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一十四章 嚣张不可一世
  • 正文 第八百一十四章 嚣张不可一世

    作品:《遮天

        古树如虬龙,枝桠苍劲,伸展向天,洒落下一地的阴凉。www.00ksw.org

        这名古王龙首高昂,人身雄伟,生具异禀,看起来高大而健硕,脑后有一轮圆环,璀璨夺目。

        成片的人族还有古生灵跪倒在地,体如筛糠,不受控制的痉挛,像是在面对一尊神明。

        他具有无以伦比的威势,自然散发的气机让人难以承受,这是属于远古圣人级的威压,立身在那里,满场皆跪。

        “那个圣人在何方,让他过来见我。”他脸上充满了冷漠,背负双手,昂然立于场中央,睥睨瑶池。

        古木摇曳,树影婆娑,此地很安静,依然没有人应答,人族修士谁敢站出?他们没有与圣人一战的实力。

        在这一刻,这名古王脸上很冷酷,扫视每一个人,而后肆无忌惮,仰天大笑了起来。

        “竟然逃走了吗,真是可笑,哈哈哈……人族你们一如过去那般懦弱!”

        他只身闯进来,一副唯我独尊的气概,斜睨在场的每一个人,这种压迫性的气息让人元神都要裂开了。

        这种笑声很刺耳,在场的人类修士全都变色,这是一种羞辱,在等于在扇他们的耳光。

        不远处,古木林中,叶凡等人也全都脸色难看,这名古王太过分了,他恨不得将圣壳重新祭出。

        一位年老的人类修士性格刚烈,勉强对抗圣威,道:“他也许有事离去了,你无需这样羞辱人族。”

        “有事离去?我看是逃吧,只要他回来,我立刻宰了他。”龙首古王背负双手,脑后的圆环更加绚烂了。

        他无所顾忌的大笑,像是刀子一样狠狠刺在每一个人的心上,轻蔑无比,一人独对所有人。

        这个时候,连许多古生灵都惊异,这位古王明显就是找事来的,根本就没打算坐下来参与万族大会。

        不远处,天皇子露出一缕阴森,旁边的两名古王相视而笑,他们知道,好戏将陆续登场了。

        不仅是他们,还有其他强势的古王也不相信无始还活着,肯定都会陆续亲身来瑶池讨个说法。

        “真是扫兴,人族还像太古以前那样没出息,从来都不敢面对,只能沦为附庸而已。”这名祖王神色更加冷漠了,说话不留一点颜面。

        “他妈的!”连厉天这个外来者都有些忍不住了,心中冒火,同时暗自后悔,来到了一颗变态的古星,古生灵过于可怕。

        其他人也都倍感憋屈,这个古王纯粹就是为了羞辱众人而来,那种强势专为针对他们而显示。

        此时人们敢怒不敢言,这是一尊圣人,上去一千个一万个都没有什么区别,架不住他一只手,一按之下全部都要成为飞灰。

        “无趣啊无趣!”龙首古王摇头,带着一丝轻蔑,大步向前走来,无比的从容与镇静。

        旁边,各族反应不同,有惊异的,也有担心的,更多的人则是亢奋,封神榜镇压北域的影响似乎都被这尊古王冲淡了,他的言行让许多部族都很振奋。

        “人族圣体在哪里,让我见识一下!”

        这名古王大步来到了古林深处,径直向这边走来,一双眸子盯住了叶凡,有些发冷。

        “坏了!”段德变色,这明显是找茬儿而来,多半是要除掉叶凡。

        毕竟,人族圣体很不一般,太古某些大族多半都不希望他成长起来,扼杀在摇篮中最为妥当。

        “没什么大不了,实在不行,今天我豁出去了,以那具圣壳拎着吞天魔罐拍死他!”叶凡发狠。

        “尽量不要乱来,会出大问题的!”段德神色凝重,在刹那间,他们暗中快速交流了一下意见。

        龙首古王一步一步走来,强大的圣人气机流淌,如混沌雾气迷蒙,压的每一个人都心惊胆颤。

        “就是你?”他高高在上,俯视石桌后面的叶凡。

        “不错,就是我!”叶凡站了起来,与他对视,平静而没有惧意。

        远处,围观的人类以及太古各族都心惊,面对祖王威势,他竟然能够站起来,没有跪下去,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有点意思。”龙首古王俯视他,身上的气息一下子浓了不少,脑后的圆环更加炽盛了,如神明一般。

        叶凡感受到了一种强大的压力,浑身骨头都在作响,若非体质特殊,可能已经要崩碎了。

        即便如此,他也是身体剧痛,一种强大的力量向他涌来,压迫着他要跪下去,这是圣人气机。

        “你以圣人之力压迫算什么本事,有什么可自傲的?”场中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猴子站了起来,与祖王对峙。

        人们都一阵心跳,不久前神蚕公主为猴子出头,还历历在目,而今他又要惹另一尊古王了。

        “圣皇子,你身为我古族一份子,与人族圣体走的这么近说不过去。”龙首古王收起了威压,淡淡的说道。

        “我父曾说过,万物相生相克,各族都有存在的道理。”猴子道。

        “你是斗战圣皇的后人,我也不想对你说三道四,不过这个人族圣体的事你不要管,谁也挡不了我。”

        龙首古王森寒了下来,大有一言不合,要将猴子一起灭杀的冲动。

        远处,所有人都心中一片冰凉,一尊古王亲至,常人根本无法比拟,相差的太远了,所有教主一起上,也挡不住他一根手指头。

        “你这是在欺人吗?”叶凡拉住了猴子,没有让他上前,他并不惶恐,神色平静,近乎是在质问。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我一根指头就可以点死你上万次!”龙首古王森寒。

        “没错,就是在与你说话。”叶凡无所畏惧的点头。

        后方,人们都吃惊,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竟敢这样对一位祖王开口,这等于敲响了地狱的幽暗大门。

        南岭蛮族长看不下去了,他怕叶凡被人一指毙掉,大声开口,道:“封神榜镇北域,无始大帝显化神迹,而今万族大会将召开,你身为古王却不自重,为何这样咄咄逼人?”

        四外静悄悄,人们都屏住了呼吸,敢这样质问一位古王,需要莫大的勇气,都为蛮族长捏了一把汗。

        “哈哈哈……”龙首古王仰天大笑,目空一切,根本就没有将在场的人看在眼中,有的只是无尽的轻蔑。

        “一群蚁虫,到了现在,还在将希望寄托在那个死人身上吗?他早已烂成骨头渣子了。实话告诉你们,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打碎你们的白日梦!”

        他姿态嚣狂,这样的话语不仅是在羞辱人族,也是在侮辱无始大帝,让每一个人都义愤填膺。

        “怎么,不服气吗,我就站在这里,让那无始鬼出来镇压我试试看?”龙首古王森然冷笑,道:“一个人怎么可能活十几万年,那简直是个笑话!”

        “说的对!”不远处,天皇子出言大声附和,元古也是点头。

        在这一刻,各大古族一阵骚乱,所有人都议论了起来,心思又变得无比活跃,全都很振奋。

        “你这是在辱我人族大帝,不久之后必然化飞灰!”蛮族长大声道。

        “哈哈哈……真是天真,等那个死鬼从坟墓中爬出来再说吧!”龙首古王大笑完,神色冰冷了下来,道:“你就是南岭蛮族的野人头子?我曾有些耳闻,神灵谷未能灭掉你们,我来做好了。”

        “轰”

        他冷冷一瞥,一股滔天的圣人威压,顿时汹涌了出去,蛮族长大口咳血,横飞了出去。

        现场一片死寂,这可是蛮人部落的族长,可是连圣人外放出的一缕气息都挡不住,差距之大不能以道里计!

        “你……”叶凡大怒。

        “我怎么了,你一个小小的人族圣体,还没有成长起来,也敢对我不敬?还不跪下!”他再一次大喝。

        “你欺人太甚!”后方,蛮王出现,止住部落族长的鲜血,将其交给了族人照顾。

        龙首古王转过身来,冷冷一笑,道:“仙三斩道,已经大成,有些意思,但还是不够看,杀你只需一根指头。”

        “你真的将人族看扁了吗?”蛮王沉下了脸,其他人族修士也都神色难看,愤怒无比。

        “人族,你们不行!”龙首古王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轻蔑之色难以言表,道:“无始早已是一个死人,而今你们还能指望什么?真是没有一点长进,一如太古年间那样,只是强者门下的一个附属小族。”

        “你要是这样说,我就请人收了你!”蛮王怒了,浑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血脉喷张。

        不仅他怒了,其他所有人类修士全都火气上涌,怒火欲烧尽九重天!

        士可杀不可辱,龙首古王欺人太甚!

        “是吗,就凭你们这帮虫子也配与我过招,一根指头送你们全部上路!”龙首古王阴森道,伸出一根手指头向着蛮族众人那里点去。

        在这一刻,蛮王只有一个动作,那就是摘下了头上的兽皮帽子,道:“我找人收了你!”

        “嗡”

        虚空塌陷,一只色黑色的大爪子探了出来,像是自那远古大地划破时空而至。

        “喀嚓”

        凌厉而可怕,黑色的大爪子一把攥住了那点过来的手指,发出一声骨碎的声响,鲜血淋淋,将祖王的手指掰断了下来。

        “啊……”

        龙首古王一声惨叫,倒退了出去,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蕴含大道神则的指头断裂了。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感觉不可思议,无比震撼。

        在蛮王的头上,静静的趴伏着一只黑色的小龟,确切的说是玄武,因为它生有一颗真龙头。

        待看清是什么伤了他之后,龙首古王的肺都快气炸了,一只慢吞吞的黑乌龟正在对他摇动一只小爪子呢。

        他实在受不了,这是一种耻辱,甚至可以说是羞辱,低沉道:“一只乌龟……我竟然被一只乌龟伤了!”

        “干你娘,你才是乌龟,老子是玄武!”蛮王头上,那只慢吞吞的黑乌龟很犀利的说道。

        所有人都傻眼,近乎石化,这只诡异的黑龟怎么跟蛮族人一个性情?都属于粗鲁、粗线条那种。

        龙首古王气的咆哮,大道神则祭出,向前冲去。

        “砰”

        然而,一只黑色的大爪子向前探来,一巴掌就将他拍翻了,道:“干死你,记住,老子是玄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