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八十七章 天帝
  • 正文 第九百八十七章 天帝

    作品:《遮天

        “啊呜……”

        大哭声传来。www.00ksw.org叶凡立于山巅宏伟的神殿前,俯瞰下方,东征而来的十字大军像是失去了寄托,几近崩溃,大声哀哭。

        神死了,整片世界像是崩坍了,一片灰暗与绝望,两位高高在上的神族强者让人一箭一个射杀,他们难以接受。

        这这些虔诚信徒眼中,整片天地都失去了光彩,世界到了尽头,这是不可承受之重与痛,他们的信仰倒塌了。

        “荣耀与信仰就是我们的生命,为了神而战!”

        众人大哭,视死如归,向耶路撒冷城最高的圣山冲来,想要进行最后的冲杀,不接受这种残酷的事实。

        叶凡什么话也没有说,伸开手指向下一抹,噗噗声不绝于耳,血花在绽放,生命在凋零,七八位骑士头领被抹杀。

        而后,他没有再出手,盘坐在最高的圣山上开始诵《度人经》,声音响彻天宇,瑞霞洒落,如璎珞垂落,千般光彩、万般祥光倾泻而下,每一个角落都布满了。

        此经为道教三洞诸经之首,上消天灾,保镇帝王,下禳毒害以度兆民,男女皆受护度,度化凡胎。

        “仙道贵生,无量度人……”叶凡法音震耳,隆隆如雷鸣,在圣山上讲道诵经,天地间显出种种异象。

        叶凡想要去西土的另一处洞天福地,可是眼下的十字军若不削掉戾气,到时候可能会祸乱中土。

        他们挡住去路,个个悲痛欲绝。而叶凡不想造下滔天杀劫,这么多人都斩掉实在有干天和,还不如从精神上度化。

        天降瑞彩,地涌甘泉。枯木生芽,病残康愈。叶凡舌绽莲花,各种祥瑞呈现,仙光艳艳,缭绕神圣气息,他似一尊神明一般在度化众生。

        从他口中绽出一个又一个古字,化成经文烙印虚空中,净化每一个人的心灵,涤荡他们的元神,这是一种精神层次的“洗髓伐毛”。

        叶凡没有一点杀气,整个人如万年古仙,又似不朽圣贤,口中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晶莹剔透,化成神辉照耀天空,没入众人的识海内。

        耶路撒冷城内惊天的杀气都消失了,全都被他化了个干净,许多骑士都已经冲到了近前却都扔掉了兵器,怔怔出神,这是最强大的一批人。

        而圣山脚下则更有成片的十字军盘坐在地,宝相庄严,像是顿悟得道了,神色平静,整个人都祥和了起来。

        远处有年老未受到波及的修士见到这一幕,寒毛根根倒生,这是何等逆天的手段?堪比上古的神明,开口讲道,聚纳信徒,一日间立教可让天下共尊,能传承万古。

        “镐正左适。婆泥煞灵。悲昭均疆。洎南磛魁。静夷损光。混元觉缘……”

        叶凡口诵道经,周围芝兰遍地,金阙浮现,云蒸霞腾,法相纷呈,仙王盘坐九重天,混沌滋养一株莲。

        说一遍经,虔诚信徒心明。说两遍经,去忧耳目聪。说三遍经,众人俯首心境清。说四遍经,暗疾尽去胎骨轻。说五遍经,齿落更生。

        “无量匪得思。道海生波涛。法义同涓流。滋植成嘉苗。用以拯饥穷……”

        叶凡的异象渐渐与他肉身合一,他高坐九重天,口诵天地玄黄文,漫天祥瑞喷薄,垂落而下,彻底将耶路撒冷覆盖。

        在当世几乎不可见这样的大神通者,更没有人会如此倾尽心神与道行阐释经文,度化这么多人,在古时来说这是在显化神迹!

        这不仅是在度化信徒,且给予了他们莫大的好处,无论是练功出了问题,还是道行上的桎梏都将会改变,会得到莫大的好处。

        在古时,这就是神临世间,等若在开创一方净土,是聚纳信仰的无上法门,一旦引动全天下人认可与共尊,那么就可以立地成圣。

        耶路撒冷圣城内的敌意彻底消失了,化成了一片祥和之地,叶凡以**力度尽了杀意,镇压了此地。

        而在这个过程中,小天师张清扬收获最大,他本就是道门的弟子,在叶凡身后护法,觉得像是打开了一扇窗,道行精进,竟突破了一个小境界。

        “师傅立教吧,古之神迹也莫过于此,下方的人都被你度化了,成为了虔诚的信徒。”他颤声道。

        “天庭。”叶凡吐出这样两个字,隆隆震耳,响彻云霄,他却告诉张清扬日后可传教,而今却不行。

        张清扬点头,这将是他为之努力的一个宏大而长远的目标,赫赫有名的张真人就此走上了一条创道之路。

        最终,叶凡不再彰显道行,不再诵经,圣山下方盘坐一地人,一个个精神饱满,彻底放弃了杀念,被从精神上得到了净化。

        他长身而起,下方一群人朝圣,眼神无比的虔诚,皆在祷告,愿意追随他而行,前往梵蒂冈去讨要祖器。

        张清扬自作主张,在这一刻宣布了叶凡的道位,号称天帝,一时间山呼声不绝于耳,响彻天地。

        龙小雀、詹一凡等人面面相觑,觉得张清扬还真有做神棍的潜质,转眼间让一群敌人如此,成为了信徒,有点不可思议。

        “师傅请传我无缺的度人经。”张清扬认真的说道。

        叶凡伸手一点,一片清辉没入其眉心内,化作一篇繁奥经文,且有他悟道时的烙印,涉及到了参悟此经时的种种细节与过程,可以让他快速通透。

        这已经不是纯粹的度人经,其中还有道经、西皇经、恒宇经等诸多可度化人元神的奥义掺杂,形成了一本独特的古经。

        “该离去了。”叶凡望向远方,就此开始上路。

        “天帝!”

        圣山下,一片又一片虔诚的信徒呼喊,响彻云霄,远处另外两个宗教神殿内许多老人目瞪口呆,连他们敬畏的神也都无言,没有敢出手。

        叶凡下山,追随者众多,浩浩荡荡离开这里,向远方而去。

        “我要让天庭道统之花开遍世界每一个角落,就此立教不朽。”张清扬道,非常的激动。

        “张清扬,你该不会被师傅不小心给度化了吧?”另外几人咕哝,以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你们不懂,立教不朽……我隐约间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现在难以说清。”张清扬神情恍惚的说道。

        梵蒂冈,意为先知之地,是西方最富盛名的洞天福地,为上古神灵的安息神土,拥有无尽神话传说。

        叶凡西行,离开耶路撒冷城不久,一切消息就通过各种手段传了出去,让西方道统大震动!

        最后的两名神族被射杀,一切的荣耀与光环都暗淡了,且十字军成为了他的护卫,成为了他虔诚的信徒,正在开始西征。

        魔行西方!

        许多古老的家族全都坐不住了,中土出魔,气势汹汹,来者不善,这是要掀翻西方道统吗?

        在这一黑暗日,各大道统传承都悚然了,中土出魔,西行天下,谁也没有想到事态会发展到这一步,严峻到了极点。

        这个世上仅余的神族都死了,而今还有谁能制服这个中土大魔吗?

        “梵蒂冈危矣,虽说底蕴深厚,但在这末法时代已经不够看,没有人可以镇压此这个魔鬼了。”

        “说错了,那是天庭之主,当心他来度化你。”

        “怎么办,我等是否要去援助?”

        “不用担心,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自黑暗时代活下来的圣骑士还有人活着,也许还有一战之力。”

        ……各方都在议论,对于叶凡度化十字军都感到无比震撼,有些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一个个都有点发毛。

        叶凡在梵蒂冈外绕行片刻后,开始进入上古法阵,走入一片原始之地,这里老树如龙,古药生香,是世间上少有的修道圣地,莽荒气息扑面。

        自上古年间开始这个地方是就是孕育神秀的灵土,历代皆有圣贤坐镇,而今时代变迁了,不可能再有那样的高手,却也被人敬畏。

        这是一处上古道场,与外界凡人所信仰的天主教中心不同,但却也可以汲取外界的信仰之力。

        在梵蒂冈内,有一众大人物心中忧惧,眉头深锁,而今中土的魔杀上门来了,他们心中无底。

        然而,却也有一些人在大笑,非常的畅慰,道:“神族死了这不是很好吗,圣经是智慧的结晶,耶稣是可敬的圣贤,而那几个域外神族算什么!?到时我们去迎见中土的魔。我们的教义是伟大的,上帝的存在,让世人有一种精神寄托,而非为几个域外神族提供念力修行。”

        另一座宏伟的大殿中,一群人一筹莫展,全都担心到了极点,神族都被杀死了,梵蒂冈怎么抵挡?

        最终,教皇开口了,面色平淡如水,道:“无妨,神不是万能的,但我教却是无所不能的!”

        “教皇陛下,您有什么办法吗?中土的魔真的强大到了极致啊。”有人露出震惊之色,忍不住问道。

        “你可可知几位神族强者为何只住在耶路撒冷圣城,而从来不敢来这处上古道场吗?因为他们在害怕,这里有整片星空下的最强者!”教皇眼眸深邃,如大海一样不可测,端坐上方,沉静如山。

        “那您为何看着他们被杀?”有人心惊的问道。

        “他们算什么,合作罢了,在过去偶尔需要他们显示神迹,他们又不是真的上帝,只是我们的立的几个神,随时可以废掉。”

        教皇发丝浓密,流动光华,面庞雪白晶莹,眼眸如星空一般深邃,高坐在上,举手抬足间有道的轨迹划过,如神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