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五十六章 原始龙洞天麟
  • 正文 第九百五十六章 原始龙洞天麟

    作品:《遮天

        长白山,地势磅礴,如龙横卧,自古就负有盛名,为华夏十大名山之一,海拔很高,号称东北屋脊。www.00ksw.org

        虽然已是冬末,临近春季,但是长白一代依然是大雪封山,一片银白,雪厚数尺。

        “千年积雪万年松,直上人间第一峰!”

        这是古人的赞誉,却也间接说明了此地的壮观与胜景,到处都是积雪,踩下去有时能将人都给没了。

        雪峰巍峨,一座座耸立,很是壮阔,山上的岩石很特别,多为白色浮石,与别处不同。

        一株株古松也不知道生长多少年了,无人区经常会有树王显出,高大粗硕的吓人,跟一座座小山似的。

        小松到了这里格外活泼,一身绸缎子一样光亮的紫色皮毛在白雪的衬托下更加晶莹了,它跑来跳去,翻找松果。

        “不对呀,这老林子怎么越走越深,比想象的大的多。”郭真惊异,觉得进入长白山深处后有点不对头,地势越发险峻,地貌更加原始,雪峰高的有些不像话了。

        叶凡未言,仔细在寻找着什么,不时闭眸,用心去感应,他选择的道路很崎岖,有时要在悬崖峭壁上过。

        郭真不敢打扰,他知道这一定是在破阵,这个地方有上古的法阵,叶凡这是要进神秘的无人区。

        忽然,天地倒转,景物大变样,一片更为开阔的野岭出现,鹅毛大雪飞舞,一股苍凉气扑来,他们进入一片未知的莽荒雪山中。

        “不一样了,我敢保证在地图上寻不到这块区域,我们这是到了哪里?”郭真惊疑不定。

        从阁皂山出来后,他一直与叶凡同行,相熟后并不拘禁,不像是灵宝派的那些老辈人物一样对叶凡小心翼翼,心有顾虑。

        叶凡觉得他心性不错,便有意指点,所以将他与小松一同带进了长白山,一路同行。

        “真正的长白山就应该是这样,我也是废了一番力气才绕进来的,有古阵守护,有些地方凡人永远进入不了。”叶凡道。

        郭真惊异,相信其语,因为他发现松树粗大的惊人,最起码上千年没有人采伐过了,一片接着一片,没有人迹。

        “嗷吼……”

        一声虎啸,震动数十里,松树上积雪簌簌坠落,差点将小松给活埋了。

        紫色的小东西在雪下捡松子时,揪出来一条虎尾巴,一头斑斓大虎从雪中跃起,回头就是一声大吼。

        小松被这样抽不冷子一吼,吓得一身紫水晶一样的皮毛倒竖了起来,小爪子捧心,浑身蓬松,一溜小跑,倒退了出去。

        “这么大的一只虎,这也太惊人了,身长能都快四米了,这体重绝对有七八百斤,这虎成精了吧?”郭真咋舌。

        “这也算不得离奇,东北虎体形本就大,远超其他虎种,前苏联时捉到不过不止一头这样的超大个体,这些都有报道。”叶凡道。

        小松回过神来了,似乎觉得很没面子,毕竟它是一个有道行的生灵,趴在那里摇晃小头颅,作虎吼状。

        “嗷呜……咿呀!”

        叶凡与郭真都被逗乐了,这也太奶声奶气了,虽然它摆出了虎吼的姿势,但声音很离谱,只能用一个字形容——嫩。

        紫色小东西气馁,不好意思的低头,自己都觉得没有气势。

        然而,东北虎却掉头就跑,个头这么大也算罕见了,有了几分灵性,感觉到那个松鼠有点邪门,心生畏惧。

        他们继续深入,在踏着厚厚的积雪,在深山中前行,不久在山林中碰见了更大的野虎,长达五六米,体重绝对快有两千斤了。

        “这……真快成精了!”郭真惊道。

        “是有点不对头,大的有些离谱,不过却也说明我们快到地方了。”叶凡瞳孔射出两道神辉。

        “嗖”

        远处,紫光一闪,他们误以为见到了另一个小松,原来却是一只紫貂,显然也有了一点灵性。

        “没错,看来是到了长白山的龙洞区域,这个地方的生灵都沾了龙气,很不一般。”

        叶凡这一次是为寻天麟族而来,这是四大上古妖神族之一,有君临天下势,深不可测。

        长达五六米的东北虎被收服后,载着他们三个一路奔行,虎虎生风,溅起大片的积雪,一跃就是十几米远。

        “那里有一座山神庙,真是邪门了,这应该是无人区,怎么还会有这种建筑?”

        他们到了近前,看出这有些年头了,起码是数百年前建的,规模还很宏伟。

        突然,阴风扑面,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叫声传来,在这原始老林中格外瘆人,一只长达三米的猫头鹰从庙中扑了出来,锋利的爪子抓向他们的头盖骨。

        “妖鸟!”郭真一个激灵,那猫头鹰个头太大了,且面孔竟有些像人了。

        叶凡一只点出,将它定在了半空中,从其头骨中拘禁出神识海化成的光团,看完后继续上路。

        前方是一片禁地,平日这些灵兽都不敢接近,显然是天麟族的隐居地,龙气丝丝缕缕,自前方的几座雪峰溢出。

        “妖气,强大的妖气!”郭真脸色有些发白,深入几十里后,连他都觉察到妖气,就更不要说叶凡了。

        在那雪岭间,似有一头白色的真龙在翻腾,吞吐天地菁华,若隐若现,跟条山岭似的。

        “那该不会是一条龙吧?”

        “应该是一头道行很深的蛟,怪不得金朝、清朝都将长白山视为祖宗龙形之地,还真是有讲究。”叶凡自语。

        史书有记载,清圣祖东巡,率太子、诸王和群臣,于松花江岸,东南向,望秩长白山,行三跪九叩头礼,亲口称这是龙兴祖地。

        且,曾诏封山白山神,秩祀五岳,甚至到后来,将其长白山推向了比五岳还高的地位。

        后人曾不止一次从长白山挖出古碑,晚一些的是清朝的,早一些的是金朝,甚至还有更早的不可考据的神秘龙碑。

        “清兵入关,一直自称龙祖兴长白山,当年看来发生过不少事。”叶凡前行,修为到了他这一境地,就是龙潭虎穴也敢闯。

        他们到了走进传说中的龙形之地,一片巍峨的雪峰耸立,中间一座尤为巨大,山根处有一古洞,喷薄出一缕缕的龙气,几株古松挺立,让个地方显得古老而神秘。

        “你们是什么人,擅闯我族禁地?!”有人大喝。

        十几人走了出来,身穿寒光闪烁的甲胄,全都是以如金属一样的鳞片铸成,流动着一股妖气,一个个杀气腾腾。

        在当今这个时代,在一片原始大山中见到这样的人,若是一般的人肯定会目瞪口呆,而后颤栗。

        叶凡经历过太多了,自不会惊异,面色很平静,说是来自拜访,求见此地主人一面。

        “天麟,到底是种族?”郭真小声问道,他觉得这些人无比妖异,一个个身材高大,体内血气迫人。

        “他们的始祖是一头天蛇,最后成为一尊妖神,世人不能度其深浅。他的后代有选择进化为蛟,有的依然是大蛇,故成天麟族。”叶凡道,这是灵宝掌教那里了解道的。

        “那头天蛇……”郭真有些为叶凡担心,怕那尊妖神要在长白山中,若没有离去,那麻烦将大了。

        “到了那个境界,只为道生,成仙得道是他们唯一的追求,应该早已在末法时代来临前就离去了。”叶凡猜测。

        “想见原始龙洞的主人,你先自行通名,要知道这个世间不是每个人都来此求见的!”十几名身穿鳞衣的人喝道,他们披头散发,以一个眸光慑人,有的人头上竟长蛟角。

        “叶凡。”他自报姓名。

        “没有听说过,说出你来自哪里,是何门派,看看到底有没有资格!”这些人出自原始龙洞,拥有天下一等一的血脉,自傲骨天生,眼高于顶。

        “我为天庭之主!有没有资格?”叶凡冷漠的说道,向前迈步,一缕一缕黄金血气冲出,恐怖波动如山一样向前压去,让人窒息。

        “天庭之主……好大的口气……”这些人刚说了这几个字,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全都战栗,惊恐的看着叶凡。

        这个浑身黄金血气缭绕的青年,让他们毛骨悚然,觉得像是在面对一尊上古妖神,全都战战兢兢,忍不住跪伏了下去。

        叶凡也不为过,威势敛去,又变的很平静了,融入进了天地自然中,如一株青松立于雪地上。

        “天庭之主……”这些人爬起来后,心中骇然,竟有人敢这样自称,真不怕上天降罪吗?

        尤其是在这地球,上古传说中,有数位伟大的人物想立天庭,以此为教名,可却全都饮恨而终。

        这些人不再多说什么,脸上现出敬畏之色,不敢怠慢,深深施了一礼,而后快速去禀报了。

        “贵客临门,有失远迎,恕罪,恕罪!”雪岭中一个中年男子走出,一头白发如雪,身后跟着一群人。

        叶凡惊讶,这个人达到了化龙秘境,按照灵宝掌教的话来说,乃是当世的绝顶强者,可横行天下。

        他亦上前行道礼,言称冒昧登门,寻到此处打扰了,既然对方客气,他自不会以武相向。

        来人自称伯逸,为天麟族长之弟,气度不凡,血气很盛,还有提升空间。

        叶凡暗自点头,看了一眼远处那口原始龙洞,瑞气不绝,喷薄而出,确实是妙地,能有这样的修为不足为奇。

        “家兄在闭关,多年未出世了,不能迎客,还请见谅。”天麟族主之弟道。

        “伯逸兄客气了,惊扰了各位静修,是我之罪。”叶凡道。

        伯逸率领一些族人将叶凡迎进一座洞府,建立在一座巨大的雪山内,并不是那座原始龙洞。

        刚一进来,叶凡就一阵震撼,心中惊悚,感觉到了一股至强的气息,小松更是紧张,一下子抓紧了他的衣角。

        向前走了数十丈,一个巨大的空间呈现了出来,整片山体都是空的,且有空间法则,故令这里极其广阔。

        “那是……”

        叶凡见到一条巨大的天蛇,盘绕成了一座大山,将这片山腹全部挤满,若没有空间法阵,这座蛇山比雪山都高数倍!

        郭真彻底傻掉了,这得是多大的一条蛇,太骇人听闻了。

        巨大的蛇口张开,骇人之极,它俯视着下方,如一尊神魔一样,压的人将窒息!

        若隐若无间,有一丝丝圣威铺天盖地而下,非至强者难以真切感受到那种恐怖,显然是被封印的!

        “这是家祖遗蜕。”伯逸介绍。

        竟然是天麟一族的始祖,绝代妖神蜕下的天蛇皮,难怪封印了还有丝丝缕缕的恐怖波动。

        叶凡点头,没有说什么,对方这是想给他一个下马威吗?他不为所动,随他们迈步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