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五章 狠人一脉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五章 狠人一脉

    作品:《遮天

        最后一层小世界共有八十一座殿堂,而今叶凡他们立身在房脊上,可俯瞰各处,烟霞流转,庙宇恢宏,流光溢彩。www.00ksw.org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一生都不走出生我养我的太玄,不踏入修行界,只愿做一个单纯快乐的琴童,流连小桥流水间。”华云飞轻声自语,神情一阵恍惚。

        “自己的路自己走,一切都是你的选择,生死战前何必惺惺作态。”叶凡捏真龙印,向前攻伐。

        一条真龙从他的指端跃起,青色鳞甲闪烁,龙躯有力,有强大的生命波动,双睛有神,熠熠生辉,龙吟一出,风云皆散,九天轰鸣。

        “如果人生没有选择,那是多么的可悲,只能被动向前走……”华云飞怅然,但却又快速冷静了下来,从容出手,在他的指端有五色神光冲出,五指镇天压地!

        两人的战斗开始,神芒崩现,一缕一缕,一道一道,激荡八方,杀生大术并起,云腾霞射,仙光艳艳。

        华云飞的攻伐与防守很完美,几乎没有一点瑕疵,这是狠人大帝的秘术,古今来最为惊艳的大帝,要以一己之力,以傲视古今的才情,独抗道教古往今来所有前贤智慧的结晶——九秘。

        当然,也有人说,九秘中的每一秘都是道教一位天尊所创,他们的境界无人可揣度,相传是神话年代的早已坐化的古人。

        而狠人只有她自己,针锋相对,独创相关的九种秘术,一人欲与整个道教比高!

        她的秘术分别对抗九秘中的每一种,亦有人猜想她遇到了练有九秘的九位惊世高手,受到了很大的触动。

        也有人说,她独对九颗古星的九位盖世无敌的强者,艰难镇杀,故此才创出自己的独一无二的九种秘术。

        飞仙力!

        这是凌厉无匹的攻击,乃是狠人大帝创出的震古烁今的盖世秘术,为对抗斗字诀而生,没有人知道她究竟遇到了怎样的敌手,才这样创术。

        叶凡以纯正的道教斗字秘相抗,双手一引,一座宏伟的圣炉出现,恒宇炉赤霞缭绕,光华万丈,镇压而下。

        “万化圣诀,破尽万法!”华云飞大喝,左手出现一道道涟漪,消融时间,破灭空间,将整座炉子笼罩,想要吞进去。

        “轰”

        叶凡右手出现一面古镜,演化出了虚空帝镜,照耀出一道不朽的神性光辉,将华云飞的整条左臂都定住了。

        同一时间,右手间的恒宇炉也赤霞冲霄,仙火旺盛,滚滚沸腾,向下砸去,有极道神威闪烁。

        “砰”

        两人都剧震,鲜血飞溅,不知是谁的,他们化成了两道虚影展开了惊世大对决,神勇无比,一往无前。

        这是一场决生死的大战,毫无保留,他们全力出手,不说眼睛都杀红了也差不多了,飞仙诀、万化圣诀、斗字诀、兵字诀等盖世秘术交相辉映,打出了真火。

        两人在一座又一座的殿宇上飞过,化成了两道光纠缠在一起,大战到了白热化,华云飞背负一张神图,猎猎作响。

        封龙图!

        这是他踏遍千山万水,从中州秦岭一座龙洞中寻出的瑰宝,乃是第三代远走中州的源天师的遗物,可以封印山川地脉的龙气,无人可引动上来。

        第三代源天师晚年发生不祥,躲到秦岭,身死葬于龙洞,七万年后尸身出来作乱,被青帝一缕杀念斩灭。

        不是他不够强大,而是古之大帝太过恐怖,不然这个天下都难有人可以制他,所祭炼的宝图自然玄妙无比。

        大地龙气被锁住了,叶凡的源天纹络不能有效呈现,瓦解了这种优势,两人兔起鹘落,激烈争锋,从殿堂上方有杀进了古庙中。

        时间紧迫,叶凡不想耗掉很多时间,他要赶在其他人前寻到藏经阁,不然横渡星域的秘密被他人所知,那麻烦就大了。

        六道轮回拳!

        开天辟地,混沌汹涌,六个古老的宇宙出现,日月星辰轮转,他的一双金色的拳头粉碎真空,破灭一切阻挡。

        “噗”

        华云飞张口吐了一口鲜血,将蓝色的衣襟都染红了,但眼眸中的战意却更加高昂了,通体秩序神链作响,化成凤凰神翅,纵横劈斩,光芒万丈。

        这是一场惊险的大战,华云飞今非昔比,当年就可与叶凡争雄,一较长短,而今吞噬各种本源,连圣人的大墓都挖开过,更加可怕了。

        所幸的是,吞天魔功太过玄奥了,最后一页的禁忌秘术他不过掌握了三四种,难到化境,不能一一呈现,不然后果难料。

        即便这样,也极其可怕了,让许多活化石都心悸,这也是狠人的传承者一出天下恐慌的原因,实在过于无敌。

        他们从一座殿堂杀进另一座殿堂,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各种仙光神云澎湃,震动了整片小世界。

        就连那口通向中州第一祖脉深处的古洞都在龟裂,发出魔性的光辉,不断轰鸣,冲出一缕缕道光。

        “砰”

        叶凡口中吐出一口金色的血液,当世飞仙之力是少数几种可以杀伤他的秘术,传说狠人施展时是真正的飞仙!那早已超脱了人力的范畴,根本不是作为“人”所能对抗的,有人猜测是用来杀仙!

        “噗”

        华云飞遭创更甚,被叶凡如金色大磨盘一样的手掌劈飞,虽然只是擦了一下,但是浑身骨头噼啪作响,断了十几根,大口咳血。

        他本是一个飘逸出尘的人物,很少遭受这样的伤,尤其是这十二年来所向披靡,一提狠人传承者天下莫不变色,而今再次对上叶凡,却又吃了大亏。

        “叶凡你的前路不好走,早有人盯上了你。”华云飞在笑,多少有一些凄凉,鲜血自口中淌落,给人一股异样的感觉。

        “说这些无用,今日分生死,不论其他!”叶凡大开大合,一声长啸,惊的整片小世界所有人都一颤。

        人族圣体的黄金血气格外特别,如自古长存、神明遗留下来的仙炉,金色血气漫天,将八十一座古庙都淹没了。

        叶凡的发丝披散,此时根根飞舞,浓密乌黑,他如神魔一样大步向前逼去,六道轮回拳再出,阳刚到了极点,此种奥术最适合他的体质。

        “轰”

        天地都因他而澎湃,精气狂暴涌动,若非古之圣贤的法阵存在,此地什么都剩不下,会被夷为平地,只剩下一片飞灰。

        华云飞运转万化圣诀也吃力了,以这种逆世的妙术也不能全部化解,因为叶凡将这六道轮回拳领悟到了一个崭新的境地,不光是术与道的对抗了,还有信念与灵魂蕴含当中。

        “华云飞你今日是送死而来吗,心有他念,也想与我对敌,你没有一丝生的希望了!”叶凡大喝。

        尽管叶凡口中也在溢出一缕缕金色的血液,但是这个生死大敌比他还严重,若非凰劫再生术神奇,后果不堪设想。

        两人一路大战,鲜血迸溅,冲进一座又一座古老的殿堂,叶凡边战边寻找藏经阁,这个大敌而今真的更可怕了,吞王噬圣,而今其体质相当的特别。

        庞博、大黑狗也在与人恶战了起来,不过他们都有杀手锏还未用,尤其是黑皇,笑的阴恻恻,暂未下杀手。

        而齐罗与那名半圣则同时消失了,展开了猎杀与反猎杀的行动,偶尔在虚空中会有恐怖波动发出。

        最让人惊异的是姬紫月,大战李小曼,表现出了惊人的实力,与三百六十五尊金色的神灵来回碰撞,不落下风。

        “啊……”

        华云飞又一次被击伤,口中吐出的血将半边身子都快染红了,他眸子很冷,近乎发狂,头上的大道宝瓶落下,与飞仙力合一,他连展妙术。

        “一念花开,君临天下……”

        飞仙力冲出,更有一片又一片洁白的花朵在绽放,花瓣晶莹,飘落下来,每一瓣都发出一声道鸣,这里被各种秩序神链洞穿,完全淹没了。

        “哗啦”

        神链有如实体,一条又一条交织,赤红如血,天蓝如晶……五光十色,每一条颜色都不相同,璀璨但却慑人。

        “噗”

        叶凡避过成百上千根,终有一条穿透了他的胸膛,连人族圣体都可重伤,可以想见狠人秘术的可怕。

        一缕金色的血液自胸口射出,叶凡的眸子一下子冷了,将所有心思都收了回来,不再关注古庙藏经阁等,全力绝杀华云飞。

        他一声清啸,浓密黑发凌乱,在其身后一共有八十一条金色的大瀑布逆天而上,一条条都粗大如天河,滚滚而上。

        尤其是正中一条,是在他的天灵盖中冲出的,刺穿了整片小世界,法力如汪洋,斩断所有秩序神链。

        叶凡左手斗战圣法,右手六道轮回拳,刚猛无匹,霸道无边,眼眸都倒立了起来,背后一条条金色的大河滔滔而上,卷碎一切阻挡,神勇惊世。

        “轰”

        在滔天的轰鸣声中,华云飞倒退,一步一个血脚印,自眉心裂开一道缝隙,而后如蛛网一样蔓延,一直裂到胸膛,最后胸骨炸开了。

        他横飞了出去,口中一边咳血一边笑道:“圣体名不虚传,但是你也是他人的猎物。”

        “就凭你此时的心境,今日与我对敌必死!”叶凡者“字”秘展出,浑身金光如仙火,黄金烈焰熊熊燃烧,浑身骨头嘎嘣嘎嘣作响,伤势复原。

        “我不想做他人的影子,今日一战或者你死或者我亡,我若成功,将前往星空的彼岸,有一天我一定会荣归,杀回来!”华云飞运转凰劫再生术,他的肉身亦快速愈合,有九死再生的奇效。

        “你在说什么?”叶凡冷漠向前,无所畏惧,当世同辈中,他无惧任何人。

        “狠人一脉远比你想象的可怕,今天你也不过是猎物而已……”

        “你是想对我透露什么吗?”叶凡道。

        “我只是不甘,不愿成为别人盘中的棋子,今日我华云飞要杀出一个真正属于我自己的未来!”他的气质变了,无比的决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