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三十七章 何去何从
  • 正文 第九百三十七章 何去何从

    作品:《遮天

        春还未到,还处在冬末,在北方依然很冷,寒风刮在脸上像是刀割一样。www.00ksw.org

        墓前,一束洁白的花风中摇动,花瓣被吹的片片凋落,碑上刻着两个老人的名字,已经过去三年了,叶凡无力逆天。

        他默默的跪了下来,双唇哆嗦,沙哑的话和在北风中,听不清,辨不明,流不出泪,唯有低语。

        许琼走向一边,留给他一个人独处的时间,向墓地管理者询问,刚才是谁来此放下了洁白的鲜花。

        可惜,并没有结果,每天这里出入的人不算少,没有人会去特别留意究竟是谁。

        叶凡跪坐在墓碑前,想长伴此地,永远不再起来,失去了人生的目标,心中空空落落,他的世界是一片铅灰色。

        “爸,这是我从北斗带回来的一种神酿,各大教主都很难喝到,是从千年酒窖提炼出的一壶精华。”

        叶凡将打开一个羊脂玉葫芦,将酒水倒了出来,沁人心脾的香气溢满陵园。

        许琼吃惊,转身回望,正好见到了这一幕,酒香浓烈的惊人,连她这种不喝白酒的人都因香气而动容。

        看护墓地的人见到,快速走来,告知他违规了,让他收起酒瓶,而且还需要罚款。

        许琼上前,取出一叠钱,递了过去,不让其靠近,怕惹出什么麻烦来,她深知而今的叶凡不能以“凡人”来度量。

        “妈,这是我从北斗给您带回来的一些小饰品。”叶凡手中出现一些奇异的饰物,有洗尽铅华、磨去浮光而成的长明珠串,有天妖舍利雕刻成的护身符……都是可延命的东西。

        每一件都晶莹欲滴,光彩灿烂,溢出一条条精气,即便是普通人也能看出不凡,可让浑身毛孔舒张,如沐春风。

        “哧”

        叶凡的手中冲起一道道火焰,将这些东西还有千年神酿都点燃了,化为一片灿烂的光,成为劫灰,落在墓前。

        看护墓园的人急了,说他严重违规,这个地方不能烧物,见到火苗自叶凡手心跳出后,他眼睛有点发直。

        “我说……你烧那是什么东西,怎么比神灯还亮,向外冲出一条条光来,跟宝贝似的。哎呦,这是什么酒,香浓的过分,我都忍不住想喝一口了,只闻味儿就要醉了。”

        刚一接近,他便“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醉昏过去了。许琼惊的退后,怕被美酒熏醉。她经的多见的广,早已发现叶凡手中的那些东西不是凡品,不能以常理度之。

        不说那些神华四射的珠子,就是那个酒葫芦都是完美无瑕的羊脂玉,要是拿去拍卖,肯定得引起轰动,爆出天价。

        当看护墓园的人再次醒来时,发现眼前一片漆黑,烧了一堆的东西,立时跳了起来,气急败坏。

        “哎,我说你怎么回事,你……你烧了一卡车东西吗,这得怎么清理!”他的眼睛都直了,这么一堆,别说烧,光运过来都很麻烦。

        许琼赶紧上前,再次递出厚厚一沓钱,无论在何时,这种状况都没有改变过,钱到位了,甚至可以让磨倒过来推鬼。

        “人生在世,有太多的无奈,我们无力去抗拒,节哀。叔叔与阿姨不会怪你,只要你平安回来,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安慰,因为他们临逝去前,所挂记的只是你的安危。”许琼劝解。

        “我知道。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先回去吧。”叶凡背对着他,坐在那里说道。

        红日西坠,一晃一天就过去了,最终繁星点点。他默默的坐了着不动,看护墓园的人发毛,但却不敢去管他,临走前许琼塞给他了不少钱。

        清晨,阳光洒落,日头升起很高,叶凡依然还在那里,自始至终都一动不动。

        他枯坐了一天一夜,默默的回忆,从幼时到长大,一朝朝一幕幕,关于父母的点点滴滴都浮上心头,难以走出心海。

        那些快乐的、那忧伤的、那难忘的、那刻骨铭心的,往事如烟,占据了他的心田,他很想沉眠在此。

        到了午时,他一声轻叹,站起身来离去,背影萧索,步出墓园。

        虽然一天一夜未归,但是许琼并不为其担心,亲眼目睹他可以冲入云霄,她认为这个世上没有人可以伤到他,也许只有他自己。

        叶凡回来了,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听许琼讲述,两个老人晚年的每一个细节都让他心酸,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出声,只是在倾听。

        有光自然有暗,每个人都会有快乐与忧伤,有幸福的记忆,自然也会有不如意的一面,许琼等了他两年,然后嫁人了,正如她所说的那样,人总要生活不是。

        而生活是五颜六色的,也会有风也会有雨,十年前她的人生跌落到了谷底,维系多年婚姻走到尽头,她失去了一切。

        在许琼去郊区散心时,意外的见到了他的父母,不敢相信是从前那两个老人,就此将他们接走。

        “叔叔和阿姨是好人,将你留下的钱捐给了一个孤儿院,而自己的生活却那么困顿。他们想你,喜欢孩子……我想那束花应是孤儿院送的。”

        门铃响了,许晔蹦蹦跳跳的跑了出来,前去开门,嚷着,爸爸回来了。

        “我先生回来了,他没有什么钱,别墅是我近年挣钱买的,但人很老实,许晔不是他亲生的,却对她很好。”

        在说到女儿的名字时,许琼的语音明显一颤,晔与叶同音,叶凡心中一涩,九龙拉棺,改变了很多事。

        有过一次婚姻,许琼的再次选择格外慎重,这是一个大学的教授,从事考古研究,人真的很好。

        杨晓,一看就不是那种圆滑世故的人,人有些木讷,见到家中来了客人,先是善意的笑了笑,而后在许琼的介绍下打招呼。

        “爸爸,你怎么才回来,你不知道,我见到一颗流星差点撞进咱们家里,把妈妈都吓坏了。”许晔叽叽喳喳,快乐的像个小喜鹊。

        “在江陵耽搁了很多天,那里出了一座大墓,不知怎么回事,进去的人都死了,考古终止,不然我回来的还要晚。”

        “啊,真的,太危险了,爸爸你不要去了。”许晔个子很高,修长婀娜,为他倒了一杯茶,怕怕的说道。

        “怎么回事,这么危险,千万不要去涉险。”许琼蹙眉,也很担心。

        “没事,不用我们这些书呆子去冒险,都是等彻底挖掘出来后,才会让我们去研究。”杨晓善意的开解。

        “湖北江陵县的八岭山?”叶凡问道。

        这个地方很有名,在古时大有来头,有很多讲究,山中古墓密集,以楚墓为多,汉墓次之。

        那里地势很特别,由八道山岭组成,纵横绵延,势入群龙腾舞,千骑竟发,雄伟而巍峨,在古时被称作龙山。

        杨晓点头,说就是那个地方,这一次出了一座战国时期的大墓,神秘近乎妖邪,各种设备探进去都无用,死了很多人,只在大墓口挖出少半块碎碑,刻有形似鸟鱼虫兽的大篆。

        叶凡很快又默然了,而今他心如死灰,这些已难以引起他的兴趣了,心中一片萧索,不再去想。

        “考古虽然暂时终止了,但过段时间可能还会继续。”杨晓道。

        “爸爸你不要去了,太危险了。”许晔抱住他一条手臂。

        “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小晔想想,不要到处乱跑了,好好的留在你们系里。”许琼也说道。

        “好,下次我不去了,就呆在B市。”杨晓朴实的笑了笑。

        看的出这一家很和睦,许琼有了一个不错的归宿。叶凡询问完父母的一切,记住了那些点点滴滴,准备告辞。

        “你要去哪里,住在家中吧。”许琼怔怔的看着他,出言挽留。

        “不了,我想去各地转一转,改天请你们一家人吃饭。”叶凡临去前取出一些小饰品,送给了她,每一件都晶莹透亮。

        “哇,真漂亮,这是什么做的,像水晶又不是,怎么比钻石还美丽?”许晔很活泼好动,代母亲接了过去,对着阳光看个不停。

        杨晓则是一脸震撼,站起身来,凑到近前,扶了扶眼镜框,道:“这些……最少有两千年的历史了。”

        叶凡想了想,又取出一些小物件,将一串木珠手串与一个护身符送给了杨晓,告诉他出去考古时可以带在身上。与另外几件晶莹的小饰品一样,即便放在北斗也都是奇珍,可延凡人寿元,内有法阵,可护佩戴者。

        许晔抱着叶凡的一条手臂,连呼小叔叔真好,而杨晓则说太贵重了,这些收不起,可能是国宝。

        唯有许琼知道这些东西的真正价值,见识到叶凡可以冲上星空,她明白这些绝对不是凡物,可能是凡人眼中所谓的仙物。

        叶凡想了想,又掏出两个玉瓶,放在了她的手中,以神识传音,告知她如果身体出现意外,可以服用,但每次一粒足以,千万不要多服。

        叶凡远去,即将消失了,蓦然回首,许琼还站在那里,眼中含着泪,喃喃自语:“时间啊……错过了一生。”

        “妈妈,小叔叔走了,怎么还不进来。”许晔叫道。

        杨晓取出一件外套,走了出来,帮她披上,轻声道:“进去吧,外面冷。”

        “嗯!”许琼点头,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而今一切都很如意,只要不想过去,她毫无疑问很幸福。

        叶凡一个人走在街上,木然前行,父母不在了,对他的打击很大,他觉得生活没有了意义,不知去哪里,只是漫无目的的走,不想停下来,想要就此一直走下去。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也许是四天,也许是五天,他在一个公园的长椅前停了下来,坐在这里,认真的想,何去何从。

        在他的右手心,出现一个硕大的舍利子,这是西漠那位化道的古佛所留,他忠人之事,将其带到了星空这一端。

        在他的左手心,出现一个巴掌长的石棺,这是齐罗嘱托他丢在星空中的禁忌之物,很有可能是神话时代葬于九天上的神灵古棺。

        突然,点点流光在他手中溢起,化成一片光雨,扩散了出去。

        “这是……”

        求下月票支持,感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