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九十九章 斩道
  • 正文 第八百九十九章 斩道

    作品:《遮天

        阿育圣湖澄清透亮,是这片高原上的一颗明珠,相传阿弥陀佛曾在此沐浴金身,栽下青莲,常有人一步一叩首而来,只为朝拜。www.00ksw.org

        有的老牧民一走就是几年,甚至有人死在途中,而他们并没有当作苦难,反而在品味与享受这个过程,认真对待,一次朝圣等若是一次心灵的升华。

        这些人纵遍体鳞伤,来到阿育湖前的刹那,也会精神饱满,像是完成了一生最重之事。

        叶凡与安妙依绕着绕着阿育圣湖而行,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就这样默默行走,宛若神仙眷侣,而后步向高原深处。

        他们见到了一些朝圣者,无比的虔诚,在以生命膜拜,每一个人都的头顶都有神性光辉溢出,心有寄托,也是一种修行,唯有叶凡这种胎骨的人可见。

        这里的海拔很高,地上草色清新,天空格外的碧蓝,云朵仿佛就在头顶上方,仿佛伸手就可触及到。

        叶凡与安妙依始终都不说话,他们就这样默默行走,踏着草波,在高原上联袂而行,直至太阳西沉,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洒落一片红色的光辉。

        有些事无需多说,一切都在不言中,他们就这样并肩而行,都明白前路,也都知道最终的结果。

        最后,他们回到了阿含古寺前,在夕阳中,整座庙宇都染上了一层金色的神辉,格外的圣洁与美丽。

        旁边,湖光点点,将湛蓝的天空还有洁白的云朵都映在当中,也将他们的身影倒映,风姿如玉。

        “你要保重!”叶凡怔怔的看着她,将要离开了,他心中有些酸涩,一个人是如此的渺小,许多事都无力更改。

        天堑,将现一条路,他没有选择,这是一种无奈。

        一条星河就隔断了未来,生生将两边的人分开,耗尽一生也难横渡,仰望灿烂的星,只能在彼岸静看这一边花开。

        “我想我可以斩道了。”安妙依站在阿育圣湖畔,映照晚霞,一脸的灿烂,眼中有晶莹在闪烁,最终化成泪光。

        叶凡将一盏青铜古灯取出,得自荧惑古星破败的大雷音寺内,是唯一完好无损的器,却已无灯火闪烁。

        他将这盏青灯送给了安妙依,灯芯有一丝火星划过,他们绕着阿育圣湖最后走了一周,安妙依轻声道:“你一路小心。”

        再回首时,阿育湖畔,那个身影还在,真正的风华绝代,成为一道永恒的风采,整片晚霞都洒落在她的身上。

        “我斩道了……却忘记了过去。”安妙依的美眸中,滑落下两行晶莹的泪水,她望着远去的身影一阵失神。

        她莹白的额头一道光斩出,没入手中的青灯,道光璀璨,灯芯一闪,这盏灯一下子亮了起来,就此长明,难以熄灭。

        “我是谁,他是谁?”安妙依很祥静,望向远去的身影,又自顾己身,脸上泪水不断滚落,立身在阿含寺前。

        夕阳洒落,将她的身体都染红了,一片神辉流淌,让她整个人看起来越发的出尘,明净无暇,纤尘不染。

        “轰”

        在这一刻,阿育高原,天将祥瑞,地涌神莲,漫天佛光飞起,一种神秘的气息充斥在每一寸空间。

        一尊女菩萨在她身后显现,拈花而笑,压满天空,周围环绕日月星辰,千般大道,万种神则齐现。

        “当……”

        整片西漠,许多古庙都有钟声响起,一尊女菩萨随佛光而显,出现在每一座寺院上空,震撼了很多人。

        钟声悠悠,在美丽的夕阳中,安妙依斩道,发生了无比神妙的异象,显化世间。

        她周身环绕各种神辉,日月星辰转动,整个人越发圣洁,唯有脸上挂着泪水,自语道:“忘记了,那就斩尽、斩净吧。”

        “当”

        阿含古寺内,钟声响彻天地,佛光更盛了,她的眉心斩出一缕又一缕光,全部没入青灯中,火焰跳动,就此长明。

        “顿觉了,妙心源,无明壳裂总一般,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圣凡。”

        安妙依收回了眸光,身着轻衣,跏趺坐于宝莲上,手结入定印,清丽绝俗,脸上最后两滴泪水滚落,再无一丝伤感。

        地平线上,叶凡并没有离去,始终站在那里,当见到最终这一幕,他心中一酸。

        夕阳消失,漫天佛光退去,各种异象收敛,安妙依不见了,一道禅唱响起。

        叶凡站在地平线上,默默望向阿育圣湖,像是一尊石像,一动不动,直至繁星漫天,而后朝霞升起。

        一夜后,他迎着朝阳而去,大步走向东方,没有动用法力,没有运用神通,他虽未一步一叩拜,但亦如一个朝圣者,徒步苦行。

        他朝拜的不是神明,不是阿弥陀佛,也不是任何一位大帝,在其眉心前,始终有一个金色的小人,那是他自己!

        “我当世无敌,可粉碎一切,可改变一切,便是古之大帝再现,也难挡我的脚步!”

        数日后,他的脚步越来越快,没有动用秘术,没有催动神力,却如生风一样,有一种莫名的道在流转,一步就有数里。

        此时的叶凡,沉浸在一种特别的妙境中,身与天地相合,虽立在仙台二层天,但是却恍惚眺望到了仙三的一切。

        前方,终是有一道天堑,无法逾越,执念相阻,不能斩道。又过了两日,他彻底醒转,肉身轻盈,通体发光,如经历了一次羽化重生,识海饱满。

        “这是我自己的另类朝圣吗?”

        叶凡自语,而后不再耽搁,取出黑皇为他准备的阵台,在这一日横渡回了东荒大地。

        中州祖庙,一个让全天下修士都疯狂的地方,充满了诱惑,古经、仙料、前贤感悟、早在太古年间存在的绿鼎……只要得到一件,就足以受用一生。

        无论有多么危险,都难挡人们的渴望,如飞蛾扑火,许多闭关多年、被认为早已坐化的人都出现了,想进去一观。

        在这些日子以来,五域大乱,各路强者纷纷动身,共赴中州,想要掘开这片被尘封了二十几万年的遗迹。

        “一定要得到破损的绿鼎!”这是太古各部唯一的目标,尤其是各大皇族,想寻出成仙的秘密,祖王不敢出,但是他们的子孙皆动身了!

        四大神朝以及摇光圣地与各方的谈判终于落下帷幕,就在近日内将开启祖庙封印,有资格的人可以入内。

        叶凡回来了,心中平静,调整好了一切情绪,对这个世界的故人再不舍也得离去。无论父母还在不在了,即便是一场空,他也要回去看一看,这是他心中难以斩断的执念。

        天之村依旧,猴子先叶凡而回来几天了,他的担忧未成真,自己的叔叔并无异样,应该没有什么糟糕的事发生。

        叶凡回来后找到庞博,告诉他一旦进入祖庙,一定不要与他分开,两个人一起行动。古佛坐化,并未提到庞博回去,这让他多少有些担忧,怕发生什么变故。

        “真的要借最后一战离去,不能留下吗?”天之村内,厉天、李黑水等人都很伤感,不愿分别。

        这些天,姬紫月没有再来,说要到那一天去为他们送行,她失去了往日的笑颜。

        “我说小子,你真的要走,就不行先生个圣体道胎再离去吗?要不这样吧,我给你去抓,本皇豁出去了!”大黑狗道,一句话将所有人都气乐了,将离别的沉闷冲淡了不少。

        羽化神朝的祖庙还有三日就会开放,届时各路豪雄会聚中州,将引爆天下风云!

        叶凡、猴子、段德他们提前上路,避免出现意外而错过了时间,在场外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进入祖庙,五域只有极少部分人才有资格入内,这是各教共商的结果,除却不朽的大教外,其他人想染指很难。

        不朽的传承,他们作为天下的代表自然可以镇压一切,这个决定即便其他小派想反对也无用。当然,散修如果足够强大也可以入内,但却需要几重艰难的考验,以战来换取资格。

        叶凡刚到中州,就引发了世人的关注,四大神朝直接送来一封书信,邀他共探祖庙,直接就拥有了资格。

        而后,猴子、天皇子、凰虚道、火麟儿、火麒子、神蚕道人这样的古皇子也都被宣告,有资格入内。

        厉天、李黑水等人不满,他们居然连资格都没有,黑皇与段德更是叫嚣,道:“妈的,不是可以杀进去吗,我们组成一对,杀他个天翻地覆!”

        想要入内,条件极为苛刻,自然引起天下人不满,不过人们很快又沉默了,这一次除却四大神朝与摇光外,即便是其他不朽的圣地也只有几个名额而已,许多大教都只一位教主可入内。

        可想而知,那些确认资格的信有多么珍贵,这是一种认同,是各方大势力对其威势与地位的共同认可。

        “迫不及待,我希望天皇子进去,与他一了恩怨!”猴子道。

        “我希望王腾出现,更希望杀手神朝另外两名神子神女出现,以报血仇!”李黑水、姜怀仁说道。

        “我有一种预感,华云飞与李小曼必现!”庞博道。

        ……祖庙,还有三日开启。中州昔日的第一祖脉外面早已是强者如云,各路雄主皆现,连太古各部都来了大批的高手。

        中州龙脉,人山人海,十方云动,齐汇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