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三章 成仙地
  • 正文 第一千零三章 成仙地

    作品:《遮天

        巍巍昆仑,壮阔浩大,横贯**,纵压八荒,茫茫无边。www.00ksw.org

        这是一片原始莽荒,根本看不到尽头,相对来说凡人界的昆仑山脉只是一角,是这条主脉的一个末梢,真正走入进来,会让人觉得自身的渺小。

        面对它像是面对浩瀚星空一般,每一座山岳都高的吓人,云绕雾锁,如混沌气弥漫,充满了天地初始的气机。

        若是腾飞到高天,可以大体的明白,这是一条沉睡的大龙,那数不清巨山,都是大龙的脊柱骨,横陈盘卧,气象万千。

        “这可真是一处腾龙净土!”

        叶凡精通源术,自然可以看出这里非凡的地势,是万脉之祖,诸山之根,地势达到了天地所允许的极致。

        “咚”、“咚”……地面轻颤,远处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几个庞然大物出现,高达十几丈,每一步落下地表都摇动几下。

        “这是什么怪物?”

        叶凡惊讶,这种生物像是巨猿,可眉心却生有一支螺旋形长角,浑身血红,生有浓密的毛发,眼睛如火炬一样烁烁放光。

        昆仑多古兽,前方虽然是禁区,但是却又分割出许多相对安全的地域,能让各类生物存活。

        他们一眼就盯住了叶凡,眉心长角顿时电闪雷鸣,劈来一道青色的炽电,将山巅都给削掉一块。

        叶凡通体沐浴光辉,悬在空中,岿然不动,在这片星空下,当今之世能伤他的人几乎没有了。

        “不愧为昆仑仙地,这些兽类可比而今的那些掌门了。”

        他用手一点,一片清辉射出,顿时削掉了他们一半的道行,而后散发神威,铺天盖地而出。

        几头巨兽顿时颤抖,全都跪伏了下来,战战兢兢,再也不敢造次,如敬畏神明般一动不敢动。

        叶凡从他们识海中搜出一些记忆,这片昆仑古脉中有些很强大的生灵,被他们都列为禁忌,不敢踏足一步。

        同时,这亦是一片秘土,可诞生出不可预料的神物,都是难得的稀珍。

        叶凡放过他们,带着小松继续前行,对照手中的地势图,避免误入险区,走的并不是很快。

        路途上,古木苍劲,许多老树也不知生长多少年了,高耸入云,有时几株合在一起,遮蔽方圆多少里,都压过了高山。

        更有许多老藤,跟一条条虬龙似的,横缠几座大山,藤蔓遍地,山崖都被压盖了,苍翠而刚劲。

        “草株枯萎了又繁荣,却难有几株能够渡劫化形者。”

        就如同人类何其多一般,真正能走上修行路的又有几人?

        昆仑山内草木长势繁茂,因为它们扎根龙脉上,可获得地气滋养,生机格外强大,可山川植被却少有诞生神灵意志者。

        除去少数异种外,一般的草被只能徒作嫁衣,白白贡献出自身孕育出的生命精华。

        小松像跑来跳去,挖出来很多古药,药龄年份都很长,生长的岁月足够久远,内蕴灵气十足。

        叶凡一阵心惊,因为在一处大岳起伏地,他见到了一处天然的龙洞,可孕化仙真,然而却未能出圣胎。

        这片地方峰峦叠翠,有许多山岳堆积于此,形成一个龙盘虎踞的地势,正中是一处深谷,堪称天成的龙洞。

        有霞光喷薄,有瑞彩吐出,可是叶凡深入进去却没有发现神胎,只挖出一个死去的石人,还未化为真正的人形就被山势夺去了生机。

        “真是可怜,圣灵可吞天地之精,山川地势的神华都为它所夺才对,而今却反过来了,被克死于此。”

        昆仑地势是为生仙而成,八方精气、十方神华都通过龙脉汇聚向了中心禁地,圣灵胎争夺不过。

        叶凡走了大半天,已算是进入昆仑山脉深处了,见到了一些稀有的灵物,小松更是挖到一株小药王。

        这样的植株异种很少见,药龄超过了五万年,处在龙脉节点上,得到了浓郁的地气滋养,通体晶莹,芬芳扑鼻,将小松陶醉的手舞足蹈。

        因为,这还是它第一次自己采摘到这等灵物,美滋滋的抱着,比它都高出一截,献宝似的的送给了叶凡。

        平日间总是叶凡送它灵果,而今终是反过来了,小松四处挖药,开心的跑来跳去,孝敬自己的师傅。

        “吼……”

        一声清啸传来,热浪无边,前方赤地千里,竟然寸草不生,在昆仑中实在是一种异景。

        “旱魃!”

        叶凡惊讶,他见到了一个两尺多高的人形怪物,所过之处山石熔化,草木成灰,化为不毛之地。

        赤霞闪烁,旱魃化成一道火光冲了过来,带动着滔天的离火,结果被叶凡弹指震飞,他翻手落下,移来一座大山将其镇压在下。

        “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传说这是尸变而成的东西,难道还有人敢在昆仑葬体不成?”

        《阅微草堂笔记》卷七中有记:“近世所云旱魃,则皆僵尸,掘而焚之,亦往往致雨。”

        叶凡极目远眺,打量四周景象,这昆仑为主龙脉所在地,孕育成仙的希望,谁敢在这个地方埋棺?

        他们穿行过这片区域,又进入了生机勃勃的山海中,小松没心没肺,开开心心的背着一个小药篓,四处采药。

        小药篓虽然不过拳头大,但却是叶凡给它炼化的宝贝,能装下山川,平日间是它储藏灵果的地方。

        不久后,它欢快的轻叫,又挖到了一株小药王,年份在六万年左右,药劲强烈,通体跟宝石铸成似的,清香扑鼻。

        这很惊人,即便是在北斗也难以在山川中挖到多少株小药王,昆仑这个地方主要是无人可进,不带着地势图,进来准死。

        这是自古至今的积累,这个地方都快化成了宝药神地,可惜叶凡他们也只能在特定的地势上前行,不能深入更为广袤的地域,不然将有绝世杀机。

        “噗通”

        突然,小松坠落进一处地窟中,快速冲了出来,轻拍自己的小胸脯,显然是吓了一大跳。

        “咦,是这里……有人葬棺于此。”

        叶凡发现地下有成片的棺椁,大多都是石质的,故此没有腐朽,保留到了至今。

        “这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多年过去都化出了旱魃。”

        突然,一口石棺被推开了,从中跳出一个浑身毛发火红的的怪物,眼神慑人,快速扑了过来。

        他张口一吐就是滔天的黑光,跟一个逃出地狱的恶神似的,竟然有上古教主级的神通,让小松怕怕的,赶紧倒退。

        “哧”

        叶凡眉心光华绽放,射出一缕神辉,当场瓦解了地窟中的乌光,将他定在了那里,斩掉了他一身的道行。

        其他石棺作响,又跳出来几具尸兽,结果都被镇压,不能近身,当场燃烧了起来,化成灰烬。

        叶凡盯着棺椁上的一些古字,看了很长时间,眼中露出异色,竟然是北斗的文字,在地球上见到了。

        “原来如此,是羽化神朝的人!”

        当年一批人护送成仙的“希望”,来昆仑仙脉中修复,退出时遇到至强者,手中的地势图失落,有部分人困在了此地。

        “这是他们的后人,血脉延续了很长时间,最终也都死在了这里,无法脱困。”

        昆仑为仙脉,地下孕育有龙气,滋养了这些尸体,有几具到现在都没有怎么腐烂,化成了旱魃等妖魔。

        叶凡依照手中的地势图前行,没有遇到任何危险,这是一条迂回曲折的古路,除此之外其他地方都有上古神阵,若是深入动辄就会形神俱灭。

        两日后,他感应到了一缕缕仙气,自前方弥漫而来,这说明快接近成仙之地了,让他心中很激动。

        “嗖”

        一道青霞闪过,阵阵芬芳飘出,小松差点跟着飘起来,翕动可爱的小鼻子,无比的陶醉,使劲的眨巴着一双大大的眼睛。

        是一株宝药!

        一株可以借助地脉而移动的古药,已经成精,青霞烁烁,药香醉人,连叶凡都被惊动了,亲自追了下去。

        “难道是一株不死神药?”

        容成氏当年就是在这昆仑仙脉中挖到了一株不死药,若是再遇一棵也不足为奇,因为这里是孕仙之地。

        青霞闪烁,那是它的藤与叶片发出的,这株老药速度极快,根茎如一个老人,神情惶恐,快速奔逃。

        “是何首乌!”

        相传,一旦化成人形的何首乌吃了就可以不死,但世间从来不可见人形的根茎,首乌的根都是块状的居多。

        而今,竟在这里见到一株人形的何首乌,这可真是奇事,叶凡相当的惊讶,带着小松一路追赶。

        这株何首乌藤叶碧翠,根部金黄,面部苍老,神情惊恐,沉入地脉顺势逃到了地势图所标注的危险地带。

        而后,它在此驻足,连连拱手,不断哀求,请叶凡放过他一命。

        这是一株半神药,与长白山的祖参一个级别,若是有这样的四株合在一起,差不多能抵得上一株不死药。

        这是何首乌之祖,也不知生长了多久的岁月,是天地孕育出的神草,吐纳日月菁华,一身精气充沛,无量无穷。

        它不能如不死药那般跃空横渡,却可如长白山祖参那般于地脉中穿行,唯有叶凡这样的源天师可以捉它。

        除却翠绿欲滴的藤叶等,老首乌能有半米多高,通体金黄,芬芳扑鼻,跪伏在那里簌簌颤抖。

        小松心地善良,紧张兮兮的的仰起头,长长的睫毛轻颤,眨动黑宝石般的大眼,向叶凡求情,它觉得何首乌很可怜。

        何首乌老泪落下,对小松顶礼膜拜,又转身苦苦哀求,传出模糊的意识,请叶凡放他一条生路。

        这种神草同不死药一般,很难诞生出强大的神识,药躯能够长生不死,可却没有通天的道行,无法自保。

        叶凡点头,他也不想伤天和,何首乌毕竟比不得不死药,离开净土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得干涸死去,除非立刻服食,不然精气会慢慢散掉。

        而今,他并不需要吃不死药,这样做只是白白浪费。

        老首乌千恩万谢,传出一道模糊地意识,若叶凡或者小松生命枯竭,可来这里寻它,但有相召,必然现身,给他们首乌精血,起死回生。

        叶凡哑然,没有想到竟结了这样一段善缘,虽未采摘人形何首乌,但是将来若有故人命不久矣,还是可来此获救。

        而后,他向老首乌询问昆仑山中的一切,意外得知,这个地方有神灵!

        究竟是什么样的神灵,何首乌说不上来,它神识弱小,表达不清,甚至不知那神灵真身何样。

        最终,何首乌引路,带叶凡去一处密地,称那里有古仙留下的神迹,当年他亲眼见到一个仙子,神通冠绝古今,强过所有来过此地的人。

        何首乌活的岁月相当的久远,上天赐予了它不死的身体,却给不了它修行的资质,与神药一般,这是一种致命的缺陷。

        这无尽岁月来,它在此地见证了很多轶闻密事,甚至亲眼目睹过传说中的神人。

        叶凡一怔,与何首乌交流,当谈到容成氏时,他进行了详细的描述,更是说出曾于此地捉到一株不死药。

        何首乌立时想起了这则往事,它言称那株神药是自愿跟容成氏离去的,想脱离这里。

        “为什么?”叶凡不解。

        何首乌称,不死神药通灵,都有趋吉避凶的神性,预感到将来这里可能会遭大劫,提前上路。

        而何首乌则还没到那个层次,不曾生出感应,料想还得有漫长的岁月,这让叶凡一阵无言。

        何首乌见过容成氏,看到过其滔天的法力,毕竟为一代准帝,世上称尊,古往今来没有几人能比的上。

        然而,何首乌却言,容成氏绝不是最厉害的,亦有同样的人来过此地,且所有人都比不上那位仙子的万分之一,可以说傲古凌今。

        当年,连人参果树都想主动追随那个仙子,可是她不知为何故,脸带泪痕,根本不理睬。

        叶凡瞠目结舌,这也太玄奇了,神药主动献身跟随,都有人不要!

        很快,他叹了一口气,古之大帝何以都有一株不死药,这是相互的选择啊,一个为了长生,一个为了寻求庇护。

        “她是何等样子,留下了什么?”

        何首乌带着他前行,告知他那个古仙的头上悬有一个大道宝瓶,所过之处万物皆退,万法皆坏,天地间为唯她独尊。

        “什么……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