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七十九章 与佛夺术
  • 正文 第七百七十九章 与佛夺术

    作品:《遮天

        银月西斜,山风阵阵,崖上幽兰飘香,佳人远去,留下一道清丽的背影,消失在天际。www.00ksw.org

        拈花一笑的风情,十世、百世后的相见,佛说的有缘,是回眸的一瞬间,还是无尽的遥远?

        “永恒,还是一瞬,当世无敌,我还怕什么,什么因果,什么纠缠,什么业力,全部轰碎!”

        叶凡不相信来世,只相信今生,这不仅是道与佛的区别,也是他自己的信念。

        “所有这一切都可以打穿,我有战天这力,我有逆天之功,一切都不成问题。”

        虽然这样说,但是他心中还是有一刹那的悸动,在这个世上许多人与事不是靠力量就能解决的。

        “我主当世,何惧未来!”最终,他坚定了信念,无所畏惧,目光望向远方,像是可以穿透天穹。

        东方,第一缕朝霞出现,划破了雾霭,照耀在大草原上。

        蒙蒙雾气撩动,整片草原都有一层水汽,在随后喷薄出的朝阳下闪烁各种光彩。

        “当”

        大钟轰鸣,宏伟的古寺更加庄严神圣,如一座不朽的丰碑,静静矗立,给人浩大不可侵犯的庄重感。

        在朝霞中,这座古寺不再是自己发光,而是被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彩,如有一尊大佛盘坐当中。

        叶凡返回,见到了让他惊讶的一幕,燕一夕、厉天、小曈曈站在庙前,一动不动,如同入定了一样。

        悟道,神识临道,心入古庙中,这是三人的状态。

        让叶凡大概意外的是,小曈曈也在跟着一起“发呆”。

        这座古庙很不一般,是圣人所留,当中有莫名道痕在流转,让人如临深渊,如进瀚海,仿佛置身在另一片天地中。

        “圣人古庙,一定是佛的弟子所留。”叶凡自语。

        传闻,阿弥陀佛的第五弟子曾入北原弘扬佛法,传道北地,最终坐化茫茫草原中,曾留下不朽古庙一座,内存无上佛法。

        不久后,厉天醒转了过来,自语道,道:“真是邪门了,那尊菩萨可真美丽,可却没有办法接近。”

        叶凡很想给他一巴掌,这个家伙真是太邪气了,对菩萨果位的人的烙印都想亵渎。

        “不要以你那复杂的思想来衡量我这纯洁的真性情,我只是对刚才的道境回味而已,别无其他。”厉天道。

        “我没说什么,你这是在不打自招吗?”叶凡微笑。

        厉天道:“快说你昨晚去做什么了?人呢,怎么不见了,没有与你一起回来,这妞可与伊轻舞并论啊!”

        “呜呜……淫贼叔叔,你放过我吧,我真的挺讨厌你。”这个时候,小曈曈也醒转了过来,咧嘴大哭。

        “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不招人待见了,像我这么风流倜傥的人却总被他打击。”厉天斜了小家伙一眼。

        燕一夕站在寺院前,依然一动不动,他像是与古庙连接在一起,被金色朝霞笼罩,空明入道。

        “燕兄似有所得。”叶凡道。

        这座庙宇的主人是一位圣人无疑,并未留一言一字,带着洒脱与不羁。

        “圣人传道,心性高超,符合我师兄这种潇洒型淫贼,就如他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一般,全都一个德行。”厉天撇嘴。

        很久之后,燕一夕复苏了过来,神色郑重,言称触到了一种模糊的道,但却无法精准的捕捉到。

        “师弟,用心去感应,这里有与我师门相近的大道,一定要得到!”

        “你确信,可与人欲大道并论?”厉天吃惊。

        “是的!”燕一夕点头。

        叶凡恍然,立时明了,安妙依在此,肯定也是看重这种道,确有他们所需之法,也许真是一场大机缘。

        这一次,他们并列进入庙宇中,在每一个角落都驻足,用心去感应,叶凡也不例外。

        “当……”

        古钟轰鸣,在后殿有一座万斤重的大铜钟,无人推动而自鸣,锈迹斑斑。

        “可惜,并不是什么圣人兵器,只是一口凡钟,不是武器。”

        “咦,也不对,这口钟被圣人加持过,内蕴佛光,不然不能长存人世间。”

        几人看出了异处,仔细琢磨,探出神念去感应,然而最终他们失望了,并无所获。

        这仅仅像是一位圣人经常加持、亲自撞过的古钟,而并没有留下什么法则性的神纹。

        各座殿宇中都有大佛,厉天与燕一夕终于寻到了源头,对中央的一尊镀金脱落、唯有斑驳绿锈的古佛注目。

        很快,他们就入定了,沉浸到了一种高远的道境中,沉迷不能自拔,很快他们就得到了一种无缺的道法。

        叶凡没有去其他地方,立身在古钟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拳就轰了出去!

        “当”

        钟声震耳,整片宏伟的古庙都颤抖了起来,像是崩塌了一样。

        大殿中,燕一夕与厉天吃惊,小曈曈急忙捂住了耳朵,躲在厉天散发出的神光中。

        “叶小子这是在干什么?”

        “一拳没有击碎那口古钟,肯定不是凡品,那可是圣体的一拳啊!”燕一夕吃惊。

        “当……”叶凡又一拳轰了下去,金色血气冲天,这口大钟一下子迸发出无尽的佛光,发出更加宏大的声音,传出去足有上千里。

        四野,无尽的草原,所有草被都倒伏了,在音波下成为绿毯,几个湖波也都涌起了波浪。

        “给我破!”

        叶凡一声大吼,又一拳轰下,这座大钟顿时龟裂,佛光冲天,淹没了整片大地。

        “败家子啊,这是一宗佛教瑰宝,被他给打坏了。”厉天跺足。

        “嗡”

        就在这时,一尊大佛自龟裂的铜钟中浮现,漫天金光中栩栩如生,宝相庄严,盘坐在那里。

        “退!”

        叶凡大喝,祭出残缺的圣兵————紫金锤。

        厉天与燕一夕觉得毛骨悚然,抓起小曈曈转身就走,刹那消失在了大殿中。

        “唵!”

        一声不是很大、但却传遍大草原的禅音像是跨越上古的时光阻挡,穿透而来,震动四野。

        整座古庙,无声的湮灭,这道古音撞在叶凡手中的紫金锤上,发出了“咯”的一声脆响,在上面击出一道裂纹。

        远处,厉天与燕一夕骇然失色,紫金锤是什么?那可是一件残缺的圣兵,持有它可以横行天下。

        而此时却被人一吼之下出现一道裂纹,这简直如天方夜谭一样,不可思议。

        “这仅仅是一道烙印,他喝出的神音却如此恐怖,真是太恐怖了。”燕一夕与厉天皆毛骨发寒。

        不过,这尊大佛发出这样的音波后,身体一下子虚淡了下来,再也难以再现方才的威势。

        叶凡收起紫金锤,一步上前,向大佛出手,直接探向他的眉心,竟是要一把抓来。

        “叶小子这是在与佛夺术,不去拜见,而是硬抢,这可真是……”连厉天这样邪气的人都不禁吃惊。

        “唵!”

        叶凡喝出这种声音,冲击这尊金色的大佛,让其复苏,有所反应。

        他虽然很强势,但是内心还是激动的,因为他知道遇上了逆天的机遇,撞见了佛教六字真言的一种古音。

        当世,唵、嘛、呢、叭、咪、吽与九秘一样几乎已失传,唯有西漠几座古庙各掌有一个,难以重聚。

        在此遇到“唵”字音,实在是一种莫大的机遇,前提是他能得到。

        这一音,叶凡自己一直在演化,已经有十分之一的力量,感觉浩大无比,极其可怕,而今得见正音自不想错过。

        “给我破!”

        他一记六道轮回拳轰出,一拳没入大佛的体内,那并不是实体,不过是一种烙印。

        “唵!”

        接着,无穷唵字音在回响,同时还有莫名禅唱响起。

        “皈依我佛……”一种浩大的神音传来,让远处的厉天与燕一夕都一阵失神,忍不住向前走去,想要叩拜下去,跪于大佛前。

        两人相距那么远都如此,就不用说近在咫尺的叶凡了,满头大汗,他坠入了这道佛光烙印中。

        这是一种超度秘术,入侵其元神,要强行让他皈依佛教,没有什么伤害,但是却近乎在洗涤一个人的意志,让其彻底改变。

        “弘扬佛法,皈依我门……”如同佛唱一样的声音发出,振聋发聩,冲击人的神魂。

        “唵”字音在转动,归入叶凡的元神中,此时也在轰鸣,帮助超度,叶凡不由自主在默诵唵字神音。

        这是一种强行的超度,学此真言,必要入佛门,这种愿力可怕无比,为一尊古佛所留。

        随着叶凡口中和唱唵字音,一尊不朽的大佛在其身后出现,巍然耸立,且在其四周也先后出现几尊。

        佛光普照,想让他叩拜,永入佛门。

        “好强大的佛光,不愧是阿弥陀佛的第五弟子所留,无尽岁月过去了,一道烙印还这么恐怖!”叶凡咬牙,满头大汗,但却依然神志如铁,毫不动摇。

        “化佛!”叶凡大吼。

        在这一刻,他运转九秘之斗字诀,撇弃唵字神音的佛光,存其威力,用九秘来演化,以道教至高秘术化佛。

        “早晚有一天我会当世无敌,阿弥陀佛来了也不能强迫,一拳粉碎!”

        叶凡黑发乱舞,眼神如闪电,浑身的衣服都炸开了,露出了古铜色的强健肌体。

        他口中喝吼,依然是唵字音,但是在其背后那尊大佛渐渐被化掉,最终出现一个全新的身影,那是他自己。

        “这个变态,学了人家的至高神术,但最终却是只尊他自己,连佛都给化掉了。”

        “不祭地,不拜天,唯信己身,这是一种信念!可是,连古之大帝阿弥陀佛都不愿屈服,确实很变态。”

        厉天与燕一夕都这样嘀咕。

        最终,所有佛光都被叶凡化了干净,大佛彻底被他自己的神像取而代之,成为了一尊不朽的魔神。

        最终,在他的一声大吼中,龟裂的古钟彻底崩碎,化为齑粉,漫天佛光都消失,与古寺一起成为飞灰。

        天地间,唯有他独立,身后的神魔光芒万丈,普照十方,与他相合,成为了惟我独尊的主宰。

        他以九秘之斗字诀,彻底化来了唵字音,超脱过去,适用己身。

        走出当世无敌路,这是他对安妙依的承诺,今后粉碎一切阻挡!

        ……“人族的圣体你在何在,我专为杀你而来,莫要让我失望啊。”在那遥远的南岭大地上,有一尊年轻而可怕的太古生灵这样说道,是一位古皇的血脉。

        王腾、华云飞、李小曼、两大远古杀手神朝的神子与神女等人,亦都在南岭静待,静等叶凡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