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六章 仙珍
  • 正文 第一千零六章 仙珍

    作品:《遮天

        龙马口中吐出两道蛟龙状的白气,它对这个地方心存敬畏,不敢撒野,难得的平静了下来,不在与叶凡较劲。www.00ksw.org

        叶凡在这个地方绕行,不敢轻举妄动,上万座龙首峰步步杀机,他没有最后一角地势图,无法进入。

        小松叽咕,都快移不动脚步了,它见到前方那片成仙地中见到了很多老药,株株透亮,棵棵璀璨,清香飘出。

        漫长的岁月,有几人能深入到这个地方,久经龙气与仙光滋养,此地早已通灵,所生出的药草每一株都价值连城。

        上万山峰都为龙首状,一座座栩栩如生,龙威慑人,皆为自然化生而成,堪称鬼斧神工。

        每一座龙首峰上都有宝药,像是珊瑚与珍珠雕琢而成,灿烂夺目,不要说是小松,就是龙马眼睛都有点发直,咽了一口口水。

        这上万座龙首峰都是至宝,山体可为祭炼兵器的神材,而那生长出的药物就更不要说了。

        叶凡忍不住长叹,枯竭了诸多生命古星,诞生出这样一处孕仙地,果然是夺了天地造化,让人心中震撼。

        就在这片刻间,他已经看到了数十上百株药王,缭绕仙气,通体宝光烁烁,吸引人的神魂。

        药王,很难培育,需要不断以大地灵乳浇灌,生长八万年以上,才可称之为药王。

        有谁等的了这么长的时间?**万年之久,纵然是古之大帝寿命都早已到了尽头,万难培育。

        也只有这等地方才行,可汲纳整颗古星的生命精气,孕育了漫长的岁月,才能诞生出很多株。

        叶凡认真观测,这种地势格局过于非凡,简直没有天理,他以最高源术探视,也都难以发现一丝人为干预的痕迹。

        但是,他有一种预感,有一种出于源天师的本能直觉,即便这个地方很超凡,但却也到不不了这种地步。

        隐约间,他觉得当时有人以逆天手段孕养了这一切,经时间长河的冲刷与洗礼,数以百万年之久,最终化为了自然,与天成的没什么区别了。

        他在找弱点,没有第九角地势图就没有办法进去,可是他非常的不甘心,想通过自己的源天神术来破解。

        小松背着小药篓,一步一回首,绕着龙山而行,心不在焉,小家伙恨不得立刻跳进去,开心的采光古药。

        龙马也是口鼻间喷吐龙气,暂时不跟叶凡“计较”,一双龙目大睁,闪烁个不停,在默默的计量,看能否以大神通弄出点“草料”来。

        当绕到另一边时叶凡一怔,他又见到了一处“神迹”,前方不远处有一小片星域,灿烂夺目。

        这处神迹未在万座龙首峰前,还在这片安全的区域,一块巨大的山石上有数十个拳头大的星辰嵌在当中,生出柔和的光辉。

        叶凡相信,这是真实的星辰,被人炼化缩小而成,因为他感应到了一种磅礴的气息,压的人将窒息。

        这是何等逆天的手段?他心中发毛,化数十星辰点缀在此,护住山石,让人只能惊悚与倒吸冷气。

        叶凡他们稍一接近,数十星辰浮起,演化成一小片星域,星光灿烂,内部的那块山石一下子变得无尽遥远,宛如立在宇宙另一端。

        这是通天彻地之能,只能让人叹服,他们后退,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在远处研读石壁上的字。

        “我要死了,谁……能帮我照顾妹妹?”

        刻书的人似乎生命力枯竭,刻痕潦草粗糙,有的地方很模糊,有一种绝望与心事未了的情绪。

        “狠人的哥哥,他真的来到过这里。”叶凡自语。

        星辰轮转,一副画面出现,像是历史的回放,被星辰之力再现与人世间。

        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现,他喃喃自语,像是放不下星空另一边,手抚一张鬼脸面具,无比的失落。

        “神血、妖血、佛血都已浇在它的身上,马上就要轮到我了,死不要紧,可谁能帮我照料妹妹,她还太小,我放心不下。”

        这道模糊的身影向旁边的人哀求,若是能回到星空的另一端,请他们一定不要忘记,帮他养大妹妹。

        叶凡沉默,这一定是狠人证道后寻到了这里,以惊艳万古的大神通还原了昔年的一幕,此情此景肯定让她肝肠寸断。

        最终,她摘星捉月,炼化一小片星域守护这最后的话语与思念,将这块巨石永远的留下,与世同存不朽。

        绕过这个地方,叶凡围着中心孕仙地走了一周,认真思虑,开始在地上划刻了起来,以源术计算。

        时间不长,他满头大汗,心中发凉,这个地方的源术超乎了他的理解,比源天师更甚,这是混若天成的妙理,每一块地势都很讲究,仿佛是上天布局而成。

        但是,他知道杀机是人为化入的。

        地势形成的危局是一方面,最让他头疼的是大帝杀阵,这个地方绝对有完整无缺的帝阵,只要触发绝对得死,当世谁来了都没用。

        叶凡琢磨了半天发现无法踏足一步,源天神术他还能推演一些,可是大帝杀阵就是彻底没辙了。都走到了这里,掉头而回实在让人沮丧,他徘徊良久,始终没有办法。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他都在思忖,将身上所有东西都取了出来,看哪一件能对破阵有助。

        最终,叶凡盯住了一件器物,心中一动,那是狠人留下的,也曾被斗战圣皇掌握过,绝对是无价的宝贝。

        仙珍图,叶凡自从得到后,一直就没有派上过用场,后来请教圣人推测这可能是一幅星域图,因为以**力催动,上面有星辰点点。

        叶凡捉摸不透,也不知有多少个夜晚研究此图,但却没有任何收获。

        然而,就在这时此图产生了奇妙的变化,在这个地方散发出一缕缕仙光,将他整个人都笼罩了起来。

        “咦,这是……”

        叶凡大吃一惊,仙珍图原本就很晶莹,宛若以星光铸成,而此时就更加非凡了。正面并无变化,运转**力也不过是繁星点点,看不明白,可背面却产生了变化。

        小松大眼骨碌碌转动,也凑上前来,好奇的看个不停,差点一头扎进去。

        叶凡快速翻转过来古卷,心脏怦怦剧烈跳动,因为他见到了一幅完整的山势图!

        这幅图与骨片上拼凑起来的成仙图重合,唯一不同之处就是多了一角,这是无缺的。

        叶凡心神激动,用力握住此这卷仙珍,生怕它要飞走一般,体内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上古年间,准帝、大圣都都在争夺的秘图并非遗失与残缺了,竟还有一幅完整的,有希望进入成仙地。

        “竟然有这样的惊天秘密,蕴含在这幅万古长存的古卷上,真是出人意料!”

        叶凡神驰意动,在这片刻间他想到了很多,若是所料不差,那九枚骨片当是从这幅古卷上拓印下来的纹络,这才是真正的原版。

        “原来,完整无缺的秘图一直在我的身边。”他感慨颇多。

        这几年来,他动用了一切力量,求助中土道门,问寻佛教,远走印度、埃及等古老的道场,集纳骨片,到头来也没有拼成全图。

        而此时,却有了这样意外的转机,真是让他意想不到,颇有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之慨。

        同时,叶凡敏锐的注意到了一个事实,地势图在古卷背面只占据了三分之一,像是另有重要古图未显。

        “另外两处记载了什么,难道比这成仙地还重要吗?”他不禁惊异。

        他仔细观看,发现背面有三个区域,这是确定无疑的,而另外两个区与这片地势图无关。

        “这可真是贵重了!”叶凡感觉像是托着一颗古星一般沉重。

        光背面就有三个区域,其中一个区域今日破谜底,知晓了有多么的贵重,是成仙之地!

        那么正面呢,又有怎样的价值?真是不可想象了。

        “是了……”叶凡想到了很多。

        这绝对是古天庭遗留下的东西,传承也不知多么久远的岁月了,一些古皇都曾得到过,认真研读。

        猴子曾说过,在太古末期,此图属于他的父亲,斗战圣皇常于深夜观看此图,仰望星空。

        而后,历经漫长的岁月后,这幅古卷当是落在了羽化神朝的手中,他们依此拓图于骨片上,才能送成仙的希望来此修复。

        后来,羽化神朝于一夜间化成了劫灰,此图落入了狠人大帝的手中,才有了在混沌万龙巢内沉浮的景象。

        这一切都连贯了起来,叶凡悠然神思,想来漫长的岁月中还有其他圣皇、大帝得到过这幅古卷,只是不为人知罢了。

        “此图重逾泰山,说不定不死天皇都曾研究过。”

        天皇子曾说过,他的父亲当年也意欲立天庭,不知何故,最终没能成行。

        到了现在,叶凡已经能够确信,这个东西绝对是已经瓦解的古天庭传出来的仙珍,是一宗价值无量的瑰宝,比天还重。

        “现在还好说,若是有古之大帝级人物出现,此图必然保不住,唯有这等人物才会知晓它有多么重要。”

        叶凡仔细观看,认真比对,找出了一条复杂的生之路,可达成仙地的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