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二章 神蚕公主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二章 神蚕公主

    作品:《遮天

        紫发神女神色恬淡,轻轻抚摸肩头上的那只小生灵,如玉的手指晶莹透亮,闪烁惑人的光泽。www.00ksw.org

        这只形似小凤凰的一样的精灵哭的稀里哗啦,泪眼汪汪,彻底模糊,呜呜的叫着,不断的以头磨蹭少女的脸颊,更是伸出一只小爪子攥住她一绺秀发,死也不肯松开,生怕是梦一场。

        “是那只神蚕?”李黑水眼睛差点瞪出来,而后又盯着那名清丽如仙的少女,觉得不可思议。

        当年,这尊神女在神城赌石坊被切出来时,神蚕就大哭个不停,最后都昏厥过去了,而今相见,它已是数次变身了,却还是没有忘记。

        “这可真是一只重感情的蚕,生离死别在太古,而今终于是又重逢了。”叶凡轻叹。

        另一边,王女与两外两名男性古王无比的惊撼,没有想到在这里见到一个应该早已死去的人。

        他们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全都在慢慢后退,神色很不自然,甚至有些惧意。

        紫发少女一边的秀发遮住了半张脸,清秀而空灵,嘴角弯弯,露出一缕欣慰的笑意,抚摸小神蚕。

        “乖,不哭,不是又相见了吗,难为你能留住印记,没有忘记我,到时候给你一方神源做奖励。”

        她轻轻的笑,雪白的贝齿比珍珠还晶莹,很是灿烂,感染其他人的心绪。

        正是这样一个女子,却让三位古王忌惮,迟迟不敢有任何动作,甚至想要就此退走。

        远处,那三人走来,披头散发的年轻道士被人认出,正是一直游荡在神城的神蚕道人。

        而那身穿九龙黄金战袍的男子是大夏皇子夏一鸣,至于那个白衣小尼姑则是大夏公主夏一琳。

        “小乖不哭!”白衣小尼姑轻唤,见到神蚕哭的这么伤心,跟个花脸猫一样,她也很难过。

        “没事,它只是见到了亲人而已,喜极而泣,真正的神蚕皇族有些东西是难以磨灭的,不会忘记。”神蚕道人开口。

        “小乖?”场中心的少女闻言诧异,而后又露出一缕笑颜,道:“很好听的名字,以后就叫你小乖了。”

        神蚕扭捏,一边哭的稀里哗啦,一边以自己的头摩擦少女的脸颊,呜呜的叫着,似乎在述说什么。

        远处,神蚕岭的一群人全都冲了过来,激动无比,行大礼参拜,道:“您……是公主殿下,还在世上。”

        所有人都石化,尤其是太古各族,一个个都是既敬畏又震惊,这是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许多人都跪倒行大礼。

        神蚕岭,曾出过一只九变无敌天上地下的存在,横扫诸天无对手,世间称皇。

        神蚕岭,虽然强者很多,但多为金蚕、银蚕、玉蚕等,真正有皇血的极少,历代从未过十五之数,仅比斗战圣猿一族多上一些而已。

        身为神蚕岭昔年威震天下的公主,有很多传说,自然引发了极大的震动。

        “拜见神蚕公主!”

        “参见斗战王妃!”

        几乎所有大族的生灵都跪拜了下来,全都无比的恭谨,一个个都在大声山呼。

        这让许多人类修士都发毛,摸不清所以,全都怔怔的看着。

        “起来吧,叫我公主就好了。”少女的声音很柔和,悦耳动听。

        “她还是斗战王妃,怎么回事?”段德捅了捅伤势尽复的猴子。

        “她差一点成为我的婶婶,但却在一次大乱中被人杀害了。”猴子道来。

        “啥?”段德翻白眼。

        猴子的叔叔是谁?很有可能是西漠的斗战胜佛,这么算来的话,这个少女的来头还真是吓人。

        此时,其他古族的人也都议论了起来,但凡大族都知晓一些往事,小族却知之甚少。

        神蚕公主天纵之姿,昔年太古各族无数俊彦去提亲,全都被打了出来,铩羽而归,唯有斗战圣皇的亲弟弟,通过了她的考验。

        可以说,这位公主不仅明艳动天下,一身修为也是惊天动地,远超一般的祖王很多。

        可惜,太古末年,斗战圣皇坐化,大地上失去了无上的统治者,顿时大乱,各族相伐。

        不知发生了怎样的惊天大变故,连神蚕公主都殒落了,消息传出时,各族都大震动。

        当年猴子先是进瑶池求取蟠桃,又西入秦岭争夺梦幻神髓,就是为了救她。叶凡恍然,难怪猴子这样尽力,严格来说,这是他的准婶婶。

        “多亏当年你送的那枚圣果了,正是当年他们神蚕一族的圣药所结出的。”猴子道。

        叶凡也听闻过,荒古深渊上的九株圣树其实乃是一株不死药拆分生成,属于太古年间的神蚕一族。

        “这一饮一啄莫非前定,那本就是神蚕族的东西。”

        神蚕道人也在场,严格来说,他比该族所有人的辈分都高,是九变成皇的始祖的亲子,地位超然。

        他并没有凑过来,抱着个酒坛喝的醉醺醺,与周围显得格格不入,显然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神蚕公主安抚好小乖后,那缕笑颜消失了,转过身来,虽然神色依然很恬淡,但是却多了一种威势,注视那名太古女王,道:“刚才我听说,你要让圣皇子下跪,在万族面前忏悔,还想杀他,我想问你凭什么敢这样嚣张?”

        她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却很让现场一下子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静静观望。

        这个清丽灵动的少女,连当年的斗战老圣皇都很满意,让自己的幼弟去提亲,怎能不让各族的王忌惮?

        “他亵渎神明,侮辱天皇,理应受罚。”太古女王道,不过语气明显不是那么硬了。

        “渎神吗,当年斗战圣皇在世时,怎不见你去理论,他掀翻了不死天皇的道场,你为何不站出来说上一二?我看是欺软怕硬吧。”神蚕公主淡然道。

        “我并没有想杀他,只是想惩戒一番,让他对神恭敬一些。”女王显然很发怵,再也不似以前那样强势。

        神蚕公主平静无波,摸了摸肩头上的小乖,又向前看来,道:“他身为圣皇子,脾性刚烈,你却要他向天皇子赔罪,当着所有人的面下跪,还有比这更恶毒的吗?想打断他的双腿跪在万族前,是想破其证道之心吗?”

        说到这里,神蚕公主恬淡神色不变,但是话语却有些冷了,道:“我也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在自己跪在万族前,二是我打断你的双腿跪在万族前,然后向圣皇子赔罪。”

        在场的人都感受到了一种杀气,果然不愧为太古末年最出名的女强者之一,相当的干脆与强硬。

        “你欺人太甚!”太古女王大怒。

        她身为一代祖王,可号令一大王族,任何人见到都要礼敬两分,却要向一个后辈跪拜,比杀了她都难受。

        即便这个人是皇子也不行,修行到了她这样的境界,在太古等阶森严的世界,是最顶级的存在,除却古皇,无人值得她下跪。

        “你也知道欺人太甚,方才为何让圣皇子在万族前下跪忏悔,你究竟是想针对他,还是想羞辱已逝的老斗战圣皇?!”说到这里,神蚕公主语气加重,脸色也不是那么的恬淡了。

        太古各族皆知,神蚕一族与斗战圣猿一脉交好,尤其是神蚕公主当年最尊崇的就是斗战老圣皇,此时自然要质问了。

        “他一个小辈而已,纵然身为圣皇子,我让他下跪赔礼也没什么。”太古女王道,底气已经不足。

        “好吧,那我现在要求你跪下来,自己选择吧。”神蚕公主平静的开口,她肩头的小生灵似模似样的跟着点头,一双还有泪水的大眼眨巴个不停。

        “公主殿下,这未免有些过了。”另外两名古王上前道。

        “你们两个有多远给我消失多远,不然也一样给我跪下来。”在这一刻,神蚕公主展现了出了她强势的一面,声音不高,且很平静,但却相当的慑人。

        周围,各族强者大气都不敢出,果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神蚕公主虽为一女子,却有斗战圣族的强势与霸气。

        “我等为不死天皇部众后人,地位尊崇,无人可让我们下跪。”太古女王道。

        “不死天皇,好大的威名,你这次主要是为天皇子出头吧,你信不信我直接将你身后的所谓的什么皇子全部抹杀?!”神蚕公主冷笑,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太古女王变色,面对神蚕族第一高手,终究是没有敢说什么,生怕她真的施辣手。

        后方,天皇子、元古都是心头剧震,他们觉得这个女子说的出做的出,即便他们身后有太古皇族撑腰,神蚕公主也敢杀。

        “鸡蛋,西瓜,你们给我老实点,不然立刻毙掉你们。”段德狐假虎威。

        天皇子、元古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记住了这个莫名其妙的胖子。

        “他妈的!”段德刚说完,就给了自己一嘴巴,骂自己糊涂,而今不是顶着圣体出场了,后悔不迭,大骂晦气。

        “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让圣皇子下跪,现在怎么了,逼我出手吗?”神蚕公主冷笑。

        “你……”太古女王变色。

        神蚕公主出手,纤细玉指飞出七彩神光,化成一片光雨飞洒了出去。

        “咚”

        太古女王展出各种神则,拼命阻挡,但是在数十上百次碰撞后,终于是一声大叫,惨哼了出来。

        “喀嚓”

        谁都没有看清神蚕公主是如何出手的,太古女王的双腿就发出了骨折的声响,彻底变形,一下子软倒,被一股神威压迫,跪在了地上。

        “你……”她神色狰狞。

        神蚕公主一招手,将猴子拉到了近前,面对女王,道:“赔罪吧。”

        “你这样对我,就不怕将来我……”太古女王去发狠。

        神蚕公主笑了,被紫发挡住的另外半张仙颜也露了出来,很是清秀美丽,她伸出一只玉手,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砰”

        她非常的干脆与果断,纤细玉掌按在了这名女王的头上,当场让其破碎,连元神都没有逃出来,死于非命。

        现场鸦雀无声,众人连呼吸都快停止了,这可是一位太古祖王啊,说杀就杀了,太犀利与霸气了!

        连猴子都是一阵吃惊,杀祖王这可是天大的事,会引发族与族间的大战的。

        就在这时,神蚕公主抬起头来,盯住了天皇子与元古,嘴角露出一缕笑,很是恬美,但却让人惊悚。

        另外两名太古王浑身发寒,快速挡在了前方,原始湖的皇族高手也都飞出,挡在那里,每一个人都心惊肉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