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五十八章 斩妖神族
  • 正文 第九百五十八章 斩妖神族

    作品:《遮天

        “你确信他是当年在泰山之巅消失的人?”松林中一群人都惊诧到了极点。www.00ksw.org

        伯逸点头,将叶凡的名字说了出来,而后命人将当年调查的资料取来,两相一对照所有人都呆住了。

        “真是当年的一个失踪者!”

        一群大妖心中震撼,这可是逆天的大事!九龙拉棺带走了一批人进入天宇,成为了一个无解的谜,不想此人竟逆转而归,到底经历了什么?

        “你们现在该明白了吧,我所做的绝对值得,他是一个活着的神藏!二十几年的时间而已,竟造就出一个大神通者,我们抽出他的神魂,得悉秘密,我等的成就将不可想象,远胜他一个小小的凡人!”伯逸森然说道。

        原始山林深处,叶凡镇定自若,并没有急于脱困,带着郭真与小松一直在上古杀阵中追寻祖参的下落。

        一路上他们发现数个参坑,这株长白祖参精气蓬勃,灵性十足,有趋吉避凶的本能,不然怎能自古长存。

        “有点麻烦,它能驾驭地气而行,只要不脱离泥土,将长白山翻过来都无用。”叶凡蹙眉道。

        郭真咋舌,身在上古杀阵中,可叶凡却不急,还在打祖参的主意,确实让他佩服。

        “让我试试看。”叶凡轻喝了一声,施展源天拘禁神术,大地下稀薄的精气顿时沸腾,群山都摇动了起来。

        长白山将死的龙脉复苏,听他号令,在地下翻身,地上一座座雪山摇动,许多地方发生雪崩,呼啸而下,声势骇人。

        叶凡站在地上,一双脚与大地相通,双眸紧闭,感应地下的一切生机与活力,寻找祖参。

        蓦地,他睁开了眼睛,感应到了一团惊人的光,蕴藏有无量精气,那是一道不死神性光辉,快抵得上小半株不死神药了。

        “祖参,真是半神药!”叶凡攸地睁开了眼睛,告诉郭真与小松不要乱动,等在地上。

        而后,叶凡从地表消失了,他的源术突飞猛进,而今只差一线就可以与源天师比肩了,在地脉中如真龙归海。

        地脉深处,那团不死神光太快了,在龙气刚一波动起来的刹那就远遁了出去,提前料知吉凶。

        “这株老参确有些不好对付,想抓住它多半得废上几个月时间。”叶凡摸了摸下巴,也就是他身为源天师,才可能在地脉中追击,常人根本没有半点希望。

        他一路追了下去,以龙气为引,一路寻踪,想摸清老参的活动范围,以待下次刻源阵将它捉住。

        忽然,他在地脉中发现了一块兽骨,长达数米,刻有鸟篆,如同鬼画符一样,他停下来认真琢磨出。

        其大概意思是,天地精气将干涸,地脉会枯竭,而祖参通灵,可活跃地下祖根,化生出龙气,让山川灵秀不绝,望后世圣者留情,莫要伤它。

        远处光华一闪,一团不朽神光出现,芬芳扑鼻,一株半人高的人参显出,流动宝辉。

        叶凡惊异,差点以为一个小老头出现在那里,这株老参自主现身,真跟人差不多,有了一些模糊的五官。

        它是一株半神药,早已通灵,预感到眼前的人可捉它,同其一样能掌控地脉,因此显化求饶。

        因为,它有趋吉的本能,觉得此刻出现最为合适,一甩手臂,二十几滴五色莹液飞出,落向叶凡这里。

        且,它拜倒了下来,老态龙钟的样子显得很是可怜,它虽然早已通灵,但同不死神药一样,不能修出道行来。

        叶凡以莹白的玉瓶收下这些液滴,叹了一口气,道:“你无需如此,我已见过这块白骨上的记载,你放心力离去吧。”

        老参遥遥一拜,一闪而没,消失在地脉深处,就此不见。

        叶凡仔细看这些药液,五色光辉流动,馥郁芬芳,沁到人的骨子中,的确是神液,他大致估量了一下,四株老参差不多能抵得上一株不死神药。

        他在地脉中将一些阵旗拔起,这是天鳞族设下的禁制,为日后捕捉老参所用,许多法器都是上古前的材料,一旦破坏日后很难修补。

        最后,他回到了大地上,小松立刻跳了过来,紧张兮兮的看着,刚才很为他担心。

        “没事,这里的古阵还杀不死我,我们现在就去找他们算账。”

        郭真闻听,心潮澎湃,这位叶兄可真生猛,可杀斩道王者的古阵都奈何不了他,这是何等的神通!

        叶凡并没有大意,这种上古杀阵很繁奥,一步一杀机,要是不小心的话真可能饮恨于此。他一路破阵,将所有法旗都拔了出来,彻底扫平。

        数十里外,伯逸道:“刚才雪崩,诸峰都在摇动,显然是杀阵启动了,他断没有活路,元神会被自动吸入主旗中。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等先回去,三日后再来为他收尸。”

        其他人都点头,怕过早入阵有意外发生,沿路返回原始龙洞。

        叶凡毁掉上古杀阵,并没有急于赶路,不时四顾,观察这片原始森林,竟见到了几处神庙,有清朝圣祖亲笔所书的祭祀文。

        他们看到了不少石碑,表彰功德,封长白山为圣山,凌驾五岳之上。

        而后,走出去不久,又看到了一些金朝的祖庙,恢宏磅礴,虽然快坍塌了,但却能见到昔日的辉煌。

        “当年,凡人也能进入这片区域。”郭真道。

        叶凡没有说什么,继续向前走,在一片大山间竟见到了一块块龙碑,这应是远古先民所留,刻有花鸟鱼虫等,不似是文字。

        “这是原始膜拜,天鳞一族存在的岁月可真久远,为了自身的利益,扶持过不同时期的人类。”郭真惊异。

        半个时辰后,叶凡他们回来了,前方雪峰成片,最中央的主峰下,原始龙洞喷薄瑞气,缭绕龙形神光。

        “你……活着出来了?!”十几个身穿天鳞战衣的男子披散着长发,缭绕妖气,全都大惊失色,抢先出手。

        叶凡什么话也没说,并指如刀向前扫去,噗噗声不绝于耳,十几人全部被拦腰斩断,鲜血长流,地面猩红。

        “出了什么事?”一个彪形大汉出现,是名副其实的妖魔,生具人身,长有鳞甲,望了过来,这是一位妖将。

        “不好了,那个人活着杀回来了!”有妖叫喊。

        “阁下请住手,有话好说!”这位妖将大喊,想先稳住局势。

        “噗”

        叶凡沉默向前,并指如剑,隔空向下压落,一大片鲜血飞起,这名妖将被当场立劈,从天灵盖裂到双腿根除,连哼都未能哼一声就成为了两半尸体。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妖兵全都慌了,有人冲进洞府内,向里禀报。

        “慌什么!”有大妖呼喝。

        “那个名为叶凡的人冲出上古法阵,杀了回来了,正在外面大开杀戒。”妖兵恐惧的禀告道。

        “什么!?”伯逸呆住了,浑身冰凉,紧接着通体冒冷汗。

        其他大妖也都毛骨悚然,那座上古杀阵何其可怕,数百年前曾活生生磨灭掉两位大神通者,而今怎么会被一个化龙秘境的修士闯出来了?

        “走,出去看一看。”一群大妖神色难看。

        伯逸等人冲出洞府,向前方看去,只见叶凡毫发无损,如入无人之境,胆敢有阻拦者一律斩杀,鲜血飞溅,溶化了大片皑皑白雪,染红了地面。

        一步十杀!

        叶凡跟一尊杀神一样,神色冷漠,没有任何表情,但凡阻他去路的人都是一指劈杀,无一合之敌。

        “住手,有话好说。”一位大妖喊道。

        “噗”

        叶凡理都没有理,左手斜斩,当场将其头颅劈掉了一半,尸体横飞出去数十丈远,血水溅落在伯逸身上,让他脸色雪白。

        “叶兄……请你先住手,有话好商量。”他艰难的开口,心中苦涩,浑身发冷,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你们不是喜欢恃强凌弱吗?有什么好说的,我本不愿以势压人,想以礼相访,可现在……懒得与你多说。”叶凡很平静。

        自从回归后,无论所见修士多么弱小,他都平等相待,不想以势压人。不过,真要惹到他的头上,他却也不会戒杀。遇弱不欺,遇强无惧,一视同仁。

        “叶兄……请住手,我等错了。”伯逸悔的肠子都青了。

        “你们口中喊我住手,可心中的杀意却攀升到了极致,以我的神识是可以感应到的。”叶凡嘴角露出一缕冷笑。

        他一步杀一人,胜似闲庭信步,鲜血飞溅,不断有人伏尸在他的脚下。

        “噗”

        叶凡一指点出,一名四极秘境的大妖头颅炸裂,脑浆飞溅,仰头就栽倒在了地上。

        “喀”

        他手臂一挥,如一道永恒之光飞出,伯逸的一位兄长瞬息被立劈为了两半,鲜血汩汩而流。

        “想活命就不要让我发现你们对我有敌意。”叶凡很平静的说道,镇定的向前踱步,寒风涌来,他黑发飞扬,像是一个修罗,脚下尽是死尸。

        “噗”

        他一指弹出,相距还有数十丈远,一名四极秘境的大妖的头盖骨被震飞,鲜血与脑浆冲起数米高,死于非命。

        他右臂平举,而后横斩了出去,一道杀光势若奔雷,震的所有雪山都险些崩碎。

        血光接连冲起!

        与伯逸站在一起的七八名大妖,全都爆碎,化成一片血雾,形神俱灭。

        这是与他同辈的人,是天鳞一族的中坚战力,竟然让人像是碾蚂蚁一样轻而易举的抹杀,让他的心都在滴血。

        “啊……你到底是谁?”他凄声大吼,眼睛都红了,祭出数十件法宝,攻杀向前。

        “天庭之主叶凡。”

        叶凡神色平淡,掌刀横扫,漫天兵器全都成为了齑粉,且伯逸的半颗头颅飞了出去,鲜血洒落,死尸坠倒在地上。

        所有人都震撼,全都呆住了,这简直如同神话一般,伯逸虽初入化龙秘境,但在当世却可以称之为绝顶强者了,却让人一下子就削掉了半颗头颅!

        “天庭之主……”所有人都喃喃,恐惧到了极点。

        连郭真都是一阵颤栗,硬是捂着小松的眼睛,没敢让它看,更遑论是天鳞一族的人,全都惊骇欲绝,这是以绝顶强者尸骨谱写的神话!

        “我这个人很好相处,待人以诚,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前提是你别自恃过人来惹我。”

        叶凡话语平静,没有一丝波澜。他大步向着原始龙洞走去,想看一看喷薄龙气的洞内到底有什么,因为听灵宝掌教说过,这可能是上古圣皇居住过的古洞。

        同时,他也没有放松,天鳞一族的高手不可能止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