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七十章
  • 正文 第九百七十章

    作品:《遮天

        黄泥台粗糙凡拙,但是上面的字迹却很清晰,凝聚了一位准帝的道痕,老鹤与三谷主站在远处都战战兢兢。www.00ksw.org

        叶凡认真研读,观看后来发生了什么。

        沧海化桑田,容成氏作为上古时期的部落首领,活到春秋时期,自然功力日渐深厚。到了这个境界,早已有了无敌天下之姿,可却始终无法证道,需要一种契机。

        他只身上路,然而身上只有两片残图,根本没有办法临近仙地,在那片区域外九死一生,差点殒落。

        后来,他历经数十年,在寿元将干涸、生命将走到终点的时,在那禁区中误闯入一处祭地,更是雪上加霜。

        叶凡几人都心中震动,那可是一位准帝,在个时代无敌尘世上,竟然险些死去,那条路到底有多么艰难?

        容成氏在那片祭地滞留了数月,身体枯槁,被磨灭的快没了人形,艰难突围而出,他并没有放弃,依然选择前行。

        可是,任他通天彻地,始终不见那原始的“诞仙地”,根本不可临近,身在禁区一困就是八十年。

        那里很特别,大道仙痕交织成的纹络可以破毁一切,他的准帝级兵器都碎了,难以挣扎存活。

        第八十一年,就在他生命之火将熄、回光返照时,却有了意外的转机,他在那处诞仙的禁地发现了一株不死药。

        “真是造化!”叶凡也只能这样慨叹了。

        不过,细想来也没有什么,既然可以诞生出成仙的希望,在那里出现一株不死药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了。

        “那里是……昆仑!”老鹤惊呼。

        在黄泥棺内,除却文字外,还有一幅刻图,非常的详尽与精准,一条巨大的龙脉磅礴巍峨。

        这条昆仑龙脉与九枚上古玉块合并在一起后呈现的那条中央龙山一模一样,极其壮阔。

        在上古玉块图上,它位于中央,占据了四分之一的地域,最为浩瀚。

        与现实中的昆仑不一样。

        按照古人所刻的昆仑图来说,而今所能见到的昆仑山只是一小段尾梢,是主体的一角,相差很远。

        容成氏在昆仑仙地得到了一株不死药,也于同时恰巧闯出了禁地,一位准帝耗去近百年时光,在那里几乎身死道消,却没有真正踏入正地。

        他有些心灰意冷。回来后,最幼的弟子也挡不住岁月,逝去十几载了,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孤零零活在世上,最后他将所有弟子门徒都葬在了这里。

        黄泥棺上的记载到此结束。

        “看他最后的心境,似乎已经厌世,不想活下去了,可是这个地方为何没有其尸体?”大谷主生疑。

        效仿九十九龙山,为自己筑了黄泥棺,将弟子门徒陪葬于此,怎么看都像是容成氏厌倦了红尘,要结束一生。

        叶凡仔细观看,在黄泥棺底部发现了疑似化道的痕迹,可是有一个很大的疑点,不死药呢?

        他们遍寻这个地方,都不见踪迹,人参果树像是人间蒸发了,没有留下点滴痕迹。

        “他到底吃没吃不死药,黄泥棺上没有一点记载。”

        “他是否化道了,棺底的痕迹似是而非,不能判断,他的生死有些扑朔迷离。”

        他们一番讨论,并没有最终结果,不知容成氏是生是死,难以得出结论。

        可以看出,容成氏费了一番心力,养了九十九龙山,且自己真的进入过黄泥棺,刻下了这些文字。

        在那个时候,他一定心神疲惫,黯然伤感,不想独存世间了,静静的躺在在棺中等死,不然不会有这一切。

        然而,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就不为外人所知了。

        “昆仑……那个东西在昆仑。”叶凡自语。

        “真正的昆仑龙山磅礴高耸,为古来万山之祖,有许多区域神秘无比,人类根本不能涉足。”大谷主道。

        “起!”

        叶凡一声大喝,将沉重如山的黄泥棺搬了起来,放在另一边,出现两枚骨片,与在赤松子棺中所得的类似。

        他持在手中,仔细观察,上面果然刻有地势图,复杂雄奇,通向成仙地。

        “我已有五幅残图了,可以藉此进昆仑。”他当然不会犯险,连准帝都扛不住,九死一生,差点殒落在那里。

        凭他目前的修为,只能持图远观,初步探看地势,根本不可能临近,取不出成仙的“希望”。

        “棺底还有字!”老鹤与三谷主在这个地方手软脚软,准帝气机太过慑人,他们根本受不住,叶凡抬起黄泥棺椁时,他们坐在地上看的清楚。

        “也许第九枚骨片未碎。”

        只有这样一句话,这是容成氏的猜测,但却一下子给后人留下了无尽的希望。

        “准帝都进不去,看来非集全九图不可,不然没有一丝成功的可能!”

        叶凡取走这两枚骨片,将棺椁移回了原来的位置。

        “这黄泥棺是一种至宝,可一般的人根本催不动,连带在身边都很麻烦。”猴子道。

        大谷主道:“还是别打它的主意了,容成氏与弟子同葬于此,这是他的一个心愿,我们若是带走黄泥棺,也许会有未知的大祸。”

        他们离开了此地,直到走出九十九龙山地,才长出一口气,方才的经历很特别,竟揭晓了上古禁忌之秘。

        虽然知道了很多,可他们的心头也浮上了更多的疑云,当年是谁驾驭九十九龙山从一颗古星降临到另一颗古星?

        这可是一段浩瀚而漫长的时间长河,连古之大帝活上第二世总共也不过几万年而已,一个人根本耗不了那么久的光阴。

        荣成氏亦有疑惑,按照他的猜测,一定有一个很可怕的传承,无比的古老,一直长存了下来。

        不过,这个传承最终也应该没落了,尤其是在成仙的“希望”破损后,更是一落千丈。

        因为,在此后的年月里,他几乎再也没有出现了,那个神朝送鼎来地球修复时,若是够强,也不至于将秘图失落。

        “二十几万年前……一个神朝?”叶凡自语,心头灵光一现,瞬息就想到了羽化神朝。

        他心中怦怦直跳,难道说狠人幼时心目中的大哥哥当年被选中后,背负了逆天的使命,曾来到过地球?

        他心中一震,九十九上古龙山之秘,也许能与北斗星域联系到一起。

        “羽化神朝……是了,多半真的是他们。”

        叶凡清楚的记得,羽化神朝之所以起这个名字,是意味着,要举教羽化飞仙!

        可惜,他们失败了,在二十几万年前,被人用一只手自中州抹除了个干净,不复存在。

        “是他们吗?”

        若真是他们,许多地方都能讲的通,正是因为被人扫平,终于彻底衰落,所以来此的人都保不住古图了。

        “时间亦很吻合。”

        若假设成真,羽化神朝当是那个古老传承的最后力量了,不然不可能这么多年没有人出现。

        叶凡想到这里,不得不震撼了,当年的羽化神朝何其强大,几乎统治了中州,世上称尊,没有一个势力能与他们媲美。

        然而,他们却是无尽岁月来,那个古老传承最后也是最微弱时期的力量。因为,无论怎么看,都远比不上当年驾驭九十九龙山从一颗古星降临到另一个古星时的无上辉煌威势!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传承?”叶凡自语,内心波澜起伏,浩瀚的宇宙,无垠的星空,有着太多的秘密。

        任谁都难以相信,曾经有那样一个庞然大物,主导了这一切,凌驾诸多古星上,着实让人毛骨悚然。

        可惜,无论多么强大的存在,都挡不住岁月的力量,数十上百万年过去,如神明一样的传承也灰飞烟灭了。

        在这个世上,也许唯有古之大帝可以无惧一切,将大道都踩在脚下!可惜却只能无敌两万年,最终也会化土,没有什么能长久。

        “羽化神朝……”

        “诸子时代,繁盛无比,是因为其他古星域的人赶来了。”

        “让我看一看你们究竟都在这里留下过什么痕迹!”

        叶凡坚定了念头,一定要登上昆仑仙地。地球上有很多秘密,他在这末法时代回来,正好可以揭开,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地仙啊……竟然是一位准帝。”三谷主也有无尽的感慨,这个世上终究是没有仙。

        “我辈修道者,修行一生,到底是为了什么?”老鹤语带落寞,连准帝都看不到希望,连古之大帝都不能成仙,终究得死。

        而他们这些小修士呢?更是看不到一点光明。终日苦修,孤对石室青灯,舍弃红尘,闭关修炼。到头来还不是一样要化黄土。

        这真的很动摇人道心,与其如此,还不如在那红尘中潇洒一生,也好对的起自己的岁月年华。

        “终是要修行的,既然走上了这条道就没有回头路了。”叶凡话语不高,但却用上了道喝,将他们的心神拉了回来,不然可能埋下毁道基的种子。

        “是啊,前人没有踏出的路不等于到了尽头,我们想那么远作甚,只是时光浪涛中的一朵微不足道的水花,走自己的路就是了。那应该是历代大帝思索的问题。”

        “没错,我们的路还很远,心中还有希望,大神通者、圣人、大帝都是我们可以为之努力奋斗的目标。”

        这两人警醒,很快调整过来了心绪。

        然而,叶凡自己却一阵沉默,在这末法时代他别无所求,得道成仙是他唯一的目标。可是路在哪里?古往今来,竟没有一个成仙的实证,看不到一点希望。

        他们走出上古法阵困住的无人区域,离开了龙虎山,回到了凡人界,遥望红尘,路在何方?

        “我要证道,我要走进星空,我要踏出前人未能走出的仙路。”叶凡自语。

        修道者大会将开始,这是两位谷主告诉叶凡的,而他刚回到北方的住所,又接到了灵宝掌教的道符信件,亦是告知。

        “去还是不去呢?”

        小松立刻举起了四只小爪子,竖起两只小耳朵,表示愿意前往。叶凡笑了笑,摸了摸它的头。

        其实,他自己也想去看一看,因为不仅可以见到当世一些出名的修道者,还能进入上清派,大会地点就在那里。

        灵宝派、天师道、上请派合在一起称正一教,共尊三清,而上清派原来则最先拜元始天尊的。

        “最早尊元始天尊的门派?正要去看一看,到底所为何故。”

        忽然,一枚道符闪烁,出现在叶凡眼前,灵宝掌教派人送来的神符,告知有人想杀他。

        “嘿嘿,想杀我的人出现了……”他轻声自语,冷笑了起来。

        好吧,月票榜紧张激烈,被爆破中,挥泪继续求月票。求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