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八章 夜月风情
  •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八章 夜月风情

    作品:《遮天

        夜月幽冷,大地空旷,唯有风吹过时才有沙沙的声响,夜色下看不太真切,草原如海在起伏,延伸到大地的尽头,一片荒芜。www.00ksw.org

        在冷清的夜,在这荒凉的的广阔天地,两道身影在并肩而行,如一对谪仙凌波,在月色中漫步于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

        数十万里不见人烟,偶见一头独狼对月长啸,吞吐月华,炼化妖丹,再无其他。

        叶凡与安妙依都没有说话,他们就这样凌空虚度,一路漫步下去,感受着一种空明与柔和。

        不再遥远,不再冰冷,不再拒人千里之外,此时他们间朦胧的光相连,像是化为了一体。

        “我要再去西漠。”很久后,安妙依轻声道,乌发披散,将他如羊脂玉一样的脸颊映衬的更加白皙与晶莹。

        “为什么,留下来不好吗?”叶凡道。

        “我的道在西漠,我的路在自己走,要臻至完满,需亲身去经历。”安妙依窈窕挺秀,在清冷的月下,似是要乘风而去,归于天阙。

        “你一路西去,我怎能放心,我说过要为你护道,怎能让你独自前往?”叶凡静静的看着她。

        “自己的道自己走,如果仙三斩道都需要你来相助,我还有什么资格踏上后面那漫长的修行路,我可不是个累赘哦。”说到这里,安妙依轻笑了起来,整片幽清的夜都一时光亮了起来,她散发着惊人的美丽,婀娜躯体流动着一层圣洁的光辉,道:“等你圣体有成,甚至大成时再为我护道吧。”

        叶凡怔怔的看着她,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这是一个让人心动的女子,很是惊艳,很多话不必去说,就早已了然。

        “修行路,充满了不可预料的事,尤其是仙三斩道这一关,再惊艳的人都可能会发生意外。昔日,一些人族大圣都九死一生,艰难闯过,几乎斩杀自己。”叶凡道。

        这一关充满了变数,很是复杂,要斩的道关很艰难,关乎甚大,据传有古之大帝年轻时都曾差点折损在这一关。

        经历不同,遭遇不同,斩道便不同,天资、才情等也许不是助力,甚至可能会化成阻力。

        “小男人你在担心我吗?”安妙依甜笑了起来,眸子中闪烁慧光,道:“这一关,终究要自己过,关乎未来的道路,只能靠自己亲身去体验。”

        叶凡见她这样执着,心中顿时一惊,虽然不是绝对的,但是有些惊艳的人所遇阻力可能会更大。

        “你还是留下吧,不到关键时刻,我不出手。”

        安妙依摇头,很坚定道:“我的道果在西漠,只能前往那里,你不用担心。”

        叶凡想说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了,仙三这一关真的很特别。上古年间有几位逆天奇才,号称可与历代年轻的大帝并论,甚至有过之,但却都殒落在了这一关,铭刻史书中,让后世人难忘。

        有时人们常在想,若是那几人闯过去,会不会多上几位大帝呢?然而,没有假若,一旦失败,昔日再惊艳也为泥尘。

        两人不再说话,又沉默了下来,在荒芜大草原上踏月光而行,衣袂飘动,恍若仙侣。

        “你相信有来世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安妙依忽然问道。

        “为什么这样问?”叶凡看着她。

        “佛教一脉讲的是苦今生修来世。”安妙依道。

        “来世谁能说的清,你见过古之大帝转世吗,那样的人都不曾再现,怎能相信。”

        “你有怎知,古之大帝不是因过去,而证道了那一世。”安妙依笑道。

        “你不是佛道双修吗,佛讲来生,道重当世,不要想的太虚渺。”叶凡神色凝重。

        “你应清楚道宫中神祇,都说逝我在为今生诵经,照耀当世,我觉得好像体悟到了失去的我,故此有一点相信后世我了。”安妙依笑道。

        人体有五大秘境,任何秘境修到极尽之处,都会有通天彻地之能,古之贤者许多都专修一秘境。

        道宫,为人体第二大秘境,叶凡也曾在迷惘过,他曾听到逝我为今生诵经,也有人说那是道我,在感悟天地规则道序。

        “不要想那么多了。”叶凡对她说道,眼前的女子让他觉得有些飘渺,生怕她一曲就再也见不到了。

        不知不觉,他们来到了一座大山前,草原上很少有山,一马平川,但有见到,莫不巍峨高耸。

        崖壁上,有幽兰飘香,有奇葩绽放,有龙草摇曳,清香弥漫。

        “你看那些花,待到秋风来,全又归根化泥时,然而一场春雨过,还有花开再现时,人也许会如此。”安妙依轻声道。

        “你怎么了,是不是预感到了什么?”叶凡霍的转身,定定的看着他。

        安妙依青丝飞舞,肌体晶莹生辉,额头莹白,眼神灵动,身段婀娜修长,神秀绽放,如一尊神祇一样,明艳而惊心动人。

        此时,明明站在眼前,却让人觉得很遥远,声音空渺,道:“我若真殒落,你就当看过一场美丽的花雨绽放了又凋零吧。”

        “为什么要这样说?”叶凡抓住了她的香肩。

        “不用担心,也许十世、百世后我又重现了,就如那凋零的花株,还有重开日,有一天依旧会在这个世上明艳。前提是,你能证道,才能等到那一天,也许会相见一朵似曾相识的花重绽。”安妙依的笑很灿烂,但却让人觉得心涩。

        “你在说什么,不要乱想这些,什么来世,什么过去,我只要当世无敌,一切的因果,一切的佛说,全部轰碎!”叶凡道。

        “小男人就是霸气,我也希望你当世无敌,什么纠缠,什么佛缘,什么乱果,全都一击轰杀,粉碎个彻底。”安妙依笑了,犹如一朵仙葩绽放,正是那明艳动人时。

        两人一步一步登山,很久没有说话,慢慢向上攀登,不以法力而行,犹如凡人登渡。

        “小男人不用为我担心,就当我在乱语吧。”安妙的笑声在大山间回荡,悦耳动听。

        “你为什么选择了这样一条道?”叶凡道。

        “道有千万,但于每个人来说只有两条,对的与错的。”安妙依平静的回应。

        “有一尊菩萨或者佛在指引你的前路吗?”叶凡问道,而后望向西漠,道:“那好吧,等我当世无敌,去那里走上一遭,一双拳头轰碎一切因果,登上须弥山看一看。”

        “不说这些了,未来太遥远,注重当世,不如注重当时。”安妙依笑的很动人,眼睛像是两旺水一样,柔和的可以化开百炼精钢。

        他们登上了这座大山,前方水雾弥漫,竟是一口温泉,汩汩而流,在前方淌成一个水池,如仙湖一样,氤氲蒸腾。

        不远处,野花烂漫,开的遍地都是,五颜六色,姹紫嫣红,分外多彩,馥郁芬芳,让人神清气爽,如同登临了一处仙境。

        安妙依立身在山巅,一个旋转,轻灵的舞动了起来,似广寒仙子起舞,曼妙多姿。

        她乌发秀丽,容颜惊世,大眼灵动,肤若凝脂,颈项雪白如天鹅,如月夜下的精灵一般美的让人窒息。

        曲线婀娜,白衣纱裙难掩饱满的双峰,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修长与笔直的**,翩然起舞,带着一种祸乱天下的魅姿,身段绝美。

        灵动时如九天玄女,不食人间烟火,娇慵明艳时,回眸一笑百媚生,颠倒众生。

        这个上古祸水级的女子,惊艳天下,美丽的挑不出一点瑕疵,让人疑为上天最完美的杰作。

        她在夜月下起舞,而后又清唱,妙音绕耳,神韵无穷,让人沉醉。

        “小男人我要走了……”翩然落地,安妙依转身,要乘风而去,道:“她要回来了,我的时间不多了。”

        叶凡拉住了她,静静的不说话,只是看着。

        安妙依顿时轻笑了起来,眼神惑人,动人心旌。

        一个旋转,两人贴到了一起,在夜月下,在这水汽弥漫的温泉畔,雪衣如花,轻灵飘舞。

        这是一具洁白莹润的**,在月辉下闪烁晶莹的光泽,每一寸都流动光辉,非常的圣洁。

        然而,安妙依笑时,却称得上一笑倾人城,说不出的动人,颠倒众生之态与神圣相冲,很是矛盾。

        圣洁如神女,却也有落入红尘的媚姿,洁白的玉体如水蛇一样,轻灵扭动,让人血脉喷张。

        两人相融在一起,在夜月下灵动如仙侣,泉池水汽迷蒙,隐约间可见一对人影,这是一片仙境。

        晶莹的花瓣飞舞,将整片温泉池淹没,这里成为一处灵欲之地。

        微风吹过,雾气散开时才能见到一具如象牙一样雪白的**与一具闪烁古铜色宝辉的强健体魄纠缠。

        银月西移,也不知过了多久,温泉池宁静了下来,两具**并在一起,仰望星空,久久未说话。

        又过了半个时辰,安妙依浑身晶莹闪光,圣洁无暇,轻灵的一转身,飞舞到了空中,一身雪白的长裙落下,遮住了那如玉的妙体。

        叶凡也起身,静静的看着她,觉得相距很遥远。

        一朵晶莹的花蕾飘下,落在安妙依的纤纤玉指间,将她衬托的更加空灵出尘,高洁而飘渺与遥远。

        “花有重开日,人有归来时,再回首,心依旧。即便花凋零,十世、百世后还会再相见,你若证道,用心去看那一朵似曾相识的花。”

        安妙依伴花雨而笑,洒脱而自然,就此远去,却让叶凡心中一颤。

        那瑰丽的身影永远烙印在了他的心间,远去的安妙依,如一尊拈花而笑的神佛,那一笑的风情,动人的瞬间,成为了永恒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