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五十八章 一战全杀
  • 正文 第七百五十八章 一战全杀

    作品:《遮天

        叶凡怒发冲冠,浑身金色血气汹涌,瞬息而至,远远望去茫茫一片,如海一样将这里淹没了。www.00ksw.org

        “你是什么人?!”北原王家老十七的下巴刚才被叶凡一巴掌就给扇飞了出去,在天空中粉碎,此时他剧痛难忍,以神识怒问。

        叶凡恨透了这帮人,他再晚来一步这个村子就不复存在了,无论老幼,即便是嗷嗷待哺的婴儿都将被血洗,他心火炽烧。

        “啪”

        他没有多说什么,又一个巴掌轮动了下来,这一次将北原王家老十七上颚也抽碎了,剧痛让其“啊啊”嘶吼个不停,如同受伤的一只野兽一样。

        这一次轮到北原王家老十七羞恼了,就像他对古村的人不屑一顾一样,来人同样懒得理他,上来就是大嘴巴狠抽。

        “啊……”他下巴虽然被扇飞了出去,但是喉咙还在,惊怒交加的痛苦的低吼,神情近乎扭曲。他闭关十几年,昔日并未见到过叶凡,功力大成而出,不想却遭受了这样折辱。

        “老十七!”远处,北原王家的十三爷惊叫,他驾驭一艘如山岳一样的战船冲了过来,道纹交织,如天网一样向叶凡压去,且轰出一片神光,有排山倒海之势。

        叶凡一只手攥着王家老十七的脖子,就跟揪着一只小狗崽一样,一步就迈到了战船前,主动迎击。他浑身的金色血气铺天盖地,而后另一只金色的大手轮动起来跟一个磨世盘一样砸了下去。

        “嚓”

        天空中,碎掉的声响发出。

        只手遮天!

        像是万年古妖从蛮荒大地下脱困而出,杀气滔天,那只巨大的巴掌重重的拍在战船上,船体碎块带着滔天的光芒崩向四方。

        并非战船不坚固,也不是刻下的神纹不够深奥,而是这只大手过于可怕,像是从天外降临的拥有不朽的光辉的神灵手掌,震塌了现世的一切。

        “啊……”北原王家十三爷拼命对抗,口中吐出一座寸许高的玲珑塔,为紫铜精铸成,迎风一展化成数百丈高,向前镇压。

        “砰”

        依然无法阻挡,叶凡的手掌落下,那座紫铜精塔跟沙堡一样不堪一击,被他化成了烂铜,坠落下高空。

        北原王家十三爷大吼,接连祭出三十六件兵器,有天罗伞、照日镜、飞剑、拘魄钟等,每一件都有很强的神能,但是全都于事无补。

        在那只黄金大手下,这些兵器就跟纸糊的没有什么区别,一一崩坏,北原王家的老十三心胆皆寒,没有了方才一丝对古村时的意气风发,此时急急如丧家之犬。

        当叶凡的大手向他抓去时,他连拍出一百零八掌,每一次都打的虚空塌陷,但是最终却将他的双臂震断了。

        “砰”

        叶凡的大手合拢,一把将他握在了掌心,当场将他攥了个骨断筋折,一缕缕血迹顺着巨大的指缝溢出。

        “啊……”北原王家老十三凄厉惨叫。

        所有人都发毛,浑身起了一层冰冷的小疙瘩,这可是一位大能啊,就这样被人快攥死了。

        叶凡一手一个,拎着北原王家的两位大人物,根本就没有当一回事,像是拎着阿猫与阿狗一样,差点活活掐死。

        “这……”

        北原王家的人毛骨悚然,这样一尊魔王突然杀来,让他们全都从头凉到了脚,如入无人之境,两位大人物在他的手中都变成了死狗。

        下方,古村中的男女老幼眼中蕴泪,全都激动不已,今日遭遇大厄,被人折辱,此时有人出手,帮他们化解了死局,出了一口恶气。

        “他是……”

        另外一艘战船上,有人盯着叶凡,露出震惊之色,认出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王家老十七与老十三一样闭关多年,十二年前有人亲身参与过追杀叶凡的那一战。

        尤其是在姬家的最终一战,王腾惨死,家族大败时,有人就在当场,即便是叶凡化成灰,他们也忘不了,能够认出,可谓刻骨铭心。

        “是他……真的是他!”参与过当年一战的人,惊憾莫名,难以相信这一切,浑身发冷。

        “是他,居然又回来了,是如何做到的?!”连北原王家一位大人物脸上都写满了震撼,不由自主蹬蹬蹬向后退去。

        “快退,全部退走,立刻突围,冲出去告诉族人,圣体又回来了!”一艘金色的战船上一位大能下了死命令。

        他感知到了叶凡的强大,绝对是仙台二层天第八个小台阶上的人物,这足以让人惊悚!

        因为,圣体一旦达到这个境界,什么大能,什么教主,都再难抵挡,除非是那些惊艳的奇才,拥有七禁、八禁,或许能勉强一战。

        然而,在王家这位绝顶大能下命令时,叶凡也发出了一声断喝,将其声音全部压了下去。

        “唵!”

        像是宇宙初开的第一缕天音,贯穿了天地玄黄,照耀了万初之源,划破了古今未来。一尊神魔在其身后浮现,矗立在那里,与他一模一样,压慑天地。

        昔日,叶凡被困海眼中,尝试修炼世间一切法,曾见到过佛教六字真言自不会放过。

        在他的背后,那尊神魔独立,与他共同喝唱,像是从上古传来的道音,可以清晰的看到金色的音波席卷十方。

        不显化佛陀,心中唯己独尊,这是想证道者如铁一样的信念,不可动摇!

        佛教六字古音,有开天辟地之力,奥妙无穷,蕴藏了宇宙中的大能力、大智慧、大慈悲,练至最高成就者,可降服诸天神祇。

        音波所过之处,天空中密密麻麻的人影,就跟向沸水里下饺子一样,噼里啪啦,成片成片的栽落下高空。

        每一个人都浑身龟裂,元神粉碎,被叶凡的喝唱震的形神皆毁,这就是叶凡以九秘之斗字诀演化的真言之力,赋予了它全新的神能。

        这一缕神音无比宏大,整片天宇都在和鸣,像是来到了天地初始时代,一切都拥有莫测之玄机。

        “轰”

        数十辆古战车一辆接着一辆的裂开,一杆又一杆大旗崩碎,数不尽的人影,密密麻麻的修士成为尘埃,不复存在。

        这就是叶凡的一吼之力,整片山脉都在崩塌,唯有一个古村完好无损,其他都在破灭。

        遥远的天际,所有观战者都早已惊悚的退出去了上百里,没有一人敢近观,生怕被卷进去。

        “快退,圣体又回来了!”王家的绝顶大能拼命的大吼,想将消息传出去,然而在“唵”字音下如蚊虫轻鸣,被压制的不成声音。

        叶凡一声喝唱,碎裂山河。当一切平静下来,天空中七零八落,大旗、战车、漫天强者没有剩下多少,全部被震成了齑粉。

        不久前,乌云滚滚,战鼓裂天,旌旗招展,如十万天兵天将降临,而此时却一片凄静,来犯的人如被割麦子一样,被毙掉了一大片又一大片,没有剩下多少人了,连几艘战船都出现了巨大的裂纹。

        北原王家的人面如死灰,所有这一切都是一个人做到的,尤其是当看到他手中如死狗一样的老十七还有十三爷时,充满了挫败感,全都战战兢兢。

        此刻,他们想逃都不能了,八方都有神源块封锁,源天神阵将这里化成了一片牢笼。

        “噗”

        在这一刻,叶凡做了一个让王家众人心胆皆寒的举动,将老十七还有十三爷扔在半空中,一只脚一个,活活踩死了,化为两团血泥。

        这两个大人物自视甚高,刚才指点江山,傲视四方,对古村不屑一顾,视他们为未开化的原始人,而今却死的这样窝囊,被人以大脚丫子踏成肉酱。

        且,叶凡根本就不在意,就像是踩过两株杂草一样,浑然没有放在心上。

        王家的人怒火冲霄,这可是两位大能啊,却被这样轻视,死的没有一点尊严。

        他们方才也曾这样对古村的人,轻视不屑多说,不想才过去片刻间,一切就都照搬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王家的人一个个脸色发白,许多年轻人都在颤抖,得知眼前这是怎样一个人物后,无比胆寒。

        虽然过去了多年,但叶凡当年的事迹不会被人遗忘,血战东荒,纵横中州,杀圣子、斩圣女、毙大能、战教主,只身进荒古禁地续命,甚至对抗过极道帝兵。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样一个魔王般的存在会强大何等地步?让王家年轻一代皆颤栗。

        五艘破烂的战船上,各立有一个大人物,他们是王家的实权者,全都为大能级人物,而此时却也是极度不安,恨不得立刻逃走。

        “叶兄你真不厚道,怎么都给收拾的差不多了,我还说这将是我的成名战呢,让人欲道统名动天下,却被你抢了风头,剩下的让给我们吧。”厉天一脸的邪气。

        王家的人憋屈,谁敢这样藐视他们?而今却被一而再的折辱,让每一个人都在颤抖。

        “今天能做的就是杀光他们。”叶凡道很平静的说道。

        “嚓”

        他又出手了,从天而降一脚踏碎一艘巨大的战船,一拳冲出,前方古宝、飞剑等纷纷碎裂,数不尽的人成为血雾,全被轰杀。

        “可惜了我的成名之战,下次不会错过。”厉天出手。

        燕一夕也是白衣飘动,如谪仙一样行走,但却每一击都有大片的血花绽放,这是一方染血的天空。

        半个时辰后,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山岭间满目疮痍,到处是血迹,到处的残枝败叶,王家来犯者全部被斩灭。

        “多谢小哥。”村落中五叔祖、七叔祖、九叔祖上前道谢。

        其他村人也都围了上来,千恩万谢,这里的人很淳朴,一些小娃娃更是扯着叶凡的袖子,好奇的望着他。

        “东方野是我的故友……”叶凡没有隐瞒。

        村中的几位老人顿时有些发呆,而后长叹了一声,他们已经听到了东方野喋血东荒的消息。

        “我不相信野儿已死,他天赋异禀,神力压世,食野龙吞恶虎长大,命硬的很,一定还活着。”一位老人道。

        “没有他的尸体,就不能确定他已死亡,我会寻他回来的。”叶凡道。

        ……圣体回来了吗?

        在这一日,南岭在流传这样一则消息,时隔十二年叶凡再现!

        有人说,亲眼见证到了圣体战斗的场面,虽然不敢接近,但是那种景象当是他无疑。

        然而,并没有多少人相信,一个横渡星域而去的人,离开了十二载,根本不可能再出现,不能再回来。

        “王家欺人太甚,他们的家主既然身在南岭,做客妖皇殿,那就不要回去了,这次要战就战个天翻地覆!”叶凡站在山林中遥望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