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五十章 成仙契机
  • 正文 第九百五十章 成仙契机

    作品:《遮天

        叶凡睁开天目,真切的见到棺中有物,有一些道纹在波动,那是一个陈旧的玉匣,样式极其古老,没有光泽,可却被珍而又重的收在棺中。www.00ksw.org

        他心中大动,赤松子的来历太大了,被道教尊为仙,他留下的东西岂是凡品!

        “赤松子,吹呕呼吸,吐故纳新,遗形去智,抱素反真,以游玄眇,上通云天。”这是记载于《淮南子?齐俗》的中一段话,描述了赤松子的神异,是为上古仙人。

        “赤松子者,神农时雨师也,服水玉以教神农,能入火自烧。”

        这段话出自《列仙传》,言他是神农时代的人,在神农成道前还教过其法,可以说来头让人颤栗,是上古年间最有名的修行者之一!

        神农何许人也?叶凡已走上修行路,他有理由相信,那绝对是古中国最强大的几人之一。赤松子与其一个年代,传过其法门,身份至高,让人惊憾。

        且,另有一记。上古年间,黄帝未成道前,亦曾向他请教,载于赤松子诫经中,是一段很长的对话,当中涉及到了很多问题。

        说赤松子是上古年间最为有名的修行者并不为过,身份与道行皆高的恐怖,无人能度其深浅。

        上古太遥远,没有人能说清到底是一个多长的年限,而今世人皆推测上古黄帝时期至今已有四千载左右,而有人却发现有许多时间段湮灭以及是真空,真实年月难以推断。

        就是这样一个人,名动上古时期,被道教尊为古仙,而今却在这里见到了他的棺椁,怎不让叶凡震惊!

        小松很好奇,当叶凡化去周围的太阳火精后,它也凑上前来,摸了摸那株古藤,又碰了碰同铜碑,锵锵作响。

        怎么打开棺椁呢,这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总不能毁掉这株火藤吧,这样对死者太不敬了。

        他并不想对上古时期最出名的修道者做出出格的事来,并不想毁其棺,但肯定是要将那玉匣取出。

        火藤浑体发光,鲜艳如赤霞,每一片叶子都似血色的神金,轻轻一碰铮铮作响,且锋锐无比,能割开精铁。

        其株体能有水桶粗,如一条血色的真龙蛰伏,苍劲而有力,盘旋四十九道弯,其中一道牢牢的将棺椁缠绕,举在半空。

        叶凡几次尝试,以他的神力都很难掰开,不能将古棺移下来,除非他狠心施展六道轮回拳,轰碎这株古藤。

        这是以圣人精血培养起来灵株,能不能毁掉是两说,不然也不会被称为炼器神料了。

        小松浑身紫光流动,扯了扯叶凡的衣角,扑闪着大眼睛,指了指铜碑的根部,它埋入地下,土石下方竟还有字。

        紫色的小东西很心细,挖开石块,发现了那些如鬼画符一样的文字,介于甲骨文到钟鼎文间。

        叶凡庆幸心存敬意,没有莽撞,铜碑下的记载描述了打开棺椁的方法,清楚的写着若是用强,灵藤将半圣都能杀死。

        赤松子亲手栽种的火藤有一种强大的灵性,浸过他的血液,是护棺精灵,需以强大的精血喂食,它才会放下古棺。

        叶凡认真细看后发现,非斩道王者的血液不能喂食火藤,竟有这样一个条件,不然血液灵性不够,没有任何作用。

        他划破手指,作为人族圣体,血液是金色的,比之斩道的的人更甚,灵性绝对没问题。

        金色血液滴落在火藤上,赤红如烟霞一样的叶片铮铮轻鸣,枝桠等竟真的舒展开了,棺椁缓缓落在地上。

        叶凡心中很激动,不为其他,一位来历惊天的上古仙人,他所留下的玉匣会有什么,难道是长生的秘密,亦或是成仙的契机?

        他小心的推开棺盖,传出一种神秘的道纹波动,露出棺内的景象,他向内望去,小松亦跳上前观看。

        叶凡发出一声叹息,赤松子不可能复活了,已经化道,在棺底留下一个人形印记,血肉与道骨化了个干干净净。

        “上古仙人也得死吗?”

        叶凡自语,古往今来真有可以长生的人吗,道教尊的古仙都有寿元尽时,不能与世同存。

        化道后的残迹有阵阵道波,扩散开来,他心中震动,知晓了赤松子的修为,应该为一位大圣!

        “这么说来,并不是真正仙,只是人类史上最强大的‘人’之一。”叶凡蹙眉。

        这样看来,道教所说的上古仙人只是一种成就,并未真正的仙,依然处在人的范畴,只不过道行至深。

        “这个世上到底有没有仙,难道说长生是一个永远都不能达到的虚渺目标?”

        叶凡长叹,人族大圣都得死,古之大帝最终也得羽化,至今就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根本就没有一个成仙的真实例子。

        仙,只是是传说,所有的一切都是后人杜撰与猜测的,根本就没有实证,越是了解真相越是让人无奈。

        赤松子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是上古最出名的一位仙,原来真实的身份是人族大圣,依然死去了,已在这里化道。

        在那化道的人形痕迹旁边,有七柄巴掌长的古剑已成尘埃,同赤松子一起化净了,没有留下一点碎片。

        叶凡深知,那绝对是圣器,七柄飞剑闪烁赤、紫、金、蓝等光,在练剑的石室光看其烙印下的剑光就可知皆为神品。

        “实在太可惜了,七柄利器都出自人族大圣之手,却都追随他而去了。”他无比的遗憾。

        同时,他想到赤松子出生川蜀,以飞剑为兵,后世传说中蜀山多剑侠,难道同出一脉不成?

        叶凡将棺中唯一的器物——玉匣,郑重的捧了出来,连赤松子都这样珍而又重的收藏,即便化道了,也不想毁掉,足以说明了它的神秘与珍贵。

        他对棺椁拜了一拜,将棺盖推回原位,严丝合缝,那株火藤立时自动缠绕了上来,重新将其举在半空中。

        “考古的人下来对这个地方也没辙,有太阳火精在凡人不可能接近,而我也决不能将这口棺送给他们去研究。”

        一株在火精中长势旺盛的灵藤,过于神秘,现代人不可能理解,若是不隐去,这个地方必会生出很多事端。

        叶凡想了想,动用**力划刻,将这片地带整体切割下来,而后猛的向大地深处压去,直入千丈深。

        最后,他以土石将此封印,在原来的地方重开出一座墓穴,以道行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他又在地宫中转了一遍,破掉了全部有可能伤害到凡人的危机,就此离去,回到了地上。

        最终,荷枪实弹的军队离去了,因为地下没有再发生危险,考古人员顺利深入,发出一声声惊叹。

        玉器、编钟、石刻等美轮美奂,都是无价的艺术品,足以轰动考古界,杨晓他们全身心的投入了进去,熟不知一个光怪陆离、涉及到上古秘辛的世界被叶凡封印了。

        此时,他站在八岭山一株古树下,小心翼翼的打开玉匣,里面只有一枚骨片,毫不起眼,没有光泽,很是暗淡。

        他不禁为之疑惑,一枚骨片而已,初看并没有出奇之处。可这是赤松子郑重收藏的东西,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上古谈修道必要提他。

        这枚骨片格外沉重,用手轻弹,铿锵作响,发出阵阵金属颤音,这到底是什么生灵的骨头不得而知,坚硬到叶凡用力捏了几下都没有碎。

        他睁开天目,发现四个古字,立时让他心中震撼,竟然是:成仙契机!

        叶凡对“仙”这个字近乎魔怔了,因为了解的越多越失望,看不到任何实证,连赤松子都死了。

        然而,赤松子的遗物却是这样一枚骨片,四个字宛若有一种魔力,这是其至死都都在守护的东西。

        叶凡睁开天目的同时,对着阳光不断移动骨片,不同方位的光线映照出不同的纹络,他屏住呼吸,认真观察。

        而后,他认真比对,在地上刻出一幅图来,有山岳,有大川,有谷壑,地形很复杂,这是一副地形图。

        叶凡心中一震,露出一副不可思议之色,他快速将在庐山地宫内见到石刻划在了地上,两相一对比立时呆住了。

        这两张图各有一边角可以相连在一起,成为一个整体,在描述一个地方!

        庐山地宫中,那绝对是一位上古圣人,被人囚禁在那里,折磨了不知多少年,连躯干都给斩断了。可是他却顽强的活着,直到百年前才刻下石图,就此咽下最后一口气。

        叶凡有理由做出一些列猜想。

        那出手的人多半是在逼问那幅石图,可是并未得到,也许百年前被铁链锁在祭台上的人预感到天地早已大变,上古年间的一切都成劫灰了,这才留下石刻,不忍秘辛消失天地间。

        囚禁一位远古圣人,向他逼迫秘图,这得是多么强大的人才能办到?所图自然惊天,不用想也知事关重大!

        而今,成仙契机这四个字道明了一切,无需多言,纵是古之大帝见到都得心中震动。

        “边角相连,让这幅图变大了一倍,可以明显看出,它依然是残缺的地势,到底指引向哪里?”

        赤松子、未知的上古圣人分别掌握有一图,以生命来守护,至死都将其带在身边,足以说明了它的贵重!

        都在呼唤月票,我们如果淡定下去,不仅离前面越来越远,也快要被后面的给爆掉了。求月票呀,求月票!月中了,有些兄弟姐妹手中可能有已经出现二张票,呼唤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