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四十六章 冥土
  • 正文 第八百四十六章 冥土

    作品:《遮天

        阴兵借道,整齐划一,天地颤抖,他们像是在远古走来,杀向永恒未知处,蛮荒古气冲天!

        **晚年发生不祥,行动诡异莫测,进过神墟,进过仙陵,见过阴兵借道,远古圣人都为之让路。www.00ksw.org

        旌旗招展,阴兵过路,杀向未知的远方,让人发毛,叶凡拦住其余几人一动不动,不敢冲撞。

        除却他外没有人能看到。即便段德精研墓葬学,此时浑身寒毛倒竖,生出莫名感应,可却也什么都没有见到。

        “什么,阴兵借道?!”当数万阴兵行走过去,几人听到叶凡说出,全都惊叫了起来。

        地下阴气重,可形成一些阴灵等,有时也被人称作阴兵,但绝对与这种不同,这是真正让人无法理解的冥兵。

        “我已修成阴阳天眼,居然连个影子都没有见到,唯有直觉告诉我有一群可怕的存在路过……”段德悚然。

        “我听无始大帝说起过,好像什么地方出过阴兵……但是具体怎样我……没细听!”黑皇懊恼。

        叶凡最不平静,源天师晚年才能见到的诡异景象,而今他就看到了,这是什么警兆不成?

        “我想起来了,见到过前贤的一本手札,上面有记载,风水葬学的最高成就者晚年进过冥土,见过阴兵。”段德攥紧了拳头。

        但是那本手札不全,根本就没有写完,那位前贤在中途被活活吓死了,带着惊恐的神色坐化地下石室中。

        几人闻言,顿时毛骨悚然,按照段德所说,风水葬学最高成就者很少有得善终者,不足为奇。

        “我们追下去看一看,他们到底要去哪里。”叶凡道,见到这一幕想到源天师的晚年,他心中不安,如果不弄个清楚总觉得发毛。

        段德连双脚都举了起来,严重支持与同意,他认为风水葬学一座丰碑就在眼前,将揭开一段万古秘辛,他会成为史上一个传奇。

        “真是让人发毛,不过听说过黑狗血能辟邪……”厉天咕哝。

        黑皇顿时神色不善,扭头盯住了它,露出一口雪白的大牙。

        “要不……黑哥你贡献点血,让我们底气足一点。”厉天不知死活。

        “汪!”大黑狗人立而起,扑了过去,狠着劲的咬。

        “打住,别惊了阴兵。”叶凡将他们分开,而后第一个追了下去,唯有他能见到,在前引路。

        黑压压的阴兵宛若一股钢铁洪流,像是可扑杀一切敌手,那种森然的气息让人心惧,稍微一接近形体就要崩开。

        太古的炼狱,广袤无边,有各种复杂的地势,地上尸骸无尽,嵌在石层中成为了化石。

        各种古生灵面目狰狞,人兽凰身、八臂四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生物尸体让人惊异。

        昏暗的战场,一眼望不到边,缭绕着带状的魔云,很是可怖,让人心惊肉跳。

        尤其是,数万阴兵一往无前的走过,带着滔天的杀气行军,更是让人觉得诡异。

        “他们这是要去哪里?”叶凡他们跟了上百里路了,始终不见大军停下。

        “前方起大雾了!”几人吃惊,非常的突兀,雾霭格外的浓,将整片天地都淹没了,前方一片朦胧,天眼都难以望穿。

        叶凡更是惊异,阴兵大军在变少,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来到了目的地。

        “快走,绕过去看一看。”

        他第一个飞奔前行,绕过数万大军,进入雾霭所在地,在这一刻浑身如刀割一样,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不要说是凡人,即便是仙台化龙秘境的修士来此都会身体龟裂,被一股阴森的气息绞杀。

        “太浓重了,阴煞之气贯冲九天,简直就像是进入了冥土!”段德惊道,以他多年的盗墓经验做出判断。

        “黑狗,我还是觉得发毛,你就贡献出点血来呗。”厉天磨叽。

        “汪!”大黑狗的秃尾巴都倒竖了起来,张口血盆大口想大吞活人。

        “噤声,我们来到了什么地方?!”猴子制止他们,火眼金睛发光,露出凝重之色,指向前方。

        雾霭极重,这片地域并不是太古战场,而是一片诡异之地,真的像是一片冥土,与外面的景象大不相同。

        “不对,方才没有起大雾时,前方是一望无垠的平原,是太古战场,可是现在却大变样了。”李黑水道。

        这是一种诡异的变化,让人摸不清头脑,一切都是因为大雾升起所致,像是来到了另一片世界。

        “这里连接着另一个世界……”段德惊异,他们看不到阴兵,但却感觉在减少。

        “叶兄你见到了什么?”燕一夕问道。

        “这里像是一个世界入口,阴兵在进入,像极了九幽之地!”叶凡心中不宁。

        “来到了这里,我们进去看一看!”段德撺掇,他是风水葬学的权威,迫切想挖出一段万古秘辛来。

        雾气很大,前方很广阔,阴兵并没有占据满,有足够的地域可供他们进入,几人艺高人胆大向前逼近。

        煞气越来越弄了,肌体跟刀刮一样的痛,冥气澎湃,欲将人撕裂。

        冥土!

        终于,他们踏了进来,这是一片惊人的土地,绝非那片太古战场,并不是一个世界,而只像是一段路途。

        “通向冥土的路?!”段德搓手,既兴奋又激动,他在一些前贤手札中见到过一些零星记载,却无人点透。

        黑色的土地,灰暗的雾霭,未知的前路,阴兵无视他们,有条不紊大步前行,没入远方。

        “什么味道,好香啊!”大黑狗翕动鼻子,一双铜铃大眼瞪的溜圆,竖着秃尾巴向前望去。

        几人面面相觑,什么都没有闻到,而大黑狗则信誓旦旦,闻到了香气,言称可能是不死神药。

        “这片九幽之地能长出神药才怪了呢!”段德泼冷水。

        他们谨慎前行,当行进五里地后终于也闻到了沁人心脾的馨香,全都为之一振。

        “真是狗鼻子,隔着还几里路都听闻到。”几人心中感叹,但却没敢说出来,怕被狗咬。

        又前进了一里多地,香气浓的化不开,让人几乎要沉醉,忍不住加快脚步想要寻到源头。

        “那里有一个水池!”他们惊讶,在前方水光点点,许多阴兵整齐的从旁路过,香气源自那里。

        “黄色的泉池,好恐怖的水泽,我怎么觉得像是尸水?”

        水池不过十丈见方,汩汩而涌,黄的渗人,有一股阴煞气息扑面而来,但却也夹杂着沁人心脾的芬芳。

        段德取出一个白木棒,探进水中,整条白木瞬间发黄,且有死气缭绕,他立时惊道:“这是黄泉!”

        他们觉得匪夷所思,到底来到了怎样的一个地方?黄泉在极阴死地能诞生一小洼就不错了,而此地却有这么多。

        相传,黄泉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难存这个世间,今日所见这一切显得诡异而神秘。

        “哗啦”

        黄泉池中,泛起一片水花,一株通体乌黑的神草浮现了出来,状若墨玉雕刻成的神兰,有大道气韵,能有一米多高,芬芳扑鼻。

        “不死神药!”厉天、段德口水哗啦啦的,全都忍不住想抓去上来。

        “不对,这是幽冥草!”叶凡喝道。

        大黑狗虽然被馋的哈喇子都快了下来,也点头道:“没错,当年在不死山中见到过一株,完全一样,真想咬上一口。”

        他们深吸一口气,浑身的毛孔都舒张开了,神清气爽,像是接受了最为圣洁的洗礼,仿似要举霞飞升了一样。

        可惜,这并非不死药,吃下去会有可怕的负效果,生不如死。

        昔年,围攻绝代神王的三尊老妖孽,就是因为吃了一株幽冥草而活了近五千岁,但身体却成为腐尸,唯神念长存。

        “这是一株魔花,虽然恐怖无边,但却也算是天地间的一株绝世奇珍,采摘走将来说不定能有什么妙用。”

        这里并非不死山,没有大帝阵纹,可以采摘到手。

        然而,幽冥草竟然早已通灵,化成一道乌光向泉池内没去。他们同时出手,将整座黄泉池都炼化,将它封禁。

        “哗啦啦”

        锁链想动,铮铮而鸣。

        几人都吃了一惊,幽冥草的根部被一条冥铁链锁住了,不然他们不见得能抓到这株与世长存的奇珍。

        “并非实体化的锁链,而是一条道则,将它锁在了这里,真是诡异!”他们仔细观察后,面面相觑。

        “将这黄泉池一起收走吧,让这株幽冥草继续生长,说不定将来真有大用。”最终,他们将黄泉池与这株可怕的魔草进一个白玉小鼎中。

        前方,有一条血河,宽不过一丈,猩红妖艳,寂静无声,流向远方。

        在河上,有一座石拱桥,样式古老,也不知存在多少年了,所有阴兵都从它的上方走过,进入对岸。

        “我看到了对岸的阴兵!”李黑水道。

        其他人也都悚然,但凡跨过血河上的石桥后,所有阴兵都可见,一路继续前行。

        “这是一片冥土,这是古之冥皇所炼,还是说真的有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段德惊疑不定。

        “雾霭快消失了,我们脱离了冥土,来到了古战场中!”猴子道。

        此时雾气消失,各种诡异的场景都在虚淡,只有前方血河以及石桥还真实,最后一队阴兵就要过去了。

        毫无疑问,只要阴兵全部过去,一切都将消失,除非他们也彻底跟进去。

        “像是一处空间节点,这种埋有数百万古族的葬地将不连续的冥土给连接了起来。”段德分析阴兵借道的原因。

        “快消失了,最后一名阴兵也踏上了石拱桥。”李黑水道。

        在这一刻,段德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动作,快速扑了过去,将最后一名阴兵给抱住,生生拽了回来。

        而后,“霹雳乓啷”的打了起来,阴风呼呼,死气汹涌,这片地域如冰窖一样森寒。

        太生猛了!

        所有人都傻眼,段胖子跟那个阴兵抱在一起猛打,滚过来滚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