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一十八章 神王不杀
  • 正文 第八百一十八章 神王不杀

    作品:《遮天

        白衣神王风采依旧,随着他的出手,人们血脉喷张,跟着大吼了起来,众人热血澎湃。www.00ksw.org

        天穹上,那座血色的神炉在绽放无量光,赤霞缭绕,神则无穷,大道轰鸣声不绝于耳。

        六位古王弯下了腰,屈下了膝,承受不住神威,共同对抗也无用,体内每一块骨头都在响,将要炸开了。

        天地间茫茫一片,到处都是光,到处都是法则,一座赤红如血的神矗立,如山岳一样巨大,照耀天宇!

        所有人都被慑服,六位圣人联手都不敌,在被压在下方,即将要跪伏,彻底形神俱灭。

        人们不得不震撼,白衣圣人并非有虚名,斗战圣法举世无双,连恒宇帝炉都演化了出来,还有什么不能做到?

        “啊……”

        六位圣人都大叫,全都大口吐血,身体弯曲的更厉害了,不跪拜下去就要身死道消。

        终于,第七位古王出手,他很强大,化成了一道无量光,白茫茫一片,似一挂银河垂落,以身合道!

        “千世不朽,万劫不坏,道法无边,开天辟地!”

        这位古王很强大,像是在无量光中获得了永生,手持一口巨大的神斧立劈而下,要将虚空中的血炉剖开,像是在开天一样,混沌气都冲了出来。

        不得不说,此人极度强大,地火风水轮转,一个新世界的气息冲来,他劈开了一切阻挡,混沌光汹涌。

        这并非虚景,而是真正的太初之力,有万物初生的气息在弥漫,像是回到了道之初始那一刻。

        “轰”

        面对这一切,白衣神王双手结印,赤霞蒸腾,璀璨的恒宇炉不断上升,竟是直接挡住了这一斧。

        在炉上有九只神凰冲出,还有一轮太阳显化当场,这是一种帝威,根本不像是演化出的,仿佛真正的极道帝兵到了。

        剧烈的碰撞,那轮太阳与神斧撞在了一起,发出了不朽的光芒,整片天地都崩塌了。

        “轰!”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失聪了,什么都听不到了,那种巨大的碰击声响让许多人耳朵鲜血长流。

        幸亏相距足够远,不然所有人都要死,成为尘埃,连血迹都剩不下。

        这是一次可怕的冲击,恒宇炉上烙印的太阳崩开,而那口开天巨斧也崩溃,成为流光。

        交击所造成的波动太悚人了,像是击穿了九重天一般,这是一场大破灭!瑶池内一些长老惊呼,净土外的一些阵纹差点被撕开,这一战的攻击力过于无匹。

        此地,有无量阵纹,专是为圣人开辟出的战场,地下埋有一块又一块的古石,部分为西皇所刻。

        当年瑶池搬迁,这些东西并为能全部移来,但是最重要的部分却都带到了。

        这就是圣人之战,毁天灭地,专为他们准备的战场都差点击穿,出现了一些小差错。

        “啊……”

        第七位圣人大叫着,满头发丝飞舞了起来,怒目圆睁,但是却挡不住九只神凰冲击,将其压在了下方。

        “轰”

        天空中,赤红如血的神炉升高,而后又猛的压落了下去,这一次将七位古王一起镇压。

        所有人都呆住了,这是何等战力,一人独压七圣,占据了上风,这是绝代惊艳的表现!

        这七尊古王有四人踏入这一境界后并未走出去多远,但另外三人却都很强大,尤其是最后一人超级可怕,却依然不敌。

        “给我起!”

        七人大吼,响彻云霄,震的这片天都在摇动,传出去数万里,天地规则都在发颤。

        第七位圣人的加入,让他们变得更为可怕,竟要将那血色的圣炉掀开,震碎在虚空中。

        在这一刻,每一位圣人的天灵盖都冲起一道血柱,几乎要打穿了天地,他们真的拼了,动用极尽力量。

        “啊……”

        气壮山河的吼声,震开了岁月,冲垮了空间,隆隆而鸣,像是千军万马在奔腾,震耳欲聋不足以形容,七圣怒喝,划破了时间的长河!

        血色的圣炉在上升,将要被掀开,七位圣人爆发出了无以伦比的力量,怒发倒竖,血气如江海,透过天灵盖而出。

        所有人都惊呼,面对这一切,人们真的怕了,姜神王如果败了,还有谁能挡住?

        此时,白衣圣人成为了人们唯一能仰仗的人族圣者,是他们的精神支柱!

        所有人都恐惧了,身体都忍不住颤抖,人族实在败不起,没有那么多古王,圣人太稀少了,一旦亡掉,后果不可想象。

        “天佑神王!”许多人暗自祈祷。

        白衣猎猎,姜神王发出一声长啸,声动**八荒,他从天而降,整个人都在散发光彩,踏在恒宇炉上。

        这是一幅永恒的画面,多少年过去后人们都不会忘记,绝代神王之无敌风姿尽显无疑。

        白衣胜雪,神王姜太虚踏着恒宇炉落下,将七位圣人都压了下去,不断下降,无可匹敌!

        “啊……”

        七圣大吼,全都大口咳血,每一块骨头都出现了裂纹,他们绝望了,人族的这位圣人堪称圣中之王!

        他们七人合力都不能撼动,被人踩着恒宇炉镇压在下,生出阵阵无力感,失去了一战的勇气。

        “后荒古时代证道的圣人都这么可怕吗?”最为强大的那名古王,意志最坚韧,但却也绝望了。

        他们浑身都在响,各种法则倒转,将要毁掉他们自己的身体。且,就在这时,肉身支撑不住,他们即将要跪伏下来,以一个非常屈辱的姿势倒在白衣神王的脚下。

        “神王无敌!”

        人们大吼,神情激动,那可怕的败亡景象没有出现,白衣神王绝世风姿,竟然以一己之力镇压了七位圣人!

        “绝代神王!”

        虽然该称作白衣圣人了,但是人们更习惯称他为绝代神王,因为这更能彰显他的与众不同。

        白衣飘动,神王姜太虚站在赤血神炉上,照耀天宇,像是独登绝巅一般,一览众山小,七圣尽伏脚底神炉下。

        这是一种天作崖、我为峰的气概,俯视苍茫大地,连圣人都倒下去了,要跪伏在脚下。

        永恒的画面,无论过去多少年,都烙印在人们的心田,无法磨灭。

        “啊……”七位圣人即将败亡,忍受不住这种威压,仰天怒吼。

        然而,就在这一刻,白衣神王灿烂一笑,收去无上威势,化去恒宇帝炉,将一切气息都敛去了。

        他白衣胜雪,独立在虚空中,并没有下杀手将七圣镇死,也没有让他们屈辱的跪拜下来。

        天地皆静,所有人都一呆,连七位圣人都不明所以,愣在当场,不知说什么,不知做什么。

        没有人会想到,白衣神王关键时刻收手,没有演化神炉震下去,任谁都知晓,他方才绝对可以镇杀七圣。而且可以让他们屈辱的跪着死去,一世英名付流水,会成就他自己的无上霸气与威名。

        但他却没有那样做,神色平和,在晚霞中独立,风采过人。

        太古各部脸色发白,七位圣人就这样败在了一人的手中,慑人心魄,许多人双腿都发软。

        “为什么没有出手?”一位古王低沉的问道。

        “这样杀下去何时才能了,这一次是万族盛会,不是杀生大会。”神王答道。

        七位古王沉默了,他们心中难以平静,有苦涩也有失落,就这样败了。

        “彰显实力,却不用霸气,是真正的王者,将来的路注定比我们走的远很多。”一位古王轻轻一叹。

        人族许多修士不解,为何不杀了几位圣人,那样就会少了一股可怕的大敌,少有人明白神王之心。

        “我们败了,谢不杀之恩!”在这一刻,七位圣人竟然一起躬身施礼,惊住了所有人。

        无论是古族,还是人族诸雄,全都瞠目结舌,这样强大的祖王有难以剔除的傲骨,不敬天,不拜地,更不会对同阶者施礼。

        在这个天地间,除非古之大帝复生,不然他们不会向任何人礼拜,但在这一刻却向神王低头了。

        什么是真正的王者?让不世大敌都要礼敬,心生敬畏,无比佩服。白衣神王给予了最好的诠释!

        让祖王折腰,让太古的圣人行礼,这是一种无法想象的荣耀,世间有谁可做到?

        这一战,白衣神王没有杀死一名敌手,衣不染血,但却注定要名动天下,惊动万族,所有人都要敬畏。

        “我们小觑人族了,你是一个真正的王者。”七位圣人又一次对神王施礼,而后就要转身离去。

        所有人都发呆,自古至今,能有几人可享这种尊崇的礼节?

        人们思索片刻都明白了,神王不杀是对的,这七人他想杀随时可以除掉,但若是杀了,太古各大族会疯狂报复,人族难抗。

        以不杀来慑服,远比彰显武力、霸气十足更有震慑力!

        “几位都已到了瑶池,何不进去坐下来好好谈一谈。”神王开口挽留。

        七位祖王身形一顿,而后迟疑了片刻,最终转身回来,同白衣神王一起向净土内走去。

        “不要鄙夷我们一起出手,因为如果连这一关都过不了,人族真的没有希望了。不仅我们几人不相信无始还活着,还有一些更强大的人,他们……明天应该都会来。”

        七位古王对于联手对敌之事并不羞愧,很坦诚的说出了真相。

        这七人恢复了冷漠,他们并不像龙首古王那样浮躁,他们只与白衣神王对坐,对其他人不理不睬,完全忽略了。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因为当太阳升起的刹那,将有未知的命运等待每一个人,神王一人能否独战天下?

        许多人想到这一问题都心情沉重,难以沉眠,人们觉得这一夜是如此的漫长,且希望永远持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