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七章 祖参祸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七章 祖参祸

    作品:《遮天

        山腹很大,有上古空间法阵的道痕,这是以**力开辟的一座洞府,他们绕着蛇蜕前行,向深处走去。www.00ksw.org

        不得不说,天蛇始祖极其骇人,这样的躯体大的太过惊人了,虽然只是蜕下的一层皮,但依然让人毛骨发寒。

        它通体呈莹白色,每一片鳞都有数米长,如洁白的神金铸成,闪烁冰冷的金属光泽,几缕威势透出,似可崩坏天地。

        小松有点发晕,它比了比自己的身高,又比了比这头上古天蛇,无比的泄气,同时怯怯的、怕怕的,紧抓着叶凡的衣角前行。

        叶凡不语,这一脉的上古妖神始祖名不虚传,遗蜕被封印后还有如此气机,必然曾有天下无敌的一段时期。

        这条路不是很漫长,不久后他们进入以万年不化的冰晶筑成的大厅中。

        这座洞府开辟于上古年间,冰晶中有一颗颗神珠,将此地照耀的一片灿烂与通明,强大的妖气在流动。

        “道兄登门,蓬荜生辉。”伯逸请他们落座,让人送上茶水,都是夜光杯,流动晶莹。

        叶凡面色平静,心中默默思量,真假庞博之谜到底是否与天麟一族有关呢?

        “伯逸兄,无事不登三宝殿,叶某来此是有些问题想向你请教。”他认真思虑后这样说道。

        “叶兄你太客气了,有什么你尽管问。”伯逸很爽朗的说道。

        叶凡道:“当年九龙拉棺一事震动全天下,不知你们查出了什么,那些消失的人有什么背景,能否告知一二。”

        伯逸神色一变,九龙拉棺事关重大,当年引起了天大的风波,后来泰山差点化成战场,连大神通者都惹出来了。

        他想了想,道:“当年各教都行动了起来,也没查出那些人有什么背景,只是有一家体内疑似流淌有上古妖神的血。”

        “哦,是哪一家,伯逸兄能否详细说一下。”叶凡问道。

        “那家好像姓庞,我印象不太深,当时是我九弟去负责调查这些人的。”伯逸道。

        他见叶凡很在意,就细说了起来,言称上古妖神道统中,万妖谷当年行动最快,有人可能进入了庞家,想查什么,最终却不了了之。

        叶凡点了点头,他的神识何其强大,能够感知其精神波动,并未说谎,得悉后当下就要告别。

        “诶,叶兄刚来怎能走,还想向你请教呢。”伯逸挽留。

        叶凡想了想没有立刻离去,也想深入了解一下万妖谷,同为妖神族应该较为了解。

        “还不知叶兄传承于上古哪一道统,究竟出自何处,能否告知?”伯逸询问。

        “我是一介散修,在一处无名山修行,于石壁上得了一些古法,自己都不知是何道统,近来静极思动才出来走上一走。”叶凡道。

        “道兄有大机缘,该不会是上古圣皇的道统吧。”伯逸命人送上珍肴佳酿,宴请他们。

        他说天麟一族一直苦修不出门,想熬过这末法时代,等待天地灵气重新丰沛。对于外界的事很少参与,尤其是这几年来一直在封山,没有人出去过。

        “我曾听闻,天麟一族出现了一尊天妖体,乃是天纵奇才,不是在外走动吗?”叶凡微笑。

        “那是还几年前的事呢,现在才被人猜出为天妖体而已,其实在这末法时代生具这种体质实在是一种悲哀。”

        伯逸几次看向小松,盯住它颈项上的小铃铛,银华流动,灿烂晶莹,内有一尊小石佛。

        “不知这是什么法器,能否借我一观?”

        小松剥了一堆松子,吃的津津有味,闻言很大度,摘下来递了过去。

        伯逸小心接在手中,看了几遍,道:“这是什么材质,如此沉重,道兄是怎样得到的这件法器?”

        “都是在无名山中发现的,看着玲珑精致,就送给了这个小家伙。”叶凡道。

        “看来兄台果然有大机缘,想来也一定修出了大神通。”伯逸道。

        “哪里,百年来一直卡在化龙秘境,不知何时才能登临传说中的仙台,渴望而不可及啊。”叶凡感叹。

        伯逸动容,道:“有望进仙台,道兄果然是非常人,以你而今的修为可称得上是一个大神通者了,莫非当年泰山一战时你也参与了?”

        “那倒没有,我那时还在山中苦修呢。”叶凡摇头。

        “唉,一座不知名的山中都有叶兄这样的大神通者,想来一定还有他人,果然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啊。”伯逸叹道。

        叶凡摇头,道:“我不过一介化龙散修,怎敢称大神通者。”

        “兄台有望进入仙台,化龙大圆满足以称为大神通者了。”伯逸长叹,很是向往。

        而后,他说了一件事,想请叶凡相助,言他有如此大神通,一定可以帮上大忙,事后必有厚谢。

        “哦,不知所为何事?”叶凡问道。

        伯逸道:“道兄一定知道,自古至今,这关外有一宝名动中土内外,能生死人肉白骨,有起死回生之妙。”

        “你是说在人参?”叶凡惊讶。

        “没错。但却不是一般的参,是真正有人形的参,早已通灵不知多少万年了,快与上古传闻中的不死神药相媲美了。”伯逸道。

        东北有三宝,其中第一宝就是人参,自古至今,关外的挖参客也不知有多少,是历代皇帝最爱的贡品。

        而今,虽然有许多人工种植的参,快比得上大萝卜了。但真正的极品野参还是很贵,动辄数以百万元起价。

        伯逸所说的人参自然不是这些凡参,是一株真正的灵参,甚至能称的上半神药了,比**万年的药王还珍。

        据说,这株老参是长白山之祖参,也是东北这一地的祖参,虽不能如不死神药那般与道相合,可以飞天遁地,但却可借地气移动,自古至今无人可挖得。

        “我族历代一直居住在长白山原始龙洞内,对这关外的地势最为了解,近来已摸清了那株祖参的动向,也许可以抓住这株自上古就长存世间的半神药。”

        他想请叶凡帮忙,借助他的大神通,声称若是成功,事后一定给予重谢,哪怕送他少半株都行。

        “地球都已进末法时代了,还有这样的神草吗?”叶凡笑道。

        伯逸点头,说他们已经早想动手了,可却没有一个神通者相助,怕一旦失败永远失去捕捉半神药的机会。

        因为,这种通灵的东西最是机警,自他们这一族两千年前失败后一次,直到而今才好不容易再寻到机会。

        叶凡他们进入冰天雪地中,向一处无人区走去,绝对不是凡人能入内的地方,极其原始,到处都是数以千年树龄的古木。

        “你看这就是参坑,它曾经出没过在此,还有余香呢。”伯逸指道。

        在这片也不知有多么广阔的老林中,他们潜行了数百里,伯逸陆续从积雪下寻出几个坑洞。

        叶凡心中一震,这的确是举世难寻的灵药香气,超越了药王,光这种余香就沁人心脾。小松皱着紫钻一样的小鼻子,陶醉的闻啊闻,最后吧唧一声掉进参洞内,立时大窘。

        “道兄怎么样,可以合作吧?”伯逸道,再次请他帮助。

        “好吧。”叶凡点头。

        “我们在这里布上了一些法阵,奈何这株祖参与地脉相合,如入无人之境,难以定住它,这次有道友在就好办了。”伯逸领着叶凡他们又前行了五百里。

        这让郭真咋舌,这正的长白山远没有这么广阔,这被上古阵法围住的无人区真不知有多么大。

        然而走着走着,伯逸忽然凭空消失了,茫茫雪岭中只剩下了叶凡他们三个。

        叶凡将在古松上蹦来跳去、玩雪不亦乐乎的小松叫了过来,而后又让郭真走在自己身边,不要分开。

        郭真惊疑不定,道:“有祖参的清香,让人将要沉醉,应该是接近了它出没的地方。我听老人说,这种有灵性的老参它所出没的地方最是危险,不是有什么东西守护就是绝地,我们该不会莫名走入禁区了吧?”

        叶凡道:“是禁区,不过却与祖参无关,伯逸终于是没有忍住,对我们出手了。”

        “这……怎么办,能破解吗?”郭真一直很担心,怕与原始龙洞的妖神一脉冲突,不想还是发生了。

        “这个地方有上古杀阵,困住一方圣主绝对没问题,连斩道者稍有不慎也可能会饮恨而终。”叶凡道。

        “什么,这么可怕。”郭真脊背生寒。

        “无妨。”叶凡让他放心。到了他这等境界,言谈时没有必要与小境界的修士计较什么,但是真要惹到其头上,也绝不会手软。

        数十里外,一片原始山林中,一群人聚在一起,都身披麟衣,寒光闪烁,杀气冲天。

        “这样做值吗,那个人的修为很强大,万一冲出来会有大麻烦。”一个中年男子黑发如瀑,这样说道。

        “四哥你放心,这很值得。你们看到了吗,那只紫松鼠的铃铛是以大罗银精铸成的,与始祖的兵器同材质,举世难寻!”伯逸冷笑道。

        他言称有绝对的把握可以杀死叶凡,那座杀阵一旦开启,连上古的大神通者都可绞杀,就不要说当世的人了。

        “你确信他真的在化龙秘境,而不是更为可怕的人物吗?”伯远还是有忧虑。

        伯逸点头,道:“我引他进入冰晶宫,就是想试探他的修为,那道神门上有四彩闪过,绝对是化龙秘境,上古杀阵可以轻易除掉他。”

        “这样做还是有点冒失,万一出了差错,后果难料。”另一人说道。

        “你们知道我为何执意狠辣出手吗?因为他是二十几年前随九龙拉棺而去的一个人,竟然奇迹般的回来了。这才二十几年而已,他当年仅是一个小小的凡人而已,而今竟到了化境秘境,若是我等搜其神魂,得知原委,我族必将登顶!”伯逸寒声道:“怪只怪他一个小小的凡人,竟有了这样的大造化,他这次归来,只是为了完成使命成全我们而已,徒作嫁衣!”

        帮朋友做个广告,耳根开新书了,名为《求魔》,简介是:既然世人皆称我为魔,则索性,从此我苏铭,就是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