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三十八章 追佛
  • 正文 第九百三十八章 追佛

    作品:《遮天

        一粒粒金色的光点绕于指端,像是一只只金色的蝴蝶,翩翩起舞,而后飞向天空。www.00ksw.org

        叶凡一怔,婴儿拳头大的舍利子在变小,成为一片光雨,扩散向四方,景色瑰丽,圣洁、庄严、肃穆。

        化道,他首先想到了这两个字,但又觉得不是,早在西漠时那位古佛已彻底坐化。

        “难道……真的有转世?”叶凡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心潮澎湃,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这几日,他神思恍惚,浑浑噩噩,漫无目的的行走,几乎不知身在何方,脑中总是父母的身影,沉浸在悲恸中不能自拔。

        转世、复活……不时萦绕在脑海中,能够想到舍利子与本应葬于九天上的古棺,也是因于此。

        佛教讲究来生,有转世一说。而神话时代的九重棺,葬的乃是神灵,也是永生的产物。

        叶凡这几日精神恍惚,下意识的取出了这两样东西,想寻长生,想觅转世之法,只为再见到父母。

        这是一种潜意识的动作,却一下子将他惊醒了过来,不然他还不知要浑噩下去多少天呢。

        葬于九天上的古棺没有任何变化,依然古拙无华,而舍利子却一点一点的消融,像是一个雪球在融化。

        叶凡的精气神提升到了巅峰,一眨不眨的盯着,眉心有一簇神焰腾腾跳动,宛若一个神明!

        他在用心去感应舍利子,查看它的变化,即便内心不相信转世,但却也希望有奇迹发生,双眸深邃,一瞬不瞬。

        舍利子如在化道,不断的光质化,成为一道道金色的涟漪蔓延了出去,色彩美丽,如在展现仙术,金光点点,练成一片。

        “哇,叔叔你在变魔术吗?”公园中一个男童跑了过来,扑闪着眼睛,看着他手中化成光点的舍利子。

        “真好看,叔叔你教教我怎么变的,很神奇很漂亮。”这个小男孩一点也不认生,央求叶凡教他。

        “比春晚年年都出现的见证奇迹好看多了,早就看腻了。”旁边几个年轻人也说道,过来凑热闹。

        “诶,你眉心怎么也发光,那是磷吗,烧的疼不疼?”一个青年很好奇,伸手去摸叶凡眉心那簇神焰。

        “哎呦嘿,疼死我了。”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就跟针扎的一样疼,隔着还有一段距离就赶紧缩了回去,叫道:“我说兄弟你可真有毅力,不嫌疼吗?唉,说起来做什么都不容易啊。”

        叶凡没有理会他们,也不顾惊世骇俗,盯着舍利子溢出的光,看着他们不断向西飞,他站起身来追了下去。

        他的速度何其快,如一道风一样远去,惊的可爱的小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让几个年轻的男女也是瞠目结舌。

        舍利子在发光,汇成一条条光流淌向太阳落山的方位,很是神秘,叶凡如风似电,转眼间就离开了这座城市。

        这些光点像是一只只金色的蝴蝶,飞的并不是很快,翩然舞动,宛若有生命,叶凡足以追的上,且有时间体会。

        “没有神识波动,并非元神,且没有生命的烙印,只是一种纯洁的能量。”他微微蹙眉,叶凡很专注,探出神念,施展道行,观测每一粒光点,想弄明白它的本源,知晓其到底是什么。

        可是,他失望了,这种东西与转世无关,并没有是生命印记,只是一种纯净的能量,没有其他。

        “难怪连古佛自己都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修为到了他那番境地肯定知晓人死终究是一场空。”

        叶凡唯一不解的是,化道的老僧为何非要让他将其舍利子带回地球,这有什么意义呢?因为,他已发现,每过一段时间,一些光点就会黯淡。或是消散,或是没入山石草木间,偶有光粒被一些幸运的人吸收。

        “或许,他在坐化前见到了第二朵相似的花,明知不是自己,也要靠拢。”

        叶凡失望了,但还是追了下去,想要看下最终的结果。这些光点移动的速度对于他来说不是很快,数日后才来到西部。

        前方,海拔越来越高,天穹像是被水洗过一样,无比的湛蓝,如蓝宝石一样晶莹。偶有白云飘过,洁净无暇,就在头顶上方,像是伸手就可触摸到。

        在高楼林立的现代,有这样一片自然之地很不易,藏区人烟稀少,有许多人类还未踏足的地域。

        然而,刚临近这片高海拔之地,叶凡手中的舍利子也消耗到了尽头,最后一片光点飞出,它彻底消失。

        叶凡注视这最后的一片光雨,见到它们也没有飞出去多远,最终落入山石、没入草木间,化为虚无。

        他一声长叹,虽明知转世为空,不可能存在,但还是免不了一阵难过与失望,绝了他心中最后一丝希望。

        西漠的远古圣人彻底从世上消失了,佛亦不过如此,更遑论凡人,终是没有能留下任何印记。

        叶凡知晓,他根本不可能见到父母了,真的是天人永隔,想到这里他黯然神伤,不能自已。

        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近乎石化,何去何从?他心中很乱,没有了方向,觉得做一切都没有意义。

        也不知站了多久,叶凡蓦地抬头,他感受到了一丝微弱的波动,来自藏区深处,有一种神秘的气息在流淌。

        “这是……”他眼中精光一闪,俯瞰前方大地。

        这种感觉难以忘记,曾在西漠时体会到过,这种神秘的波动与须弥山的波动几乎一样,叶凡化成一道光快速向前冲去。

        他进入了高原无人区深处,在这一瞬间感觉到了一股浩瀚波动,像是一片汪洋决堤了,冲向四面八方。

        叶凡大吃一惊,这片无人区太神秘了,与昔日在西漠所经历相比,波动弱不了多少,他差点误以为又一次远眺须弥山。

        然而,来的快去的也快,神秘波动如洪水被闸门截断、瞬息止住去势,很快消失了个干净,不能感应到了。

        “源自哪里?”

        叶凡强大的神识探出,扫过山川大地,可并未能觉察到什么,这是一种很奇怪的体验。

        历来藏区都很神秘,总有一些解释不清的事,叶凡追到这里却什么都没有见到,心中惊疑不定。

        “藏区果然有很多不解之迷,释迦牟尼诞之地都已不礼佛,这里成为了一片净土,难道藏有什么吗?”

        叶凡站在一座气势磅礴的大山上,俯看一望无垠的神秘古地,不光与佛教在此扎根,就是中国古代最为神秘的昆仑也横亘于此。

        他一路前行,路过很多地方,独自穿行大片无人区,最后来到了西藏与塔里木盆地间的一处壁垒——昆仑山脉的一段。

        昆仑,为万祖之山,是中国第一神山,西王母、古仙……皆出于此,在中国古代有有着最为尊高的地位,不可比拟。

        然而,叶凡转了一段,却发现平淡无奇,没有什么一点特别之处,他没有深入新疆去,也没去青海那一段,又回到了藏区。

        因为,他不是为寻昆仑秘而来,只是因追佛而起,实在没有别的什么心思,心中有的只是黯然,哪里顾得上其他。

        叶凡来到了萨拉,即便不相信来世一说,但却也想抱着试一试的的念头,不久前那么浩瀚的波动让他难以释怀。

        他进入了进入布达拉宫,它依山而建,气势雄伟,自古至今都是西藏佛教圣地,有非同一般的地位。

        叶凡出入很多殿宇,都是对外不开放的重地,可是他失望了,并未感应到那种气息,没有寻到。

        而后,他又先后进入大昭寺与小昭寺,在这两座圣庙中依然没有所获,只是有一丝纯净的念力,但不可能有与不久前所感应到的媲美。

        要知道,那种浩瀚是让人敬畏的,真的与快与须弥山比肩了,如无量汪洋在汹涌。

        不久后,他先后进入色结寺、耶巴寺、扎桑寺、桑耶寺等地,全都是最为出名的古寺与圣庙,可是依然没有收获。

        叶凡发现,即便在而今也有人在礼佛,有虔诚的信仰,并非烧个香、拜个佛、求个平安那种。但很遗憾,他并没有见到一个修行者,也许某些不为人知的古庙有,但他却没心思找。

        叶凡穿行过广袤的无人区,露出异色,因为偶尔见到一些有虔诚信仰的藏民,他们都很激动,说佛要降世了。

        他甚是不解,认真打听。有的人说,极乐佛土打开了,他感应到了佛力。也有人说,婆娑世界,有佛复苏。还有人说,佛门开启,显法世间。

        叶凡摇头,转身离去。而今虽然还很悲,心中黯然,但稍微走出了自己内心的世界,他知道有些事情还得等着他去做。

        他穿行过大片的无人区,见到了一些破败的古庙,早已成为了废墟,没有想到在这些地方到是感受到了很强的波动。

        “有点不对!”

        叶凡忽然觉得,当他悲伤如凡人时,无知无觉,可是当他稍微清醒,认真去感应时,这片大地有不同一般的东西,竟压的他要窒息,针对修士!

        他不禁仰望高空,自语道:“是灵山,还是昆仑山,日后要探个究竟。”

        可是,一想到修行到这般境地,连父母都不能守住,他又心灰意冷,即便能发现秘土又有什么用?

        仙路崎岖,无论是斩道,还是证道,都要舍去太多,可最后连亲人都护不住,到头来实在显得无意义了。

        叶凡向回走,即将出离藏区,在路过一座石山时,又见到了一座古庙废墟,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窥视他。

        他转身向古寺遗址走去,盯着一座石佛,一步一步来到近前,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在这末法时代,遇上了有“道行”的生物。

        “嗖”

        石佛背后,冲起一道紫光,没入了石山内。

        叶凡抬头,一步就登山了百余米高的石山,盯着一碗口大的石洞,那里有一座巴掌高的小石佛,半堵在洞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