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三章 危机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三章 危机

    作品:《遮天

        神蚕公主如水葱一样的纤指轻拂紫色发丝,洁白莹润的脸上很平静,但是却让前方的古族一阵心惊肉跳。www.00ksw.org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倒退,那两位古王也是心中跳个不停,甚至有立刻遁走的冲动。

        “公主殿下请息怒,你已杀死一位祖王,一切都到此为止吧。”其中一个古王硬着头皮劝道。

        四野,人们都吃惊,被杀了一个女王,他们居然忍了,且如此低调,可见神蚕公主威势之隆。

        原始湖的人亦上前,将元古护在当中,将其与天皇子隔绝,怕被无辜牵连进去,恭谨无比,道:“请公主殿下高抬贵手。”

        周围,人们倒全都屏住了呼吸,神蚕公主的威势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强大,让这些皇族都不得不低头,心中在害怕。

        一大王族能有几个祖王?很难超过三尊,带了一个祖字,就等于代表了这一大族,地位无比崇高,杀他们就等于与这一王族开战。

        而神蚕公主抬手就毙掉了那个女王,根本就没有一点犹豫,干脆而果断,无所顾忌,不得不让人发毛。

        “请公主息怒。”此时,火麟洞的皇族也上前帮着求情。

        “公主纵横太古时,诸王避退,何需计较这些,就饶恕过他们吧。”血凰山的人也开口。

        神蚕公主紫发垂落,又遮住了半张仙颜,嘴角微翘,有些冷与傲,盯着天皇子与元古,道:“不要自恃出身高贵,仰仗父辈余荫算不得什么,惹恼了我,全都杀个干净!”

        天皇子如遭雷击,脑后的九道神环差点崩坏,身形一震摇动。元古更是一阵颤动,左眼中的那轮黑日,右眼中的那轮血月险些被化掉。

        “公主……”就在这时,神蚕岭的人也出面了,上前帮助求情。

        他们也有些担心,自家的神威公主虽然功参造化,但是却毕竟还没有天下无敌,若真的杀了两位古皇子,神蚕岭日后的日子别想好过,那些太古祖王会疯狂的,说不定就会以同样的方式干掉神蚕道人。

        神蚕公主扫了他们一眼,没有再出手的意思了,这让其他人长出了一口气,这可真是一尊犀利的女神,清新美丽,但是却相当的霸气与强势。

        一场风波就这样过去了,人们心中都有一杆秤,猴子一脉虽然人丁稀薄,几乎死绝了,但只要跳出来一个就够吓人,都开始对其礼敬,真正从心底认可他是地位显赫的圣皇子。

        神蚕公主向叶凡表示了谢意,而后又具体询问了荒古深渊上九株神药的情况,蹙起了眉头。

        那是属于神蚕一族的不死药,原本生长在神蚕岭上,内蕴大道碎片,是该族的无上瑰宝,怎么落在了那片深渊上?

        她想到了一些往事,但却难以那些记载串连起来,当年古药自行飞遁而去,连神蚕一族的盖世大圣亲自出手没有拦住。

        “有时间我去走上一遭。”神蚕公主道。

        “公主慎行,有他族古王曾去过,但却铩羽而归。”神蚕岭的人劝道。

        “我知道了。”神蚕公主点头。她肩头上的小生灵也哼哼唧唧,翻动大眼白,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

        “小家伙,还记得我吗?”叶凡笑着问道。

        旁边,其他人都噤若寒蝉,没有人敢在这尊神女面前大声说话,而他却不在此列,顿时让很多人羡慕。

        “哼哼唧唧”

        小乖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以一只小爪子牢牢的抓住神蚕公主的一绺秀发,小心的的防备他,生怕被拐跑一样。

        “没良心,当年你渡劫时是我帮你冲过去的。”叶凡想摸它,结果惹来一阵哼唧声。

        远处,太古各族都暗自皱起了眉头,人族圣体这是要拉拢神蚕公主,想让神蚕岭站在他们那一边吗,有了一个猴子已经够乱了,再加上那些神蚕谁都要忌惮。

        “人族的路在自己的脚下,别让帮不了。”神蚕公主这样说道,并没想要介入各族的纷争中。

        叶凡、李黑水等人如果说心中不失望那是假的,这样一位超级援助却不能争取过来。

        然而,他们却也知道,各族间很复杂,神蚕公主要为神蚕岭着想,是不会轻易步入乱局中的。

        “封神榜一出慑万族,然而还是有部分古王坚信,无始大帝早已坐化,这次盛会他们会亲自前来。”

        最终,神蚕公主带着小乖飘然而去,就这样走了,轻灵而洒脱,仅留给叶凡他们这样一句话。

        在场的各大部族都放下心来,只要神蚕岭的公主不站在人族那一边,什么都好说,不然还真是让他们忌惮。

        叶凡他们心中却是一沉,这可真不是一个好消息,连封神榜都出来了,依然有古王不信,情况太不妙了。

        时间无多,万族盛会真正开启时,这些强势的古王就会降临,恐怕将有一场大乱,甚至是大祸!

        “连无始大帝的封神榜都镇不住他们吗?”

        叶凡、段德都没辙了,这是他们近期能动用的最强大的后手,短时间再无其他办法了。

        古族不止天皇子一脉了解古皇山,肯定还有其他人深知一些秘密,不然决不可能这样深信无始大帝羽化成灰了。

        然而人族自己,除却叶凡几人外,都相信无始大帝还活着,这几日间北域人族跟沸腾的水一样,到处都是喧嚣声。

        他们根本不知,太古一些古王在冷笑,依然有少部分人没有被镇住,这是一种大患。

        瑶池内也是如此,人族许多教主以为掌握了主动,有了很大的话语权,却不知道有古王在森然俯视。

        “这可怎么办?”李黑水蹙起了眉头,见到瑶池内人族的情绪高涨,他充满了忧虑。

        “究竟是谁控制了封神榜,他会不会出现,到时候能够出来震慑一番吗?”叶凡道。

        “该会不是那只狗吧,按照它的身份来说,多半是一个在破与立间徘徊、而今真正再立的存在,毕竟追随过无始。”段德神神叨叨。

        “难道真是黑皇?不太可能吧,就他那贪婪而又无耻的样子,怎么可能是一个高手。”叶凡摸了摸下巴,实在难以将黑皇想成一个得道高人,那个混蛋见宝眼开,连熟人都抢,比段德还缺德。

        而今,人族极度缺乏强力高手坐镇,大会一旦召开,形势恐怕会非常的不乐观。

        “将这具圣壳先藏其来吧,既然有强势的古王将登场,多半上来就会立威,既然不相信无始大帝活着,说不定他们会直接先杀掉你们唯一的圣人。”猴子仔细思量后说出了这样一个严峻的问题,因为他对古王太了解了。

        “是啊,一具圣壳难以慑服,毕竟不是真正活着的圣人,万一将吞天魔罐震落出来,发现是一具死壳,那后果就更不妙了。”段德也道。

        在这一刻,叶凡他们感觉到了一股冷冽的寒意,像是一阵秋风扫过,万叶凋零,一片萧索。

        “叶兄,一别十二年,今日不醉不归。”不远处,大夏皇子走来,久别重逢,一脸真挚的笑意。

        叶凡暂时放下忧虑,迎了上去,对大夏皇子问好后,又笑着对旁边的白衣小尼姑,道:“小师傅越来越漂亮动人了,嫁人了吗?”

        厉天“啪”的一声展开了折扇,一步三摇,道:“小师傅芳龄几许,可愿与我共参佛教妙理?”

        当年如一个精致瓷娃娃般的小尼姑已经长大,但一双大眼依然清澈,还是很依赖自己的兄长,躲在后面,气鼓鼓的道:“你们没有一个好人!”

        “嘿嘿……”一群人干笑,自己都觉得这样亵渎一个佛教青春小尼姑有一种罪恶感。

        大夏皇子笑了笑,倒也不生气,知道这帮人不敢真对自己妹妹怎么样,也是就口上占占便宜而已。

        “月空兄,这边来!”李黑水眼尖,见到了刚进入瑶池的天妖宫一群人,呼唤他们的少主。

        妖月空英气逼人,一身紫衣猎猎,风采远胜从前,也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精气神近乎沸腾燃烧。

        “叶凡,黑水兄没有想到还能见到你们!”妖月空很激动。

        “这些年你去了哪里,怎么一直没有你的消息?”大夏皇子问天妖宫少主。

        “我闭关十几年,终于将身体调理好了。”妖月空道。

        众人都知道,他身为天妖体本应睥睨同辈才对,但却因还未出生就被人在母体中算计了,导致他一直虚弱,不能展现出天妖之威来。

        “恭喜!”一群人全都送上了祝福,向他贺喜。

        不久后,姬皓月兄妹也来了,随姬家一群老古董进入瑶池,他们并不是与叶凡他们一起北上的。

        瑶池圣女将这两人引了过来,一群故人相聚,分外热闹,暂时忘记了人族前路的迷茫,忘记了心中的忧愁,在一株古树下推杯换盏,开怀畅饮。

        昔年的一些熟人不断加入进来,当南妖与齐祸水到来时,还带来他们不算多么熟悉的中皇。

        “难道是他,我怎么觉得恍惚间见到了一位故人。”中皇的一句话,让叶凡与段德都是一个激灵,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关注,所以模糊的听到了。

        这些人聚在一起,毫无疑问是一场小盛会,猴子拉住神蚕道人狠拼酒,南妖与中皇以道术炼气对饮,叶凡掐住段德,用一个酒坛子堵住了他的嘴,神王体姬皓月与天妖体妖月空探讨体质……瑶池圣女、齐祸水、姬紫月、小尼姑则各有仙姿,争奇斗艳,也都在小饮,姿态动人。

        “轰!”

        终于,该来的还是来了,有强势古王降临,神钟大响个不停,一股铺天盖地的圣人气息汹涌进瑶池,根本就不加掩饰。

        一个生有龙头、浑身神光缭绕的古王大步走了进来,所过之处,所有生灵全部不受控制的叩拜了下去。

        这就是圣人级的威压,一般的修士根本承受不住,他径直向人族群体中走去,结果噗通声不绝于耳,全都被他的气息压的跪倒在了地上。

        圣人之威不可抗!

        他这样显然是有意为之,大步向前走来,冷笑道:“我听闻人族出了一个圣人,真是难得。过来一见,让我看一看是否名副其实!”

        他大刺刺,带着一丝杀机。神蚕公主与猴子所说成真,强势的古王刚来一人,就想血杀人族的“唯一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