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七十一章 修道者盛会
  • 正文 第九百七十一章 修道者盛会

    作品:《遮天

        好吧,昨天手误,写羽化神朝修复东西时,不应该写出那个名字来。www.00ksw.org你们当什么都没看到好了,我当时赶紧又修改了。但肯定有人看到了。

        ——————————————————茅山,提到它很多人会想到茅山道士,捉鬼抓妖,因为这些传闻早已深入人心。

        也是因为如此,在很多人眼中茅山并不多么神圣,道士多是持桃木剑、端着黑狗血、打出黄符的人。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茅山,因山势曲折,形似“已”字,故名句曲山,又名金陵地肺山。道家称“句曲之金陵,是养真之福境,成神之灵墟”。

        它是道教上清派的发源地,被称作上清宗坛,最为重要的是,自古以来有“天下第一福地”之名。

        道教派系林立,足以数十上百门,然而却可分为两系。北有全真,南有正一教。而上清、灵宝、天师道合在一起,才为正一道。

        上清派尊元始天尊,自古修道求长生,是一个古来最负盛名的道门,为天下第一福地,难有比拟者。

        叶凡自北而来,并未乘坐任何交通工具,以缩地成寸**转瞬徒步数以千里,到达了江苏省。

        茅山并不高,林木葱郁,有九峰、二十六洞、十九泉,峰峦叠嶂,引人入胜,钟天地之灵秀。

        “就是这里,被尊为道教圣地。”叶凡自语。

        它被尊为道教圣地,有庄严而神圣的蕴意,自然是无以伦比,天下道门共护,不得亵渎。

        这一脉源远流长,早在上古高辛氏时期就有人在此修行,古籍中有记载,言展上公曾于伏龙地吐纳。

        叶凡入山,走的并不是很快,认真观山势,看每一处景,想寻出非凡地,因为该教首尊元始天尊。

        忽然,他停住脚步,站在以一条山涧前,看不远处一座矮峰,隐约间觉得有一种返璞归真的道韵。

        他不禁向前走去,矮山上早有几人站立,都是年轻男女,叶凡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了此地的名字——抱朴峰。

        他心神立时一动,这可是一个很有名的地方,惊才绝艳的道领袖葛洪,曾在此隐居一段时间,著出了《抱朴子》一书,于后世道门影响极大。

        “古人成烟啊。”

        叶凡在不远处,闻听此言嘴角露出一缕笑意,这些人原来在此凭吊,心发感叹呢。

        “大兄错生的了年代,若是在天地灵气未干涸时,说不定已为一方教主了,不过将来也许还有转机。”

        几名男女中,有一男子被人环绕,众人对其奉承,以他为马首是瞻,似是有不凡神通。

        “我等不过支脉弟子,算的了什么。”那位大兄摇头,意兴阑珊,对同族的几个男女说道。

        “听闻主脉真的出现了一个逆天奇才,名为龙小雀,年纪轻轻,却已倍受宗祖看重,倾尽一切力量培养。”有一名女子道。

        “主脉是兴盛了,龙小雀而今修为深不可测,据说可比肩老辈人物,实在是惊艳绝顶,这次大会上必将大放异彩。”

        叶凡诧异,这几人竟是大夏龙雀的子弟,是上古妖神后裔,与九江那一族同在四大支脉内。

        “你们说那个大神通者会来吗,主脉对上次发生的事很不满,一直在寻找那个人,不知会发生什么呢。”

        “算了,我们不用多说什么,族内年轻一代也唯有主脉的龙小雀可以出言,有那样的地位。”

        “主脉凌驾在上,这次传下话来,要引几名支脉弟子入祖门,不要在这个节骨眼乱说什么。”

        几名年轻男女就此离去,叶凡在抱朴峰上立了片刻,摸了摸下巴,也向山中行去。

        在这一路上,他见到不少修道者,虽穿现代服饰,但都气质明显不同于常人,都有一股精气绕体。

        “你们可知,大夏龙雀出了一个天纵奇才,已可对抗老辈强者了。”

        在途中,不时有人议论当前的出名人物,点评各教高手,很多年轻男女都提到了龙小雀。

        “这一门,但凡名字中有龙与雀的人,都是惊艳人物,不然根本不让这样取名,他很有可能会成为妖族未来的第一高手。”

        叶凡惊讶,龙雀族的确出了个人物,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人议论了,看来是天资很高。

        “莫要小觑他族,你们还不知吗,朱凰一脉出了一个凰天女,一身修为登巅,战败了她的祖父。”

        “是吗,还有这样一个天女,那其天资岂不是恐怖的吓人?”

        “是的,此女国色天香,天资非凡,实力睥睨同辈,曾言要追随上古妖神的步伐,进入星空,成道求仙。”

        “还真是一个天之骄女,不知是否有婚?”

        “哈哈,你就不要多想了,她是何等的人物,怎么可能会看的上我等,恐怕连龙小雀都希望不大,除非出现一个人王体,凰天女可是傲气的很啊。”

        在茅山间,许多人都在谈论,龙小雀被论为奇才,凰天女则更是话题的焦点,人们皆在谈论。

        茅山,清泉姑姑,山石秀丽,众人并未前往主山,而是向边沿地走去,不多时全都消失。

        显然,真正的天下第一福地,并非凡俗界的那座茅山,而是被上古法阵掩盖了,唯有修道者才能进入。

        这是一个花香鸟语的世界,山势依然不高,但却有一种雄浑与巍峨之势,壮阔不失秀丽。

        峰峦叠嶂,烟霞绕山,许多青峰并立,虽不高却有云漫,一些道观座落云雾缭绕的峰头间,云蒸霞蔚。

        这就是上清派,也是修道者大会的地点,当然这并不是他们密地,那样的祖地是不会让外人进入的。

        小松在叶凡的口袋中探头探脑,一双黑宝石一样的大眼骨碌碌的转动,好奇的打量四方。

        在人多的时候,叶凡会把它按回去,而今紫色的小生灵几乎成为了他的标志,只要这个小不点出现,肯定会被一些人认出。

        “咦,那是龙虎山出来的少天师张清扬,这可是而今最负盛名的几个年轻人之一。”有声小声说道。

        远处,一个年轻人与几个老道士御风而行,降临一座道观前,走了进去。

        “道教发祥地龙虎山出来的少天师,虽然没有出过手,但想来实力一定非凡。”

        “当然,而今道教门派林立,高手诸多,可是他却早已被人尊为道教年轻一代的小真人了。”

        很快,一片惊呼声传来,十几道剑光破空,划破天际而至,降落而下,被上清派的老道士引入一座宏伟的道观中。

        “那是蜀地仙剑门的人,想必当中那个青年就是大名鼎鼎的詹一凡,有段时间曾盛传他为年轻一代第一高手,一剑出,山河失色,难寻对手。”

        “第一高手未必,但在同代中应该在最强的几人之一,着实是一个奇才,许多老辈人都曾赞誉。”

        叶凡走在人群中,静静听着他们的话语,了解了不少事,更意外得知这一次可能会有绝世高手前来。

        且,西方道统的人也可能会出现,将有人来观这一次的中土修道者大会。

        落英缤纷,花雨晶莹,一艘玉船横空而过,降落在远处的一座仙峰上,走出十几名男女。

        “那是昆仑一脉的人,他们也来了!”

        这些人一出现,很快就引起了轰动,因为昆仑的人都极其强大,那里得天独厚,上古主龙脉沉睡,灵气未彻底枯竭,走出的修士让人敬畏。

        为首之人是昆仑的掌教,名为雪尘,修为深不可测,这一次竟然亲身降临,有个别老辈人物认出,都很震动。

        “雪尘掌教昔年威震天下,这次竟又出世了。他身后的那对年轻男女是……而今名动天下的双鱼吗?”有人露出惊色。

        自古以来,昆仑的地位都很超然,他们的弟子门徒一旦出现,自然格外引人瞩目。

        当世,昆仑出了两个惊艳古今的门徒,世人皆叹,若非是在末法时代,这两人必可成圣,可想而知他们的天资。

        有为鱼是师兄,英气迫人,修有无上玄功,乃是当今的风云人物。彦小鱼为师妹,身段修长,青丝如瀑,黛眉弯弯,倾国倾城,更是受人瞩目,被称作昆仑仙子,倾慕者也不知有多少。她是当今天下最具魅力的女子之一。

        这两人走在一起,可以说年轻一代中无敌,即便其他人也是两人联手,也不可能战过他们。

        “当世,最具天资的几个年轻人杰都来了,龙小雀、凰天女、詹一凡、昆仑双鱼可以说冠绝了一个时代。”有人叹道。

        其中,凰天女与彦小鱼两人人气最高,两个仙子一样的人物无论在何方何地,都倍受人关注,因为人类皆天生有欣赏美丽事物的共性。

        叶凡正式进入了上清派净土,四处走动,一边听众人议论,一边看是否有与元始天尊有关的器物。

        忽然,他觉察到有眸光投在了他的背上,不禁回过头来,只见一个年轻男子带着很深的敌意正在盯着他。

        他心中一动,问旁边的几名年轻人,那个人是谁,被告知是龙小雀,顿时让他一怔。

        这几人如避蛇蝎,快速离开了他,不想惹上什么麻烦,而今龙小雀如日中天,谁敢触霉头?

        在当世谁能与大夏龙雀一族争雄,龙小雀继承该族道统,将来必是妖族一代巨擘,没人愿结怨。

        “难道想杀我的人就是大夏龙雀一族吗?”叶凡自语。

        龙小雀刷的转过了身躯,大步离去,没有再继续看他,消失在一座道观内。

        “轰”

        远处,灰雾滔天,像是有绝世大妖出世了,茫茫灰色雾霭遮天蔽日,充满了慑人的气息。

        几名年老的西方修道者出现,背生灰色羽翼,全都很苍老,连眸子都是铅灰色的,很是恐怖。

        “这几人好强大,像是几座深渊一样,似是可吞人的灵魂,我的元神都要离体出壳了!”

        众人吃惊,全都闪目观看。

        “唔,听说了,他们是来杀人的,要寻一个大神通者,可真是肆无忌惮,跑到我中土扬威来了!”

        不少人议论,对这几人敬而远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