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八十八章 大成圣体现
  • 正文 第八百八十八章 大成圣体现

    作品:《遮天

        九色的火焰如雾丝一样一缕缕缠绕,将黑色魔山一样的厉鬼缚住,将金色的鳄祖淹没,这是一种绝杀。www.00ksw.org

        这种火焰连圣人都可焚烧,就更不用说两个被镇压了两千多年早已不再巅峰的存在了。

        “啊……”金色的大鳄惨叫,他是一道元神修成,对这种火焰甚是惧怕,当场就被烧成重伤。

        至于厉鬼更是在嘶吼,他乃是阴兵,是一缕恶念再生,最怕的就是至阳的雷电与神火等,剧烈挣扎。

        两个可怕的存在全都在抗争,然而任他们天大的神通被这种神火缠住也是心惊胆颤,不在全盛时期,这是致命的!

        “当……”钟声悠悠,一口金色的大钟自鳄祖的头上浮现,那是佛教禁器金色古庙中唯一保存下来的东西,此时罩住了他的身体,快速冲向天穹,远离火焰。

        不过,想要逃走太难了,无始杀阵扫出,白茫茫的气浪翻滚,将大钟劈的千疮百孔,即将崩溃。

        “我的肉壳,你出乎我的意料,但是依然逃不出我的手心。”大成圣体化成的神祇念嘶吼,如魔岳一样的黑色身体在快速变小。

        “哐”

        像是一座山出现,镇压在场中,一个残缺的九窍石人显化,他化成一道乌光冲了进去,没入当中。

        九色火焰在燃烧,但是石人并没有立刻熔化,显然能坚持片刻间,这是致命的!他一步就冲了过来。

        “锵”

        无始杀阵发威,十二座阵台一同发出了万丈光,杀气与混沌一齐迸发,将九窍石人劈的几乎寸寸断裂。

        然而,它手段逆天,吐出一口乌光,粉碎十几块魂血石瞬息修复了,在杀光中不断逼近。

        “是了,袭击太玄拙峰的人果然是刘云志,催动的就是这个九窍石人。”叶凡自语。

        “铮”

        九窍石人火星四射,被斩的几乎要粉碎了,但是不断被乌光以及魂血石修复,眼看就要到眼前了。

        “不用怕,他被斩掉了九成修为,连道根都被抽走了,到了现在比王者强,但已无法同圣人比肩!”段德道,催动吞天魔盖将护体。

        叶凡轻叱,利用无始杀阵将天庭权杖催动起来,攻击那没有完成长起来的九窍圣灵之体。

        “噗”

        一条手臂粉碎,大成圣体神祇念终于没有再将其修复,化成鬼魅开始躲避。

        “我知道了,他应该很惧怕你的圣血,让权杖染血杀他!”段德叫道。

        叶凡闻言点头,中指射出一道血光染在权杖上继续劈杀九窍石圣灵,发出呜呜啸音。

        “你失算了,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在以太阳之精淬炼神魂,几乎摆脱了阴灵之体,不再像当年那样无法近你身体了,现在正是取你肉壳时!”

        神祇念大吼,躲在九窍石人体内,近乎疯狂,吼动了河山,漫天的九色火焰都被他震向了另一边。

        “他依然在怕,屠掉他!”黑皇叫道,更加卖力催动十二座阵台,它感觉到了危险。

        “轰”

        金色的权杖将石人几乎腰斩,石块飞溅,震出一片片道纹,各种神则洒落,扩撒出的波动将天穹都粉碎了。

        不得不说,当达到一定的境界,即便修为被削了,依然可怕无比!金色的大鳄与神祇念的战斗经验与本能还在,在无始杀阵中穿行,躲避过一重重必死的杀劫。

        无始杀阵像是怒海,两个可怕的存在像是小船,随时可以将他们打进浪底,然而很长时间过去了,他们却始终不沉。

        尤其是神祇念对叶凡的肉壳近乎着魔,志在必得,竟有破釜沉舟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几次冲到了近前。

        “唤醒前世的忆,借来前世的果……”突然,黑色的神祇念发出了如同魔咒一样的声音。

        这种魔音传并不高,但是却穿透过了无始杀阵,达到了每一个角落,可怕无边!

        在这一刻,九窍石人崩开了,露出了那尊黑色的厉鬼,然而并无阴气,一缕缕金色的霞光自他的天灵盖垂落下来,将他整个身体护住了。

        在这一刻,神辉将他的整个身体都染成了金色,变得无比圣洁,再也没有了一丝阴气,变得威严无比。

        “轰隆隆”

        自他天灵盖内涌出的金光更多了,恐怖的气息让人战栗,连无始杀阵斩出的杀光以及混沌都难以伤他了。

        此时,这个天地间让人窒息,充满了强大的压迫感,像是有一尊大帝复活了!

        “坏了,怎么有了大帝一般的气势,赶紧杀了他!”黑皇大叫,脸上写满了恐惧,这一切都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十二座无始杀阵同时疯狂运转,消耗掉了海量的神源精气,散发出滔天的杀光,且天庭权杖、神女炉都飞了起来,一起向着金色的神祇念镇压。

        “吼……”

        金色的厉鬼一声大喝,突然探出一直大手将在天穹上躲避杀光的金色大鳄一把抓了下来。而后,他双手一扯,立时让其崩断,化成了一片炽烈的光,像是有数百颗彗星一起撞来。

        “老鬼你果然狠毒,对我出手了,不过这只是我一道元神而已,我在这个世界的神胎以及在星空古路上的本体早晚有一天会找你算账的!”

        万丈长的金色大鳄咆哮,整片天断山脉都在震动,它充满了恨意,但是却无力改变什么。

        漫天的炽盛光华,如千万星辉凝聚而成,金色的厉鬼将大鳄活祭了,化成一缕缕道纹,像是从冥冥中召唤来了什么。

        接着,他自己的身体更加璀璨了,天灵盖勾动九天十地,如一块道骨一样剔透,垂落下万缕神则。

        “轰”

        铺天盖地的威压散发,连十二座无始杀阵化出的光都斩不动他了,此时他像是晋升到了一种奇妙的境界。

        “古之大帝的气息!”黑皇惊悚。

        “难怪那个老和尚说,这个世间最难对付的就是神祇念,真被他说对了。”段德也发毛了。

        很明显,他们都从刚才厉鬼的魔咒中得悉是怎么回事了,唤醒前世的记忆,借来前世的道果,这是前世大成圣体的部分神通复苏!

        神辉洗净阴气,这是一尊身绽无量光的圣体,神圣而威严,不可侵犯,九天十地都因他而颤栗!

        十二座无始杀阵飞出的杀光竟然不能伤他,全都在其身前湮灭,各种光如烟花般绽放。

        他的身体缭绕着一条条秩序神链,如浴火重生的仙凰一般,拥有无量的神能,天地都为他而鸣。

        各种祥光瑞彩垂落而下,像是在礼拜一个无上的大帝一般,出现了各种异象!

        连天庭的权杖还有神女炉都与无始杀阵失去了联系,不能被催动了,这是一种恐怖的场景。

        虽说阵纹只是残缺的一角,但却也有无双的杀伤力,连圣人来了都要被杀伤,然而此时却没有了一丝用武之地。

        叶凡、黑皇、段德、燕一夕、厉天等人头皮发麻,这个神祇念被削去九成修为,斩掉了道根,怎么还如此恐怖?

        不可战胜!

        这是所有人的感觉,不要说是他们,恐怕就是一群祖王来了都不行,他拥有无以伦比的战力,有古之大帝的气象。

        “他唤醒了前世记忆,借得了大成圣体的道果!”

        当明白这一切后,他们近乎绝望,这可是能与古之大帝争雄的存在,天上地下无敌,不要说是他们,古往今来能有几人可以一战?

        “轰”

        前方,那尊金色的体魄一震,天灵盖内垂落下最后一道神辉,他倏地的睁开了眼睛,刹那间如开天辟地!

        天地颤抖,混沌汹涌,十二座无始阵台崩碎,此地的阵纹全部被毁掉了,一股无敌的战意冲霄而上,透过天道感应,一瞬间席卷了整片东荒大地!

        在这一刻,众生颤栗,每一个人都心惊,如临神土,如对神明,也不知有多少生灵膜拜了下去。

        “非是我们考虑不周,而是太邪门了,出乎了意料,各路祖王来了都得饮恨,快走!”

        黑皇都惶恐了,将早已准备好的棋盘阵纹祭出,带着几人就要横渡虚空而去,那也是一角帝纹。

        然而,前方那尊如神一样的金色身影,眸子扫过的刹那,棋盘阵纹成为齑粉,不复存在。

        大成圣体神威浩荡十方,九天十地皆颤!

        此刻,也不知有多少强大的存在被惊醒,不可思议的遥望东荒天断山脉,通过天人感应,透过大道,想要了解真相。

        “天,难道有人证道了不成?”

        “怎么会这样,这是怎样一个强大的存在,古之大帝的气息在弥漫啊!”

        连强大的祖王都在震撼,忍不住一阵心悸,眸光中充满了惊惧。

        整片天断山脉,所有生灵朝这个方向膜拜了下来,大到数百丈长的古兽,小到蚂蚁,全都一动不能动。

        而叶凡他们若非有吞天魔盖守护,恐怕也难以站立在那里了,此时完全被古之大帝的气息淹没了。

        魔盖铮铮而鸣,被这种强大的气势刺激了,自主沉浮,垂落下一缕缕仙辉,护住了几人。

        “我们完了,此时拎来一件无缺的帝兵也挡不住他,一个大成圣体复苏了,唯有大帝复生才能对付他。”黑皇惨然道。

        段德道:“而今也唯有坚持了,他这种状态保持不了多久。我听那个老和尚言,释迦牟尼也是先避其锋芒的,没有敢硬撼,想来也遇到了这种情况。”

        “也许,我们没有危险。”叶凡怔怔出神,盯着前方的大成圣体,没有感应到阴森,有的只是威严与神圣。

        “杀了他们……”这是神祇念的声音。

        然而,另一种更加威压与不可抗拒的神念波动立刻将其压制了,大成圣体俯瞰山川大地,眸子中是无尽的光彩与伤感。

        “我又回来了,回到了生前的大地……”他轻轻自语,有无尽的怅然,生怕惊破这壮丽河山。

        “横扫了九天十地,逆转了天地轮回,无敌天上地下又如何?到头来终要孤对人世沉浮,目睹红颜老去、安寂,亲人故友一个个化黄土,为他们送终,唯有我独存不朽。选择离开这里,又历经无尽岁月,我也终于老死异域他乡,带着无敌的辉煌,也带着无尽的黯然惆怅……”他这样伤感自语,眸光暗淡了下来,望向整片东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