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九百章 再遇风凰
  • 正文 第九百章 再遇风凰

    作品:《遮天

        “我们一切都准备好了吗?”叶凡问道,这一次事关重大,动辄就会决生死,容不得有半点马虎。www.00ksw.org

        “应该没有问题了。”庞博道,每一个人都调整到了最佳状态,只待三天后进入。

        “老瞎子还有涂天呢?”叶凡问道。

        几人闻听他的话语都是一怔,立刻知道他想做什么,难道想将极道帝兵带进去?可是这很犯忌讳,各教言明不得动用,否则天下共诛。

        “在这个地方难以动用,万一漏了马脚,将会有大麻烦,我想进入时肯定有人设下感应法阵等检测。”李黑水道。

        “并非一定要动用,我只是觉得这个地方太过不一般,不知为何让我有一种心悸的感觉。”叶凡皱眉道,他觉得带上终极兵器预防比较好。

        “让本皇想一想,有什么办法可以隐去气息。”黑皇虽然平日办事不靠谱,但那是对别人来说,真正涉及到它自己的安危,这个狗东西比谁都想的周详。

        “你是不是有什么预感?”猴子问道,到了他们这等境界,有时本能直觉比一些厉害的预测还精准。

        “没有。”叶凡摇头,他只是有一丝担忧,有一些联想,道:“我上一次在天断山脉坑杀了那么多人,会不会有人反过来设计我呢?”

        “你是在担心,中州祖庙是一个大骗局,这……不会吧,难道想把全天下高手一网打尽不成,谁有那么大的魄力,谁敢如此!?”其他几人倒吸冷气。

        “这倒不至于。”叶凡摇头,而后摸了摸下巴,道:“我只是担心有人利用这座祖庙,局部设下了局,专门对付我。”

        “有道理,真没准有人要效仿天断山脉一战,那样的话麻烦可就大了,带上极道帝兵才保险!”庞博点头道。

        “经过本皇冥思苦想,终于忆起了一座法阵的所有细微处,当可大用,可隐秘一切气息,任何阵纹都不能感应出来。”黑皇道。

        正是那座欺天阵纹,当年无始大帝经常遭雷劈,为避免连累旁人,特异开创了一种古怪法纹,可以隐秘一切气机。

        最终,吞天魔罐完美合一,被黑皇一个神秘的法阵隐秘了气机,带上它足以让人安心,纵有惊天变故发生也无惧。

        段德蹙眉道:“道爷我有一种材料没有收集到,只弄来了替代品,始终觉得有点不妥。”

        “这么多天来都没有集全?”叶凡惊异,他可是下了血本,出了大量的源让他去各大拍卖行竞拍。

        “还差一味阎罗土,天下罕有,很难收集到。”段德道。

        “无妨,还有三天的时间,东荒没有寻到,我们在中州各大拍卖行去找。”叶凡道。

        “也不用那么麻烦。”齐罗开口。

        而今,天下风云汇中州祖庙,引来了三教九流的人物,就在昔日第一龙脉外有一个临时的场地,可交换天材地宝,离此不过数十里。

        第一祖脉外,山丘起伏,但凡大山都被削断了,人们无法想象当年那震惊千古的神秘一夜究竟多么可怕,其中有一处山谷格外开阔,而今人山人海,修士进出,络绎不绝。

        各大财阀与拍卖行准备充足,可以说非常会做生意,将各种奇珍等运到了这里,都是进遗迹探索需要用到的各种器物。

        一名老者路过,与齐罗擦肩,老杀手神色一下子凝重无比,他得到了密报,将叶凡几人拉到一边以神念传音,道:“这一次真的不妙,地狱与人世间遣出了几个老杀手王,势要除掉叶凡,以报上次大恨。”

        “我不会有事,倒是你们一定要多加注意。”叶凡神色不变,他早已料到这一次必是一场血战,不会那么容易登上五色祭坛。

        山谷中,翠竹成片,山泉汩汩,有灵气在蒸腾,很是非凡,不仅有诸多人族强者,还有许多古族生灵。

        虽然法器都是直接摆在地摊上,但是却都价值不菲,有很多都是珍品,让人目不暇接,不少摊位前都吸引了很多人驻足。

        黑皇不断出手,又购买了一些材料,而段德则左挑右捡,始终不见自己所需的阎罗土,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

        “圣皇子……”一个古族生灵临近,对猴子恭敬的施了一礼,而后秘密传音。

        “是吗,我知道了,多谢你们这一族,日后我必有厚报。”猴子点头。

        “怎么了?”燕一夕问道。

        “天皇子对我也是念念不忘,另外几名古族老牌强者要对针对叶凡,想在里面将他斩掉,来头都不小。”猴子言道。

        众人倒吸冷气,而今叶凡名动天下,一般人都不敢撄锋,皆要避退,想对他出手的人肯定都是来历惊人的主。

        中州祖庙,步步杀机,将有一场血雨腥风,比他们想象的还严重。

        “没什么,让他们尽管来好了。”叶凡浑不在意。

        段德冷哂,道:“这帮人可真是不知死活,到里面还想杀人,根本就不知祖庙有多么可怕,缭绕阴气二十几万年,哪里还是什么圣庙,堪比古之大帝的坟,进去后他们会以血来交学费的。”

        前方,传来一阵喧哗声,不少人站在一个地摊前,有两方人马在出价,在竞购一件兵器,围拢了很多人。

        叶凡他们上前,也来观看,段德当时眼睛就移不开了,快速挤了进去,将地上一个似森罗殿一样的法宝托在掌心,它阴气森森,缭绕着一道道黑雾。

        “道长,我等在竞拍,你也想横插一手吗?”旁边,有人冷淡的说道。

        “竞拍!”段德头都没有抬,直接对叶凡传音,告诉他这是阎罗土铸成的禁器。

        摊主是一个中年人,修为并不高,自祖辈开始一直都是炼器师,这件兵器算不得什么佳作,是他在一座怪山中挖出的一块奇异血泥铸成的,不曾想到了此地如此受欢迎。

        “暴殄天物,这是阎罗土,他根本不知其价值,有镇邪等大用场,差点被他糟蹋了。”这是段德的评价。

        同时,他认识到,天下多异人,不光他识货,还有其他人也认出了,不然不可能这样竞价。其中一方竟是古族,由十几名强者组成,显然内有行家。另一方来头也不小,竟是东荒的一个圣地——风族。

        叶凡上前,在草席上放下一块拳头大的源,顿时引起一片议论,谁也没有想到一座阴气森森的破宫殿能值这么多源。

        另外两方都意识到又来了识货的人,当下也不藏着掖着了,坦言这是瑰宝,摆明要拿下,再度加价。

        古族自然不缺神源,豪气的加了数倍,将叶凡比了下去,他笑了笑,顿时取出一小块大罗银精,放在地上。

        这种神料一出,顿时引发一片惊呼,这可是真正的稀珍,世间难寻,应该远比那个巴掌大的血色殿宇贵。

        有人认出叶凡,在旁低呼道:“是人族圣体!”无论是古族还是风族都变了颜色。

        许多人都围了过来,人的名树的影,而今叶凡威名震天下,让很多人吃惊,并不是所有人都见过他,都想看一看是何等样子。

        “就是他率领数万铁骑,踏平了北原的荒古世家?”不少人倒吸冷气。

        “是他,毙圣子,杀元古,斩神子,天断山脉一战更是让鲜血浇透了黑色的大山!”旁边许多人都不由自主倒退,很是敬畏。

        旁边,古族的十几名强者神色凝重,他们当中有类似段德的行家,显然大有来头,身份很不一般,但是此时却也蹙眉了。

        另一边,风族中走出一个女子,头戴五色面具,身段婀娜秀丽,有绝世风姿,如同一个神女一样。

        然而,此时她的眼中却露出了无比复杂的光芒,正是风族公主风凰,唯有修炼到今天这一步,她才明白当年的话有多么幼稚。

        昔年,她心比天高,拒绝联姻,连将来可成长为大成圣体的人都未放在眼中,而今想来,她只能一叹。

        她虽然天资惊人,修为突飞猛进,但是当修行到了这般田地,她深刻体会到了这条路有多么艰难,连金翅小鹏王都殒落了,她当年的话太过了。

        这么多年来耳中尽是叶凡的传闻,想不听到都不能,圣体叶凡一步一步成长,从各方敌视到一战又一战震天下,树立起一种无敌的神话,让她一阵苦涩。

        在当今的天下,若论后起一代,若论可证道者,莫不要提到叶凡,谁敢忽略?

        当年,她驳了绝代神王的面子,驳了祖父风族之主的面子,扬着高傲的头颅,对那时前途不可料的叶凡不屑一顾。

        十几年过去了,叶凡一步一个脚印,坚定前行,战出了赫赫威名,引动了天下风云,已是举世瞩目,谱写出了自己不败的神话。

        再回首,她只能一声叹息,当年太骄傲,不知帝路有多残酷,现在想来,想说什么,却难以说出口。

        “罢了,这阎罗土我们不要了。”十几名来历甚大的古族强者转身就走,他们不可能拿出大罗银精来,觉得得不偿失,不是每个人都是源天师能寻到神料。

        “那是几大王族的高手,是一队很恐怖的人物,就这样放弃了?”有人认出了他们的身份,无比吃惊。

        其他人闻听也倒吸冷气,近来有耳闻,有十几个很强大的王族与大族各自遣出一名高手组成了一队人马要来,不想竟是他们。

        “连这等人物都没有与圣体硬来,这可是……威名赫赫传万族。”有人感叹。

        旁边,凤凰浑身缭绕五色神光,静静站在那里,听着众人的话一动不动。

        “族主!”就在这时,风族之主出现,该族的人一起行礼。

        叶凡亦听闻到,站起身来向人群外望去,先是见到了风凰,而后看到了一个神威凛凛的中年男子。

        “见过前辈。”风族族长对他有恩,不管后来发生了什么,但他不会忘记打破圣体诅咒冲关时对方的相助。

        “再次见到你,我真的知道自己老了,这一次中州之行后,我要隐退。”风族圣主有些慨叹。

        昔年,叶凡才在四极秘境而已,而今却一路高歌,达到了这一步,足以与各方圣主平起平坐,让他不禁叹时光流逝,辉煌远去,一代新人换旧人。

        “凰儿过来,怎么不打声招呼。”风族圣主看向风族天骄神女风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