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五章 南岭大会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五章 南岭大会

    作品:《遮天

        叶凡历经九死一生,却未能回到故土,整整一十二年流落他乡,到头来又回到了这片大地上,他很想见到昔日的故人。www.00ksw.org

        夕阳下,大地都染上了一片血色。前方,地势开阔,一望无垠,像是一片高原,很荒芜,到处都是赤红色的岩石,植株不多。

        破败的道观倚在远处,共有几座,都很矮小,彼此相距很远。在落日的余晖中,镀上了淡淡的金色,让它们看起有了一种神圣的气息。

        荒芜、破败、淡金光辉、神圣交织在一起,给人很怪异的感觉,这是一幅让人值得凝眸的画面,宛若岁月的沉淀。

        叶凡站在那里,像是要望穿整片大地,眸光好似贯穿了十二年,遍寻昔日的故人。

        “厉天神子降临了,太古妞们颤抖吧!”厉天用吐了一口气后,仰天长嚎,惊起飞鸟无数。

        鸟雀在夕阳中振翅,划破淡金色的天地,扰乱了这种宁静与祥和,却也让晚景多了几许生气。

        “这几座陈旧的小道观很有讲究,不然我们也不可能从域外降临此地。”燕一夕道。

        远处,几座破败的快要倒塌的小道观,自然而清宁,染着淡金色的日晖,将这里的天势地脉都给镇住了。

        初看不觉得什么,越看却越觉得神秘不一般,让人近乎痴迷,像是有一种大道的气机。

        “是了,我们是从天外回来的,那里可是远古圣人的域外战场,当年从这里上去参战的绝对是一个圣人。”叶凡道。

        “那还等什么,赶紧搜刮,一位远古圣人即便留下个修脚刀都可能是圣器。”厉天很夸张。

        可惜,几座小道观除却鸟雀外什么也没有,这里成为了它们的栖居地,在夕阳下很祥宁。

        最终,他们离开了这片荒芜的高原,前方是无尽的山岭,林木茂密,老林幽深,蛮兽横行,异禽盘空。

        “这个地方太原始了吧,怎么飞了这么多天,连个人影都见不到?”半个月后,厉天磨叽个不停。

        又过去两日,他们终于见到一位药师,在高山大壑间采药,一问之下,这竟是南岭。

        中州、东荒、北原、西漠、南岭,这是北斗星域的五大域,叶凡第一次踏上这一域的土地。

        还好,他们并没有进入南岭最原始的地域,不然飞上几个月也不见得能出来。

        “离开十二年了,不知都发生了什么,何时能与庞博、紫月、囡囡、李黑水他们见面。”叶凡自语。

        他们飞出群山,见到一座古城,这让厉天按捺不住,道:“在这片天地中,我是否一个人可以横扫年轻一代,做一个英武非凡的神子没问题吧。”

        他一副睥睨天下,舍我其谁,惟我独尊的神态,像是天下第一高手在俯视这片大地。

        叶凡笑了,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也不知那些故人的修为如何了,一切都需要去亲身经历。

        “师弟你可千万要小心,别被人击杀于此,古之大帝都降临的古星,一定有很多秘密与古怪。”

        离开太久,叶凡迫切想知道这个世界的一切,三人很快就进入了前方的古城,来到了一片繁华之地。

        进城不久,叶凡就向人了解情况,还未容他多说,只一提东荒,人们就摇头,都言很可怕。

        “太古的生灵,强大的修士,有各种纷争,早晚会有一场黑暗动乱。”

        叶凡心头一沉,他回来的可真是时候,太古生物果然相继觉醒,将来多半有一场大乱。

        “元天古脉内有一场灵药大会,你们可以去那里了解消息,有来自各大域的修士。”

        南岭的人对其他各地也不是很了解,毕竟这颗古星太大了,跨域动辄就会数以千万里以上。

        “去灵药大会看一看。”叶凡当即就做了这样一个决定。

        南岭如其名,多崇山峻岭,到处都是古脉,自然也因此而多灵草,甚至有不死神药的传说。

        元天古脉,当年曾有不死药破空而去,让这里成为了南岭的一处名地。

        南岭一年一度的灵药大会每年都在此展出,争奇斗艳,各种古药皆可见。

        当然,所谓的大会也可以称之为拍卖盛会,展出灵药就是为了卖出天价,不然谁会来此露珍品,保密还来不及呢。

        古脉灵气很浓,占地极广,山脉无尽,这些日子来无比热闹,各方修士皆有出现。

        叶凡他们到来,并没有引起很多人的注意,因为他们手中并无灵药,来此的人目的都很明确,只认古药。

        远处,引起一片轰动,药香扑鼻,差点醉倒一片人,附近的修士全都蜂拥了过去,一片嘈杂。

        “一株三万五千年的古药,真是太难得了,这种宝药可遇不可求!”

        “南岭果然是灵土,聚纳天下灵气,唯有如此才生长出这等珍药。”

        一群人都在惊叹,面对老药目中无比炽热,恨不得立刻据为己有。

        “那只狗不知道来了没有,这种盛会一般情况下少不了它,见了好东西就走不动道。”叶凡自语。

        “五万年的老药出世了,有人采摘到了一株传说中的药中小王!”远处,一片轰动,当场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那是一块药田,顿时人山人海,那里近乎沸腾,到处都是人,许多修士恨不得大打出手。

        一株古药,生有七叶,一个叶片一种颜色,共分七彩,晶莹剔透,芬芳醉人,所有人都迷醉。

        厉天当场就被镇住了,道:“五万年的古药,被称之为药中小王,可以炼各种绝品宝丹,我人欲道中有一妙方,就是需要这种年份的主药。”

        叶凡连不死神药都见过,自然没有如他们那样激动,一直很平淡面对,他在人群中寻找,想发现一位故人,不管是熟悉的还是敌对的,然而他失望了。

        “走吧,去那边看一看,似也有高手论道的地方。”他大步向前走去。

        “别急着走,这里有一株传说中的药中小王,你不吃惊吗?”厉天不愿走。

        另一边有一片石台,谁都可以前去,聚集了很多修士,以年轻人为主,在此谈法说道,议论五域高手。

        叶凡走了过去,盘坐在一个高台上,认真倾听,厉天与燕一夕也盘坐了下来。

        “当今天下谁是中青一代第一高手?”有人说到了这个问题。

        “这个很难说,中皇、南妖等十几年前就是可力战绝顶圣主的人了,而今谁能看透。”

        “当今天下,我推摇光圣子,而今修为终于大成了,开始真正行走世间,所向披靡,无人是其对手。”

        “我个人认为是华云飞,被天下修士追杀十几年,而今还有人敢去在动他吗,吞天魔功已经修成,同代无敌了,现在只有他斩别人的份了。”

        “夏九幽,炼成了渡劫仙曲,而今恐怕寂寞无敌了。”

        “错了,你们都忽视了一个人,那就是紫府的圣女,她可是先天道胎啊,传说只要达到圣主境界,将会合道,天下同辈无人可敌,十几年过去了,以她这种体质来说,我不相信她没有达到这个境界。”

        “唉,你们说的只是少部分,遗忘了更为可怕的一群人啊,紫天都、凰虚道、神蚕道人等很多可怕存在,太古生灵中的中青代让人悚然。”

        这个人话语一出,顿时让所有人都沉默了,火麒子、天皇子、凰虚道、元古、神蚕道人等一个个惊艳古今,压的人族喘不过气来,无比的可怕。

        “这可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世,诸王尽出,各种体质纷呈,连太古万族最强大的传人也都出世了,谁能天下第一?根本说不定。”

        人们知道,有一点可以肯定,在这个大世,如果谁能够战败诸王,力压太古万族传承者,必可以证道。

        在这个大世,所要面对的敌人太多了,也可怕多了,真能活到最后,战败所有人,所经历的考验将无法想象。

        若是藉此而证道,必将是古往今来战力最强大的大帝之一,因为这条染血的帝路将会超越以往,最为可怕。

        “你们说,如果十二年前的荒古圣体没有毅然离去,他成长到现在,会有多么可怕,能否力压太古族的凰虚道、元古、天皇子、神蚕道人等?”

        “恐怕没有希望,这些人哪个不是活着的奇迹,连圣皇子而今都生死不明,据说就是因为与天皇子不睦。”

        “圣体一旦大成可与古之大帝一战,我相信遇上这些人,那一个叶姓妖孽如果还在,肯定可与他们并论,即便那几族祖上都出过古皇。”

        “恐怕胜算不多,仅有一个圣体而已,遇上一个太古传承者或许可以并论,那么多惊艳的传奇,总有几个能力压他。”

        “不真正一战,谁能说的清。世上没有如果可言,他已经离去了,也算是留下一个悬念,算是我人族有人可以不败吧。”

        厉天看了一眼叶凡,嘿嘿直笑,但却也感受到了一种压力,他是听出来了,这个世上猛人似乎超级多,难怪古之大帝先后降临过这里。

        “圣体他不行,凰虚道、元古、神蚕道人等任何一个站出来,都可以一只手灭杀他。”就在这时有人开口。

        “原来是与太古诸族关系莫逆的那几大人族传承之一。”有人小声道。

        “是啊,圣体若不走,连人族高手那一关他都过不去,必然有人会杀他,而今他的那些朋友还剩下几人?全都败亡了!”

        当听到这些话,叶凡脑袋轰的一声,神目射电,望向前去,盯住了这几人,他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