旦出手绝不容情,会解决掉一切麻烦,不可能留下隐患。

        “哧”的一声轻响,他从黑色的元神冲抽出一段特别的印记,正是上古天书的经文,顿时让他心神一怔,默默推演与参悟起来。

        这是一篇魔经,所记法门很玄奥,其中对念力的运用有独到之处,怪不得蓬莱也想传道,这是一门艰涩深奥的道统。

        叶凡得到了一个很惊人的秘辛,在海底古宫中镇压的那个魔胎来自域外,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圣人,天书传承就源自他。

        而且,他来头很强,连上古年间出手的那位圣人王都心有忌惮,没有敢将他彻底毁掉,只是镇压在其魔宫中而已。

        “在那个年代,蓬莱果然多有圣贤出没。”叶凡自语。

        最后,他彻底搜索完印记,用力一震,在一声怨毒与不甘的大叫声中,拳头大的黑色小人化成劫灰,永世除名。

        远处,大战已经接近尾声,龙马奔腾,火光滔天,所过之处天崩地裂,海水倒灌苍宇,摧枯拉朽。

        叶凡神色冷漠,望向远处,伸手一点,蓬莱教主当场一声大叫,化成了飞灰。

        他亲自向前走去,几位教主级人物也都不够看,有蓬莱强者负隅顽抗,拼命向他这里杀来,结果却挡不住叶凡一道剑波。

        “噗”

        他并指如剑,只是轻轻一震而已,金色的剑波便如涟漪一般扩散向四方,无物不破,无差别攻击,一片强者便都化成了血泥,飘起阵阵血雾。

        “啊……”小天尊大叫,一是因为恨怒,二是被气的,眼前一只紫色的小松鼠跳来蹦去,眨巴着大眼,古灵精怪,他怎么打不到,这实在让他抓狂。

        凰天女轻笑,道:“小师兄还真是可爱,连与人对决都这么萌。”她与张清扬等人一起围了上来,当场将小天尊击成重伤。

        此时,小天尊的脸色彻底白了,一点血色都没有,想要求饶,可是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不久前他狠话说尽,扬言要灭掉天庭,而今只能惶恐了。

        “不要乱杀无辜,只将骨干击毙,其他人放开一条生路。”叶凡对龙马传音。

        这头马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善茬儿,在大海上撒野,四处追杀蓬莱的头领,凭它的神通自然是压倒性的,人再多都无用。

        “噗”

        叶凡走来,亲自出手,一指将小天尊点成了飞灰,而后又将几位被龙马俘虏的大能拍成了齑粉,毫不留情。

        一刻钟后这片海域静了下来,蓬莱教主等一些骨干全部被斩,一个都没有活下来,普通教众几乎无损,叶凡也不想伤天和。

        半个时辰后,他们压着所有俘虏进入蓬莱净土,龙马又开始撒欢,四蹄蹬踏,胆敢有阻挡者一蹶子一个踹飞。

        “你给我悠着点!”叶凡大怒。

        龙马太凶残了,一路奔腾,几乎是一蹄子一个踩塌十几座山峰,这可是净土,将作为来天庭未来的根基地。

        最终,这片宝地安静了下来,该教首脑等伏诛百余人,其他教众战战兢兢,惶惶不可终日,一个自上古年间传下来的仙教就这么被攻占了,简直如同神话一般!

        自这一日开始,叶凡下令封山,他盘坐蓬莱主峰上,开始诵经,将所有仙教弟子门徒都聚在山门内。

        “镐正左适。婆泥煞灵。悲昭均疆。洎南磛魁。静夷损光。混元觉缘……”

        叶凡浑身流光溢彩,体若神躯,口诵《度人经》,一朵朵莲花自他口中绽放而出,化成一篇篇经文烙印虚空中,拥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净化每一个人的灵魂。

        他不想血洗蓬莱,下不去这个手,但也不想为弟子等人留下大患,他早晚有一天会冲向星空,留下这么多蓬莱教众,除却他谁能镇的住?

        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全部度化,让他们成为天庭的一员,不仅没有了隐患,反而多了一股超级强大的力量!

        蓬莱主峰仙气弥漫,光霞万道,叶凡盘坐在那里浑身明净如七彩神璃,各种法相皆出,身前是金阙大道,旁边是仙王临九天、锦绣河山等景象,身后混沌汹涌,滋养一株青莲。

        一个个符文自他口中飞出,绽放不朽的光华,将一干教众全部笼罩,他为了保险起见,整整讲经四十九日。

        在这期间,瑞彩万道,垂天而下,地上更是涌出一道道甘泉,各种奇葩绽放,兰草遍地,百鸟来朝,各种祥和胜景皆出。

        说一遍经,虔诚信徒心明。说两遍经,去忧耳目聪。说三遍经,众人俯首心境清。说四遍经,暗疾尽去胎骨轻。说五遍经,齿落更生。

        叶凡早已斩道,所言即法,各种神通异能通过经文发出,妙用无穷,四十九日后一切隐患都消失了。

        天庭就此上了正轨,有了一处人间妙土,想不发展壮大起来都不能,此地灵气格外浓郁。

        叶凡没有就此离去,又整整坐镇一年有余,一是探索海下的魔圣封印之地,二追杀蓬莱的几条漏网大鱼。

        当日,并非该教所有弟子都在岛上,有几位重要人物外出,因此逃过了一劫。

        叶凡既然出手了,自然要彻底铲平原来的仙教,铁血无情,在此期间与龙马分头行动,上穷碧落下黄泉将蓬莱天尊的几位宠孙都击毙了。

        这件事震撼了整片修道界,蓬莱易主,原来的道统被灭,改名为天庭,叶凡雷厉风行,铁血出击,让很多人不安。

        尤其是海外三仙岛中的方丈与瀛洲更是人心忐忑,派遣高手面见叶凡,探其心思,这位该不会是要一统整颗古星吧?

        最终,叶凡释放出了很平和的讯息,明确告诉所有观望者,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次出手只为自保。

        叶凡在蓬莱坐镇三年,将海底魔宫观了个仔细,确信这个魔胎油尽灯枯,不能长久了,他最终加持了几重封印。

        在这三年里,他走遍了海外,去过方丈、到过瀛洲,可是却依然没有找到离去的办法,并无星空坐标。

        也许能从海底魔圣那里得到一些信息,但是与魔讨价还价太危险,他不想玩火**,无论如何也不能将其放出来。

        “想要离开也许只剩下那条路了。”叶凡自语,他已经回到星空这一端十三年了,是时候离开了。

        在这一日,他将所有弟子都召来,赐下秘宝,传下神光遁、人王印、翻天印等各种秘术,告诉他们缘已尽,将要就此踏上星空。

        “师傅,带我们一起走吧!”几位弟子全都大惊失色,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突然。

        “我原本是想将你们一起带走的,可是而今有了蓬莱仙山,你们无需进入星空了,此地与上古年间的天地区别不大,很适合修行。而另一片星域过于危险,充满了大战,即便是为师都只能在血与骨中踉跄而行,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那边是一个大世,诸王并起,万族共存,大帝路上多尸骨,再加上仙门将开启,充满了变数与危机。”

        几位弟子都知晓,叶凡要走出一条帝路,可能会面临举世皆敌的可怕环境,未来将有无边的血战。

        “师傅我想与你同行!”龙小雀平日话语不多,但此时却无比坚决,不肯放弃。

        另外张扬请也执意要进星空,愿到星空另一端去传道,无论多么危险,都愿踏上这条路。

        最终,叶凡考虑再三,答应带走龙小雀与张清扬。

        小松哇哇大哭,攥住叶凡的一角衣衫说什么也不肯松开,哭泣哀求,要去他一起上路。

        “会有相见那一日的,只要你能成为圣人就可以横跨星域,去那七颗古星间找我。”叶凡微笑,用手指了指天上的北斗七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