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六章 大世万教敌
  •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六章 大世万教敌

    作品:《遮天

        寒冷刺骨的风,流血的大草原。www.00ksw.org

        半个月过去了,北部大地依然是烽烟战火,各种战斗与追杀仍然还在继续。

        一个屹立十几万年的庞然大物彻底倒下了,数十上百只虎狼冲来,撕咬与争夺,将其分解,这是一幅血染的画卷。

        神土崩,族灭,自荒古时代一直统治北原的王家成为历史,更复杂的势力格局形成,一致追杀王家落网之鱼。

        这是一种默契,新势力的入主必然会踩踏昔日霸主的尸骨上位,不将其后人灭除个干净会寝食难安。

        半个月来,举世皆惊,整片天下大地震,一个荒古世家的覆灭,影响太大与深远了。

        这对于常人来说,如同古天庭被推翻了一样,近乎神话,所谓不朽也有走到终点的一天。

        一个积威已久、俯视天下的传承就这样断掉了,他倒下的是如此突然,烟尘骇浪淹没天地。

        足足半个月了,但是人们依然处在震撼中,这是惊世涛澜,撼动全天下,惊慑人世间。

        蛮族铁骑这样强大,数万人齐入北原,平掉了一个荒古世家,人们见面就是这样的话题,个个神情激奋。

        有多少年未发生这样的大事了,后荒古时代,这足以列进影响力最大的几次事件中。

        叶凡这个名字仿佛有了一种妖异的力量,传遍五域后每一人都心中凛然。

        消失十二年,他又回到了这个世界,这本身就蕴有惊天之秘,不然如何能重返?唯古之大帝与人族大圣才有这等本事。

        且,回归后不久,他便冲关一怒为故友,率蛮族大军入北原,一举踏平了王家神土,灭掉了一个远古世家。

        十二年前,叶凡的传闻主要还在东荒以及中州部分地域,而今一战功成震天下,五域皆震,无人不知。

        自这一日后,但凡这颗古星的人,没有一名修士不知叶凡这个名字,如此惊世一战成为了一道高不可攀的神话。

        所有人都在议论,各大教都在思量,整片天下皆在波澜起伏。

        蛮族的强大与可怕,也让世人颤栗,尤其是南岭诸教,全都有些发毛,竟不知深山老岭中有这样一群蛮古战士。

        也许,唯有妖皇殿深知,这个可怕的势力从未断绝,自远古至今一直还在,不过很低调而已。

        王家有什么可怕的底蕴,世人难以尽知,但是拥有一头圣人级的太古祖兽已是传遍天下。

        在这后荒古时代,圣人多为传说,难以见到,有这样一尊活着的祖兽,实在是骇人听闻,绝对可以横杀一切。

        然而,即便这样强大也被蛮族大军镇压了,这些野人的可怕可想而知,让拥有极道帝兵的圣地都惊悚。

        风波在继续,各地都在热议,举世都在关注。

        叶凡的强势回归,敢一怒拔掉一个荒古世家,让许多年轻人血液沸腾,谁无年少时,都渴望成功,威名赫赫留青史,不少人都走出山门,开始行走在人世间。

        这一战影响到了诸多方面,据许多大教统计,局部征伐因此而上升了数倍,像是拉开了动乱的序幕。

        东荒,摇光圣子站在一条神瀑下,通体被一百零八道神环笼罩,连发丝都是金色的,眸子深邃如海洋,遥望北原。

        北域,诸多太古王族出世,让许多大势力都不宁,感觉如坐针毡,恨不得迁族。

        姜家,姜逸飞白衣如雪,丰神如玉,黑眸蕴慧,儒雅而俊朗,此时立在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上,自语道:“元古可能会出手,凰虚道多半不会下山……”

        神城中,一个乱发披散的道人,身穿破旧道袍,喝的醉醺醺,道:“我是谁,圣体是谁,你们又是谁?”

        他对周围的人指点,所有人都倒退,近乎惊悚,如避鬼神一样,逃向四方。

        “他是神蚕道人!”

        人们只有这样一句话,用以提醒相识的人,便全都跑远了,没有一个人敢驻留。

        “火麒子拜昔日之密土”太初古矿外,一道身影独立,如一道亘古长存的不朽大岳,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四方天穹都要崩塌了。

        他面对太初古矿,已经站了七日,并未踏进去一步,最终转身离去,像是与天地大道交融在一起,消失在地平线上。

        南岭,一座秀丽的山峰上,银瀑垂落,青松苍翠,奇石兀立,繁花似锦。

        一个男子空明出尘,俊美无暇,犹如谪仙,一身蓝衣飘飘,盘坐石崖上,十根手指轻灵的划过一张古琴,奏出了一曲天籁之音。

        在周围,百鸟朝拜,纷纷降落,各种鲜葩专为他而绽放,提前飘香,花瓣晶莹。

        “咚!”

        最后一根琴弦落下,发出了一声轰响,与以前所有妙音皆不同,天空中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洞,恐怖无边,将下方一片山岭全部吞了进去!

        “圣体的本源,我期待十二年了,你终于回来了。”华云飞平静的说道,长身而起。

        在数千里外的一座山崖上,一个白衣丽人在盘坐,浑身有三百六十五个金色漩涡在转动,每一个内部都蕴有一尊金色的神明,妖异而可怕。

        很久之后,她睁开了眼睛,射出两道刺目的光束,让漫山遍野的花朵全部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无比的灿烂与美丽,但仅一瞬间后全部啵的一声化成了齑粉。

        中州的阴阳教上下都很沉默,近期发生的惊天大变故让他们坐卧不安,不少弟子更是心惊胆跳。

        叶凡这个魔头回来了,竟攻伐了一个荒古世家,若是率蛮族铁骑而来,他们如何去抵挡?每一位年轻弟子都发毛。

        当然,也有大教在磨刀霍霍,准备绝杀叶凡。

        两大远古杀手神朝,他们的神子与神女,早已动身进入南岭,只待叶凡出现就会发动雷霆一击。

        历代神子,正面就敢击杀诸王,更何况从来都是行走于阴影中,以刺杀而闻名。

        “以杀证道,成就不朽!”

        南岭深处,两道虚无的身影齐喝,而后在他们周围也不知道有多少深山古岭全部崩塌了,化成了石粉。

        一股惊天的杀气震动了万古诸天,传遍了茫茫大荒,无比的恐怖,而后一男一女分别上路了,分开消失。

        南岭蛮族,这半个月来,依然是老样子,古木苍天,部落上方,数十丈的猛禽盘旋,如龙一样横空,一派史前景象。

        这些日子以来,不断有大教拜访,北原一战打到天下震惊,各方大势力都心惊胆颤,全都想摸清虚实。

        蛮族有自己的行事准则,大多都没有见,不过今日开了例外,接见了一批贵客,来自东荒姬家。

        “那小子真没跟我们回来,留在了北原,过段时间会出现的。”蛮族的一位老人解释。

        姬紫月皱了皱琼鼻,不满的道:“他在做什么呀?”

        “小叶子是想将涂飞寻回来吧,一别十六七年了,被传送进北原,一直就没有了音讯。”一个巨大的冰块中,李黑水浑身被乌光侵蚀,伤势越发的重了。

        “那好,我就在这里等待回来。”姬紫月托着下巴,坐在一个石台上,看着各种史前生物,月牙大眼眨啊眨,充满了好奇。

        “放心吧,叶大哥肯定会回来了,他说要带着我去杀死紫天都,为我兄长报仇。”东方蛮憨厚的笑着。

        凄迷的月光,清冷的风,萧瑟的草原,血染的未来,枭雄的末路。

        叶凡还没有离开北原,与燕一夕、厉天一起在四处行走,见到了一幕幕征战,各路大军齐入北原,杀伐不断。

        厮杀终于接近尾声了,而在这些天来,他们也出手毙掉了一些大敌,皆是自王家逃出的绝顶大能。

        “涂飞你究竟去了哪里,被黑皇传送到了哪个犄角旮旯?”叶凡想寻到这位故人。

        庞博、猴子等生死不明,不知去向,其他人早有噩耗传来,有待残酷的去证实。

        已经无人在追杀他们,可叶凡却也不能寻到,而今所的敌人都将精力放在了他的身上,必定在准备杀他。

        因此,他并没有急于赶回去,想寻故人一切都要从长计议,需要慢慢的搜索。

        明月高悬,一片清冷,大草原上野草超过一人高,一片的荒芜。

        在这个夜月下,孤狼悲怆,对月长啸,传的格外悠远。

        叶凡他们三人徒步而行,穿越了大片的草原,走访了很多古教,见到了许多风土人情。

        “当……”

        一声轰鸣,在夜月下传的格外悠远,像是黄钟大吕在轰响。

        荒草遍地,茫茫无际的大草原数十万里不见人烟,尤其是这片地域,更是一片荒凉,大草高达两三米,怎么传出了这种声音?

        叶凡几人向前疾奔,快速前行了百余里,蒿草遍地的原野前方,有一座古老的寺院巍然矗立,笼罩着神圣的光辉。

        这是一幅很神秘的画面,夜月中茫茫大草原是无尽的荒凉,唯有狼啸,却突现这样一座神圣古庙,实在有些突兀。

        “西漠的佛教曾于无尽岁月前入北原传道,这难道是当年遗存下来的一座圣庙不成,相传阿弥陀佛十大弟子中的一人亲自来过北原传法。”叶凡惊异。

        古庙,巍峨宏伟,庄严神圣,虽然是在夜里,但却被一种金色的光彩所笼罩,悠悠大钟轰鸣正是自里面发出。

        当推开古老的寺门,走进院落中,几人立时感受到了一种宏大与肃穆,有佛法的力量在汹涌。

        突然,叶凡一下子呆住了,刚踏进一座佛殿,他近乎石化,因为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一位绝代佳人。

        “贵客自远方来,奴家安妙依,夜月奏琴曲……”一名艳冠天下,姿容绝世的女子,坐于佛殿中,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妙依!”叶凡失声道。

        “你认识我,而我却早已不认识你,这么说来,你就是我要等的那个人了。”这个白衣如雪、绝艳动人的女子笑的很灿烂,但却让叶凡心中一颤,滋味难明。

        “你不认识我?”他问道。

        “早已不认识。”这个女子笑的让叶凡心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