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九十八章 无敌的年轻大帝
  • 正文 第九百九十八章 无敌的年轻大帝

    作品:《遮天

        叶凡遇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危机,这是一场大难,九位年轻时期的大帝同出现,开古今未有之盛景!

        换作是谁都得咧嘴与胆寒,想死的心情都得有,这还怎么让人活?简直无解,必杀之局。www.00ksw.org

        “难道……真的不能逆斩大道吗,我没有生路可言了吗?”

        叶凡心中一沉,他就是化为半圣都不见得能撑过去,九位年轻的大帝同出,这是什么概念,简直无法想象!

        最为过分的是,连无始这种逆天的人都来了,这可真是欺负人没商量,九位人族大帝齐上,除非他羽化成仙。

        “噗”

        刚一交手,他立刻挂彩,形体龟裂,四方共九人同时出手,神来了也挡不住。叶凡怒吼,此时没有什么退路,闯不过去就得身死道消,永远不复存在。

        然而,敌手真的太强大了,任何一个人跳出来都是他的生死大敌,鹿死谁手很难说,更遑论是九人齐出!

        他张口清啸,满头发丝倒竖,在万丈雷霆中大战上古诸帝,滔天的金色血气澎湃,但是依然不够看。

        叶凡与西皇对了一掌,肩头被恒宇炉砸个结实,当场骨断,肩膀塌陷了下去,伏羲大帝更是真身杀了过来,其余几帝亦出手。

        “噗”

        血花迸溅,叶凡肉身被杀,即便是人族圣体也不行,面对九位少年大帝,支撑不住。

        鲜血染红了宇宙虚空,一时间连雷电似乎都静止了,没有声音发出,这是一种诡异的平静,雷霆还在,并未消失。

        而虚空中有一片碎掉的血肉,散发出圣辉,还有许多骨块,更有不少金色的血液,在熠熠生辉。

        叶凡从来没有像现这样绝望过,非是他自身不行,而是敌手太强大了,九人齐出,连人族圣体之不坏身也抗不住。

        无量圣光发出,血肉重聚,一个拳头高的金色的小人立于中心,愤怒长啸,这片虚空顿时崩开了,骨块与金色血液倒流,凝聚在一起,接续肉身,骨节崩崩作响。

        “我不甘,选择了这条道,岂可半途而毁。可是……太难了,无人能助我,一切都将靠我自己!”

        叶凡沐浴神辉,运转者字秘,在血光中复生,重组好真身。他满头浓密的黑发飞舞,神色激动,充满了不屈,忍不住仰天大喝,没有人能救他,斩道靠己身。

        且,现在他根本就没有退路了,天劫已经开始,就是放弃逆斩大道这一想法都不行,早已迟了。

        前不见希望,后不见援者,他没有选择,唯有死战到底,冲过去海阔天空,冲不过去万丈深渊、地狱悬崖。

        “轰”

        超级猛人杀来,无始大帝出手,上来就是一掌,相传他单手可逆天,一只手可以镇死一位太古神灵。

        茫茫混道波汹涌,年轻时代的无始大帝看不清真容,但却可感应到那种超脱与无上的气势,身姿伟岸。他一掌劈下,虚空崩开,连天劫都被他打散了大半,气势如虹,掌力猛如海,浩大无边。

        叶凡眸光炽盛,在场者都是应礼敬的人祖,可是此时却唯有全部斩掉才行,他展开六道轮回拳向前轰杀。能够有机会对上这等人物,也是一种奇缘,古往今来同辈中没有人可与少年大帝争雄!

        “轰”

        然而,叶凡近乎绝望,另有三位大帝也出手了,在这个场合没有单独对决一说,他所期待的与无始一战根本不能成行。

        “噗”

        他还未冲到近前去,就被三为少年大帝震的半边身子龟裂,横飞了出去,血液划过雷海,发出阵阵电鸣。

        这是一场艰难而残酷的大战,没有什么幸运与偶然,只能凭借实力。

        伏羲龙碑镇压而下,打的叶凡半截身子差点断落下去,惨不忍睹,躯干化成一道血泥。而与此同时,无始大帝从后面杀了过来看,虚空崩坏,一掌切入他的后背中,从前胸震出,当场让他四分五裂。

        “啊……”

        叶凡长啸,又一次被人碎灭真身,艰难的在远处重组,耗掉了大量的黄金血气,可是前方的生之路又窄了一些。

        少年大帝个个无情,因为他们是大道的化身,是天地所留下的昔日最强者的道痕,并非原本的人。

        叶凡要逆斩大道,凌驾于古来所有强者所创的道之上,就得承受他们的拷罚,只能生死面对。

        “当”

        一口混沌大钟震了过来,悠悠传扬出去也不知多少里,道波在真空中也能蔓延,粉碎了天宇,景象恐怖无边。

        又是无始大帝!

        大钟如山,从天而降,要将叶凡要扣在里面,钟声不绝,想将他化成血泥。

        “嗡”

        伏羲大帝也出手,与无始一样是个狠茬子,最难对抗,手持龙碑拍下,将这天宇都化成了一个黑洞。

        叶凡迎战,可是却精疲力竭,浑身的力量都快被抽干了,人族圣体法力无穷无尽,而对上这些人却不得不挥霍掉全部法力,因为这些人都是年轻的帝体!

        “噗”

        终于,他又一次被四位大帝打碎,血肉横溅,惨不忍睹,晶莹的骨块闪烁妖异的光泽。

        叶凡生出一种无力感,这才是真正的年轻大帝,个个傲古绝今,全都拥有无上神姿,真的难以对付。

        “我渴求一战,前提是与一位大帝对决,而不是尼玛群殴!”

        他着实气怒了,重组真身后,又喷出一口老血来,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

        九位少年大帝齐出手,跟天方夜谭一般,说出去谁能相信?而他却真的对上一群,无语问苍天,尼玛啊。

        他算是看出来了,就是他有九条命也不够杀,这样下去会被一遍又一遍的杀死,直到他耗尽生命潜能为止。

        纵然有“者”字秘也不行,因为每一次以此凝聚圣血,重聚真身都付出了很惨重的代价,本源在枯竭!

        叶凡发狂,一而再三的遭创,如果不毙掉一两个少年大帝实在对不起自己,他脚踩行字诀,躲避其他人,认准了无始。

        这道人形闪电几次重创他,刚才更是差点将他给立劈为两半,实在招人恨。

        “六道轮回拳!”

        叶凡大喝,精神气攀升到了极尽,浑身血气贯冲宇宙虚空,金色拳头前六个古老的世界在轮转,镇压一切。

        拳意无敌!

        这是叶凡精气神的升华,他想独战无始大帝,看一看先天圣体道胎强,还是真正人族圣体更胜一筹。

        无始二字本身就代表了无敌,能与其年轻时的道身搏杀,就是大败而亡也死而无憾,叶凡一往无前,黄金血气滔天,展出了自己最强的一击!

        然而,现实很残酷,一切都总是不能如他所愿,三位不知身份的少年大帝冲来,一起震指,神威震烁古今。

        叶凡长叹,想躲避都不能,唯有力抗包括无始在内的四位大帝的攻击,因为他被众人围住了。

        他又一次饮恨,肉身被拆开,四散在虚空中,在不甘的长啸声中,他艰难的恢复过来,脸色苍白。

        “不行,这样下去,连一点生的希望都没有,我必须能在雷电中获得力量,补充损耗,不然坚持不了几次了。”叶凡心中自语。

        此时,他只能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半步退路也没有,不再选择敌手,而是认准一人就攻杀,只要方便出手先屠掉再说。

        “斗战圣法!”

        叶凡施展斗战圣法,双手划动,演化出九龙拉棺这样的惊世奇景,浩大的气息铺天盖地,对着身边的一人就打了过去。

        “轰”

        然而,这个不知名的大帝一样的彪悍,双手划动,宇宙星辰齐出,演化出一片古老的星域,将九龙拉棺吞了进去。

        “斗战圣法!”

        叶凡惊呼,这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少年大帝竟然也懂得九秘,以同样的法诀破掉了他的惊世一击。

        他双手齐震,缓缓划动,体内黄金血液如长河一样奔腾了起来。且,就在这一刻,他战气澎湃,瞬间突破了八禁的先天禁锢,力量如决堤的洪水一样冲出,他打出了霸绝天地的一击。

        然而,一股同样可怕而惊悚的气息爆发出,另一位不知名的少年大帝浑身光华蔽空,灿烂无比,像是仙王降临,睥睨天下,眸子放出的光在燃烧。

        “轰!”

        洪水滔滔,江河汹涌,各种神力法则刹那迸发,这个人也同时触动了神禁,超越八禁领域。

        神禁对决,最激烈的大碰撞发生,如同彗星撞击地球,这是毁灭性的,两者间光华刺目,淹没了这个地方。

        叶凡的身子破破烂烂横飞了出去,而另一边有其他少年大帝也在出手,故此触发神禁者无恙。

        叶凡默然,这些都是已逝去的古人,每一个都是各自时期的绝代天骄,是独一无二的无敌者,为昔年星空下的第一人,难求一败。

        他拥有九秘,这些大帝有人也得到过,他能触发神禁,而这些人同样有这种天资,他并不占优势。

        无始、伏羲大帝……哪一个是等闲之辈,无不傲视古今,古往今来称尊,想战胜他们谈何容易,没有什么希望。

        斩道,太艰难了,古往今来死掉了也不知多少人杰,甚至这些人在同龄中可以与古帝媲美并论。

        而叶凡所要走的路更为艰险与坎坷,他的选择决定了这一切,自然要面对上苍最恐怖的惩罚,以年轻的大帝来镇压!

        “鼎来!”

        叶凡一声轻叱,将万物母气鼎召唤到头顶上方,战到了这一光景,想毙掉九位年轻的大帝太难了,几乎不可能实现。

        但是,他并不甘心,不想坐以待毙,依然想要逆天斩道!

        “斩却大道,就是要展现自己不同的道,创出我自己凌驾诸道上的唯一法,而今唯有舍弃其他,独尊我法才有一缕成功的希望,毙掉九帝,唯我独活!”

        他的眸子如火炬一样在燃烧,喷薄出绚烂的光,盯住了高天上九颗连成一条线的神秘大星,又盯住了九位年轻的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