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八百章 死神来了
  • 正文 第八百章 死神来了

    作品:《遮天

        清冷的月,宁静的夜,山川起伏,一片枯寂。www.00ksw.org

        在这夜月下,一群死神行走于大地上,宽大的黑衣将他们裹的很严实,甚至连头部都被遮住了,无声无息,每一个人都充满了死气。

        冥雾起了,阴冷的气息更浓了,将他们淹没,远远望去黑压压一片。

        杨怡一路追了下来,脸上挂着泪水,刚刚复苏,鞋子都已丢掉,不顾仪表,持着洁白如玉的脚踩在冷硬的地面上,冲进死神中。

        她想抓住**,问个究竟,看个明白,但是那道身影太飘忽了,无法接近。

        而今的源天师,实力之深超乎想象,一万载的岁月,体如渊海,邪气滔天,半魔半人,早已成为一个不可思议的存在。

        “**,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紧,你停下来。”杨怡哭泣。

        叶凡最见不得这种场面,轻叹道:“祖师,如果就此一去不回头,或许才是你一生最大的遗憾。”

        阴雾遮蔽了星域,天地间一片漆黑,**放缓了脚步,慢慢停下来,浑身都处在宽大的黑衣中。

        杨怡上前,眼中噙着泪水,静静的看着他。

        **缓缓揭开了黑色的头套,掀开漆黑的大氅,露出真容,浑身都是血色长毛,长达多半尺,连脸上都密布,看不清真容。

        杨怡缓缓伸出一只玉手,摸向那张脸,挂着泪光,道:“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都是从前的**,无论你去哪里,我都要一直跟随。”

        “时间不多了,天明我就要消失了。”**声音嘶哑,要继续上路。

        “我去你同去。”杨怡道。

        “不行。”**摇头。

        “为什么,只有一夜的生命了,你为什么还不让我跟在身边?”杨怡垂泪,怔怔的看着他。

        叶凡也不解,向前望来。

        “除非你一直活下去,不然就此离去吧!”**嘶哑道。

        杨怡大哭,撕心裂肺。

        **伸出手,想要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但是很快又僵在半空中,那是一只红毛密布、乌黑指甲锋锐森森的爪子。

        杨怡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悲痛欲绝,伤心大哭。

        “是我负你太多……”很久后,**终于颤抖着说出了这句话,仰天站在那里,不让泪水滚落。

        大风起了,冥雾弥漫。

        他们再次上路,黑衣死神中多了一名白衣丽人,**也脱去了一身黑衣,化为一个红毛怪物,两人并肩而行。

        雾气卷天而上,阴森可怕,遮星蔽月,他们像是来自地狱的阴灵,手持死神镰刀去收割人世间的生命。

        仅有一夜的生命,晨曦破晓,他们将化成飞灰,永远不复存在。

        没有时间驻足,他们风驰电掣,而这个过程中,**不断出手,将一条条龙脉拘禁而出。

        这是一种可怕的画面,一条条大龙,长达数百上千丈,化成一道神光,源天师轻易抓进手中。

        抬手拘龙脉,随意抓神源矿,这是何等可怕的场面?!

        在这一路上,四面八方,也不知道有多少条大龙被拘来,如虫子一样被他轻易握在掌心。

        叶凡惊憾,而今的第五代源天祖师,一万载不死,果然成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存在,无可匹敌。

        他不禁想到了第三代源天师祖师,晚年发生不祥,化成怪物,葬身秦岭龙洞内,最终需要青帝杀念出手。

        “看到了吧,我们这一脉也可证道,只是这条路比较偏僻。”很显然,第五代源天祖师在指点。

        最终,他将一道烙印点出,化成一道清辉,没入叶凡的仙台内,道:“这是我晚年所悟,以及近期所想之术,一并传你,希望你没有不祥的晚年。”

        在紫山时,叶凡聆听无始钟波,静观吞天魔罐道光,明悟天地大道,**并未传他这些,而今才一并相授。

        杨怡与源天师并肩而行,看他摘星拿月,拘禁大地龙气,改变山川地脉走势,仿佛又回到了当年,行走北域,无人可挡。

        将要攻打神灵谷,那是一个太古王族的聚集地,定然会遇到无法想象的大敌,**在准备。

        神灵谷,地处在千山万壑间,原本寸草不生,但是今天方圆万里内都已是绿意蓬勃。

        一名祖王巍如同一座小山一样,岿然不动,盘坐在一座不朽的祭台上,眸子中充满了沧桑,有宇宙演化,有天地初开的情景,无比慑人。

        在远处,古殿一座又一座,有很多古生灵,无比的繁盛,一个个全都强大无比。

        他们无法与出过太古皇的几大族媲美,但却也是名副其实的王族,有君临天下之势。

        “祖王,已经查清,南岭蛮族的战神是他们的第十七代宗祖,的确法力滔天,强大无比,但是却将化道了,只要走出神源,会立刻成为大道法则,归于天地自然中。”

        一头狰狞的古生灵,生有四头八臂,跪伏在地,一脸的虔诚与恭谨。

        “杀这样的南岭蛮族,不会废太多的力气,一战全灭,血染南土,很容易做到。”另一个古生灵道,他身份很高,盘坐在祭台下。

        “紫山多半如天皇子所说那般,并无人族大帝复出,根本无皇气溢出,半个月来一直很平静。”又一名古生灵开口。

        “那还还等什么,杀,血洗南岭,杀尽蛮族,抓住人族圣体,让他跪在谷外等死。”有人森然道。

        “不错,要让那个人族圣体跪死在谷外,直接斩掉头颅太便宜了。”更远处,还有一些没有资格跪坐的古生灵,全都森然附和。

        祭台上,那个祖王眸光一扫,向是有千万年流转而过,让所有人都噤若寒蝉,再不敢开口。

        “杀,自然要杀,要让大地上血流成河,一切阴谋诡计都无用,不过却还要等,确保万无一失再出手。”

        祖王的子嗣开口,恐怕也唯有他们敢在此时出言。

        “你们看着做吧,要杀就杀个干净!”这名祖王森然说道,背后数十对羽翼张开,滔天魔气冲上,将祭台淹没,他不再多说。

        在这个宁静而清冷的月夜,一群死神降临,阴雾拂动,无声无息,但却有一股肃杀之气。

        相距神灵谷还无尽遥远,他们就止住了步伐,叶凡与**走出,让他们等待,不要妄动。

        一座座魔岳,如同撑天支柱,巍峨高耸,在那最中心的山脉中,一片灵光冲天,在夜色中格外明亮,那便是神灵谷。

        “这可真是好地方。”叶凡叹道,此地被大龙环绕,神脉一条又一条,地下必蕴神源矿。

        “一万年前,我便踏足过此地,发觉地下沉睡有古王,没有妄动。”**道。

        两人并列上前,将在路上拘禁来的龙脉、源气等打入这片山脉间,注入到特别的山峰中。

        源天师之术,神乎其神,奇异到极点,神秘到极致,抬手间掌心飞出成千上万条小龙,接近地表时无尽放大。

        叶凡知道,神灵谷完了,不说其他,单是这种可怕的源术就足以焚尽一切。

        地下无尽的神源,再加上拘禁来的一条条龙脉,按照源天禁忌大阵排布,那将毁天灭地,足以煅烧远古圣人!

        “今日神灵谷将除名,我源天师一脉镇压北域,还人族一个太平!”**的声音铿锵有力。

        此战过后,太古族的震撼已经可以预料,一旦抹杀神灵谷,万龙巢、神蚕岭、血凰山等地定会大震动。

        一场席卷天下的大风暴将就此开启。

        源天师是什么人?奇术惊天下,冠绝一个时代!

        尤其是当今的**,半人半魔一万年,更是不可想象,不说源术,单论实力就已夺天地造化之妙。

        此时,他与叶凡一同出手,自然无声无息,刻写密密麻麻的源天禁忌大阵,除却神灵谷的祖王最后生出了感应外,其他古生灵根本不知。

        “哼!”

        一道冷哼传来,神灵谷中两尊祖王先后醒转,眸光冰冷无情,化成四道可怖的光束穿透而至。

        “锵”

        源天师弹指,将四道光束全部化于无形。

        “可以动手了。”叶凡沉声道。

        “轰!”

        这片山脉光华刺目,腾起无尽神芒,穿破云霄,如同一座永恒的神炉一样,熊熊燃烧了起来。

        神光将此地淹没,成为一片恐怖的绝地,源天禁忌古阵全部开启,各种纹络交织与密布,封锁四面八方。

        “杀!”

        叶凡一声大吼,圣壳内一杆战戈飞出,被他握在了手中,此外还有一口残缺大钟古朴而厚沉,悬在了其头顶上方。

        随着他一挥战戈,四野一名又一名黑衣死神出现,将神灵谷全面包围。

        “嗷吼……”源天师跟入魔了一样,满身红毛张开,无比骇人,向神灵谷中杀去。

        神谷内亮如白昼,叶凡与**布下源天古阵,这是要将他们一网打尽,全部活活焚成飞灰。

        不过,祖王显然不能这样杀掉,他们实在太强大了,也许会突破出来。

        一声恐怖的咆哮,天穹都要震塌了下来,一名祖王冲了出来,对上了**。

        在源天师的掌心,飞出成百上千条大地龙脉,初时如细小的霞光,但是绽放开后压塌天地。

        “轰!”

        这是划刻成的禁忌源天道纹,在这一刻飞出去后全部炸开了,威力之强也不知道要比当年欧阳晔所刻的强大多少倍。

        “啊……”

        这头祖王大叫,向前伸来的那只大爪子虽然化成了一个掌中小世界,里面开天辟地,山河流转,但终究还是炸开了。

        与此同时,**大吼,化为道魔,一冲而过,噗的一声抓断祖王的一条手臂。

        “你们是什么人?”刚一交手就吃大亏,这名祖王简直不敢相信。

        “无始大帝坐下**!”源天师又出手了。

        “人族圣体叶凡!”叶凡也大吼,入主在圣壳内,怡然无惧,一拳向前轰杀而去,黄金血气滔天。

        神灵谷内,喊杀震天,死神来了。

        远处,一座山崖上,一名白衣女子轻吹一根玉笛,凄伤而绝美,无比的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