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四十九章 圣体不祥
  • 正文 第八百四十九章 圣体不祥

    作品:《遮天

        东方野苏醒,整个人立时如天剑出鞘,多了一股凌厉的气势,双眸射出两道数十丈长的神芒,在这种困苦的境地下,他越磨砺越锋锐。www.00ksw.org

        他们都很激动,原本是生离死别,都以为难以再见面了,不曾想最终活着相见,昔年共经历过生死,而今这种感觉让人心中温暖。

        “开!”

        叶凡几人一齐震动,吞天魔罐射出一缕乌光,虽然细小,但是其威却如一片汪洋浩大,将上千缕太古英灵的神则都震散,将东方野解救了出来。

        野人一跃而起,当即一声长啸,震动整片太古战场,让这片地域立时抖动了起来,其气绵绵悠长,如一挂天河垂落。

        “太好了,东方兄你无恙就好,不然我这辈子都难安。”李黑水冲了过去,当年野人为救他们涉足当中,挡下了紫天都与神灵谷这一脉的大敌,杀的尸血崩天。

        所有人都冲了过来,东方野亦很激动,尤其是当见到叶凡时无比吃惊,他亲眼目睹对方离开了这个世界,不曾想还能相逢。

        故人相见,有说不完的话语,经历过死亡才会知晓,只要活着就好,没有其他奢求,许多事情唯有经历过才会更懂得珍惜。

        “我能活下来,全靠叶兄当年送我的那枚圣骨,在这个地方将它融入到了狼牙棒内,彻底修复了远古圣兵。”

        当年,他们共闯仙府世界,在那金乌巢中发现了刻有太阳经残篇的的仙泪绿金书以及圣人化道所遗的唯一真骨等,被叶凡与东方野分掉。

        此地有各种神则,都是太古英灵所化,生生不息,存在上百万年了,可以说都是祖王级的道光,以此千锤百炼,蛮族古兵与道骨相融,恢复如初。

        “这杆古兵很惊人,出自南岭战神之手,蛮族从此又多了一件传世圣兵!”

        此时唯有一个人不爽,那是就段德,他盯着东方野看了又看,发现这个衣衫褴褛的野蛮人从上到下全都是他的行头。

        头上插的那根木簪子绝对是他的,这是从一座王陵中挖出来的,乃是以乌凰木打磨而成。

        而东方野身上的神缕玉衣就更不用说了,曾是段德的甲胄,从一个神朝古陵中盗出来的,防御力惊人。

        最让人无良道士冒火的是,东方野的那双袜子也是他的,天蚕丝编织,早已快化掉的鞋也是,都是秘宝。

        当年,叶凡、东方野将段德扒光,只给他留下了一个裤头,野蛮人荤素不计,连各种零碎的宝贝都被他收走了。

        “道长一别多年,俺很是想念,多谢你的神缕玉衣,要不是它我就被人震碎了。”野蛮人憨厚的说道。

        段德鼻子向外喷白眼,道:“这笔帐以后算!”

        “虽然脱困了,但我真有点舍不得这个地方,这是一处修行仙土,可以说痛并快乐着。”东方野道。

        “轰隆隆”

        各种光飞舞,这是一片神则交织的海洋,雷鸣不断,如果没有传世圣兵护体,大成的王者进来都要成为劫灰。

        这是一种恐怖的景象,像是有上百位太古的圣人在争锋,在展现他们一生最精华的神则,激烈对抗。

        “这是一个炼兵的好地方!”黑皇道。

        “炼兵……”所有人都望向那些神则,这可都是圣人级别的,如果能够摹刻下来,烙印进兵器中,绝对是好处无尽。

        “即便是源天师来了,想通过这片区域也很难,我们也许可以短暂驻留,祭炼一下自己的兵器。”段德道。

        他们能够快速进来,是因为持掌了半件帝兵以及一角无始杀阵,不然一步一杀机,难以迅速深入。

        “也对,可以停留,待会离去时让黑皇刻下一角帝纹横渡虚空。”叶凡道。

        最终,所有人都盘坐了下来,各自祭出趁手的兵器,没入神则中,猴子最为干脆,将那杆坑坑洼洼的乌铁棍,置于道则中心,立时遭遇轰击,电光连天。

        “砰”

        李黑水最无言,尝试祭出一件圣主级兵器,当场成为了齑粉,随风而散。

        然而,最为惊人的当属叶凡的鼎,内蕴九缕混沌气,此时全部复苏,化成龙、凰、花鸟鱼虫、天地万物等,聚纳十方神则。

        万物母气鼎在轰鸣,在各种道光中沉沉浮浮,遭受洗礼,被劈来震去,但却始终不朽,吸收天地法则。

        “这座鼎……太惊人了!”在场的几人都吃惊,一起望向前方。

        在鼎内有九道混沌,从鼎壁内浮现,它们汲取各种神则,像是在化神胎,无比的诡异,逐渐的壮大。

        九条道纹蔓延,演化成草木,变为花鸟鱼虫,成为麒麟与仙凰,形态千万,天地万物皆有。

        叶凡也是一震,他蓦地想了起来,这是他当年打破圣体诅咒时第一次迎接天劫时烙印在鼎中的九缕混沌。

        不是没有见到过混沌光,但是那一次绝对非同寻常,九缕神秘的混沌雷气劈完他又轰鼎,最终永远的印在了鼎壁中。

        “这是在孕神胎,想成为极道帝兵,这是必须要走的第一步,在鼎中蕴生出神明,以混沌为胎皮,这个神胎实在惊人!”黑皇道。

        想得到传世圣兵等,需在器中孕自己的“神”才行,天劫洗礼,大道演化,这些是必不可少的步骤。

        “那九缕混沌纹络不简单,蕴含大道的碎片,所孕神胎非同小可!”段德也是神色凝重。

        “我是否能在此铸成王者之鼎?”叶凡道。

        “那不是最好的选择,主兵应与自身契合,每一步都同行,如臂使指,不分彼此。”黑皇建议道。

        “没错,现在你前行一步就让鼎共进一步,与道相合,才有化为无上兵器的可能。”段德亦点头。

        叶凡明悟,《道经》中的一器破万法,兵字诀中的祭兵术,此时全部浮现在心头,他开始用心去炼鼎。

        九条混沌纹化成各种形状,神凰、玄武、朱雀、草木鱼虫等纷呈,演化莫名道机,显得无比神秘。

        太古年间,遗存在此的神则不计其数,这个鼎疯狂吸收,摹刻下也不知多少印记,全都进入九条混沌道纹内。

        “方圆十丈内成为了一片真空,所有道则都被鼎内的纹络化掉了!”

        “这片中心战场方圆五百里,到处都是祖王法则与道光,如果让鼎在这里沉浮几年,说不定都可以吞噬干净!”

        其他人都很吃惊,这是一个让人心中震撼的结果。

        鼎并无变化,犹如内蕴神胎,全都融入混沌纹络中,没有一丝多余的气息溢出,与平日并无两样。

        “不愧为古之大帝的专属圣物,不说其他,单以此鼎眼前的气象来说,将来绝对可以成为传世圣兵。”

        想演化为帝兵那太难了,只有证道的为大帝才有可能铸成,毕竟世上只有摇光出了一个自生的龙纹黑金鼎而已,奇迹不可复制。

        “小子,我给你出个主意,以此鼎的气象来说,将来说不定可铸成无上帝兵!”黑皇突然说道。

        “什么主意?”

        “将来你若是有成圣的那一天,来这片太古战场渡劫……”黑皇刚说一半,就遭人一起鄙视。

        “别听它乱说,这不是坑人吗,谁敢来这种地方渡劫,那纯粹是找死!”

        “太古年间大战无数,可怕的一战就发生在了这里,最起码有数百位圣人级别的强者殒落,神则至今不散,若在此渡劫,等于拉上了这些英灵的道光共渡,那种威力谁能扛过?”

        这是实情,除非古之大帝复生,不然所有祖王的法则共鸣,相当于数百位圣人一起渡劫,即便圣体大成也挡不住,这几乎是在灭世!

        “这也许是唯一在不证道的情况下能铸成极道帝兵的可行方法。”黑皇叹道。

        依照它所言,以天地为炉,以数百位圣人的神则精华为火,引动圣体最可怕的天劫劈落,让鼎千锤百炼,才有成为极道帝兵的可能。

        这无疑是一个疯狂的想法,但是谁能扛过那么可怕的天罚,即便是圣体也几乎是死路一条,那相当于在禁受数百位圣人的最可怕的攻伐,以及上天的无情的抹杀。

        “很好的念头,不过现在没有时间在此停留多说了,我感应到他们来了。”叶凡沉声道,透过无尽的祖王神则,他仿佛看到了一双可怕的眸子,正在数百里外的黑暗中注视此地,如刀子一样锋锐。

        源天师来了,一种恐怖的气息弥漫,整片太古战场都颤栗了起来,山川地脉像是有生命一样抖动,将要沸腾!

        “黑皇现在全都看你的了,必须要刻出一角大帝级传送阵纹来。”叶凡低语道。

        “小叶子你……”李黑水惊叫。

        “啊,叶兄你怎么……”燕一夕也变色。

        同一时间,段德反应最迅速,几乎是条件反射,抽出一条捆鬼索就要绑叶凡,动作非常的麻利。

        叶凡后退,伸开自己的双手,放到眼前,颤声道:“我这是……”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手慢慢长出红毛,如此的触目惊心,根根渗人,他的双手在忍不住颤抖。

        “怎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叶子你怎么了?”其他几人都震惊,有力使不出。

        “不祥的晚年,可是我不应走到那一步呢……”叶凡悚然,忍不住大叫了一声,感觉每一寸肌体都生疼,尤其是脸上,不断有东西钻出来。

        其他几人发毛,此时的叶凡变得无比可怕,连脸上都生出了红毛,与早先见到的红毛怪物没有什么区别了。

        “不祥……发生在了我的身上?!”叶凡大叫,而后浑身黄金血气沸腾,开始奋力挣扎,他不可能放弃自己的躯体。

        “轰”

        金色的烈焰熊熊燃烧,将他包围,一根根红色的毛发在脱落,但是每次落净,新的红毛会再次生出,让人望而生畏。

        “无始大阵阵纹给我杀!”黑皇叫道,以阵纹将叶凡困在里面,帮他灭诡异的力量。

        “吞天魔盖镇压!”段德也低喝,将魔盖祭出,垂落下一道道的乌光,将叶凡埋在下方。

        叶凡的黄金血液在燃烧,终于将所有红毛都炼化了个干净,全部脱落了下来,他在大口的喘气,但却感觉不祥依然笼罩在身。

        果然,当无始杀阵消失,吞天魔罐飞起的刹那,他的脸又跟针扎一样难受了起来,不断有血色的红毛生长出来。

        “叶子你……”

        “源天师的不祥发生在了叶子身上!”

        猴子、李黑水等人束手无策,根本帮不上忙,除非永远以帝兵镇压,以无始阵纹困住他。

        “你们不要过来,我自己来过这道坎!”

        叶凡盘坐在虚空中,道经、西皇经等几部经文同时在体内鸣响,如大道禅唱,响彻天地间,他宝相庄严,浑身都在发光。

        红毛在他的体表灭了又生,不断反复,他的神色也在不断的变化,祥和与焦虑并存,奋力抗争。

        阴冷的笑声传来,像是金属板在摩擦,让人浑身不舒服,寒毛倒竖,在那永恒的黑暗中有一双眼睛无情而森然,冷冷的的注视此地。

        “成为……源天师……晚年……我会去接引你……”阴森而渗人的声音传来,像是地狱逃出来的魔鬼一样恐怖,在发出悚世之音。

        “轰”

        叶凡身体最后一震,漫天的黄金血气冲起,淹没了高天,终于是驱散了所有不祥,红毛落尽,不再出现。

        “也许……不用晚年……不久的将来……我去度你归来……”阴森的声音如恶鬼在哭嚎,断断续续,吐字无比艰难。

        所有人都觉得从头凉到脚,感觉脊背升腾起阵阵寒气,这是注定的命运吗?像是末日审判。

        每一个源天师都这样离世的吗?

        “走!”

        黑皇拼命刻出一片繁奥的阵纹,众人迈步走了上去,光华一闪,他们自原地消失。

        当光亮再次出现时,他们已经来到了一片花香鸟语的世界,到处都是峻岭,到处都是大山,生机勃勃。

        南岭!

        他们自北域一渡也不知道多少万里,横跨大域,远行到了另一片天地中。

        “真是可怖,先不要急着回去,等些天再说!”黑皇心有余悸,源天师的不祥让他们心中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数日后,叶凡艰难的自苦海中取出一块绿铜,镇在了仙台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需严加防范。

        这一次他强烈抵抗,并没有真的发生不祥,而下一次就难说了,觉察到自身发生诡异时,恐怕就已经晚了。

        “圣体可敢一战?我元古在北域斩你!”半个月后,一则消息传遍五域,一位古皇子向人族圣体发出了挑战,引起轩然大波。

        整片东荒都沸腾了,快速传向各地。

        “战!”叶凡对此只有一个字的回应。

        “坏了,元古斩道了,已经迈入了仙三境界,这是要拿你来试刀!”东方野回到南岭,犹如龙归大海,让蛮族各部惊喜,他通过族人了解到了这一消息。

        “斩道了……”叶凡在南岭一座山巅上眺望,心中默默思量,古皇的血脉斩道,那是非常可怕的事,战力将无以伦比,同阶无敌!

        “让我去吧,先杀了他!”猴子出言,浑身金毛晶莹,根根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