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三十六章 转世成空
  • 正文 第九百三十六章 转世成空

    作品:《遮天

        风树之悲!

        子欲养而亲不待。www.00ksw.org游子归来,不见父与母,生死相隔,何处话凄凉。

        叶凡潸然泪下,他所有的努力都成空了,不顾一切的回来,横渡过了无垠的星域,也度不过时间的河,终究是晚了一步。

        他在轻轻颤抖,口诵度人经,这是怎样的一种痛,含泪为父母念道教经文,希望他们往生。

        叶凡咬破了嘴唇,鲜血淌落,一遍又一遍的轻唤,字字沾血,整片房间都是符文,烙印满了虚空。

        二十几年来,他的人生目标就是回来,相见父母,与他们重逢,让笑容在他们老去与悲伤的脸上重现。为此他出生入死,只为归来。可是,父母却不在了……在一朝之间,他的人生没有了目标,整个世界崩塌了。

        “爸,妈……”叶凡喃喃,泪水不断滑落,颤抖着,默诵出度人经,从来没有想到会这样为父母送行。

        人世间最大的痛楚不过于此。

        他有很多的话想说,诉说这二十几年来的思念,可是人都不在了,他还能做什么?唯有哽咽,泪水不断的滚落。

        叶凡内心苦痛,他所有的努力在岁月面前都化成了虚无,一切都不可再来,不能更改。

        人生的苍白,岁月的无情,他是如此的悲与无奈,伸手入虚空,什么也抓不到!

        他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可笑,以为有朝一日只要当世无敌就可以粉碎一切,改变一切。可是而今,老天直接就给了他当头一棒,让他恸到无力,跪在地上,不想起来。

        “爸,妈,我回来了,看你们来了。”叶凡跪在那里,一遍又一遍的悲唤。

        “我真的很想你们,可是路太远了,远到我拼了命的努力,艰难而过,才回来……终是迟了。为什么这样……我宁愿自己去死!”叶凡低吼。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揪住自己的头发,感受两个老人留下的气息,为什么连见上一面都不能,他不甘与遗憾。

        到了最后,叶凡颓然,只能无声的落泪,坐在地上,靠住床沿,他突然觉得人生失去了一切意义。

        什么修行,什么斩道,什么圣体,什么无敌,一切都是空,连父母都守不住还有什么用!

        他觉得自己很可笑,所有的努力都成空了,抛开一切,到头来还是晚了,空悲一场,什么都做不了。

        他大哭又大笑,还一边咳嗽,嘴角出现一缕缕血,他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可悲复可笑。

        “我什么都改变不了,连父母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我无用!”

        叶凡哭一阵,笑一阵,万念俱灰,对这个世界没有了一丝的留恋,感觉人生无趣,苦大于乐。

        他哭哭笑笑,无力的倒在地上,没有了声音,只有泪水无声的淌落,一动也不想动,想长眠不起。

        父母老去的容貌不时浮现眼前,叶凡浑浑噩噩,慢慢失去知觉,他精疲力竭,身心憔悴,昏死了过去。

        “小凡……你回来了。”轻轻的呼唤,响在耳畔。

        “不要伤心,不要哭泣,我们不怪你,只是很想你,见到你平安,我们比什么都高兴。”轻柔的低语,充满了溺爱。

        “我和你妈始终相信你还活着,总有一天会回来,与我们相见,我们等了很久,可是真的累了,实在坚持不住了。而今,知道你平安就好了,一切都放心了。”话语苍老,有解脱也有欣慰,却让人心酸。

        ……如梦似幻,叶凡在昏迷中,眼角不断的淌泪,他像是见到了两团光,努力想抓住他们的手,可是怎么也做不到。

        “我们走了,你要好好的活着,一个人要好好照顾好自己……”话语微弱了下去,两团光慢慢消散,那衰老的容颜在虚淡,而后化成了光雨,彻底消失。

        叶凡大叫,拼命的挣扎,努力想追赶,留下他们,可是什么也抓不到。

        “砰”

        他一下子惊醒了过来,眼前什么都没有了,失去了刚才的温暖,没有了父母的气息,空空落落。

        “你醒了。”

        许琼坐在旁边,递上一杯水,道:“节哀,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你刚才看到了什么,你听到了吗?”叶凡抓住她的手,用力摇动,杯中的水都洒落在了地上。

        许琼蹙眉,叶凡的力气何其大,即便在小心翼翼的控制,她还是感觉到了疼痛,轻声道:“你太思念他们了,心神过于劳累,不要多想,好好休息一下吧。”

        “你真的没有见到也没有听到?”叶凡站起身来,放出神识,想寻出那熟悉而让他感动与亲近的气息。

        刚才的一切太真实了,像是亲身经历,就在眼前,他有点不太确信那是梦还是真实的。

        拉开窗帘,夜色很深,一片流星雨正在淡去,消失在天际。

        叶凡蓦地一震,那很像梦中消散的光雨,他的身体忍不住颤抖,泪水长流,盯着漆黑的夜空。

        “奇怪,没有预告说有流星雨呀。”另一个窗口,许晔托着下巴,好奇的眨动大眼,望着天空。

        叶凡推开窗,腾空而去,快速追了下去,化成一道金光没入远空中。

        房间内,许琼吃惊的张大了嘴巴,手中的茶杯一下子坠落在地,发出清脆的裂声,水流了一地。

        她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叶凡如金翅鹏一样划破长空,这还是人类吗?

        突兀的见到叶凡归来,在她的认知中,认为与地外文明有关,第一时间联想到的是UFO绑架等,可是此时她却石化了,那是……神魔文明吗?

        另一个房间,许晔惊叫,大声喊妈妈,叫嚷着流星撞进家里了。

        少女天不怕地不怕,快速跑进这个房间,道:“妈,刚才你看到了吗,一颗流星好像从我们家附近划过,太神奇了!”

        许琼双手护在胸前,停止了颤抖,在女儿面前她不想失色,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发生的一切过于惊世骇俗。

        许晔十六七岁的年纪,活泼好动,蹭蹭跑到窗前,望着窗外,探头看个不停,想寻找流星落在了什么地方。

        “妈妈,你脸色怎么有点发白,刚才是不是受了惊吓,不怕,有你宝贝女儿在此,什么妖魔鬼怪来了,都得被我打跑,哼哼哈嘿。”她活泼的比划了一个太极拳的起手式。

        不过,当见到自己母亲脸色依然不是很自然时,赶紧收起了顽皮,道:“妈妈,你怎么了,我去给你倒一杯水。咦,那个小叔叔呢,怎么不见了,他去了哪里?”

        许琼平复心绪,终于静下来,道:“他有事先走了。”

        天际尽头,叶凡独立夜空中,呆呆发愣,他不可能追上什么,流星雨早已消失。

        “为什么,是你们吗,去了哪里?”

        他觉得,人世间也许真的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刚才是父母在向他道别吗?

        可是,他又摇了摇头,他是修士,尤其是强大到了这番境地,对于元神最为敏感,知晓其本质。

        逝去了就是逝去了,不可能再现,无法再生,这是不可逆改的天地本质,人都有一死,连古之大帝都不能例外。

        “也许,是我自己的潜意识在疗心伤吧。”叶凡长叹,用手抓向夜空,什么也攫不到。

        他不相信命运,不相信轮回,人间没有转世,但是刚才的经历亦真亦幻,让他怔怔不解。

        他想到了在去西漠时,那名化道的老僧的话,来世,信则有,不信则无,岁月悠悠,世间终会出现两朵相同的花,千百年的回眸,一花凋零,一花绽。

        是否为同一朵,任后人去想去说,连那位古佛都不能明言。

        “是我自己的潜意识在骗自己,还是他们真的在向我告别?”叶凡眼中泪水无声的落下。

        他宁愿相信是后者,横渡星域归来,终究是晚了一步,连见到父母一面都未能,刚才那是他们在填补他的遗憾吗?

        叶凡喃喃,谁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不断的低语,一个人站在夜空,想要永远停驻下去。

        他不想理性的思索下去,因为若是深究,古之圣贤早有论述,手札有记载,讲过转世,那不可能存在。

        叶凡独自一个人在星空下漫步,不去思,不去想,心中空空落落。在黎明时,他降落在了地上,太阳升起很高后,他来到西山别墅区,许琼将他迎了进去。

        “哇,小叔叔你昨天怎么突然不见了,我记得没有看到你出去呀。”许晔睡眼惺忪,喜欢赖床,抱着一个大布袋熊刚刚起来。

        “乖,你先去洗脸刷牙吃早餐。”许琼推了她一把。

        许晔虽然才只有十六七岁,但是与她母亲一样,身材修长,快要同高了,很听话的点了点头,道:“哦,好吧。”

        这是叶凡人生遭遇的最大的打击,他很想离开这个这里,避开这片红尘,所见到的一切都让他悲伤与痛苦。

        可是,他不可能就此离去,想知道父母最后的时光,想知道往昔的一切。

        “你先吃点东西,一会儿我慢慢对你说。”许琼拢了拢长发,轻声安慰道。

        “我吃不下,你去吃吧,我等你,然后你带我去他们的墓地看一看。”叶凡觉得浑身沉重,倒在沙发上一动不想动,眼睛发涩,可泪水却已干涸。

        许琼轻叹,她没有什么胃口,带叶凡出门,开车驶向远方,一个多小时后到了墓地。

        陵园很大,栽满了四季常绿的草株,依矮山而建,更有一些苍松翠柏,将这里衬托的庄严而肃穆。

        “就是这里……”突然,许琼露出异色,因为在那墓碑前有一束洁白的花,随风而抖,花瓣簌簌坠落,传来淡淡馨香。

        “还有其他人会来此扫墓吗?”叶凡问道。

        “我想应该没有其他人知道,有些奇怪。”许琼惊疑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