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二章 羽化大帝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二章 羽化大帝

    作品:《遮天

        中州第一祖脉还在,并没有全毁掉,那口洞眼中,喷瑞吐霞,仙光艳艳,一个石胎在沉沉浮浮。www.00ksw.org

        羽化大帝!

        众人如五雷轰顶,亲眼见到了这么逆天的景象,一位古之大帝还活着?让世人无法理解,要知道而今距那个年代已近三十万年了。

        山地间,祖庙一座又一座,恢弘大气,古朴自然,或绽五色烟霞,或烙印密密麻麻的经文古字,祭祀与禅唱音并起,气象万千。

        这些祥景瑞相将那口古洞衬托的个更加非凡,石胎模糊,约为人形,状似盘坐,很是粗糙,但不可否认它此时成为了天地的中心。

        这是一个石壳,内部应是孕育着什么,让人们的心怦怦剧跳,两位远古圣人守护的大帝就是它吗?

        羽化大帝,世间对其是否存在一直有争论,而今被证实了吗,一个相当古老的大帝,留有不灭的痕迹!

        “这不可能!无始大帝都不在了,他怎么还能活着?”大黑狗不相信,不敢叫出来,以神念在叶凡与齐罗他们心中咆哮,发表自己的疑惑。

        它追随过真正的古之大帝,对他无比了解,它始终坚信无始未死,去了仙域,并不相信有人在这个世界可以活的这么久远。

        “该不会是一个有史以来最狠的活祖宗吧?”段德嘴角抽搐,自见到阴神后他很自觉的扔下了九幽胎等,对上这种东西谁也没辙。

        他将想法说了出来,当然也是以神念传音,二十几万年前羽化神朝多半真有逆天大动作,才造成了这一切。

        “他们当年肯定疯了,多半想毁掉整片中州,不惜耗尽一切,来滋养石胎,也就是传说中的羽化大帝?”段德也不能确定。

        可是他心中还是直犯嘀咕,大黑狗说的对,没有一个人可以活这么久,即便他是古代的大帝也不行,太夸张了。

        不光是他心存疑问,其他人也生出不祥的感觉,尤其是风族的太上圣主,死死的盯着那个石胎。

        “我怎么像是一个圣灵啊?”有人低语,也是不少人心中的怀疑,那毕竟是一个石质的胎体,天知道壳内究竟有什么。

        这不是没有可能,第一祖脉这样的仙地自古至今汇聚了一个大域的菁华,如果不能诞生出什么那才奇怪呢!

        “你们还在等什么,为何不跪拜羽化大帝,向他赔罪?”两个阴神声音很冷,虽然人不大,但声音很粗很老。

        众人心中更没底了,这石胎到底是圣灵还是羽化大帝,谁也说不清了,心中都蹦的很紧。

        “羽化大帝活下来也不是没有可能,第一代源天祖师曾有言,人力有穷尽时,而天地永存,无量劫亦常在,真正懂天地者,在理论上来说是可以不死的。”来自中州的一位寻龙地师这样说道。

        叶凡心中一动,源天鼻祖还说过那样的话?他半路出家,一切全靠自己摸索与苦悟,根本不知。

        “哼,我不相信羽化大帝还活着,如果说他还活着的话,后面的大帝怎么出现的,而他又怎会眼睁睁的看着羽化神朝覆灭。”

        在闯关的路途中,死了很多人,其中有不少就是被阴神后裔吞食的,他们子嗣或父母充满了恨意,眼前不计后果的说出。

        显然,阴神并没有想责难他们,闻言冷笑连连,道:“若非大帝,我们怎么能回到这个世上,古之大帝的手段不是你们能想象的。”

        这是一个谜,但并不是不可解,他们可以通过其他方法知道前世,但是这种口气还是让人心中一凛。

        “羽化大帝的存在与否都是一个疑问,昔年为何没有名传天下,根本未记载于史册中?漏洞百出。”敢质疑两个远古圣人,可以说是寿星老嫌命长了,此人正是不久前被道童一指头按死的那个教主的亲子,完全豁出去了。

        “羽化大帝低调,虽行走天下多年,但很少显化世间,谁人能比。”女道童说道。

        “错了!世间一直有一则传闻,即便羽化大帝真的在世过,也不是人类,很可能是一个圣灵证道了。”那个男子非常激动,痛失老父,眼睛通红,想什么说什么。

        众人都是一哆嗦,这是在质疑远古圣人,没有几人有这样的胆魄,动辄会有杀身大祸。

        “你在胡说什么?”两个道童森寒的说道,显然是动怒了,认为亵渎了羽化大帝的威名。

        “哼,这则传闻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相信也不是仅我们这一脉听闻过。”那个男子似是豁出去了,道:“正是因为如此,狠人大帝证道后的第一件事就一掌灭了羽化神朝,而后一剑斩断了天断山脉!”

        这简直是石破天惊,谁都没有想到他敢这样说,不少人都没有听闻过这等秘辛,全都惊异无比。

        “羽化大帝是圣灵这件事不靠谱。”段德低语摇头,他从古墓中了解的信息是人族无疑,不会有假。

        然而,他却也知晓,天断山脉那可是圣灵的无上仙土,传言的确为狠人大帝一个人给平掉了,化为而今的不毛之地。

        此时,两个道童的神色阴沉如水,女童一挥手,方才说话的男子一下子飞了进去,坠入最高庙宇小世界内。

        “你们都进去赔罪吧!”

        这两位看起来很幼小的远古圣人都动手了,大袖挥动间,即便有圣兵的人也不行,毕竟面对是这个级数的存在。

        唯有大夏、姜家、九黎这样的不朽传承还算镇定,同时复活极道帝兵,谨慎防备。

        “诸位请进去吧,这里可是中州昔年的第一祖脉地,你们若是打出极道帝兵,不小心勾动了大地下的龙气菁华,说不定会让方圆数以百万里沉陷!”两个道童面无表情的说道。

        众人心中一凛,这是在威胁还是在警告?远古圣人站在这个特殊的地方,勾动第一祖脉,如果成心毁掉,那将是一场大难!

        不过,极道帝兵在手,且不是一把,他们心中虽有寒意,但却也不似他人那样,因为大帝一击,圣人正面也不敢抗,只能跑路,伺机出手。

        “无妨,我们同进退,几件帝兵而今一起出世了,除非大帝复活来镇压,不然即便是圣人也难耐我等。”一位圣主说道,他说的是实话,从心底不相信羽化大帝还活着,即便进去,手持帝兵也完全可以粉碎三十六重祖庙,横斩虚空而去。

        所有人都站在了第三十六层庙宇小世界,没有人闯进那片霞光艳艳,瑞气成千上万缕的古庙中,都在那个龙洞前观望,看那石胎沉沉浮浮。

        “大帝,您的祭品来了,有几件帝兵,这将是一场盛宴,呼唤您归来,复活吧……”两位道童堵在石门前,口中念念有词,像是在吟诵古老的魔咒,听的每一个人头皮发麻。

        众人的脚下一条又一条道纹闪烁,亮起灿烂的神芒,充满了一种魔性的波动。顿时有人大叫,道:“石胎想抽干这片天地间的精气,将我我们化成尘埃,不能坐以待毙!”

        “该死的两个阴神,果然是没安好心,想干掉我们,什么羽化大帝早挂了!”黑皇叫道,鼓动众人一起杀,他们有吞天魔罐在,一点也不惧怕。

        然而,让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一把黄金圣剑立劈了上去,当场将石胎切为了两半。

        所有人都傻眼,堂堂石胎,疑似内孕羽化大帝,竟然被一击就切开了,且并不是帝兵所为,让人都不敢相信。

        “什么,怎么会这样……大帝!”两个道童大叫,冲进那仙光与龙气一起喷薄的古洞中,观看两半的石胎。

        一片又一片像羽毛一样的光飞出,两半的石胎内是空的,没有任何身影,只有这样的光在消散,有一缕帝威在蔓延。

        “羽化了!”

        “即便是羽化大帝在里面呆过,也已经羽化了!”

        许多人惊呼,这是羽化后的光雨,纵使曾经有一位无上的存在活于石胎内,而今也早已化道,消失在了天地法则中。

        “不可能,六千年前,羽化大帝从祖脉中复苏,亦将我们唤醒,赐予了我们前世记忆,让我们守护最高圣庙……而今他去了哪里?圣兵怎么能斩破他的石胎,根本不可能!”

        两个道童发疯的大叫,难以接受这一事实,高声呼唤大帝,眸子立了起来,像是要入魔了。

        “一定在祖脉最深处!”

        两个看起来很幼小的远古圣人化成两道光消失在那口古洞中,冲向中州祖脉深处,他们要寻个结果。

        众人发愣,谁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两个道童一定是被人骗了,不过却也活该,竟然想将我等活祭。从中不难看出,六千年前真有一个可怕的存在,且很残忍,多半是一个恐怖的圣灵,不然怎能忽悠这样两个强大的道童。”黑皇做出这样的判断。

        “还等什么,时间无多,去抢破绿鼎!”

        “这个残破的祖脉深处多半有一个强大的圣灵,赶紧将羽化仙经摹刻下来!”

        人们判断,可能真有一个无上存在,现在必须要行动起来,不然没有时间得到这里的一切了。

        “嗡”

        一道刺目的光扫来,同时劈向叶凡与猴子,冷冽寒气刺人骨髓。

        “天皇子,你今天你走不了!”猴子大叫,轮动大棒,向前劈杀了过去,打杀天皇子的护道人等。

        “哧”

        一道犀利的剑光飞来,斩向叶凡的头颅,他眸子中神光湛湛,金色的拳头粉碎所有杀气,而后锵的一声,运转兵字诀,将那名古族给斩了,顺势夺过此剑,倒提着向前走去。

        那是十几名古族强者,当中不乏斩道的人,结成杀阵向前而来,共同绞杀叶凡。

        “在这里对我布阵?”叶凡冷漠无比,脚下一踩,地下的龙气沸腾,化成源天神阵快速蔓延。

        “噗”

        当场就有一名古族生灵化成了一团血雾,形神俱灭,叶凡脚踩行字诀,杀进人群中,如入无人之境。

        “在这个地方,我对于你们来说是无敌的!”叶凡手提滴血的神剑,纵横劈斩,剑气冲霄,几乎在一刹那间就有四颗头颅飞了出去,元神皆死,尸首分离。

        他黑发披肩,眼光冷冽,步履坚定,一步一步前行,逼的一群古族强者全都倒退,这是源天师的主战场,他们无法理解,并不知晓!

        前方,那片古庙各种仙光蒸腾,瑞霞鲜艳,喷薄神芒,充满了神圣与祥和,宛如太古神的殿堂。

        古族疯狂了,他们为绿鼎而来,向前冲杀,想要寻出。

        人族修士亦在大吼,古之圣贤的感悟化成了有形的文字,密布那片殿宇上方,神秘而绚烂,一个个古字在闪烁,一道道古之圣贤的神念烙印在震动,与大道共鸣。

        那是一个让人疯狂的地方,没有人不动心,只要得到一件东西,一辈子受用无穷。

        即便那些不发光、没有大道共鸣的殿宇也让人心动,数不清的人影向前扑去,人们知道那些地方也许价值更高,有封印的力量。

        当年,羽化神朝统治了半个中州,所向无敌,这颗古星都无法阻挡他们的脚步,迈向了星空中,叶凡如一个魔王一样一剑十杀,刚才的古族全都跑了,根本无人敢阻挡他的路,暗中有出手者,也都是被一剑劈成数十块,鲜血与碎骨齐溅。

        姬紫月紧随在他的身后,黑皇、齐罗等亦跟了上来,老瞎子、段德、东方野去帮猴子了。

        庞博道:“小心点华云飞与李小曼,我有预感,这个地方将化成一片染血的修罗场,今天不杀个血流成河,不会止住的。真要是能登上五色祭坛,一定要将所有大敌全都斩下去,决不能将战斗延续到地球,不然将是一场大难!”

        在众人混战、冲杀向最高祖庙时,一个老者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最后一层小世界的石门那里,若是有古族在此,一定会大惊,因为这竟然是浑拓大圣!

        “羽化大帝,真还活着吗,我在这里确实觉察到了一缕古之大帝的气息……”他手中托着一个神龛,盯着里面的那个石头人看了又看。

        “当今天下,圣人不显化,你所为何来?”另一个人病恹恹,在不远处朦朦胧胧,正是盖九幽。

        浑拓大圣转过身体,道:“我只是为第一祖脉中那个东西来,怕他血洗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