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八十九章 神战
  • 正文 第九百八十九章 神战

    作品:《遮天

        一位弑神的存在,曾经于古老的过去斩杀过两位神族,他从大地尽头一步一步走来,身体像是融入了虚空中,与道相合。www.00ksw.org

        他单手提着一把龙枪,人未到,已经有刺骨杀意直冲而来,让众生颤栗,宛如面对一尊从上古走来的神祇。

        人们都惊悚了,教皇所说是真的吗?尤其是一些古老的家族,更为胆寒,连神都敢杀,那么梵蒂冈所尊的到底是什么!

        近了,这个人从地平线上逼近了这里。一个人的气质有时就足以说明一切,他像是合道了,如一座不朽的丰碑立于那里。

        无论是教廷,还是来援的许多传承,大批的人都敬畏到颤抖,想要跪伏下去。

        这个人看起来能有五十多岁的样子,一头金色的长发还算浓密,但已有些暗淡,肤色白皙,像是洁白的玉石一样,棱角分明,宛如刀削。

        光这样看,辨别不出来他的实际年龄,唯有透过其眸孔才能看出一些端倪,双眼似海洋,深邃而沧桑。

        这绝不是一个现世的人,很明显活过了漫长的岁月,至于有多久没有人能说清,连梵蒂冈都没有几人知晓。

        整片西方星空下的第一强者!

        叶凡凝眸,这的确是一个强大的人,存在的岁月很久远了,当是在古代存活下来的,并未选择离开这个世界。

        这的一个斩道者,真正实力难以说清,总之应该很强,比斩掉的神族更恐怖,有足够的威慑力。

        自上古过去后,这是西土唯一的神骑士!

        一个强大的到让人见到就要颤栗的人,拥有无以伦比的战力,各族强者见到后真心的敬畏。

        “星空下第一!”

        “天威!”

        “整片星空下的第一强者!”

        人们呐喊,前来援救梵蒂冈的各大家族全都在呼喊,声音如海浪此起彼伏,震耳欲聋。

        这是一种强大的气势,当一个人立于那里,就已经有不败之势时,就足以说明了其可怕,可展现天地大威势!

        神骑士与道相合,天生近道,身影亦真亦幻,模糊不清,竟给人以东方那种天人合一的感觉。

        道不分地域,强者拥有同样的觉悟,这个人的精神层次很高,自身道行到了一个超凡脱俗之境。

        “呜……”

        他突然发动了攻势,速度快到了极尽,一眨眼就从大地的另一边来到了叶凡的身畔,手中龙枪刺来,发出一声震动九天的龙吟,且有道的和鸣。

        叶凡左手并指如刀,横切龙枪,同时右手握拳,金色的神拳轰砸向此人的头颅,如疾风似雷霆。

        “锵”

        龙枪抖动,硬接叶凡一记掌刀,同时回旋,格挡住了他金色的拳头,耀出万丈光华,发出惊涛骇浪一般的声音。

        叶凡惊异,从来没有想到过在地球能遇到这样的人物,竟能与他近身搏杀,肉身之强大超乎了想象!

        这个人难道是上古圣皇后人不成?他真的很惊讶,远超其他斩道者,在这么近的距离内争雄,绝对可以用龙枪刺死其他的王。

        两人化成了闪电,掌指与龙枪交击,发出阵阵铿锵之音,让人耳骨与心脏都要裂开了,禁受不住。

        “轰”

        最后一声大响,两人分开,周围山川轰鸣,虽然刻有上古道痕,可是依然出现了一些细小的裂纹,看的所有人都变色。

        “刷”

        教皇一抬手,横移过来五十大山,代表了天地大道之数,这是古代的神岳,有上古圣贤法则,围困住了战场,免得波及到外界来,损毁殿堂等神地。

        “中土的魔名不虚传,这次麻烦真的大了。”教皇身畔一位老者自语。

        “是啊,星空下的第一强者都没有立刻将其压制,尤其是肉身对碰,居然不占据上风,且有所不及,这可就有些悚人听闻了。”

        “沐浴神血的罪人,肉身本应该天下无敌才对,怎么会遇到了平分秋色的人?”

        一群老者生疑,觉得浑身在发冷,头一次见到有人可用肉身与星空下的第一强者分庭抗礼。

        外人不知,但梵蒂冈的少数大人物却深知神骑士的来历,极富传奇色彩,虽杀过神族,斩过来犯的古魔,但只是功过相当。

        相传,梵蒂冈在远在上古以前就是神之净土,为西方最负盛名的洞天,保存有一罐古神血。

        历代前贤千锤百炼,将其能伤害到人体的东西都炼了出去,而后加入无尽的灵药,混合到神血中,反复熬炼了也不知多少岁月,让其化为了至神至圣的宝药,留予后人。

        神骑士,年幼时就天资过人,为傲视群伦的奇才,被当成神子培养,资质号称西土数万年来第一!但他太过顽劣,常在圣殿中嬉闹,一次不小心撞翻了刚打开封印的圣杯。

        在那一次中,他闯下了滔天大祸,可却沐浴了神血,肉身吞尽宝药,登峰造极,成为了不坏之身。

        梵蒂冈剧震,所有大人物又惊又怒,但却也没有任何办法,神血已失,成全了这个顽劣的奇才。

        此后,他被定为罪人,每日只能苦修,永远身在黑暗中,得不到荣耀,只能默默守护梵蒂冈。

        有上古年间的前贤在他的身上打上了烙印,被判为罪人,因此他不能得到信仰之力,自古至今他都是靠自己,一步一步突破到这等境界。

        因此,他虽然只是一个斩道者,离大成的王还远,但却也相当的恐怖,强大到了极致,毕竟这是末法时代,是靠己身力量修成的。

        自古默默修行到今天,天地精气慢慢干涸,他艰难斩道,是数百年前天地开始死气沉沉时唯一渡了天劫的人。此后他的修为便没怎么动,但是道行却无比坚实,对道的理解让常人难以揣度,强大至极。

        “沐浴神血的罪人,梵蒂冈最强大的神骑士,西方星空下的最强者,以你手中的龙枪刺穿敌人,用他的鲜血来洗净你的罪。”

        教皇轻声说道。

        神骑士神色很静与沉默,看不出喜怒哀乐,他单手提枪立于远处,第一次进攻只是试探而已,对手的强大超乎了他的预料。

        “道伤我身,生命无多,于坐化前作最后一战!”

        终于他开口了,能够自古活到现在,不倚仗信仰之力修行,获得这样深的道行着实不易,堪称奇迹。

        但,岁月是无情的,到了这一步也快走到了终点,天地干涸,斩道伤了己身,即便赐予他信仰力也不能延寿。

        “嗡”

        虚空一颤,他手中的龙枪洞穿天地,苍穹崩开,风云浩荡,他如一个天神一样杀到了近前,刺向叶凡的胸膛。

        这杆龙枪很特别,不知是什么年代留下的,不知是何人所铸,没有圣器毁世的伟力,却有一种不朽的神性,从来没有人能将它崩碎。

        龙枪原本很暗淡,没有光泽,可是被神骑士催动后宛如有了生命,化成破天神枪,锋芒毕露,刺穿天宇。

        连叶凡都动容,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位神骑士活到现在,是在是一个异数,胜过神族强者,着实是劲敌。他左手捏印,右手握拳,与此人进行大战,回到星空这一边后还是第一次这样认真与郑重。

        “天罡神舞,他竟然修到了传说中的那等境界!”梵蒂冈有许多老人惊叹,忍不住颤声说道。

        神骑士的强大,连他们这些人都不能度量,此时只见一杆龙枪裂空,崩开天地后,在枪尖处出现一尊神明,与那一道道炽盛的枪芒共舞!

        叶凡左手格挡龙枪,右拳攻击那尊神明,大战不辍,两人的攻击力摧枯拉朽,下方的凡山在两人第一击之下就成为了齑粉,化成尘埃,可想而知他们的攻击力有多么强。

        而五十天地大道神山刻有上古圣贤的发纹,此刻也都在轰鸣,全都亮了起来,发出古贤的诵经声。

        这是上古圣人的声音,他们留下的道痕感应到了两人的强大,交相生辉,化出万般异象。在天空中,有战神塑像,有光神之影,有雷神之锥,连成一片,说不出的惊人,这是一种神迹。

        “砰”

        叶凡大战在这末法时代凭借己身而走到这一步的神骑士,两者皆战到了狂,血气滔天,每一个人的天灵盖中都有一束血柱冲起,贯通了霄汉,骇人之极。

        一动山河碎,凭借他们此时的威势,若是凡土中战斗,什么都不复存在了,他们一声大吼,山河都得崩开。

        “吼……”

        一声长啸,两人硬是从五十圣山的缝隙中杀了出去,惊人的气势爆发而出,将梵蒂冈与外界隔绝的上古大阵差点破开!

        “噗”

        许多人大口咳血,更有不少人离的不够远,直接崩碎了,化成了一片血雾,足有数百人因此而死于非命。

        这是一种恐怖的场景,一声长啸就让当世高手承受不住,化成了血泥,谈何去与这两人争锋?

        教皇变色,快速动用**力,再移五十圣山,代表天地之数,将战场封闭,避免这个地方全毁。可即便这样还是有点迟,最起码有数十座宏伟的神圣殿堂倒塌,更是有一片山川成为尘埃,被龙枪一击就成为了死地,成为劫灰!

        而叶凡一拳更是将数十大湖,以及一大片山川祖岭击沉,化成一片不毛之地,彻底从大地上抹去。

        两人大战在一起,化成两道闪电,每一击都摧枯拉朽,气吞山河,这是一场绝世强者的对决,宛如一场神战。

        所有人都神驰目眩,这样的战斗数以千年来未曾发生过了,举世仅见。对于众人来说这是神明的对决。因为,这两人都杀过神族,是而今天地间最强大的人,是超神战!

        在这地球上,遇到这样一个值得一战的对手,叶凡没有动用黑箭,他近来大有所获,也想印证一番,因此只是以真正的道行拼斗。

        “轰”

        突然,天空中铅云压落,阴沉了下来,一只雪白而晶莹的大手向叶凡拍去,如瀚海一样恐怖无边。如天神一样在圣山上俯视的教皇终于出手了。

        同一时间,两张强大的禁咒卷轴展开,向着叶凡笼罩而来,圣山上两个枯瘦的老者出手,动用了禁咒,相当于半圣的攻击。

        在这一刻,神骑士做出了一个让谁都没有想到的动作,单手持龙枪,一击向天!

        “砰”

        他一下子将天穹给洞穿碎掉了,龙枪笔直向上,抵住了那只雪白晶莹的大手,将教皇挡在了上方。

        “将逝之人,但求无愧于心的最终公平一战!”

        神骑士铁骨铮铮,这样说道,根本不领教皇的情,以龙枪上指苍穹,抵住了他的大手。

        “轰”

        另一边,叶凡下了重手,将兵字诀发挥到了极致,立身于一处绝巅上,将两个卷转逆转而回,把两位道行精深的圣法师炸了个粉碎,将一片山川大地夷为平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