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五十四章 最后一篇禁忌秘法
  • 正文 第七百五十四章 最后一篇禁忌秘法

    作品:《遮天

        事已至此,没得选择。www.00ksw.org

        虽然斩获惊人,但是叶凡心中却有一丝不安,仿佛看到浑拓大圣屹立这颗古星上,俯视众生,与天争夺八百年。

        “将来的事谁能说的清,八百年很远,说不定浑拓大圣早已提前坐化,而你也许成为了一位大成圣体。”黑皇道,它是一点也不担心。

        丰获的喜悦冲到了忧虑,叶凡、东方野、厉天等心中都很激动,盯着这块奇石,它是培养天纵奇才的仙珍。

        这块石头能有一尺多高,石皮呈黄褐色,初具人形,胸部被剖了一个小洞,五色汁液溢出,芬芳弥漫。

        圣灵的产生很神秘,是天地交泰的产物,汁液为道的精华,凝蕴天地法则,一旦化为石质,就构成了石人内骸。

        它需要被天地孕育数百万年才会出世,因为是因大道交感而诞,故此一出世就风云变幻,当屹立极道绝巅可与古之大帝并论。

        这是一个最原始形态的圣灵,可以说天地和合,它刚化为卵就被人发现了,被剖出了道之精,就此止步。

        “一滴灵液落入一桶水中,就可以为一个幼童洗髓炼骨一次,每月一次足矣。”旁边有一位老人说道。

        所有人都眼红了,这是何等逆天的东西,一个族门得到这样的东西,将来可培养出怎样的奇才?

        三五个幼童根本用不完,可以用上两三代人,如果本身资质足够好,再这样辅助,将会有怎样的光辉未来,实在让人嫉妒。

        段德搓手,很是激动,而后又大恨,为什么他已经这么“茁壮”,恬着脸道:“其实,我觉得体内的骨头与脏腑还很稚嫩,接受圣灵液洗礼个几遍,完全没问题。”

        “是啊,本皇也觉得很年轻呢,如那初绽的花儿,刚钻出地表的草芽儿一样,需要灵药浇灌。”大黑狗也是脸皮贼厚。

        叶凡、猴子、李黑水等人一起鄙视,一个不知道是从那座古墓中爬出来的道鬼,一个是追随过古之大帝的狗,也好意思装嫩。

        他们封印好九窍通灵神液,快速离去,这个地方不能呆了,也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注视,如果不是禁制争斗,有无上的太古杀阵震慑,早已发生抢夺了。

        “几位,天坊中心有传送阵台,可以确保每一个人安全离去。”一位老人善意的提醒。

        阵台很古老,道纹密密麻麻,可以自己调整纹络序列而改变方位与距离,它的存在就是怕生出截杀等不好的事情。

        最终,他们顺利回到天之村,当齐罗得悉弄回九窍圣灵液后,激动到差点将几人贡起来。

        山巅上云雾蒸腾,小雀儿、曈曈、古飞、古琳当天就接受了洗礼,浑身骨头噼啪响个不停,一道道模糊的法则碎片烙印进体内。

        “疼……”

        几个小家伙哇哇大叫,剧烈挣扎,连小雀儿都强烈反抗,将奶瓶直接砸在齐罗的头上,手挥脚踢。但还是分别被按进四个木桶中,接受洗髓炼骨,这是一种蜕变。

        “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贫道真想返老还童,再重新修行一遍。”段德道。

        “我要留下一部分圣灵液。”大黑狗念念不忘先天圣体道胎,想要培养出一个无始第二来。

        自这一日起,叶凡开始静坐,开始考虑如何对抗元古,在天坊相见后他觉察到了对方的可怖,深不可测。

        元古继承了古皇的体质,这种血脉之力无以伦比,可以说肉身不差于他,而今又已斩道,高他一个境界,就更加的可怕了。

        胜算真的不多,这是猴子他们推演后得出的结论,都曾劝他不要迎战,等斩道后再去不晚。

        “元皇所著经文艰涩深奥,一旦悟通,可摘星捉月,崩坏星域,神能浩瀚无边。”猴子讲述这一脉法门的种种厉害之处。

        叶凡认真聆听,段德与黑皇在旁帮助分析,举证古来一些经典之战,以弱胜强。

        “还没战岂能自弱了气势,他即便斩道也不见得无敌。”叶凡道。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他却也不得不无比谨慎,分析了种种可能不利的因素,思量如何迎战。

        “你学有数部古经,这是一种隐患!”当猴子得悉叶凡所学后,当即就皱起了眉头。

        虽然六经在身,但是根本不连贯,就如一条真龙被人斩成了几段,难以发挥出一龙冲天的无敌之势!

        叶凡苦笑,到了现在他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某一秘境最强无用,关键是整体的平衡,到了斩道的边缘越发体会到了。

        道经、西皇经等并存,几个秘境虽有联系,但却不是那么浑圆自如,缺少一种神动的韵律。

        “除非你能将几种古经合一,修出自己的法,创出自己的道,不然诸经在身也不如一经通透。”段德道。

        这是实情,但叶凡也没有办法,当年得到的都是残经,是靠他自己东拼西凑而来,他没有生于圣地、神朝中,难以拥有一部无缺的经文。

        “每一个秘境最强,当年让我心中喜悦,而今修行有成才发现真相,成为了一种问题。”叶凡琢磨,不过倒也没有惶恐,想证道必须要创自己的法。

        大黑狗尴尬,道:“当年本皇虽然也发现了问题,但是觉得勇于开拓才好,要是你集诸经于一身,最终升华,说不定可以得到最强经文。”

        “元皇所留古经很可怕,尤其是最后一篇的禁忌经文,为无上妙法,至今不为人所知,因为见到的人都死了。”猴子道。

        古之大帝临坐化前都会将生前所著经书补全,所谓的“补全”就是增添最后一篇禁忌经文,那是他们的道的核心与精华。

        这样一篇秘法,每当出世时都会惊神泣仙,经书最终补全的刹那,会有各种厄难降临,迸发异象,无比妖邪。

        每一位证道的人都如此,坐化前天地间阴风怒号,大劫临世,他们会在最后关头留下圆满经文,关于这一方面有无尽传说。

        叶凡暗叹,至今他都没有见到过任何一种古经的最后一页禁忌仙文,这是他的一大遗憾。

        姬紫月亦点头,道:“我哥哥以前只学了一种禁术,从来都没有机会施展。而今将成为家主,他才有可以彻底一观最后一页秘文。”

        元古,身份这样特殊,肯定早已观过元皇的整部古经,想来最后一页神文早已烂熟于心。

        “这种秘文很可怕,很难对付,过去与之对抗的人都死了,唯一庆幸的是你有九秘,不然真的难以抗衡。”猴子道。

        “仙三斩道,元古可以理解最后一页经文的部分要义了,这的确麻烦。”黑皇道。

        “我就是想教你一式我父所创之秘,短时间你也难以练成,最后一篇秘文艰涩深奥。”猴子道。

        叶凡谢过,表示好意心领,不足半个月了,哪里有时间去学一部古经的精华要义,况且那是斗战一族的道,他不好真个去观。

        “我去求哥哥,让他传你最后的一篇仙文。”在无人时,姬紫月小声道,她很担心,觉得想战胜元古太难了。

        “不用这样,这一战我会赢,活着归来。”叶凡赶忙拦住了她,他不想让姬紫月成为家族的罪人。

        当所有人都离开,只剩下叶凡一个人默默思量如何战胜对手时,大黑狗又转了回来。

        “罢了,本皇教你一种法术,但你不得对任何人提及它的来历。”

        叶凡愕然,转过身来,而后惊醒,道:“是……无始大帝的玄术?”

        “噤声!”黑皇跟做贼一样,它站在山峰上,观看四野,生怕有人在偷听。

        无始二字压千古,多少人在觊觎他的经书,然而自古至今无人可得,世人都很遗憾,他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

        叶凡忍着狂殴它一顿的冲动,等它传经,过去曾不止一次逼问黑皇,但这个家伙的口风太严,说从来就没有观过经文。

        “这一次,本皇实在觉得你凶多吉少,连那两个灵童推演时不也是满头大汗、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吗,不得已救你一次。当然,你要明白,我只是在想先天圣体道胎来到这个世上……”大黑狗叽歪个没完,话语越到后面越让叶凡腻歪。

        “啪”

        叶凡一巴掌削在了它的后脑勺上,道:“你少磨叽,赶紧传法。”

        “汪,妈的!”传经失败,人狗大战开始,惊的远处的银血双皇心惊肉跳。

        “神子加油!”另一座山上小雀儿叼着奶嘴,步履蹒跚,挥着小手嚷着。

        当一切平静下来,黑皇以神念传音,直接在叶凡心中说话,道:“本皇真的没有观过无始经,但是却见他演练过一些道法,记住了一些。”

        按照大黑狗所说,那些秘法太深奥了,即便是一位大圣在旁观看也难以全部精通,烙印在内心。

        因此,此法肯定有缺,想得到无双神术那就别指望了,不过强大无匹是无疑的,当可帮他避死劫。

        “我不需要你传具体法,你只要将当日所见的景象给我呈现出,我自己来悟。”叶凡道。

        “你什么意思,觉得比本皇还强不成,真以为能悟出无缺的无始秘法?”黑皇神色不善。

        “我只想试一试而已,不行的话一会儿你再指点我。”叶凡诱惑,许诺下次帮它去天坊切出一堆神材来。

        贪婪的大黑狗妥协了,而后又讨价还价了一番,才一改无耻本色,一脸的庄严与郑重,像是换了一个灵魂。

        “你且看好!”

        在这一刻,它神色肃穆,眉心绽放神光冲出一片烙印,远古的记忆被打开,一组组的慑人画面呈现。

        一股可怕的气息流淌,一尊大帝在画面中复生,一个伟岸的身影显化在一座道台上,他将大道纹络全部踩在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