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九十四章 追随无始的圣人
  • 正文 第七百九十四章 追随无始的圣人

    作品:《遮天

        不死天皇究竟生于什么年代早已不可考,因为在太古年间他就已经是一个传说,是万族心中唯一的神明。www.00ksw.org

        他的部下会是什么人?略微一思索就会让人头皮发麻,堪称上古诸天下凡的神将,三人在与这样的存在作战!

        “去你妹的,真以为还在神话时代,早已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们的骨头都早该烂干净了。不死天皇刻下的神纹就了不起啊,遇上狠人大帝的兵器,照样让你成渣!”段德发狠,被撕下一条手臂,鲜血淋淋,让他惨不忍睹。

        老瞎子就更惨了,刚才首当其中,胸膛被一只黑色的爪子掏了一个大洞,前后透亮,差点四分五裂。

        上古吞天魔罐一震,虚空立时塌陷了进去,出现一口黑洞,吞吐乌光,吸纳十方精气,而后对准了与叶凡交战的生灵。

        场中,两条身影激烈交锋,如两道闪电在纠缠,快到人看不清,刚猛而霸道,强劲而恐怖。

        叶凡相当的震撼,而今他所入主的乃是一具圣壳,但是却没有在第一时间粉碎对方,可见那个生灵肉身多么的强横。

        “不愧是太古天皇的部下,果真如神将降世一般!”这是叶凡的评价。

        唯一让他心安的是,与他相搏的人是失去了法力,唯有干枯的身体可用,与他一般只能肉身相搏。

        这具干枯的身体乌黑干枯,龙、犼、人、凰等九头并立,一字排开,说不出的怪异,每一个头颅上,都有一双阴冷的眼睛。

        一道黑色的神环将其环绕,这是他最大的倚仗,可化去叶凡五成的力道,不然终究是不及上古圣壳,会给压制。

        “轰”

        吞天魔罐一颤,古之大帝气息弥漫,这个生灵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跟厉鬼一样狰狞,这种声音让人发毛。

        他跳将起来,化成一道乌光转身就走,吞天魔罐何等霸道?乃是极道帝兵,即便没有复苏,释放的气息也足以震慑十方。

        “还想走?”叶凡冲起,击穿他的神环,一把扭住了他的一条手臂,肉身终是胜过对方。

        “啪嚓”

        乌黑如干柴一样的臂膀折断,跟神金铸成的一样入手沉甸甸,一般的修士根本拿不起来。

        一声凄厉大叫,这只生物冲天而上,对吞天魔罐极度惊恐,想要摆脱,逃遁而去。

        然而,他的动作过大,冲到无始道台前,平日这里是禁地,没有无帝玉在手,任何生灵都要止步,否则必然饮恨。

        “轰”

        一道混沌瀑布垂落,交织有一片大道纹络,当场将其碾压成成齑粉,化成一片黑色的灰烬,消散在了此地。

        三人瞠目结舌,无始大帝气吞山河,神威盖世,这里的道纹超乎想象的强大,这样一具肉身说毁灭就毁灭,根本就没有一丝悬念。

        叶凡浑身都是冷汗,他这具圣壳也不够看,达到了圣人境界都抵不住此地一缕道纹,无始二字果然可压塌万古。

        老瞎子与段德分别闷哼,身上有乌光在入侵,进入了血肉中,难以拔除,他们通体都乌黑了起来,情况很不妙。

        “打雁一生最终却被捉了眼睛,我终于遇上了陵墓中的狠角色,这是太古的尸毒,想除尽难啊。”段德浑身冒冷汗。

        老瞎子也是面色乌黑,他这等强人都抵不住了,**几乎干枯了,被一股腐朽的气息所占据。

        “这不是还有药王吗?”叶凡将那只被他扯断下来的乌黑手臂掰开,将一株馥郁芬芳的老药取出,照耀出一团朦胧的光。

        “真是不甘,好不容易得到的一株稀世药王,却要现在就吃掉。”段德呲牙咧嘴。

        “你就不想吃,那就都给我。”老瞎子咔咔几口就咬掉了半株,噎的直翻白眼,用力往下咽。

        “妈的,你这老货牛嚼牡丹,暴殄天物。”段胖子急了,奋力抢去另外半株,也是几口就咬下去了。

        不得不说,稀世药王有神效,入腹不久,就化成了一股神液,让他们的身体都绽放出刺目的神辉,如同两轮小太阳在燃烧,快速蒸干了一身的黑气。

        两人的骨头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肉身被快速修复,闪烁宝光,同时让他们的肌体更年轻有活力了。

        “药王啊,一株在手就等于多了一条命,一定要想方设法将道台上的几株都采摘下来。”段德都快流哈喇子了。

        老瞎子皱眉,道:“事情不对,刚才那个生灵明显绝灭了生机,像是一具鬼尸,即便是神药对他也无用了,不可能再恢复生机,可是他为何不顾一切的抢夺,不惜踏足这片禁地?”

        “难道他是想给一个更强大的、还活着的古老生命体用?”叶凡道。

        此话一出,三人都激灵灵打了个冷颤,那具生有九颗头颅的生物之强大,他们深深感受到了,差点让段德他们死去,还有一位活着的存在吗?

        一阵沉默后,他们只能持着吞天魔罐,随时准备祭出,镇杀一切生灵,只要觉得不对,先杀再说!

        古坟高大,有无尽混沌气垂落,难以上前,想要攀爬上去很难,飞就更不用说了,在道台前虚空被禁锢了。

        “无论怎样,我都要上去弄个明白,不然不甘心!”叶凡沉声道。

        三人绕着祭台而行,观察了个仔细,想看一看从哪里上去合适。当来到另一个方位时,一片炽盛,前方有一堆神源块,光华刺眼。

        “一个活着的生灵,脱困而出,它……该不会在附近吧?”

        “距离道台如此之近……”

        “咦,这里有字。”

        他们在那裂开的神源前,发现一行古字,刻在石壁上:古天舒愿为无始大帝护陵一生。

        “古天舒……这不是七八万年前的一尊无敌圣人吗?!”老瞎子吃惊,对于北域史上的一些强人都有些了解。

        “是他……”叶凡发呆,当年他第一次进紫山时,在入口处共发现了数十个名字,其中第一强者就是古天舒,烙印更甚神王姜太虚。

        古天舒,一位远古时期的圣人,寻到此地,却甘愿为无始护陵,这可真是让人吃惊。

        “这边有战斗的痕迹!”段德叫道,烙印很明显,战斗的波纹打在石壁上,还没有散尽,让人骇然。

        三人观察后全部变色,这是圣人级的战斗,竟在此地发生了,匪夷所思。

        “看这些痕迹,当是发生在两千年前。”老瞎子抚摸石壁,做出这样的判断。

        “今与斗战圣猿一战,惜败,念他持帝玉而来,任其采三株药王离去。”依然是古天舒的刻字,清晰浮现在石壁上。

        三人皆惊,相顾失色,这些句话透露了太多。

        “两千年前,古天舒还活着,他一直长存到了当世,传出去一定会震惊天下!”

        “斗战圣猿,一定是西漠的那尊斗战胜佛,他竟然进过古皇山!”

        到底发生了什么,七八万年前的一位远古圣人古天舒活到了现在,他封身所用的神源液唯有古之大帝才可炼化,难道无始还活着?

        可是,他为何又说愿为无始护陵一生,道台上的大帝真的死了吗?

        须弥山上的斗战胜佛来过此地,出乎他们意料,那可是一尊大圣啊,法力滔天!

        同时,叶凡终于也明白了,为何大黑狗曾多次说最讨厌猴子,两千年前斗战胜佛来过这里,多半收拾过它。

        仔细寻找,再无痕迹,古天舒早已消失,不知所踪。

        “轰”

        万丈混沌瀑布垂落,叶凡浑身骨头作响,他在艰难的向上攀爬,想登临道台。

        这里自成一片小世界,道台仿佛耸入九重天上,巍峨而雄伟。

        老瞎子与段德身处叶凡撑开的黄金圣域中,合力催动吞天魔罐,阻挡混沌瀑布与大道纹络。

        不然,即便强大如圣壳也会被碾压成血泥,这里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涉足的地方,可抹杀远古圣人!

        “轰”

        周围白茫茫一片,混沌奔涌,如千军万马冲来,压的叶凡步履维艰,快顶不住了。

        更为可怕的是,大帝阵纹出现,烙印在虚空中密密麻麻,像是一片蛛网一样,横断前路。

        若是没有吞天魔罐,圣人来了也得死数十上百次了,这是真正的无缺帝纹,是无始杀阵!

        古之大帝除却己身外,当属兵器与阵纹最强,那是后人最想得到的,帝兵与帝纹并列,悟透一角,就可以横行天下。

        而今,无始道纹浮现,任人族大圣亲至都要饮恨,没有一点悬念。

        不得不说,狠人大帝睥睨古今未来,魔罐未经三人催动,已自动而鸣,抵住了可杀上古诸神的阵势。

        “不行,这样下去,我们还是会死的!”老瞎子道。

        吞天魔罐惊慑古今,不可能毁在无始道纹内,但是两者间较量时,却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

        魔罐护佑他们也不行,两位古之大帝跨越时空而间接进行的小较量,所发出的波动没有人能挡住!

        叶凡将六块帝玉全部顶在了头上,但却也不能让无始阵宁静下来,现在每向上走一步威力就会加深一倍。

        “还有八十一阶,我们最多还能踏上去三阶,这……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古帝到底有多么强大?!”

        他们近乎绝望了,无缺的阵纹刚开启一角而已,以吞天魔罐开路都不行,再坚持下去,他们会被活活镇杀。

        “老瞎子向无始大帝叩首,而今人族大劫将至,请您苏醒吧,救天下人族,平八荒乱,镇慑万族。”老瞎子认真跪拜了下去。

        叶凡将那颗雪白晶莹的头骨托在掌心,而后又将弯月形玉坠取出,道:“求见无始大帝。”

        “轰隆隆”

        让人吃惊的事发生了,垂落下的万丈混沌大瀑布退却,密密麻麻的道纹也模糊了下去。

        “是……那枚弯月形玉坠的缘故!”段德吃惊道。

        终于,他们一步一步攀登,来到了道台上,就在道台中心,有一尊雄姿伟岸的身影盘坐,背对他们,黑发浓密,如瀑布一样垂落。

        从举世皆敌,到举世皆寂!古之大帝的悲哀,那是万古的孤独,与独自一生的寂寞。

        叶凡手中的女圣头骨晶莹洁白,流动出一股奇异的力量,且此时那枚月坠一沉,落在了头骨上,一缕微渺却饱含感情的波动传出。

        “我……只想追寻你的足迹,哪怕一生都只能在背后仰望。”

        微弱的精神印记在轻颤,女圣也不知逝去了多少万年,这一缕印痕却始终不愿消散,这是她至死都在坚守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