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十七章 斩道尊
  • 正文 第一千零十七章 斩道尊

    作品:《遮天

        “哈哈……”天尊的大笑声很冷酷,披散着黑色的浓密长发,眼神妖异无比,头也不回的远去。www.00ksw.org

        在他看来,叶凡已经是一个死人,断没有活路可言。因为,即便是一位半圣困在阵中也难以幸免,那可是远古圣人威,举世无敌!

        他一步数十里,在海中奔行,快到了极致,强大的神识扫出,这片天地间一草一木都在心中,无所遁形,他朝一个方向追了下去。

        在叶凡靠近上古龙宫时,天尊为了避嫌确实离去了,未敢探出神识,但这么短的时间他相信任何人都逃不出掌心,可以寻到。

        “即便你是龙马也不行,因为我学会了神光遁,比你的速度还要快!”蓬莱天尊冷笑。

        他是一位上古长存下来的人,当年蓬莱有诸贤停留,他有大机缘,得到了一位远古圣人王的绝世秘术。

        神光遁,号称极尽妙术,相传除却行字诀外,乃是世间第一速度妙术。九秘失传多年,早已不可见,神光遁在身法上来说就成为了最珍秘术。

        “蓬莱海域被上古法阵守护,你们想顺利通过不是那么容易。”

        天尊神色冷漠,嘴角挂着一丝杀机,感应到了龙马他们行下去的轨迹,风驰电掣,化成一道神光追了下去。

        终于,在数百里外他见到了一道火光,化成一条大道铺展在海平面上,龙马在迈步。

        天尊脸上的笑意更浓了,龙马很悠闲,并没有急着离去,带着叶凡的几名弟子正在大海中“溜达”,不慌不忙。

        他一声清啸,整片海域顿时倒灌九重天,茫茫一片,一下子沸腾了,发生了海啸,浪涛跟爆炸了一般,景象吓人。

        龙马神念何其强大,早已在第一时间感应到了危险降临,一声长嘶,龙鸣划破长空,通体火光腾腾,将彦小鱼等人全部卷起,冲了出去。

        “轰”

        蓬莱天尊的一只黑色的大手拍落,将天穹压了个粉碎,下方的汪洋一下子被蒸干了,数千米的水泽化成虚空,烧了个干净,露出海底,可想而知威力多么强绝。

        “隆隆……”

        周围的海水填充而来,碧波万顷,快速埋葬了海沟,让这里重新成为泽国。

        龙马立身在远处的海面上,鼻子中向外喷白烟,显然气了个够呛。凰天女、詹一凡等人脸色雪白,大成王者随意一击就恐怖到了这等境界,世上谁人能敌?

        可以想象,蓬莱天尊若是尽全力的话,整片大海都能给蒸干,海枯石烂会成真!

        什么移山倒海都是小术,与眼前这个人相比,都不够看,传说中的大成王者纵然是在上古时期都是一方尊者。

        “天尊你这是何意?”张清扬问道,这么多年来他越发沉稳了,在各地传道的过程中自身也受到了洗礼,真有天师风范了。

        在这种境地下,他知知很不妙,一个大成王者足可以横扫这颗古星,此时只是为了稳住此人,尽量拖延时间,等待叶凡归来。

        蓬莱天尊脸上充满了冷漠之色,与此前的热情截然不同,带着一丝蔑视,道:“就凭你们几个小辈,也敢质问我,神来了都救不了你们!”

        “天尊,以你这等地位来说,前恭后倨实在有**份,未免让人觉得像小人。”张清扬神色平淡,道:“到了这等境界,你若是个人物,当与我师堂堂正正一战,耍这种手段算什么。”

        “本座不费吹灰之力就除掉一个大敌,这是一种斩敌手段,不屑于与你们这些小辈多说。”蓬莱天尊带着残冷的笑,无视张清扬,此刻他眼中只剩下了龙马,唯有这头瑞兽值得出手。

        “你这奸贼,除了这种见不得光的手段还能有什么,尽管过来,本座一蹄子让你满脸花开,让你知道什么叫灿烂。”龙马斜睨他,心中非常不爽。

        蓬莱天尊冷哼,他这等身份何曾遇到过这样的“二杆子”,这头瑞兽与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没有一点上古圣皇坐骑的风采。

        四野杀阵震天,蓬莱的人得到了消息,见到天尊出手,将海水差点蒸干,教主领大军杀来,旌旗展动,铁骑铺满海面,黑压压一大片。

        “我看你们这次往哪里走!”人群中小天尊肺都快气炸了,脑门上青筋暴跳,眼中怒火燃烧,盯着张清扬与凰天女等人。

        “一个也不要放过,杀个干净!”蓬莱教主下令,大军围拢,截断他们的去路,将叶凡的几位弟子困住。

        龙马浑身赤金鳞片闪烁,火焰腾腾跳动,它化成一道火光冲了过来,马踏长空,所过之处海枯天裂,直取天尊而去。

        “砰”

        蓬莱天尊手捏道印,一道魔光飞出,天地秩序法则铺天盖地,将龙马挡了出去,让其身体剧震。

        “本座惜你为龙马,为天地间难得一见的瑞兽,不愿扼杀,你可愿追随我,化为我的坐骑?”蓬莱天尊眸子妖异,黑发随风而动,立身在海面上平静的说道。

        “本龙踩你个一脸大麻子,也不去照照镜子,你倒过来给我当坐骑都不要!”龙马鼻中吐白气。

        不远处,龙小雀冷梆梆的开口,道:“唯有上古圣皇才能以龙马为坐骑,就凭你也妄想骑坐龙马,不怕被雷劈吗?”

        蓬莱众人都怒,许多人大声喝斥,不允许他亵渎天尊,更是指出连叶凡都可拥有龙马,天尊为何不能?

        “我师父经常遭雷劈,完全承受的住,你们天尊行吗?”也亏的凰天女在这种时候还能带着笑意。

        其他几位弟子皆无言,尤其是小松更是挠了挠头,因为自己的师傅确实说过,自开始修行后,是一路被雷劈过来的。

        “什么天庭,自今日起给我除名,永世不存!”蓬莱教主下令,要在此杀了所有人。

        小天师更是冷笑连连,道:“什么天帝,现在成了死鬼,当日我烧他神像,而今我祖设局将他炼成飞灰粪土,什么都不是!”

        有为鱼等人皆怒,此时没有办法,唯有一战了,不过他们不相信叶凡死了,坚信世上无人可伤他。

        “我再问一遍,你可愿作为我的坐骑,唯有如此可饶你一命。”蓬莱天尊问道。

        龙马人立而起,直接以一对脸盘大的蹄子回应,拍向他的天灵盖,展开了大战。

        “你虽然是天生异种,血脉冠绝大地上,但是与本座这样的大成王者相比,终究还不够看。”蓬莱天尊法力如海,完全是势压人,手持一株五色圣树,向前扫来。

        龙马长嘶,万物母气鼎出现在头上,垂落下万道丝绦,将它护住,同一时间张口一吐,一道乌光射出,正是那支黑箭,挡住了五色圣树。

        龙马在同阶中是几乎是无敌的,可面对的毕竟是一个大成王者,快屹立在绝巅了,与这等人物交手太过艰难。

        “孽畜,死到临头还不臣服,看本尊如何收你!”蓬莱天尊法力如海,通体乌光四射,他如一个魔胎般,君临天下,眸光冰冷,充满了杀意,无情而冷酷。

        剧烈的大战爆发,四方海域沸腾,所有人都不得不倒退,王者之战最为可怕,让每一个人都脸色雪白。

        龙马以万物母气鼎护体,以黑箭阻挡五色圣树,然而两者间差了多个小境界,差距巨大,也就是它天生异禀,换作其他同级斩道者,在大成王者面前必然是一击成灰的下场。

        它仰天长啸,充满了愤怒,四蹄蹬踏,跺碎了天穹,景象骇人,如同世界末日来临了一般。

        彦小鱼等人焦急,此时形势严峻,只要龙马被降服,他们都必死无疑、。

        “我师定会赶来,你们也只能得意一时。”詹一凡道。

        “他,已经是一个死人,永远没有机会了,封圣之地将成为的坟冢,在那里他连只臭虫都不如。”蓬莱天尊冷漠的说道,眼中充满了残酷与不屑。

        “什么?!”

        张清扬等人全都呆住了。一尊活着的圣人即便被封印了也是非常可怕的,在当今之世,上古圣人好比天神级的存在!

        “他已经是一个死人,我不会跟他计较了。”蓬莱天尊脸上带着嘲讽,毫不在意,似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突然,惊变发生!在龙马与天尊近距离搏杀时,万物皆母气鼎中血气滔天,黄金光华淹没了整片海域,一道雄姿伟岸的身影冲出,一拳向前轰杀而去。

        这一切太快了,快到不可思议,超出人们的想象,即便蓬莱天尊修有神光遁也不够看,这么近的距离避无可避。

        “师傅!”詹一凡、彦小鱼等人惊呼出声。

        叶凡身如蛟龙,通体如黄金铸成,战气浩荡四海,脚踩行字诀,电火石花间就跟蓬莱天尊对上了,近身搏杀!

        他黑发披散,眸子绽放冷电,跟一尊魔神一样,上来就是绝杀,六道轮回拳一出,与蓬莱天尊的两只手掌撞在一起。

        当场神力震四海,这片天地间水汽弥漫,大海彻底干涸了,且天尊的一双肉掌立时化为血泥,骨头成碎渣。

        当世没有人能与人族圣体近战!

        “你……”蓬莱天尊彻底懵了,他亲眼目睹叶凡进了绝地,亲手开启了上古法阵,敌手必死无疑,而今怎么突然出现眼前了?

        叶凡通体璀璨,身如琉璃神金,宝光四射,伸开手臂,展动双腿,黑发飞舞,眸子慑人,跟一尊战神般,勇不可挡!

        蓬莱天尊即便实力再强大也挡不住,近身搏杀,大成王者也不够看,就在这一眨眼间他的一条臂膀就被扯了下来,鲜血淋淋,让他忍不住闷哼,太过惨烈。

        “这是怎么回事?”蓬莱仙教所有人都傻眼了,每一个人都呆住了,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种逆变?让他们难以相信。

        “我知道了。”凰天女恍然大悟,道:“师傅在终南山悟一气化三清妙术,修出了一个道身,进上古法阵的并非真身。”

        几人都想通了,终于明白为何叶凡在进水晶宫前将万物母气鼎交给龙马了,本应带进去护身才对,原来是跟他们一起离开了,一直相随,未曾显化而已。

        “啊……”

        战场中发出一声惨叫,蓬莱教的人肝胆欲裂,全都吓得头皮发麻,浑身颤抖。

        场中央,叶凡黑发凌乱,眸光跟刀子一样犀利,将蓬莱天尊的两条腿抓住,活生生的立劈在当场,血肉之躯分为两半,鲜血染红了大海!

        近身搏杀,谁能与他相抗?举世无敌,蓬莱天尊自然得饮恨。

        “哧”

        一个拳头大的黑色小人自天尊裂开的眉心冲出,化成一道乌光逃向天际。

        “你还想走?”叶凡的声音冰冷无情,道:“今日,蓬莱仙教将除名,此地将成为我天庭一脉不朽的根基!”他扔下那两片身子追了下去。

        所有人都颤栗,形势逆转如此之快超出了他们的预料,叶凡近战搏杀天尊,宛如一尊远古天神,所向披靡,手上残留的血,让他看起来神威凛凛。

        蓬莱众人彻底胆寒,预感大事不妙,连天尊都落了个这样的下场,他们怎能敌?小天尊的脸色当时就白了,后怕的要死。

        叶凡化成一道闪电,追击那个黑色的元神小人,不想放过。

        “我踩你个肺!”龙马长奔,踩踏天尊的被立劈为两半的躯体,因为它发现肉身竟要重组,合二为一。

        “噗”

        可叹蓬莱天尊,肉身刚要愈合,就被龙马脸盘大的蹄子给踩在了海面上,血肉模糊,骨断筋折,最后复合肉身的机会失败了。

        龙马说到做到,将天尊的肺片给踩烂了,将整具肉身化成了血泥,葬入鱼腹内。

        一个大成王者就这样丢掉了最珍贵的战体,一身滔天的法力都未能施展而出,此时黑色小人急急如丧家之犬。

        “哪里走!”

        龙马也跟随围剿蓬莱天尊,化成一道火光冲了过去,那个拳头大的黑色小人充满了怨毒与不甘,奋力抵抗。

        叶凡不急,降落在龙马的身上,手持自昆仑得来的黑色龙枪,人马合一,化成炽盛的光向前冲去,“噗”的一声,他将那个黑色的小人钉在了枪尖上,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长空。

        “在我进入星空前,你们将整片蓬莱拱手相让,多谢馈赠,天庭将在此大兴!”叶凡的话语传遍整片海域。

        星空下无敌!

        叶凡的几位弟子都激动无比,这是他们的第一感受。而蓬莱众人则面如死灰。

        星空下的呼唤,叶凡肉身这么坚固,求月票护体,护菊,请各位护道的大帝出手啊啊啊,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