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三十一章 一座坟
  • 正文 第八百三十一章 一座坟

    作品:《遮天

        “哧”

        杀手神朝的人的化成一道的虚影,一柄血剑在前,突破时空的禁忌,杀气弥漫四野,依然不死心,发动了雷霆一击。www.00ksw.org

        “锵”

        火花四溅,像是一片流星雨飞舞,叶凡以行字诀躲避过去的刹那,点出了一道指芒试探此人,血剑纹丝未动,只是锵锵作响。

        凛冽的杀意、滔天的杀气如一群太古凶兽狂奔,席卷蛮荒大地飞快冲来,无比的凶烈,另一名杀手王也到了。

        他们一击未能奏效,并未离去,而是要以王者的绝对实力镇杀叶凡,强大到这种程度杀教主如斩草。

        “就在等你们过来!”叶凡真的怒了,费尽心力对付太古王族,到头来却遭到了这样的对待。

        他并未动用天劫,不想现在消耗掉,却也不愿放走这两人,哪怕他们是仙三斩道的恐怖王!

        “轰”

        远处,猴子出手了,轮动一条大铁棍,上坑坑洼洼,并非很很圆润,这是当年的太古凶兵,他化成一道金光冲了过来,砸向一名杀手王。

        他已经仙三斩道,虽然初步迈入,但毕竟是古皇亲子,实力之强大直追修行多年的王。

        其中一人立刻舍弃叶凡,迎了上去,挡住猴子,想要拖延时间,让另一人毙掉叶凡,以为不会出意外,因为仙三的王杀教主如摘花一样简单。

        叶凡没有什么好隐藏的,当时就祭出了那尊圣壳,这两人他绝不会放过!

        “轰”

        犹如洪水滔天,一股血气贯穿霄汉,磅礴威压弥漫,远远望去,如一尊金色的大火炉,一下子将这里覆盖住了。

        圣威!

        不可抵挡的圣威!

        “走!”

        这名杀手王当场悚然,疾呼另一人,转身就逃,他们从来不会正面对决超越自己的人,以刺杀为主。

        “今天你们一个也走不了!”叶凡怒吼,一声大吼,冲起一股金色的波纹,如一片瀚海一样冲了出去。

        “噗”

        那名杀手王当场大口咳血,差点坠落下高空,虽不是圣人的法则,但却是这个等阶的声波轰鸣,他自然承受不住。

        “没错,一个也别想跑!”猴子轮动大棍,追杀另一名杀手王。

        “刷”

        两名杀王都隐进了虚空,在原地消失了。但是叶凡冷笑不止,脚踩行字诀追杀了下去,这等秘术对他无用,因为早已读过天庭古卷。

        “轰”

        在这一刻,他不会动用什么法则,一拳就轰杀了出去,黄金血气如一片神海一样沸腾,涌向前方。

        “噗”

        虚空崩开,一人大口喷血又跌落了出来,头也不回的继续逃,手中血剑折断,一条臂膀弯曲的不成样子。

        “你果然得到了天庭的传承!”杀手王低吼。

        “唵!”

        叶凡大喝,佛教六字真言出口,这具肉身和鸣,轻轻颤抖,顿时冲出一股金色的波浪,让前方的虚空崩坏。

        “啊……”

        杀手王惨叫,他打出的神则伤不了这具圣壳,自己再次遭遇重创。

        叶凡眼泛冷冽寒芒,行字诀展开,身体化成一道光到了近前,探出一只大手一把将其抓住了。

        若论速度,而今的王者没有一人能与他相比,根本不可能有希望逃掉,叶凡像是拎小鸡仔一样将他掐了回来。

        远处,猴子惊疑不定,虽然火眼金清,并未被那名杀手王摆脱,但是却也快失去了踪影,不能完全破开地狱的隐身秘术。

        “轰”

        叶凡赶到,一拳轰杀而至,将那名枯瘦的身影震落出了虚空,上去就是一道翻天印,劈盖了下来。

        “啊……”

        一声大叫,此人也是骨断筋折,结果猴子的乌黑大棒子也拍了下来,将其半边身子打烂。

        叶凡像是拖死狗一样,将这两个杀手摆在了一起,全都是重伤垂死的样子,身体在痉挛。

        “我等九死一生进紫山,费尽心力镇杀神灵谷,源天祖师连命都搭上了,那个时候你们在哪里?刚换来一个平和的时期,你们就坐不住了,要扼杀我,活剥了你们!”

        叶凡一脚差点将一人的头颅踏瘪,心头怒火汹涌,付出了很多,而这两个杀手组织却于此关头来刺杀,让他的心绪难以平和。

        “这两人不太对劲,仙三斩道了,但是没有那么强,好像哪里出了问题。”猴子相当的敏锐。

        “他们是半元神。”段德走了过来,非常的熟练,在两人身上一阵摸索,结果狠狠的踹了两脚,道:“还是杀手王呢,连件像样的宝贝都没有。”

        杀手神朝的重要人物都很谨慎,总会为自己留下一条生路,两个王体都是前人留下的躯壳,并非真身,只是以半元神入主了而已。

        “难怪,我说怎么这样弱,根本与王者实力不相符。”猴子道。

        叶凡探出一只大手,剥夺他们的元神,结果两人的头颅当场全部炸开了,瞬间成灰。

        “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也很狠,一半的元神就这样毁掉了。”李黑水叹道。

        “地狱,人世间,你们不除名,我便除名!”叶凡望向远方,声音铿锵有力。

        两大远古杀手神朝追杀的庞博、东方野、吴中天等人死的死,伤的伤,失踪的失踪,仇恨早已无解。

        “现在怎么办,是要开创旷世大教,还是先去找两大神朝的密地?”李黑水问道。

        他们一致觉得,而今应该先动用各自的关系,去寻找两大神朝的各种线索,了解个通透,毕竟是古来不朽的传承。

        “我以前一时心血来潮,建了一个矿教,而今迁到了一片绿洲中,我们可以在那里汇合。”叶凡详细说了一个地址。

        猴子独来独往惯了,但也表示,不久后会赶到矿教出一分力,段德更是拍着胸膛说,一定会寻出远古杀手神朝的陵园,挖个底朝天。

        李黑水可以去请教十三大寇,姬紫月与其兄长就更不用说了,姬家多半有绝密消息,东方蛮可以问族老。

        大黑狗醒来后,醉意消失了,呲牙咧嘴,咋咋呼呼,询问是谁打了它闷棍,人们一致指向段德。

        “妈的,你们损不损啊,道爷我遁!”段德嗖的一声没影了,第一个消失在地平线上。

        “汪,汪,汪!”大黑狗追杀了上百里,摸着后脑勺的大包无功而返,叫嚣着将来一定要收段胖子为人宠。

        最终,他们分别上路,厉天与燕一夕对这个世界不了解,两眼一抹黑,只能跟着叶凡而行。

        “该去还宝了。”叶凡道,北域事了,太古诸圣蛰伏,功行圆满,吞天魔罐在瑶池时就还给了各自的主人,圣壳也不得不要还回去了。

        再一次来到青蛟王的小世界,叶凡他们受到了规格极高的礼遇,许多古妖都迎了出来。

        叶凡自不会托大,该有的礼节都一一做到,而后见到了赤龙老道,又谢过蛟王之子青衣,将圣壳归还。

        这是一件无敌的人形兵器,妖族虽然豪爽,但是却还没有大方到将一具圣壳随便送人。

        且,而今天下暗流汹涌,随时可能会迎来黑暗动乱,妖族很需要这具圣壳,以他来催动妖帝之兵,威力定然会成倍提升。

        “还要如玉回来吗,如果需要,我可以立刻将她从西漠唤回来。”赤龙道人开口。

        “不需要了,很长时间内都不必了。”叶凡叹道,向他说了此行的种种,道:“我希望永远无需青帝出世,那一天永不到来。”

        说完这些,叶凡在赤龙老道双目烁烁的神辉下站起身来,走出了这座大殿,向外行去。

        他要去见一位故人,上一次来时忧心忡忡,主要为借圣壳,根本就没有多停留片刻钟,而今一切终于平静了下来。

        “去见什么人?”厉天嘿嘿的笑着问道。

        “一个妖精。”黑皇撇嘴,它并没有忘记那个名为秦瑶的妖精,当时宫殿倒塌,它因此而被活埋了。

        清冷的风吹来,叶凡觉得浑身冰冷,登上那座山峰,松涛阵阵,楼阁不在,没有一点生气。

        在那松林深处,只有一座孤零零的坟,土包并不大,立有一块石碑,清晰的刻着秦瑶这个名字。

        叶凡觉得从头凉到了脚,再次来到此地,故人竟已香消玉殒,天人永隔。

        “怎么会这样?”

        他一阵失神,而后无比伤感,十几年远行,回归之后竟只见到了她的坟墓,他呆立坟前。

        “怎么,有一丝愧疚,还是有一丝伤感?昔年可以多见她几面的,但是你从来没有回来过,最终独自横渡星域而去。”一个身穿金色羽衣的少女出现,冷冷的说道。

        叶凡认识她,名为金燕,是这片小世界的一个妖精少女,当时很惹人厌恶,可是而今听到她的话语,却生不出一丝怒气,有的只是沉默。

        松涛阵阵,此地很凄凉,孤零零,只有这样一座孤坟,让人伤感。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三名妖族男子出现,分别为白凤、金羽、苦竹,当年为秦瑶的追求者。

        “她怎么离开的,逝于何时?”叶凡沉默很久后问道。

        “死去未满二百天。”白凤答道。

        “什么?”叶凡一呆,这与他回归的时间相仿。

        “得悉你回归后,她很高兴,可是很快又沉默了,开始拼命的苦修。”苦竹沙哑着声音说道。

        “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叶凡看着他。

        “因为你与我们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修为太高,她拼命的想追赶,结果出了差错。”苦竹低沉的说道。

        “很可笑是吧?”金燕擦泪,将几束洁白的花放在了孤坟前,道:“对于你来说,她可能只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算不得什么,而对于她来说,却大不相同。”

        风大了,松涛呜呜,如在悲咽,孤零零的坟头让人感伤,叶凡呆呆的站在那里。

        “如果你从来没有出现过,她会活的很好,或许已经与苦竹大哥他们当中的一个结为道侣了。”

        平静话语在风中传来,犹如刀斩在叶凡心间,让他变得更加沉默了,什么也说不出,只觉得有一股酸涩。

        “不用伤感,不用失落,因为没有必要。多年过去后,也许你会记得她,甚至偶尔还会有些苦涩,但这又有什么呢?她不过是你人生中一段还算深刻的风景,但风景终究是风景,永远不会是你内心深处最重要的烙印。”

        过去,金燕很讨人厌,而今却说出了让叶凡无法辩驳,也不能去辩驳的话语,句句见血,揭开伤口,鲜血淋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