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五十六章 北斗星域诸敌
  • 正文 第七百五十六章 北斗星域诸敌

    作品:《遮天

        叶凡脑袋轰的一声,这十二年来发生了什么?昔日的故人全部败亡了……这些话话语震的他体内的血液隆隆奔腾,跟雷鸣一般,他元神都剧震。www.00ksw.org

        此刻,他眼神很骇人,双目如彗星烁空,迫切想了解当中的隐情,黑发遮颜,逆乱飞舞,他如一尊妖神盘坐。

        “叶兄克制。”燕一夕传音,厉天也拍了拍他的肩头。

        叶凡没有说什么,如一块磐石一样定在那里,眼眸像是穿越了十二载的时空,回到了过去,与那些故人站在了一起,重历那段难忘的时光。

        血战南域,转战逃亡,神城风云又起源术对决,九死一生破圣体诅咒,入太初禁区,进不死山,闯万龙巢,纵横中州,战秦岭仙池与龙洞……期间,有舍身相救,有绝望之战,有泣血悲歌,有感人温情,有相互扶画面,共同走过,共同经历。

        那些人,那些事,无比的清晰,仿佛依然在眼前。

        姬紫月微笑着流泪,李黑水对银月长嚎,庞博生猛的吃棺材板,涂飞大嘴巴难改,小囡囡乖巧可怜,大黑狗贪得无厌……一朝朝一幕幕,或温馨的,或豪迈的,或蕴泪的、或欢乐的,难以忘怀的一段岁月。

        杀遍天下!

        这是叶凡心中在隆隆而动的四个字,如果这些人真的不在世间,遭遇了厄难,他要杀遍天下,斩掉所有人敌人。

        可是,即便这样做了也难以挽回什么,他的眸子冰冷了下来,盘坐在石台上,听着这些人的议论。

        “都十几年过去了,这些人的命可真硬,居然撑到了现在。”

        “终于是在不久前沉寂了下来,想来都死了吧,在那样的高手追杀下活到现在也算是奇迹了。”

        在场的人说起这些事,也都是阵阵感慨,一群强人都很厉害,到头来终究是支撑不住了。

        李小曼?!

        叶凡当时就立起了眼睛,他从众人的话语中听到了她的名字,竟然追杀过李黑水、吴中天、姜怀仁他们,按照众人的说法极度恐怖。

        此时,他血气上涌,这个女子可真是够绝情,连庞博都没有放过,来自同一片故土,与华云飞还有其他高手在一起出手,让那些人血染东荒。

        叶凡一言不发,指节攥的发白,神色更冷了,他遥望远方的大地,很想立刻杀过去,斩了那些人的头颅。

        华云飞成大气候了,十二年前成为天下共敌,被人追杀整整八年,历经数百死劫,但终究是修成了狠人的无上天功,在当今的天下再无人去剿杀他,很多人都在自危。

        这个如谪仙一样的男子,有相当的出尘气质,当年很能隐忍,叶凡一直很忌惮,知道他肯定会成长起来,而今并不意外,他们之间早晚会有个了结。

        “那个叫李小曼的女人,也修有吞天魔功,此外还有一种召唤神祇的秘法,端的是恐怖无边,多半不会比华云飞差。当年,那个庞博何等的惊艳,在诸圣子中后来居上,力压同辈,但却差点被那个召唤出来的妖异神灵夺去肉壳,生机干涸,元气大伤,几乎死掉。也正是因为那一战,才开始走上败亡之路的,不然他潜力无边啊。”

        “李小曼……”叶凡口中吐出这样三个字,紧攥的手指节已经由白转青,神色很冷漠。

        他心中出离了愤怒,他知道华云飞会发狠,一旦大成会对其出手,但是却没有想到李小曼更甚,对庞博都出手了,对来在同一个地方的故人都要斩杀。

        这是一片石台,有有很多人盘坐在此,谈法说道,议论天下强人,原本这个话题就要揭过去了,不可能总是细谈。

        不过,燕一夕与厉天知道,叶凡迫切想了解故友的情况,他们二人纷纷巧妙发言,又这个话题引导了回来。

        叶凡默默无言,静静的坐在石台后面,听众人的诉说这当中的种种。

        北帝王腾未死!

        这个消息对叶凡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冲击,让他那冰冷的脸色出现一缕波澜,确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这个人很强吗?”厉天看他变色,忍不住小声问道。

        “十二年前,可力压各方教主,让各大圣地的主人忌惮不已,号称北帝,在当时未年轻一代前五名必有他的位置。”

        “十二年前就这么强大?!”厉天吃了一惊。

        叶凡点了点头,当年他是纯粹依仗黑葫芦活活烧死了王腾,不是凭实力斩杀的。

        那一战,北帝无比憋屈,有睥睨天下的实力,却使不出,傲视当世,但最终被铜棺与黑葫芦压死。

        若是真正对决,即便是在当年,算上老辈人物,也没有多少人可以镇压他,那是他人生的一段大恨。

        “当今天下,如果说谁最期望圣体回来,非王腾莫属,那一战后他藉古帝战车而复活,耿耿于怀十二年了。”

        “那一战,北帝的确是憋屈到了极点,不然以他的真正实力来说,天下谁可压?”

        “嘘,小声点,现在谁敢提他为北帝,会有杀身大祸的。”

        叶凡一阵沉默,听着他们的述说,北帝气运不减,更见隆盛了,当年竟在姬家虚空大帝亲手筑成的古殿中得到了另一种传承。

        乱古传承,还有疑似虚空的传承,一人身兼修两位古之大帝的经文,这真是开古今少有之事。

        叶凡清楚的明白,他当日杀死王腾,并非他的真正实力使然,在那遥远的北方大草原上,有一个雄视天下的可怕大敌正在等他归来,必有一场惊天大战。

        厉天听罢直嘬牙花子。燕一夕继续挑起话题,以便叶凡详细了解,得悉故人的情况。

        北原王家与太古族关系匪浅,他们追杀李黑水等人时,勾连太古族出手,有人亲眼目睹神灵谷的紫天都将吴中天杀落坠鹰崖,血染石壁。

        “王家……我会去北原走上一趟的。”叶凡自语。

        提到太古王族,有人又说到了当中那些传奇,凰虚道、天皇子、元古、火麒子、神蚕道人等。

        元古曾追杀过庞博,想获得妖帝九斩,若非猴子出手,后果不堪设想。猴子却也因此而被卷了进来,同不死天皇子以及元古等不睦,数次有大厄难加身,而今生死不明。

        而叶凡也意外了解到,庞博占据身体主动权、压灭了夺舍者这一事实败露,妖族大部分人对其态度复杂,重要人物念及旧情没有出手,也未追回古经,但却不再护佑。

        赤龙道人、孔雀王念旧,曾数次救过其命,但却没能改变什么。

        “还有哪些人出手?”厉天代问,他都直嘬牙花子,觉得叶凡要面对的敌人无比可怕,而且众多。

        中州大教——阴阳教,传承久远,曾出过无敌的人族大圣,斩杀过域外神灵,他们曾出手。

        此外,一个神秘的女子,白衣胜雪,风华绝代,面容不可见,可怕无边,也曾出手,追杀叶凡的故人。

        “这个女人是谁?”叶凡一怔,他想了半天,也未曾发现与得罪过这样一个女人。

        且,他意外得知,这个女人太神秘与诡异了,竟然连李小曼都想杀,与之有过一战,结果不知。

        “你是否有过始乱终弃……”厉天善意的提醒,不过怎么看都欠揍。

        “哪风凉哪挂着去。”而后,他想到了李黑水、吴中天、柳寇等人,他们的爷爷是北域十三大寇,未曾出面相护吗?

        “两大远古杀手神朝出,即便是北域十三大寇也不行……”

        地狱、人世间两大远古杀手神朝不再遮遮掩掩,在这个乱世终于出世了,他们历代的神子与神女,号称可杀遍诸王,他们的古老宫阙是以各种王体的头骨砌成的,以远古圣人的皮为地毯。

        这一世的人世间与地狱,神子与神女让万教惊悚,秉承先祖意志,要以杀证道。

        若论年轻一代第一人序列,他们必要算在当中,但是在场的修士却没有多少人敢提,可想而知忌惮到了什么地步。

        李黑水的爷爷——第八大寇李恒,战死在北域一座荒山,被地狱杀手神朝的一位老杀手以长矛钉在了山崖上。

        柳寇的爷爷——第六大寇柳枫,血染神城,被人世间的一位老杀手一剑穿透天灵盖,死而不倒,难以瞑目。

        叶凡听到这些,咬碎了钢牙,双拳攥的很紧,连十三大寇都有人殒落了,难怪他们的后代性命难保。

        “最主要的是,十三大寇中的第一人,那位最神秘的老不死疑似坐化了。也有人说他在闭生死关,冲击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境界,将自己活埋了,恐怕百年内都难以出世了,少了一种强大的威慑。”

        “还有人出手吗?”燕一夕问道,帮助叶凡了解一切,问个通透。

        这么多敌手了,以为应该没有其他人了,然而事实出乎意料,真的还有,且无比强大。

        这是一群神秘的人,根本就没有露过身份,曾去南域太玄门杀过一个名不见经传人——张文昌。后来,人们才知,那是一个与圣体有密切关系的人。

        太玄门初时以为大敌降临,死了不少高手,直到拙峰的李若愚出手,才惊退强敌。

        “真是没有想到,拙峰的李若愚恐怖到了那等境界,他堪比上古有大能力的诸贤了,只是一个凡体,但却如此惊艳。”

        一坐数百年,平庸之资,最终一飞冲天,李若愚是一个有大智慧与大毅力的修行者。

        叶凡听到这里,长出了一口气,张文昌无恙,但很快他又警觉了。

        那批神秘人还曾伏击过自瑶池外出的柳依依,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却严重的说明了问题。

        “是谁,这批人是谁,难道是昔日的同学?不该如此才对。他们没有道理反目,不应去杀这两人……”叶凡心中生出疑虑。

        诸敌环视,一道又一道冰冷的眸光,叶凡仿佛已经感受到了,他知道必有连天大战,他将走上一条血染的战者之路,中途将有无尽的血与骨。

        “你们知道吗,这一次南岭的蛮族某一部落将有大难了,北原王家的高手要去铲平他们。”有人说道。

        东方野这个野蛮人与庞博等交好,这十几年来共同经历了许多次死劫,连累到了他所在的小部落。

        “有些耳闻,听人说了,难道是真的?”

        “假不了,我听说王家他们早已已经动身,此时多半已经出手了,你们没见到今日的灵药大会来的人没有前几日多吗,消息灵通的人都去看热闹了。”

        “走,去杀人!”

        叶凡腾的就站了起来,神色冰冷无比,这个消息让他血液怒沸,他听闻东方野可能战死了,而今他的族人也被人欺到门上来了,怎能不怒。

        “在南岭就要开始大开杀戒了吗?”厉天道。

        “我身在哪里,哪里就是战场!”叶凡杀气贯穿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