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七十章 人命比草贱
  • 正文 第七百七十章 人命比草贱

    作品:《遮天

        在这一刻,有大成的王者出现了,前方传来惊恐的叫声,生命不断消逝,前方血流成河。www.00ksw.org

        叶凡先是吃了一惊,而后又镇定了下来,因为蛮族人个个不畏生死,铁血冲击,不会有人心惧而大声叫出来。

        果然,一声沉闷的龙吼证实了他的猜测,王家大批高手败退,纷纷惊叫,快速躲避。

        “一头大成王者级的蛮兽,是上古延续下来的异种!”

        “两千年前,我在南岭一片深山中曾见到过它,那时它就已有近两千载的寿元了,没有想到还活着!”

        ……叶凡长出了一口气,果然是蛮族的守护神,没有让人失望,存活三千九百余年了,真的是一头大成的王。

        有这样一头蛮兽,可以说摧枯拉朽,它一旦爆发,沿途没有人能够抵抗,它一击发出,大能当场就死了**人。

        苍龙从正南门攻伐,在其背上有九名活了三千余岁的活化石,身后是大量蛮族战士,他们似是一股气势惊天的山洪,冲毁一切。

        千军冲锋,万马奔腾,怒踏王家!

        苍龙在前,上万铁骑跟进,铁血冲击,比叶凡、蛮族长等其他三个方位都要快,快接近王家深处了。

        “请老祖出关,复活无上圣兵!”王家的人在大叫。

        血水成河,尸骨成山。

        此时人命比草贱,双方浴血搏杀,都没有退路可言,唯有进攻胜出,不然等待的就是一方被灭族。

        四方大军进攻,并不是都很顺利,蛮族长所在东方遭遇了激烈抵抗,有一个活化石持一件残缺的圣兵,从侧面发动了惊天一击!

        如果不是老族长发现及时,快速以手中石斧拦截了一下,数千蛮族铁骑可能会成飞灰,那种圣人之威根本无法对抗。

        即便如此,也在那一瞬间,有九百余名强者哼都未能哼一声,就湮灭在了东门内。

        “轰”

        蛮族长惊怒,手中石斧立劈,这是人族大圣遗存下来的无缺兵器,神能之强远超缺憾的残兵。

        这一击落下,那名活化石连其兵器立时成灰,没有一丝抵抗之力。

        现在,人人杀到眼红,蛮族长没有时间去镇压与收服一件残缺圣兵,留在身边可能会出现大厄难,遭到反噬。

        “杀!”

        正东方向,两件圣兵对决后,近万铁骑蜂拥而入,势不可当,尤其是大怒的老族主不惜消耗本命真元,又一次催动了传世圣兵。

        一把石斧悬在高天,看起来平淡无奇,甚至很陈旧,但是当它劈下来后,却是天崩地裂,像是击穿了诸世界!

        王家东部地域,无论是大地,还是悬空的岛屿、神岳,全都在第一时间成粉尘,也不知有多少人死于非命。

        而后,石斧稍平静时,土浪、巨石从地上打上了高天,跟海啸一样,将前方彻底淹没了。

        东部大军再无阻抗,快速推进,冲击速度快追上正南方的苍龙了,逼近王家最深处重地。

        “嗷吼……”

        北方,白虎咆哮,如山岳一样的守护神,横冲直撞,一爪子拍下去,王家的龙山古脉就跟纸糊的一样,接连被毁。

        这亦是一头蛮兽王者,虽然没有大成,但也不是一般人可抵抗的,王家大能被它毙掉了七八人。

        不过,它们却也在此遭遇了最可怕的阻击,蛮族战士殒落了一片又一片,全都源于一只青色的大爪子。

        “嗷呜……”

        在王家的后方,竟供养有一头青色的老狼,是王家昔日一位强者豢养的一头兽宠,不想最终成了气候,而今活了三千四五百岁了,还没有死,与白虎实力相近。

        更为恐怖的是,在其体内也有一件残缺的圣兵,留它在此,就是为了守护王家后方的安全。

        此时,它突兀的扑杀出来,杀死了大量的蛮族战士,终于是与白虎对决在一起,激烈搏杀了起来。

        虎啸,狼嚎,声震北原,异种蛮兽对决格外的惨烈,皮毛、血肉、甚至骨头都被咬断,扯了下来。

        且,蛮兽的神术更可怖,有时会席卷十方,让蛮族大军以及王家众人都遭受波及,受损严重。

        “吼……”

        那头老狼的一只眼睛都被虎爪拍了下来,而它也在此时出手,差点将白虎的一条肩胛卸掉。

        同时,种族特有的秘术冲击,它们的身体都在龟裂,血流如注,它们如此庞大,鲜血落地,如一条条小河在淌。

        四方大军冲击,遭遇各不相同,叶凡这一边所遇压力也不小,虽未遭受持圣兵的人袭杀,也未遇可怕古兽,但却有战争工具阻路。

        身为荒古世家,有赫赫威名,必须有征伐天下任何一域的资本,自然少不了战船与古车。

        王家的西区,就是横陈这些战争工具的地方,上千辆古战车阻路,与蛮族大军相互瓦解、冲击,战死的强者不计其数。

        而此时,更远处又有数百艘冰冷的战船升空了,更加的庞大,每一艘都跟山一样,蛮族铁骑想冲击,实在艰难。

        “太变态了,我们怎么这么倒霉,王家对外攻伐的所有战争工具都在这一边,被我们遇上了。”厉天抱怨。

        的确如此,这边是王家的兵库,一切战争资源都在此地,想冲过去很难,强闯的话蛮族铁骑剩不下几人。

        “没有办法了,我再耗费一次精气吧。”叶凡将一柄紫金锤持在手中,用力挥动,发出一片炽盛的紫电,向前压去。

        这是自王成天手中夺来的兵器,被神女炉降服后,上面多了不少裂纹,不过威力不减。

        神女炉无缺,为人族大圣的兵器,所耗神力会更巨,即便是叶凡肉壳无双总是动用也会吃不消的,因为后面肯定还有更激烈的大战。

        “轰”

        前方,四百余辆战车崩碎,一百余艘战船解体,在天空中化成一片光,消失了个干干净净。

        “嗡”

        前方传来圣兵的气息,也有人在催动,要发动雷霆一击,叶凡几人都变色,这是有强硬人物赶来了。

        “并非传世圣兵,依然是有缺憾的!”厉天催动神女炉,准备迎击,一战全毁。

        但是,就在这一刻,王家最深处传来号角声,且无上圣兵的气息如海一样弥漫,扩散了开来,在召唤子弟。

        所有战船全部后退,诸多战车一起退向家族最深处,只留下无尽的残骸与尸血,触目惊心。

        “不愧是荒古世家,果然难啃!”叶凡慨叹,他知道生死大决战的时刻到了,会越发的惨烈。

        “杀!”

        叶凡依然作为箭头人物,冲在最前方,九千铁骑隆隆跟进,黑压压一片,山挡平山,岛阻毁岛。

        这一路上,他们如秋风扫落叶,兵锋所向,任何障碍物都成齑粉,铁骑踏过,什么都不复存在。

        当叶凡他们杀到王家最深处时,苍龙与蛮族长已先率人杀到了,全都是血染衣襟,浑身是伤。

        白虎大军最后一个赶到,这头守护神受了重伤,奄奄一息,差点死掉,但是它搏杀了一头冲关王级的老狼,解决了一个大患。

        “砰”

        当白虎衔着一颗鲜血淋淋的巨大狼头出现,将其丢在地上时,王家上下震动,全部脸色雪白。

        “吼……”白虎带着不甘,也昏死在了当场,被蛮族一位老人快速收进一宗重器中,保护了起来。

        前方,是王家的神土,号角声正是从那里发出,召集所有族人退守到了此地。

        蛮族大军将这里包围,血雾在飘荡,他们全都在准备进行最后的冲击。

        “想不到,南岭蛮古战神部落还在,我以为早已断掉传承,消失在时间长河中了呢。”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神土大开,一个老者迈步走来,虽然头发都快掉光了,但是却精神矍铄,说话时如一口铜钟在轰鸣,铿锵有力。

        王家所有人都跟在后面,对其毕恭毕敬,高手如云,尽出神土。

        “一名大成的王者!”蛮族所有人都心中一震。

        这就是王家的老祖,活了三千七百余岁了,他虽然瘦骨嶙峋,但是却血气逼人,那干枯的身体像是一尊神炉在燃烧。

        许多蛮族强者觉得口干舌燥,肌体将要崩裂,神魂都要燃烧了起来,这就是大成王者的神威。

        即便站在那里,没有出手,也让人心惊肉跳,忍不住想跪拜下去,可怕的让人要发疯。

        同一时间,有远古无上圣兵的气息在弥漫,随时可以从神土中打出来,像是来到来了神魔的领地。

        蛮族长将石斧祭起,让其悬在整片蛮族大军的上方,诸多蛮族战士血气涌动,共同催动。

        石斧垂落下成千上万道神力丝绦,将所有人都护在了下方,形成一片不可破的场域。

        “数万铁骑踏荒古世家,你们可真是开十万年未有之壮举。”这个可怕的王家老人冷漠开口,他名王烈,修道三千七百多年,实力悚人盖世。

        这一战,无论结果如何,都必将让五域颤栗,与不朽的传承开战,称得上惊天之变。

        “哪里比的上你们,坐拥北原亿万里江山,稍有不快,就去南岭血洗我族。”蛮族长道。

        此时,无需多说什么了,都已经战到了这种境地,无论何样的说辞都是苍白的,唯有其中一方倒下去,血流尽为止。

        “那让我看一看,谁能过我这一关!”大成王者王烈漠然无表情。

        青光闪烁,苍龙快速变小,从大岳那么高大,化为一人高,展翅而下,龙形身体涌动神力,要战大成的王者。

        “苍龙前辈一定要小心!”蛮族长提醒。

        “孩子们,你们去祭拜我族的‘底蕴’,我不信有人可灭我掉我王家,今日杀尽大敌,扬我族不朽之威!”大成的老王者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