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六十五章 圣者出头
  • 正文 第八百六十五章 圣者出头

    作品:《遮天

        元古死了,他的抱负、他的落寞、他的遗憾都化为点点光雨,随风而散。www.00ksw.org

        最终,这样一个强势的男人斩了道,却斩不掉思绪与真情,背负沉重,独来此世证道,咀嚼凄寂,他有血有肉亦有泪。

        光雨消失时,晚霞也散尽了,天色昏暗了下来,凄冷的风吹过荒凉的大地,一切都落下了帷幕。

        叶凡胜了,但却没有应有的喜悦,临终元古竟悲怆低语,张开手臂,伸向没有光明的虚空,独对黑暗,那些话语触动了他。

        为了心中的希望抛却一切,然而最终却是一场空,人世间有多少人如此,奋斗过,悲欢过,落寞过,最终无果。

        每一个人都是自己人生唯一主角,都有自己的故事,元古不可谓不强,因立场不同,道路不同,与叶凡生死对决,谈不上对与错,最后只成为了大帝路上一堆散落的白骨,他的爱恨情仇就此而终。

        这就是无情的证道路,舍弃,放下,抛却亲人与真情,但最终却可能没有任何结果,什么也得不到,以自己的血与骨铸成他人的成帝路,空留一曲悲歌。

        同样一个地方,太古年间发生过类似的事,两位天纵奇才生死大对决,堪称少年圣皇的巅峰之战,让诸天沸腾。

        那一战元皇胜了,击败了一生最强大的敌人,从此走上了证道路,百万年后一个新的轮回开始,然而他的后人却败了,身死道消。

        栖霞原,一个注定不平凡的地方,也许十万后、百万年后还会有一对少年大帝争雄,留下另一种传说。

        整片战场鸦雀无声,人们目送光雨离去、消失、散尽,元古最终的心愿是重返太古,这显然不可能了。

        也不知道谁先发出了一声叹息,元古倒也是真性情,到头来却这样黯然收场,让有志证道的人心中触动。

        短暂的沉寂,原始湖的人发出了不甘的嘶吼,许多人冲起,杀气滔天,化作一股洪流向叶凡那里席卷而去,偌大的平原一片肃杀,犹如秋风扫落叶。

        黑雾澎湃,杀意滚滚,原始湖许多人心中滴血,这是元皇第八代孙,活到这一世只为证道而生,就这样死去了,他们觉得像是失掉了一块瑰宝,丢去了上万载的天运。

        “嗡”

        一道冷冽的光飞出,射向战场中叶凡的头颅,那是一根筷子长的银色小矛,为太古遗宝,直指其眉心,要将其钉死。

        叶凡侧身,并没有去接,因为这条筷子长的银色小矛波纹成片,篆刻有无穷纹络,不是常人所能祭出的。

        果然,各种纹络密布,它自行崩碎了,化出一个小世界,要将他吞噬进去,有强人要将他收走。

        叶凡眉心光华一闪,紫金锤震出一道波纹,这是残缺的圣兵,当场将这个小世界粉碎,化成一片飞灰。

        “杀了他!”

        也不知是谁大喝了一声,虚空中探来一只青色的大爪子,覆盖天宇,竟透发出了一缕圣人之威,要灭掉叶凡。

        叶凡眉心光华再闪,一缕紫金波纹射出,如一条真龙腾跃,烁烁生辉,挡住了那只大手,而他自己则快速后退。

        “还愣着干什么,斩掉人族圣体,为元古复仇。”栖霞原上有人大喊。

        同一时间,天穹上分别探下来几只大手,来自不同的人,全都有一缕圣人之威,恐怖无边,气息慑人。

        他们都是高手,一只脚迈入了祖王境界,这样的人一个就可以横扫一方,灭掉几族,同对叶凡出手是绝杀。

        “我与元古决战,生死由命,你们是何意?”叶凡望向高天。

        “敢杀古皇后人,万死难赎罪,岂有活下来之理,以你卑微的命去偿还吧!”最终,共有六只大手探下来,不是真正的祖王,但却也接近了。

        叶凡的眉心绽放紫金波纹,共分出六条,分别射向六只大手,各自蕴含了一缕火域之九色神焰,可烧毁一切。

        “哧”

        天空中,六只大手全都一哆嗦,快速没入了虚空中,谁都没有明白发生什么。

        “还等什么,人族圣体杀了古皇血脉,这是一种大罪,不能赦赎,我们一起毙了他。”有人叫嚣,暗中鼓动。

        叶凡冷眼关注,无论是刚才出手的几人还是这些叫嚣的人,全都非原始湖的皇族,有人居心叵测,故意挑其纷争。

        “公平对决,这一战有了结果,你们蛊惑人心,想让原始湖与人族开战吗?”也有人这样大喝。

        同一时间,一道炫目的光蒸腾而起,大道纹络漫天,血气如海,蛮王走了出来,接连弹指,不断有人惨叫,他的头上有一只黑色的玄龟。

        在人群中,有十几条人影化成了血光,形神俱灭,正是方才在暗中挑拨的人,没有一个活下来。

        “原始湖什么时候沦落到这等境地了,一些阿猫阿狗都想将他们当枪使唤吗,想让他们出手与人族对抗?”蛮王开口。

        “轰”

        原始湖的人终于表态,那是无尽的杀气,滚滚沸腾,一群人向前逼来,正中有一位祖王,气血凌天穹,让许多人忍不住跪了下来,承受不住威压。

        这是一群杀气腾腾的死神,元古是他们这一族的希望,却这样死掉了,这是无法估量的一大损失。

        可与预料,在未来的一万年里,血凰山、神蚕岭、火麟洞等必会更鼎盛,因为有古皇子存在,而元皇的第八孙却殒落了,原始湖处境堪忧。

        “当不当枪使,还轮不到你来说。”原始湖的一名老人神色森寒,大袖一挥,向蛮王卷去,摆明来者不善。

        尤其是正中那尊祖王,浑身每一根毛孔都在流动杀机,一缕又一缕顺着毛孔溢出,压塌了天地,连他的族人都不敢靠近,白发披散,眼眸空洞的吓人。

        这名祖王盯住了蛮王头上的黑龟,道:“瑶池盛会有协定,诸圣不显神通,你是想打破此规吗?”

        “话可不能乱说,方才出手的是小蛮子,并非伟大的玄武,我知道你心中怨气滔天,死了古皇血脉,想找借口出手而已。”玄龟道。

        “砰”

        另一个方向,一股强大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又一名祖王显化,身穿青金战衣,如一尊战神一样自地平线上走来,两步就到了近前。

        “人族圣体了不起啊,这样的果断无情,连元皇的后人都说杀就杀了。”显然也是来者不善,他虽非出身原始湖,但明显是为他们出头而来。

        “生死决战,我手软就会被杀,公平对决,还要在此重新讲一遍大道理吗?”叶凡不卑不亢的说道,发生了这样的事他早有心理准备。

        万物母气鼎飞出,悬在叶凡的头顶上方,垂落下一条条神力丝绦,护其体魄,当中的九色火焰随时准备祭出,血杀所有人,管他古王还是皇族。

        “了不得啊,现在杀元皇后人,将来是不是也要将我等踩在脚下?”第三名祖王出现,头戴紫金冠,背负双手,一步自夜空中迈下,竟然一脚就向叶凡的头颅踏去,这是想活活踏死。

        “你们过分了,公平决战,生死由命!”蛮王头上的玄龟开口,张口吐出一道光,挡住了这名祖王的脚,将其震退几步。

        “杀了他!”

        原始湖的许多人忍受不住,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不少人一起向上围来,全都要对叶凡出手。

        蛮王头上的黑色玄龟口中吐光,道:“你们真想破坏规逼伟大的玄武出手吗?”它的话语如雷鸣,震的这些人七倒八歪,不能迫近。

        原始湖的那名白发祖王一声冷哼,上前一步,对上了玄龟,挡住了它的气息,眉心一柄寸许长的神剑光华璀璨,所有人都一阵惊悚,那是元皇道剑,不久前元古施展过,威力之强有目共睹。

        不是每个人都有六道轮回拳可抵,元皇道剑乃是终篇禁忌秘术,有化道之力,斩杀一切大敌,几乎无人可抗,尤其是被祖王级人物施出!

        “诸圣不显神通,真要成为一纸空文了吗?”玄龟开口,露出凝重之色。

        天空中,那名头戴紫金冠的祖王嘴角露出一丝冷漠的笑容,再此向下踏来,一只脚踩向叶凡的头颅,想要活活踏死。

        “嗡”

        虚空一阵颤抖,他在天空中横退出去很远,这一次依然未能落下脚步,因为一名身材佝偻、骨瘦如柴的老人出现。

        天璇石坊的圣者立身叶凡身畔,古井无波,神色平淡,道:“此战已落幕,一切到此为止吧。”

        “你说落下帷幕就落下帷幕?”天空中头戴紫金冠的祖王冷笑不已。

        “我相信原始湖的人有自己的气度。”天璇石坊的老圣人道,而后眸光炽盛,盯住了紫冠祖王。

        “蹬蹬蹬……”他不由自主倒退了几步,露出惊色,瑶池盛会白衣神王打出了威名,然而古族对人族其他几位圣人并不了解,此时不禁惊憾,同样深不可测!

        “人族的圣者可真是让人生畏,不过你觉得可以保住圣体吗?”头戴紫金冠的祖王背负双手,嘴角带着一丝冷笑,望向远方。

        在那个方向的尽头,九只太古凶兽停在天际,拉着一辆古老的辇车横在虚空中,透发着古朴与大气,曾得斗战圣皇称赞过的九凰王在那里!

        叶凡开口,话语如剑在鸣,道:“并非每一位祖王都如你一般心胸,你不是想除掉我吗?我就站在这里,看你如何来动我一根毫毛!”

        2011年落幕,呼唤本年度最后的月票。第一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