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 半魔半人话源天师当年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 半魔半人话源天师当年

    作品:《遮天

        紫山,钟声悠悠,波及千古,划破神虚,动荡古今,响遍大地。www.00ksw.org

        钟音一出,天下慑服!

        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石化,更不知有多少强大的修者在颤栗,整片北域一瞬间失音,唯有钟波轰鸣。

        它像是一缕太初神光,划破了苍茫大地,让众生战战兢兢,威压九天十地。

        宁静多年后,无始钟再响,像是要轰塌万古诸天,但凡修士莫不发自灵魂的颤抖。

        在这一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跪拜下来,朝着紫山方向顶礼膜拜,发自真心的敬服。

        不少人族修士热泪盈眶,虔诚叩首,如对神明一样礼敬,浑身都在颤抖。

        “黑暗动乱来临,无始钟波定乾坤!”

        不少人近乎迷信一样喃喃着,不断的朝着紫山方向膜拜,全都跪在地上,不愿起来。

        人族最辉煌的时期,当属荒古最后一位人族大帝无始所诞生的年代,他镇压八荒**,横扫域外,震慑万古星天,鼎盛到极致。

        什么禁区动乱,什么无上存在,什么不朽生灵,胆敢出现,全部一力镇杀,没有一点悬念。

        他的出现,将人族辉煌推向了一个极致,九天十地,无不慑服。

        但却也像是因此而耗尽了人族的气运,自无始逝去,从此没落,大帝再难出现,天地元气剧变,大道法则重演。

        这十几万年来,人族每况愈下,到了当世,连圣人都几乎不可见了,再也无法与那个时期并论。

        “当……”

        悠悠钟声不绝,响彻天上地下,重新听到钟波,但凡人族修士无不激动。

        难道无始大帝还活着吗?这是许多人类修士第一时间的念头,血脉喷张。

        无始大帝再现,镇压太古万族,光想一想就让人热血澎湃,人们忍不住有一种想长啸的冲动。

        人族沸腾,但是太古万族却鸦雀无声,在这一天全都悚然,许多沉睡的祖王都被惊醒了,沉默不语。

        人族大帝与太古的皇一样,天上地下无敌,无始钟波一响没有人不发怵,全都内心惶然。

        古皇山是太古万族心中的净土,是朝圣的地方,因为他们心中的神不死天皇就入主那里。然而,到了后世,却被无始大帝占据,让每一古生灵愤怒与惧怕,这得要多么大的气魄才敢如此做?

        “长达十几万年了,他难道还活着吗?”有太古祖王在自语。

        钟声不绝,响个不停,让他们的脸色一变再变,这是一个很不好的预兆,古之大帝难道未死吗?

        最忧虑者莫过神灵谷,这像是一记重击,又像是一记耳光,结结实实的扇在了他们的脸上。

        不久前他们还在盛气凌人,俯视天下,言称除非古之大帝复生,不然将踏平南岭蛮族,斩尽叶姓大族,可是刚说完无始钟就响了。

        这是巧合还是在警告?神灵谷上下每一个人的身体都僵住了,这个节骨眼上钟鸣,让他们觉得无比可怕。

        这还怎么出征,所有升空的战船全部降落,几道钟波就止住了他们的征伐。

        神灵谷上下灰头土脸,这一次兴师动众,但却虎头蛇尾,他们自己都觉得颜面无光,但是却不敢妄动。

        一切都要等待,若真的是古皇山内有人族大帝复苏,不要说是他们,就是各大族联手也无用!

        无以伦比的威慑力!这就是无始大帝,即便消逝多少年了,但是其钟一鸣,立时让天地无音,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无人敢抗!将出世的太古各族,全都老老实实了,蛰伏在北域巢穴,没有敢有进一步的行动。

        所有人都在等,静待一个确切的结果。

        古皇山内,叶凡与浑身都是红毛的可怕生灵对峙了一天一夜,最终才击响无始钟。

        钟波不绝,外围地域,成片的干枯肉身成粉,跟烟灰一样散落开来,一点也不绚烂,但是却极度可怕。

        这些是什么样的存在?不死天皇的部众!每一具都可与圣壳争锋,然而在无始钟下却什么都不是。

        他们的溃灭,无声无息,钟波浩荡整片山腹,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恐怖无边。

        若是传到外界,一定会让祖王都惊悚,这种场面让人恐惧,大帝神威无量。

        不过,满身都是红毛的生灵第一时间退走了,带领最强大的一批干尸来到紫山深处,围聚水晶棺前。

        而后,九九八十一杆黑色的大旗升起,猎猎作响,将此地包围,护住了他们。

        这是一群厉鬼的最强古宝,为当年的不死天皇亲手祭炼,九九八十一杆大旗合一,拥用无上古皇威。

        虽然岁月无情,过于久远,大旗残缺了,但毕竟是古皇所炼,依然有不朽的神性,乌光缭绕,阻挡音波。

        “喀嚓”

        八十一杆大旗发出响声,上面出现一道道细小的裂纹,长时间下去必崩坏。

        它们刻有古皇纹不假,但并非凰血赤金、万物母气这样的仙料铸成,挡不住无始钟放出的帝威。

        钟波一道又一道,细密的纹络呈现,如涟漪一般蔓延向四面八方,摧毁一切阻挡。

        “啊……”一声悲凉的大叫自大旗中传了出来,无比的痛苦,道:“我是**!”

        最后一声轰鸣,钟波消失,紫山内渐渐恢复了宁静,落针可闻。

        一条幽静的小路上,传来嗒嗒的声响,一道身影无比落寞的走来,来到紫山内部最开阔之地。

        此时,叶凡脸色苍白,钟波停止很长时间后他才平静下来,凝望远来的身影,吐出两个字,道:“祖师。”

        **身体上每一寸都有浓密的红毛,长达多半尺,凶狞而恐怖,如一个魔鬼一样。不过,此刻他的眼神宁静了下来,再无阴森与戾气,有的只是无尽的悲凉。

        “我时间不多,无始钟波振聋发聩,但却也只能让我暂时恢复半刻清明。”苍凉的声音,无奈的心绪,带着一种落寞。

        第五代源天师失踪一万多年,化成了未知的红毛怪物,今日清醒了过来。

        叶凡心绪复杂,在这种境地下与源天师一脉的祖师相遇,半魔半人,再无昔日绝代奇人风采。

        当年在石寨时,张五爷曾讲述过祖上的一切,源天师晚年会发生各种不祥,极其恐怖。

        最终,在其离开的那个夜晚,外面刮起了红毛旋风,有莫名可怕生物长嚎不止,整整嘶吼了一夜。

        “到底发生了什么?”叶凡问道,时间不多,他想清楚的知晓源天师晚年的不祥。

        “那一晚,我见到了上几代源天师。”**平静的到来,坐在广场外的一块磐石上,像是陷入了久远的回忆。

        “前几代源天祖师,那是多少万年前的人了,怎么还会遗存在世间?”叶凡心中有无尽的疑问。

        他清楚的记得,第四代源天师耗尽心力,算计多年,躲进太初禁区,藏身物极必反之地,但终于还是未能避过一劫,晚年发生了不祥。

        “那一夜,可怕的红毛旋风很大,呜呜如鬼泣,窗外有几道浑身生有可怖毛发的生物走动,凄厉嘶吼,虽然从未见过,但是我知道,那是几位祖师。”

        叶凡浑身都有些发寒,是什么样的力量让很多万年前的人长存到现在,化成了那样的怪物?

        “我的晚年是通冥的,可见到各种诡异之事,比如阴兵借道……”

        成千上万的阴兵阴马自地下出现,借人间阳道,杀向未知的前方,远古圣人为其让路,静等他们过去。

        **见到了许多可怖的事,无比诡异,晚年时他身心不受控制,去过神墟,到过仙陵,越是那种地方所见越是可怕。

        “浑浑噩噩,一万年了,我都不知自己做过什么……”最终,**长叹,源天师的命运无法更改,半魔半人,不知过去。

        那一夜,他听着窗外的嘶吼,先是手臂长出了红毛,而后全身快速覆盖,便就此失去了知觉。

        “另外几位祖师呢?”叶凡问道。

        “那一夜过后,再也没有见过。”**道。

        叶凡觉得有些发瘆,源天师晚年发生不祥,竟是被数万年前的先人唤走的,怎么很像是鬼叫魂一样,人老后被勾走。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在我们身上?”叶凡问道。

        “天地交泰,诞生源精,我们这一脉切开了太多的奇石,盗尽了天机,挖开了太多的秘密,冥冥中早有注定。”**满身红毛,很是恐怖,他叹了一口气,道:“我问你,可曾切出过未成型的圣灵,可曾挖开过史前被封的真相,可曾见到过不敢切的奇石?可曾挖出过阴冥地府……历代源天师都有过很多次那样的经历,晚年发生不祥早已注定。”

        叶凡愕然,而后道:“我只想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说不清,道不明,我只希望你没有这样的晚年,有些痛苦无法承受。”第五大代源天祖师认真的说道。

        “晚了,我早已切出过一个九窍石人,而今离源天师境界也不算太远了,神墟、仙陵、太初古矿我都想去看一看,难以避免了。”

        “我希望你永远不要见到前几代源天师。”**只能发出这样的一声叹息。

        两人都沉默了,最终还是**打破了宁静,道:“你进紫山所为何来?”

        “太古万族出世了,黑暗动乱将要来临,我想推迟这一天,让无始钟波震慑天下。”叶凡如实道来。

        “黑暗动乱又来了吗?”第五代源天师自语,而后抬起头来,满身红毛抖动,眼中绽放冷芒,道:“那就让我发挥出最后的余热吧,源天师一脉,我与你共镇北域。”

        “就我们两人……”叶凡惊异。

        **镇静的开口,道:“还有一批死神,虽然他们走出紫山,只有一夜的生命,在晨曦破晓的刹那会随风而散,成为历史的尘埃,但也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