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三十九章 天之村
  • 正文 第八百三十九章 天之村

    作品:《遮天

        上一章,金色小人抱鼎飞出,应该是第二次在北斗出现,之前杀过紫天都,已修正。www.00ksw.org

        ——————————————————第八百三十九章天之村“这一战竟然斩掉了这么多人,只身杀出一条血路而去,大大超过了预期。”齐罗都露出了惊容。

        老刀把子冷汗长流,打湿了衣襟,自问没有一丝希望做到。这一战杀的天地暗淡,鬼哭神嚎,一群未来的王者损失惨重。

        齐罗第一个追了下去,接着火麟儿也动了,留下一道蓝影紧随其后,接着还有一些身影腾起。

        谁都没有想到,叶凡胆大包天,根本就没有离开神城,咳了一口金色的血液后降落在街道上,徒步前行。

        许多人都一怔,他到底想做什么,这么大的气魄,竟在神城驻足,难道还想打一场不成,杀个尸骨遍地?

        叶凡很镇定,脚踩行字诀来到了天璇石坊旧地,“吱呀呀”推开了破旧的大门,径直走了进去。

        追下来的人全都一呆,没有一个人敢临近,这里有一位圣人坐镇,谁敢进去撒野?

        叶凡对看门的老人见礼,而后找了个地方就盘坐了下来,体内黄金血气蒸腾出,他化成了一尊神像,宝相庄严,一动不动。

        他所得到的涅槃经虽然只是一篇精简要义,即便不全,但以他的体质来修行却也足够了。

        天璇圣地内,黄金血气蒸腾,如一个大蒸笼一样,战气腾腾而上,叶凡的身体响个不停,身上各种伤痕都在愈合。

        仅两个半时辰,他就睁开了眼睛,敛去一身血气,又如生龙活虎一样了,在泉池竟洗净血迹,他通体光泽闪烁,强健而有力。

        叶凡换上一套战衣走向门房,向守门的老人施礼,道:“屡次扰前辈清修,今日送上清泉一瓶,此乃煮茶上佳之水。”

        这是取自荒古禁地的神泉,他很是自来熟,一点也不见外送进了门房中。

        不过,他心中却有些打鼓,这个老人乃是当年的幸存者之一,闻到荒古禁地的气息会否发狂呢?

        “很久没有闻到这种气息了。”这个肌体衰老的圣者声音很飘忽,取出一个破罐子,递给叶凡。

        悟道茶叶!

        当中,竟有足足十几片,这可是无价神茶,尤其是对于功参造化者,这种茶叶比什么都珍贵。

        叶凡赶紧去煮水,吃茶事小,能跟这位圣人共饮那才是真,他很想将这个老人请出来给他坐镇去。

        真要是创教,让这个老人坐在山门中,什么绝世防御大阵都免了,一个人足矣,后荒古时代成圣的人而今几乎成为了无敌的代称。

        神泉水已煮沸,叶凡的瞄了一眼破茶罐,没敢暴殄天物,只取出两片叶子放进了壶中,一股清香顿时弥漫了开来。

        远处也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注视,见到这一幕都有点发毛,叶凡刚才还在血战八方,下一刻跑到这里找一位圣人喝茶来了。

        此时,神城内所有人都一阵头大,即便是太古各族也觉得脊背发凉,深深惊畏,有些莫名的后怕。

        齐罗终究还是出现了,进入天璇旧地,在门房外先干笑了一声,对天璇的存活下来的圣人施礼。

        叶凡藉此试探出,这老王八蛋虽然还没有成圣,但恐怕不远了,看他此时的姿态能发现一些端倪。

        齐罗进屋,一幅道貌岸然的样子,让叶凡牙根都痒痒,恨不得削他一顿,踹他两脚。

        “哭货,你跟来做什么?”

        “你不是要创教了吗,你缺什么我送什么来了。”齐罗倒也干脆。

        “跟你们扯上关系,多半会天下共杀,到时候指不定多少件极道帝兵会压境。”叶凡摇头。

        “天庭早已灰飞烟灭了,我们不是想恢复它,只要攻破地狱与人世间的古老殿堂就可以了,其他随你折腾。”齐罗倒也干脆。

        同时,他也很不见外,对天璇圣人毕恭毕敬的施礼,而后从叶凡那里抢过一杯茶,慢慢品尝了起来。

        茶香袅袅,弥漫而出,传出去很远,让人回味无穷。

        “以生命禁区内的神泉来煮悟道茶,这一壶茶水价值可太珍贵了,这是古之大帝常坐的事。”

        齐罗近乎陶醉,但却不敢失态,对天璇的圣人很敬重,说了一些叶凡都没有听清的话语。

        茶香弥漫,飘到宁静的古老街道上,让许多窥视者都近乎迷醉,神情恍惚。

        叶凡盘坐门房内,并不是第一次喝悟道茶,但这一次却最为不同,心中一片空灵,一下子静了下来,体悟方才大战的种种,陷入一种妙境中。

        直到很久后,他才回过神来,倒下第二杯茶开始品味,感觉像是有一道道神则交织在仙台内。

        “见过人族圣者。”一个甜甜的声音响起,火麟儿来了,在门房外恭敬施礼。

        天璇的圣人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火麟儿拢了拢如海水一样的光亮蓝发,袅娜而进,道:“过去,我父皇每天都会神泉煮上一壶悟道茶,默默仰望星空,经常是彻夜不眠,闻到熟悉的茶香,我不自禁走了进来。”

        她向天璇的圣人说明,恕其冒昧打扰之罪,比之齐罗要讲究多了。

        “真奢侈,天天以生命禁区内的神泉煮悟道茶,原来古之大帝是从太古皇那里延续下来的习惯。”齐罗咋舌。

        “可惜,那株老茶树似乎离不开不死山,我父皇将把它栽种在火麟洞畔,结果差点死掉,又送了回去。”火麟儿道。

        叶凡一口茶水差点没喷出去,想到那株老茶树还真可怜,不死天皇将其主干伐倒,去做棺材板。

        且,十几年前进不死山时那次大黑狗也曾说过,无始大帝亦折腾过它,老茶树病恹恹,差点枯死,不得已又栽进了不死山。

        “太古的皇逝去了,古之大帝也坐化了,一段可怕的漫长的岁月,什么都不在了,连无上的存在都死去了,世上唯有悟道茶等不死药始终活着。”天璇的圣人道。

        这让叶凡一震,是啊,沧海桑田,时光更迭,这个世上真正长生不死的活物,似乎只有不死神药,这是古之大帝都会持有一株的原因吗?他们在探寻。

        “能让我尝一杯吗?”火麟儿水雾迷蒙,不知做戏还是真情流露,道:“过去,我父亲每天都会煮给我喝,可我从来都是懒得去喝,而今却只能通过茶香才能思念他了。”

        “请坐,来,慢慢品茶,说些古皇往事当作茶资。”叶凡给她倒了一杯茶,想听一听古之圣皇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恐怕让你失望了,我父晚年时才有了我与最小的哥哥,已逝去的兄长大我等一万两千岁,我们无法像他人那样感受到父亲的威严与高不可攀,他只是一个慈父,与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火麟儿浅笑,而后静静品茶,不再多说什么,料想即便有秘辛她也不会说出。

        叶凡发呆,亲兄妹可以相差一万两千岁,古今能有几对?得需要活上多么大的年岁,才能有这样的儿女。

        天色暗淡,火麟儿又一次开口,想与叶凡交换麒麟药,但依然被拒绝了,她袅娜而去。

        叶凡与齐罗也告辞,离开了天璇石坊,没入叶色中,消失在了神城,此刻谁也未阻挡。

        这一日,东荒震动,太古各族年轻强者惊憾,人族圣体一战大杀四方,所向披靡,无人可敌,震惊所有人。

        风波蔓延,许多人都在议论,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人族圣体,真的这样强大吗,可与古皇子并论了吗?!”

        “真是出乎意料,火麟儿没有与她对决,那个丫头在打什么主意?”

        “数十上百位大高手都不能将其围杀,他若斩道,圣人不出的年代,几乎要天下无敌了!”

        ……无论是太古各族,还是人族,所有修士都在热论。

        天之村,这是一个无人知晓的小世界,村民看起来很普通,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平凡而简单的生活。

        然而,叶凡运转天眼后,却觉查出了异常,连幼童走道都没有声息,这完全已成为习惯。

        不远处,捉迷藏的几个孩子,神出鬼没,那种是杀手特有的身法,幻灭不定,几个老人饭后坐于村前的大青石上聊天,若不说话,没有一点生命波动。

        不远处,有人从深山狩猎回来,跟幽灵一样,融入天地自然中,难以捕捉轨迹。

        叶凡发呆,这是一个杀手村落,那种本能深入到了他们的骨子里,已成为生活习惯。

        “天庭古之圣贤开辟的小世界,只剩下了这一个,其他都被毁掉了。”齐罗道。

        天之村,人真的很少,总共就四五十户人家,仅有百余人而已。

        叶凡早有心理准备,如果天庭足够鼎盛,也不可能找上他,且隐忍地狱与人世间到现在。

        “其实,你不用跑去天璇石坊喝茶,无需那样来让我忌惮,我不会对你不利。”齐罗眯缝眼道。

        “齐老,外界有人干掉了人世间的一个大成王者,叫嚷着讨要麒麟药呢。”有一个村民走来,憨厚的禀报道。

        “什么,这么快,这是谁做的,干掉了这样一条大鱼?”叶凡很吃惊。

        “是神蚕岭的人做的。”齐罗道。

        神蚕道人,整日醉醺醺行走人世间,在他的后面跟着一个老道人,专门保护,怕他出现闪失。

        而这一次,就是这个来自神蚕岭的老道人出的手,将人世间的一位大成王者击毙了。

        “人世间有大难了,神蚕族杀过一人后,对与其接触过者可以通过‘抽丝剥茧’秘术追寻下去,说不定可以寻到人世间的古殿堂。”齐罗嘿嘿的笑了起来,道:“神蚕族的不死药也失去了,扎根荒古深渊上,这是要与火麟洞争夺麒麟药了吗?好戏接连上场。”

        “太古各族才出世不久,你怎么就知晓了他们的秘术?”

        “身为杀手要与与时具进。”齐罗傲然道。

        说实话,叶凡见他这种表情,很想拍他一顿,道:“在神城时,我如果不敌那些人,无法突围,你是否会一直袖手旁观下去?”

        “这种假设没有意义。”齐罗摇头。

        “天下第一,你们天庭的口气未免太大了。”叶凡毫不留情,点出古之大帝存在的岁月。

        “在那种年代,有天庭而无天庭之主。”齐罗认真答道。

        叶凡毫不客气的点出,他见过天庭最后一位主人,死的很不体面,不像是一位无双高手的风范,他将在圣崖所见到的一切说了出来。

        齐罗听罢,沉默良久,道:“大成圣体都被魔灵附体,生出了绿毛,需要无始大帝去镇压,重伤垂死的天庭之主被那样的存在杀死,并不丢人。”

        两人谈了很久,最终叶凡将天庭的权杖还有人皮经文取了出来,立时有滔天杀气冲起。

        齐罗见到这两样东西终于激动了,身体都在颤抖,双手伸向前,不断的哆嗦着,捧起两件圣物。

        “终于又见到了祖先的圣物……”他不禁老泪纵横,又大哭了起来。

        “你别哭,见你哭我想踩你一脸鞋底印。”叶凡很不爽。

        “唉,激动了,失态了,哈哈……”齐罗大笑了起来,前后反差之大让人瞠目结舌。

        “这件兵器。”叶凡忍受着刺骨的寒意,将黄金权杖举了起来,它幽森无比,像是镇压冥土的无上神宝。

        “不用给我看,就是如此,你就是再找几个圣人来它也这样,多么大的修为发挥多么大的圣力来。”齐罗道,言明不存在真正的封印。

        叶凡早已知晓,这是一件传世圣兵,且应该是大圣以上的人物炼制的,但是却一直没有拿出来用。

        因为,这条权杖很特别,自身有多么强大的实力,它便发挥出相应境界的兵器神威,他曾找过几人尝试解封都失败了。

        “当年,我天庭有其他圣兵,可惜都被夺走了,这根权杖有特别的意义,没有大圣以上的修为,不配动用它。有这种状态就是为了激励后人,只有匹配它时才能持掌,发挥出毁天灭地的神威。”齐罗豪情万丈,而后压低声音,道:“摇光有龙纹黑金鼎,乃是天地孕化而生,我们这杆权杖也是如此,有让古之大圣都疯狂的秘密。”

        叶凡发呆,而后追问,可惜齐罗也所知有限。

        最终,齐罗捧着那张人皮经文,颤抖着说道:“知道吗,这不仅记载了我天庭最关键的部分杀生大术,还是一件最可怕的武器。”

        “它是武器?”叶凡惊讶。

        “自然,它是时间之书,为我教一位祖师以自己的准帝人皮祭炼而成!”

        时间之书,这四个字将叶凡震的发懵,一听就是有无尽可怕之处。

        相传,天庭的一位主人采食到一株不死药,活了两世,真正修成行字诀,触摸到了时间的领域。

        难道说,这张人皮是他的,祭炼成了一件无上秘宝,名为——时间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