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八十二章 坑杀自己
  • 正文 第八百八十二章 坑杀自己

    作品:《遮天

        紫兰城,一座美丽的城池,地处南域,城内整洁而干净,一切都井然有序。www.00ksw.org

        街道两旁载满了紫兰树,这种香木都如紫水晶一样透亮,高能有数米,每一串花朵都如紫玛瑙刻成,且有醉人幽香。

        “还真是不错,以后我要是摆弄一片陵园,决定也栽点紫兰树。”段德道,恶癖又犯了。

        整座城池都弥漫有一股兰香,沁人心脾,非常宜居,走在街道上让人神清气爽,心中都宁静了下来。

        古月拍卖行,地处紫兰城一处较宁静的地段,然而今日却一片喧哗,早已人满为患,摩肩接踵,难以进出。

        门前有两头巨大的麒麟,烁烁生辉,以黄金玉髓雕刻而成,有一种大气更有一种富贵,威严而雄武。

        拍卖行内,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巨大的屏风,古色古香的珍木椅,粗大的柱子盘龙绕凤。

        “域外的仙女,不同文明的碰撞,倒是有些意思。”一个古族年轻人手持一把折扇笑道。

        旁边,一个头戴鬼脸面具的人一身的寒气,昂首阔步而入,周围跟了一群人,直接抬着一堆神源进来,显然志在必得。

        “我曾听闻,此女与圣体叶凡有关,这样竞拍下来会不会有什么麻烦?”另有人低声议论。

        “价格者得,难道他还想强抢不成?”有人阴声道。

        很明显,有些人不是真的为竞拍而来,完全是想针对叶凡,即便不能得手,也要找些麻烦。

        “不知死活。”猴子在远处低声自语。

        此时,叶凡、段德他们已经进来,不过却改变了容貌,不想太过引人瞩目,谁都知道他今天必会出现。

        “诸位请安静,拍卖现在开始。”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上台,敲了一下木锤,开始主持这次大会。

        起初,波澜不惊,各种珍料、武器、丹药等在平静的拍卖中进行,没有掀起什么**,即便出现了王者武器依然如此。

        直到最后一卷圣人手札出现才引发一场轰动,不过却只有薄薄的七八页而已,残缺的厉害,即便如此,也让很多人竞相出价。

        最后,那个发丝斑白的老者敲了一下桌子,提高声音,道:“下面,将拍卖域外仙子,价高者得。”

        “轰”

        终于,平静的古月拍卖行被点燃,一下子嘈杂了起来,喧嚣冲天,各种声音震耳,许多人都站了起来。

        其中,有半数人没有关注高台上,而是在人群中四处搜索,显然是在寻找叶凡的身影,更为关注他。

        “掩饰的很好,有强大的杀手,不过目前只感应到了几缕气机,都隐在常人中。”叶凡道。

        谁都不敢轻易出手,这里鱼龙混杂,真要一窝端,估计会牵扯出数十上百个大势力来,即便杀手神朝也不敢妄动。

        “所谓的域外仙子,怎么还不出来,都开始拍卖了,怎么不让我们见上一见。”有人叫道。

        “就是,谁知道来自天宇中还是随便从青楼找来的一个女子,先亮相让我等一观究竟。”

        古月拍卖行极大,此时足有数以万计的人坐在下方,这里有空间的法则,不然难以容下。

        “抱歉,此女来历非凡,不同的文明碰撞,可抵悟道千年的慧光,在此只拍出一些名额,而后去另一个地方真正竞拍。”台上的老者说道。

        台下顿时一阵大乱,许多人都很不满意,有些人不买帐,站起身来,叫嚷个不停。

        但是,却改变不了什么,台上的老者继续开口,抵押八十万斤源者方可进入下一轮,去另一个地方竞拍。

        “什么,需八十万斤源起步,你们疯了吗,一个女人而已,她再金贵也不值这么多!”

        “坑人也不至于这么狠吧,还有没有天理,就说她是域外来的,也不至于这么离谱吧。”

        在一片诅咒声中,先后有十几批人登台,有人押下一小块九天序列的神玉,有人抛下一小块大罗银精,有人放下几大块神源。

        大厅中很快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知道这些都不是寻常人,恐怕都是针对人族圣体叶凡而来,域外仙女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一个添头。

        一种紧张的气氛在弥漫,让人倍感压抑,人们仿佛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似看到了刀光剑影、白骨血河等场景。

        “通过这次拍卖,人族圣体的敌人实现了一次联盟,很多人都知道,肯定是共同诛杀他。”

        “我想一些人身上多半有空间法器,现在看是一个人,到时候多半会出现千军万马。”

        有几位老修士在低声议论,牢牢的抓住了身边的子侄,让他们少说多看,千万不要乱跑。

        十几批人登台,被引向另一个不对外开放的大厅。留下了一地宝贝,光华闪烁,让人睁不开眼,最平凡的也是神源,其他皆是珍贵罕见的神料。

        段德心头一跳,“厉鬼……有他的气息!”

        他盯着台上一块赤红如血的石头,上面有各种繁奥的道纹,连拍卖行的人都不知它是什么,但估价在百万斤源以上。

        段德做出肯定的结论,持有这枚血石的人必然时常与厉鬼接触,上面有一股让他寒毛倒竖的气息。

        “终于来了吗,不过我觉得他赶往天断山脉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说不定只是一个小角色。”叶凡自语。

        最后,叶凡他们也上台,很久以后进入另一座富丽堂皇的古殿内,挂满了名人字画,连所用的茶杯等都大有来历。

        古殿中心是一个祭坛,有一片阵纹在闪烁,十几批人都早已消失了,他们相互看了一眼,而后也踏了上去。

        光华一闪,最终他们出现在一片沙漠中,一片宏伟的建筑物矗立在前方,显得无比诡异。

        这是南域仅有的几片沙漠之一,平日无人踏足,古月拍卖行坦言,怕有大战发生,不能在城池中。

        宏伟的大厅中,十几批人各自盘坐,有人露出一缕冷笑,他们有特殊的法门,知晓叶凡来了。

        “无关的人都退场了,现在该上演正戏了吧,什么时候可以杀人族圣体?”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浑身都被黑色的甲胄笼罩,连头与脸都遮住了。

        “老朽只负责主持拍卖。”台上依然是那个头发斑白的老人,道:“价高者得域外仙女。”

        虽然是在沙漠中,但大殿中的气息却冰冷无比,十几批人都散发出了可怕的杀意,有人已盯住了叶凡三人。

        “也好,那个女子不是与人族圣体来自同一个地方吗,他们是故友。”一个年轻人轻佻的说道:“那我就竞拍下来,去当作女奴来用好了。”

        可以说,这是**裸的折辱,他知晓叶凡来了,却还这样说,没有留一点情面,简直是在扇耳光。

        段德传音,道:“是一个很不简单的王者!表面看起来很年轻,但是也不知活多么久的岁月了,眸子中的沧桑是不能掩饰的,体魄内有惊人的杀气被封住了,多半是杀手神朝的一位小世界之主!”

        “都已经来来了,确实不急了,都已入瓮,将人族圣体给活困在了此地,还有什么等不了的,慢慢熬炖他好了。”另一个人阴惨惨的说道,带着一种揶揄与嘲讽。

        “难怪这么自信,他身上有圣兵!”段德悚然,暗中提醒叶凡与猴子,这多半是地狱的一名界主。

        “既然是人族圣体的昔日故交,那我不得不竞拍,当作女仆去端茶倒水暖被,岂不是很有成就感。”原始湖的一名年轻人开口,极尽羞辱。

        “人族圣体你完了!”堕羽族的人更直接,目光烁烁,望向叶凡与段德还有猴子那里。

        陆东法死在叶凡手中,他们也来了。有两个老人并立在前,全都在可怕的王者巅峰之境,共持一个八宝魔瓶,散发着惊人的威压。

        “是禁魔瓶!”段德一惊,这种瓶子能禁锢空间,让一切阵纹失效,瓦解一切法则之力,能让此地成为一片无秩序神则的废土。

        “叶凡,这么多年了,我对你甚是想念。终于又相见了,无时无刻不在期待与你的重逢,很想见到你那张惊愕的脸!”那个浑身都被黑色甲胄笼罩的怪人开口,阴森如来自九幽地狱。

        “就是他,充满了厉鬼的一些气息!”段德是行家,一眼看出了端倪,同时身上生出一股寒气,通过此人他知晓了厉鬼的恐怖。

        “这么说来,必然是与我一同横渡星空而来到这个世界的一位故人了。”叶凡自语。

        其他人都无比镇定,神色更为冷漠,可想而知,关键时刻必会出手,身上的空间法器祭出,说不定整片沙漠都会成为千军万马。

        十几批人代表了十几股异常强大而又可怕的超级大势力!

        高台上,那个老人无比镇定,按部就班,继续主持拍卖。林佳依然未现,且众人必须先出示宝贝,堆在拍卖台前才能竞拍。

        “二百万斤源,让人族圣体的红颜知己当女奴!”那名看起来很年轻的杀手神朝的界主哈哈大笑,隐约间有一缕残酷。

        “我也想要这样的女仆!”原始湖的年轻人开口,身后两名老人送上一大堆神源。

        不多时,高台上就堆积满了神材,各种奇珍耀目,烁烁放光,无比晃眼。

        不多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动,一直在冷眼旁观,他们对域外仙女没有多大兴趣,主要是为了杀叶凡。

        过了片刻,终于有人沉不住气了,道:“各位都玩够了吧,还是先共诛瓮中之鳖吧!”

        “说的也是,他自己都入瓮了,熬煮到现在,也快到火候了。”有人阴森冷笑。

        “刷”

        在这一刻,叶凡露出真容,根本没有必要掩饰了,站起身来。

        那个全身都被黑色甲胄笼罩的人最为激动,如夜枭长哭一般,寒声道:“叶凡,你可知我是谁,我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与你相见,很想看一看你脸上那种惊愕、惶恐的表情!”

        叶凡淡然道:“可惜,你注定会失望,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你都是一条杂鱼!”

        “你……”这个人阴气很重,剧烈喘息,好久才平静下来,道:“等你知道我是谁,会后悔的!”

        “其实,我很想知道,这次究竟是哪位道友出手,弄出这次拍卖盛会来,令我们这么多人可以不约而同聚在一起,共杀圣体。”一位王者问出了这个问题,其他人也都想知道。

        “谢谢你们的慷慨馈赠。”叶凡大步上前,收起高台上的各种奇珍,而后大声道:“是我自己设局坑杀我自己。”

        还有最后九个小时了,求双倍月票,嗯,真是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了,请各位兄弟姐妹检查票仓,最后支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