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五十章 立教
  • 正文 第八百五十章 立教

    作品:《遮天

        月亮很圆,山林间雾气弥漫,各种野兽嘶吼,蛮族部落中篝火跳动,一片明亮,驱散了岭中的雾霭。www.00ksw.org

        各种肉香飘来,一罐又一罐的老酒被蛮族的孩童搬来,叶凡、猴子、段德、东方野等人与一些蛮族老人围坐在一起,开怀畅饮。

        东方野的归来让蛮族上下一片欢悦,他的体内流淌有蛮古战血,如果没有意外将来会成为战神,肉身仅次于人族圣体。

        “元古,并不是古皇亲子,是相隔几代的传人……”

        人们围坐篝火堆前,大口吃蛟龙肉,大碗饮老酒,自然不可避免的说起了元古,他虽非古皇之子,但血液并未稀薄,相差了也不过几代而已。

        且,他的资质超绝,单以修炼一途来说,千古罕见,冠绝他们那一族,不然也不会被封印下来。

        猴子开口,道:“他是元皇的第八代孙,血脉之力并不比真正的古皇亲子弱,冠绝该族。”

        “不会吧,他难道比元皇的亲子还强不成,最终是取古皇子而代之?!”厉天惊疑不定的问道。

        “这倒不是,元皇坐化的年间,一先一后,有两尊可怕的圣灵出世,都是圣灵绝巅,每一尊都可与古皇一战……”

        两尊圣灵出世,想夺走元皇遗存之兵,降临该族,差点将正处在最辉煌之巅、俯视太古的一大皇族灭掉。

        可以说,那一战阴风怒号,血雨飘太古,大地都成为了红色,有八大王族是他们的附属,接受皇族号令前去救援,全部死绝。

        元皇有三位亲子,每一个都惊神泣仙,个个都可半步证道,但却全都耗死在那一役中,且连他们子嗣都也都搭了进去。

        最终,仅元皇幼子一脉留下十几条血脉,最为鼎盛的皇族差点自大地上被抹除个干净,惨不忍睹。

        要知道,从古皇诞生,到他逝去,再到皇子崛起,最起码会有数万年的鼎盛时期,而他们却只享有一半的天运,便遭了大难。

        而也正是因为那一役,元皇一脉不可能有皇子遗存,最终从后人中选出了最为惊艳、几乎不弱于古皇亲子的元古。

        夜晚,山林中一片明亮,远处的雾霭飘来,化成一片氤氲彩光,这里很热闹,蛮族无比的热情。

        最终离开时,叶凡取出九滴真龙不死药送给了蛮王,告知可为蛮族那位封于源中的战神续命。

        “这份礼太珍贵了!”蛮王激动。

        连那黑色的玄龟都从池塘边探过来一只硕大的头,道:“狠人昔年的真龙神药,真是难得!”

        最后,叶凡他们踏上了归程,返回了北域,将与元古一战,虽然并未确定时间,但却也要早作打算。

        猴子道:“我估计这是元古自己做的决定,这样的生死之战,原始湖的人肯定反对,他们承受不起,尤其是万一你也斩道了,他们会更担忧。”

        “斩道……太艰难了。”叶凡自语。

        仙三斩道,斩断修士的前路,再无道可寻,许多人拼尽一生,都无寸进。

        在这个关卡,有的人一朝悟,有的人枯坐千年空悲切,多少英杰呕血逝去,几多红颜白了首,化作骨。

        天斩人道,毁掉根基。若不能明悟,即便有大毅力,勤苦修行亦无用,一堵就是一生。

        “所谓仙三斩道,就是断修士的路!”猴子道,说出自己的体会,道出经历的种种,为叶凡做参考。

        大战临近,一位古皇血脉下的战书当世年轻一代谁可轻视?古皇子级人物斩道,那将是同代无敌一样的存在!

        “斩道,如何抗争?也许可以理解为,斩自己一刀,斩去心中的念,斩尽、斩净,斩出自己的道。”齐罗在旁讲解。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叶凡盘坐山崖上,日观朝霞,夜望繁星,吐纳练气,餐霞饮露,明悟自己的道。

        每天清晨,小雀儿都摇摇晃晃的跑上来,叼着奶嘴气喘吁吁的叫道:“神子斩道了吗?”

        作为开山大弟子,曈曈自然也不会落下,每天都盘坐山崖上,跟着他一起吐纳,吞饮朝霞,而今菩提子在他与小雀儿手中轮用,叶凡很早就不需要了。

        一个月的思索,一个月的悟道,一个月的静坐,叶凡虽心如止水,但却始终迈不出那一步。

        最终,他的心乱了,难以斩道,破这一关的契机不显,他长身而起。

        “神子斩道了吗?”

        又是一个清晨,小雀儿抱着奶瓶蹒跚上山,擦了一把汗水,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问道。

        “师傅行了吗?”曈曈也期冀的问道。

        “还要等。”叶凡摸了摸他们的头,而后向山下走去。

        星空的另一端,有着太多让他牵挂的东西,他无时无刻不想回去,这几乎成为了一种魔咒。

        难道要斩尽关于地球的一切吗?这等于否定了自己,遗忘了过去,磨灭了真实的心。

        同时,这边的世界也有很多,或许不久的将来他就会离去了,同样有不舍与各种无奈,让他难以宁神。

        斩情,斩道,斩己身,叶凡曾默默演算,仔细思量过,他有很多东西放不下,有各种纠缠,真要计算起来,他似乎要斩掉自己。

        那是什么道?他并不知,根本不会那样去做。

        “啊……”

        银血双皇在惨叫,依然如故,黑皇将他们操练的快疯了,每日都如此,与狗叫声共鸣。

        厉天与燕一夕这些日子以来常会失踪几天,前往神城天璇石坊前去请教,真有成为圣人弟子的可能。

        猴子除了偶尔去齐罗的酒窖盗些神酒会出现外,一直在外,难得回来几次。

        李黑水则正式拜入了北域第一大寇的门下,回来的时间也少了,以后很有可能会坐关几年,不再出现。

        至于段德,据说发现了一座远古大墓,不断闹鬼,几次灰头土脸的逃回来,他推测可能属于一位圣灵的古墓,他以一颗火热的心投入到了伟大的考古事业中去,也不怎么露面了。

        姬紫月每隔几天来一次,不过见到叶凡在悟道,并没有怎么打扰,托着下巴在另一边的山峰上出神。

        到是东方野则是常来,很是热心的想去帮段德一起考古,结果无良道士打死也不同意,因为野人的圣兵被族内收了回去,真要挖出来宝贝,他怕野蛮人红着眼睛跟他抢。

        半个月后,北域传来消息,人族圣体创教,名为天庭,传遍天下。

        “是谁走漏了消息?”叶凡发怔,因为他们目前根本没有将天庭公布于世,不然可能会被地狱与人世间扼杀在萌芽阶段。

        “两个小家伙占卜过了,有人在推演你的一切,知晓你创教了。”齐罗道,他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

        旁边,古飞与古琳认真的点头,大眼睛无比纯净,他们的盗天术还欠火候,而今还不可能大成,但是他们天资出众,依然可算出一些。

        “可能是我们的一位叔伯。”

        这对小兄妹推算良久后认为是神算子这一脉的人所为,两个灵童的父亲还有一两位师兄弟活在世上。

        人族圣体立教,名为天庭,这则消息像一阵风吹响向地,引起一片议论声。

        “竟然是……天庭!他到底想做什么?”

        “怎么会是这个名字,他有什么打算?”

        几乎所有人都惊住了,这两个字重逾亿万均,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让人心神不宁。

        即便是太古万族对这个名字也极为敏感,全都心中一震。

        无论是人族,还是太古万族的古史,都有关于天庭的神话传说,尽管不可考证,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然而,许多古族都相信,在那遥远的过去,有一段湮灭的历史,存在过神,诞生过仙,出现过古天庭!

        杀手神朝——天庭,也给人族修士留下了一段难忘的记忆,在那段黑暗的岁月,天庭君临天下,整片大地都被死亡笼罩。

        而后荒古时代,传言青帝也曾有意立天庭,曾进过神墟,入过仙陵,甚至想将神墟的南天门移出来。

        但是,这一切最终都不了了之,一代妖族大帝最终坐化,留下了永远的迷,谁也不知他晚年时为何有那样的举动。

        也许,青帝发现了什么,想实现什么也说不定,然而终究是成为了往事,秘辛不可揭开。

        “人族圣体立教了你们知道吗,名为天庭!”

        “早已听说了,竟然起了这个名字,真是好大的气魄。”

        “名字为天庭,谁能告诉我他想做什么,心未免太大了一些吧?”

        起初并没有什么,但是当人们议论开来后,想起这个名字的种种,许多人坐不住了,即便是太古各族也难以平静。

        叶凡立教,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为天庭关系甚大,许多人说不出来什么,但是却知这个名字绝不能随便用。

        他窥到什么天机了吗?这是人族与古族许多不朽大势力的疑问,举世都在关注。

        “为什么,他现在就立教了,我父当年都没有敢立天庭,他凭什么敢现在就做?!”北域,最为不平静的人当属天皇子,心中翻起滔天波澜。

        关于天庭二字,他心中早有思量,也不知道考虑多么久了,自语道:“我原本等证道那一天才会尝试立天庭的,将来说不得将提前立教了,夺你的一切!”

        天之村,两个孩子在占卜,一遍又一遍,冷汗都流了出来,只卜天庭二字,结果却心惊胆颤,什么也算不到。

        “我们只知,而今用这个名字立教影响将会无比深远,是好是坏实在算不出。”两个小家伙身心疲惫。

        “现在,还不是让我们的所有底牌浮出水面的时候,你们有没有办法掩盖这一切。”叶凡问道。

        “没问题,神算子爷爷将历代祖师都祭炼过的符节给了我们,可以镇压一切天机。”两个小家伙信心十足,肯定的答道。

        “那好,我去外面立教,是只有一个人的天庭,其他都掩盖吧,不要让天机泄露。”叶凡转身离去。

        在这一日,东荒再起波澜,叶凡立教,名为天庭,只有一个人,引起各方震动!

        许多人北上,诸多大势力出动,都想看一看一个人敢起这样的名号到底为了什么,当然这也是一场大危机,因为当天就有人说,这个名号不能出现世间,天下无人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