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六十四章 举世瞩目
  • 正文 第七百六十四章 举世瞩目

    作品:《遮天

        一线红光出现在地平线,太阳想挣脱束缚爬上来,雾气在山林中缭绕,水汽迷蒙。www.00ksw.org

        终于,红日喷薄,出现了几缕柔和的光,洒落在林中,让雾霭都都镶上了一层金边,有了欢快的生机。

        草叶上、花朵上晨露滚动,如一颗颗珍珠,晶莹透亮,在朝霞中五光十色,煞是美丽。泥土的气息以及草香混合在一起给人以很清新的感觉。

        水雾还未散,林中还有些湿气,红红的太阳露出一小半,但是山中却多了不少生气,各种鸟雀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叶凡浑身是血,站了半夜,一动未动,黑发与染血的衣服都被露水打湿了。

        另一边,燕一夕迎着朝霞在吐纳,一道道白色的气柱顺着他的口鼻进进出出,一条条虬龙,很是惊人。

        “睡的真香。我说你们一个当沉思者,一夜都没动一下,另一个这样卖力修行,让我情何以堪。”厉天以山泉漱了漱口,洗了一把脸,采了一把松子边走边吃。

        当太阳升起后,雾霭消失,整片山地都光明与灿烂了起来,燕一夕早功结束,睁开了眼睛,道:“叶兄你在思虑什么?”

        厉天吐了一地松子壳,道:“他有什么可担忧的,昨日一战,必将名动天下,所向披靡,这是多么长脸的事,天下美女尽侧目,我的成名战什么时候才能来,每次都被抢掉机会。”

        “我感受到了一种来自远方的压力,未来会让人窒息。”叶凡道,他望向东荒,眸光像是要穿越过浩瀚的千万山水。

        燕一夕道:“凰虚道、天皇子、元古、火麒子、神蚕道人等,这批年轻的古族的确很恐怖,未来的路必是血与骨筑成的。”

        叶凡道:“这些人虽然可怕,但还不至于让我夜不能宁,感觉未来难以呼吸,我在担忧那些祖王,出来一个就是大祸,是一场黑暗动乱。”

        任何人与势力与祖王对上,都会是流血漂橹、尸骨千万的可怕场面,因为那是圣人级的可怖生物,而当世人族圣人难见。

        太古年间有万族,其中最为可怕的族群被称作王族,应该不会少于十类,每一族都会有祖王,且不止一尊。

        仅是想一想,就会让人感觉到如山一样的压力,难以透气,未来如果全面冲突,除了有极道帝兵的传承,谁能抗衡?

        “妈的,我有点怀念紫微星域了,在那里我拎着神女炉,只要不被人围住,最起码还能横行一方。但是来到这里后,我发觉前景太不妙了,好像是找罪受来了。”厉天后悔不迭。

        现在唯一能庆幸的是,祖王没有出手的迹象,更没有听说哪一尊复苏出世,但是将来就不好说了。

        现在,各大教都只能祈祷这些祖王只是想成仙,而不会有什么别的念头。

        因为在这些年间,有的古族的确发出了这样的信息,且派出特使前往各大教,不会血战,只需一块地方即可。

        成仙太飘渺了,多少人杰都埋骨岁月中,难以尽信。

        也许现在唯拥有古之大帝兵器的人还能有些底气,但是如果族内没有一尊圣人,将来还是处境堪忧。

        “从目前了解的情况看,太古各族似乎也有忌惮,在各地试探,不敢横行世间。”叶凡道。

        “你察觉到了什么?”厉天问道。

        “按照南妖所说,他们在各位大帝坐化地以及坟陵区都出现过,无比谨慎。”

        “是了,这是一颗人族大帝都要降临的古星,一定有什么秘密,他们在怕。”厉天道。

        在这个世上,如果说太古的祖王还怕什么,那自然是古之大帝,怕他们还有什么可怕后手。

        人族大帝,哪一个不是惊才绝艳之辈,震古烁今,关于他们的事迹太多了,让万族悚然。

        即便在沉睡,他们历代中也有觉醒者在关注。

        “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也许是能唯一利用的一点了,让他们更怕,永远不敢出世。”叶凡道。

        “你打算怎么做?”燕一夕问道。

        “我思索了半夜,有一个想法,也许能镇住太古诸王,让他们短时间内不敢出来。”叶凡道。

        “你能镇住他们?”厉天吃惊,即便弄来一件帝兵,实力不够,也不见得能让一位祖王退缩。

        “历代黑暗动乱必有人族大帝出世,当今这个年代更甚以往,超过历代,是万古仅有的一个大世,我想他们也怕出现一个人族最强大帝。”

        “说说看。”厉天道。

        “真去做的话,九死一生,我希望能有效,惊慑住他们。”叶凡道。

        ……天下震动,五域皆惊!

        在这一日,各地修士全都吃惊,目光聚焦南岭,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觉得不可思议。

        离开这颗古星已经十二载了,昔日的圣体竟又出现了,归来,再现人世间。

        日斩荒古世家之主等八位大能,夜杀神灵谷古族百雄,高手伏尸脚下,血浸铁剑,一战动天下。

        五域修士莫不心惊,这一切太突兀了,这种战绩过于可怕,这则消息让人觉得不真实。

        “他怎么回归了,为何能再现世间,那可是横渡星空,连远古圣人都不见得能平安而行。”

        “这太不可思议了,一个人劈了那么多高手,十二载未见,他怎么强到了这等境地。”

        “他将王腾的父亲给宰了,好强势,这是要与北帝不死不休了,时隔十二年要进行最后的终极对决了。”

        “圣体,他又回来来了,不可思议,着实惊悚,这么的强大与可怕,让人敬畏!”

        ……在这一天,各地修士全都在谈论,叶凡成为了人们口中的焦点,所有人都震撼。

        一战惊天下,引起一场席卷长空的大波澜,叶凡的回归,让各地都不平静。

        “我觉得,而今的圣体已经小成,在仙台二层天很难找到对手了,当可睥睨天下了。”这是中州一位老教主的评论。

        “中皇多年都没有出手了,不知有多强,华云飞、摇光圣子崛起,不知与圣体对决,孰弱孰强。”有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在企盼。

        “圣体归来了,也许能与凰虚道、元古等可怕的古族传承者碰撞出最炫目的火花!”这是一位强大的散修的期待。

        “流淌有太古皇血的一些古族无上年轻高手,每一个人的地位都相当于人族圣体,若是与他们争锋,恐怕九死一生,必有可力压人族圣体的人。”

        “唯有真正碰撞,才能知晓谁最强,这是一个超越以往的大世,必将会是一片染血的天地,谁能证道,谁能成帝,现在无法确定,最终获胜者必将会踩着无尽惊艳万古的人杰的血与骨而行。”

        “极尽繁盛,群星璀璨后,必有诸王殒落,人杰凋零的后世凄凉,将会有一幅血染的壮丽画卷。”

        ……叶凡归来,举世瞩目,千万目光聚焦南岭,所有人都在关注,许多不朽的大势力专门派人来了解情况。

        各地反映都不相同,中州阴阳教的人,当听闻叶凡再现后,当世教主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摔在了大殿下。

        接着,他命令诸多弟子不许踏足南岭一步,更要止步东荒外,且快速与宿老密谋了起来,着实震动了他们。

        东荒两大远古杀手神朝,近来所接的杀人买卖明显少了很多,人们猜测他们在调遣人马,要对叶凡出手了。

        世人惊悚,两大古朝蛰伏十几万年,而今敢重现世间,无惧各教围剿,足以说明了问题。

        想到那些可怕的传说,诸王头骨砌成的古殿,圣人之皮铺成的地毯,这些让人无比毛骨悚然。

        两大神朝最强的神子或神女,都是为专杀诸王而诞生的,是当今天下最神秘的年轻强者。

        人们知晓,他们很想收藏圣体的头骨,也许将会撞出最可怕的火花,因为很多人都相信,他们有杀尽诸王的实力。

        东荒,南域,姬家。

        姬紫月明丽动人,秀发轻舞,修长身躯轻盈,整个人空明而慧灵。

        这么多年来她脸上只有笑时才显露的小酒窝却少有呈现,整个人如广寒天女一样超尘脱俗,不染尘气。

        此时,她手中的玉杯掉在了地上,她却没有顾及,吃惊的看着姬皓月,道:“真的,小叶子回来了?”

        “是的。”

        “他在彼岸,我们在星空的这一端,相隔无尽遥远,他……又回来了……”姬紫月喃喃着,而后开心的笑了起来,脸上漾出一对可爱而俏皮的小酒窝。

        此时,她虽然极力掩饰,但眼中却分明有一丝水雾。

        姬家一个古洞中,一块巨大的寒冰内,一个浑身血痕,被乌光侵蚀伤口的男子封在当中,此时他传出了神念波动,道:“小叶子回来了,好,好,好,杀尽诸敌,替我们报仇,没有想到我还能见到他一面。”

        “黑水哥,你好好养伤,一定能活下来的。”姬紫月安慰道。

        “告诉小叶子,杀了李小曼,杀了元古,不然有的兄弟死不瞑目!”李黑水激动的叫着,喊着。

        北原王家,一个高大魁伟的青年男子,黑发如瀑,眼神凌厉,立身在一辆金色的古战车上,在其周围,真龙与神凰和鸣,白虎与玄武耀天。

        他如中央天帝一样,立身在黄金古战车上,黄金圣光淹没了天地,九条真龙、九只神凰、九头白虎、九个玄武一起在合道,发出轰鸣,震动天地。

        “啊……”

        王腾一声大吼,他闭关之地的所有山脉全部崩塌,土石如海啸一片,卷起万丈高,击散了天穹上的云朵。

        北域,一座亘古长存的黑色大山,像是一堵魔域之墙,横断三千界,巍然耸立。

        在其上面,有一尊身影背负双手,独自站立,遥望南岭,道:“人族的圣体,有点意思,值得一杀。”

        ……更多的地方,更多的人,都在遥望南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