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四十四章 隐世古道天机
  • 正文 第七百四十四章 隐世古道天机

    作品:《遮天

        所有人都说,金乌一族最辉煌的大世来临,一门十杰,世人都认为将来会是他们的天下。www.00ksw.org

        然而,血与白骨铸就了一曲悲歌,打破了这一认知,金乌一门十太子全部殒落,连最强的陆鸦也绝命了,黯然落下帷幕。

        这个结果,让天下修士尽寒颜,如此战绩,血与骨的零落,为一人所为。

        叶凡只身杀死金乌一门十太子,这样的辉煌战绩,恐怕要被传诵许多年,甚至在将来成为一段传说。

        弯弓射金乌、大战神子、火并大成王者他化天域外投影显形……一桩桩、一件件惊世之战,让叶凡的名字迅速传遍大地。

        在这圣人不显化的岁月,在这大成神王不见身影的年代,这样一个年轻强者的辉煌战绩,自然震动天下。

        而今的几大洲,没有人不知晓叶凡这个名字,在这段时期来,他成为了人们议论的焦点。

        然而,这样一个惊艳的后起之秀,他的过去却是一段空白,无法查知其过去,像是凭空冒出来的。

        元墟一战惊十方!

        叶凡的崛起,不太迅疾与神猛了,所有人一致认为,这是一个有志证道的人,未来的紫微古星域将无宁日。

        一个尹天德已经很慑人了,十四年前杀的天下各路教主不敢言,铁血前进,铸就了一段可怕的传说。

        而今,又出现一个叶凡,将来必是龙争虎斗,仙三斩道,多半亦拦不住,证道路上血花绽,无可避免。

        大帝路上,英才多凋零,人杰常殒落,处处见白骨,血洒伴凄歌。

        这是一条以血与骨筑成的路!

        没有经历杀劫,未曾见惯死亡,不知苦难与厄难多,难见帝路尽头,这是一条从死人堆穿过的道。

        古之大帝,提起来光芒万丈,无尽生灵共仰,但是他们却也都是这样拼杀过来的,以诸王之血洗礼,踏着他们的骨前行。

        “我敢说,尹天德必会与叶凡一战,时间不会太久远!”

        “两位天纵之王,生在一个时代,实在是一种悲哀,纵然无尹天志之死,两人也要倒下去一个。”

        人们在热议,天下人都在谈论,认为两人将会撞出这个年代最灿烂的一串火光!

        所有人都认为,叶凡必会想方设法,在最短的时间内冲过“仙三斩道”这一不可逾越的关卡。

        不然,将来如何去与尹天志去争?不仅关乎谁能证道,还是性命大事,失败者没有生路可言。

        尹天志到底有多么强大?连叶凡都不禁要这样问,他与诸神子大战,震动当世,却依然无法改变人们的看法。

        在片大地上,所有人都认为尹天德可怕到了极致,过去是,现在是,从未变化。

        “无可置疑,他是同辈第一人,压的老辈人物都喘不过气来,十四年前就一只脚踏入了仙台三层天。”

        “他对道有极深刻的理解,未达王者高度时,就曾与金乌王于古洞论道七日。”

        这是厉天与燕一夕给予的最简单而直接的信息,让叶凡蹙眉不已,无论从哪里看,尹天德都像是这片天地间的主角,是这颗古星未来的证道者。

        “我说句实话吧,现在对他只能避退,不可力敌,不然只能算是去送死。”连桀骜不驯的厉天都说出了这样的话。

        他亲眼目睹了而今叶凡的战力,但却还是这样说出口,足以说明尹天德有多么的恐怖。

        要知道,厉天与燕一夕是同太阴神子、陆鸦等一个级数的强人,是年轻一代可怕的几人。

        而今,尹天德骑牛西行,沿着一条古路前进,紫气浩荡八千里,消失在了西部。

        谁也不知道他效仿古人归来后到底会有多么的强大,也许这将是他人生中一次至关重要的化道之旅。

        “啊……我是男的,不是女子,不信我给你看。”

        一个无比刺耳的尖叫声音传来,八景宫的那个蛇精童子像是被百般凌虐了一样,凄惨大叫。

        厉天起的老脸漆黑,上去“咣咣”就踹了两脚,骂道:“你大爷的,厉某人真这么慌不择食吗,是公的是母的还认不出来?”

        蛇精童子小脸吓得雪白,瘫软在那里,但最终又咬了咬牙,做出一副视死如归、你随便来吧的样子。

        “你个长虫精,什么表情,再这样看我,一巴掌削死你!”厉天黑着脸道。

        这是一座矮山,没有什么草木,只有一些石块,光秃秃。这片地域很荒僻,叶凡他们拷问蛇精童子,想获得关于八景宫的一切。

        半个时辰后,他们离开了这片矮山区,斩掉蛇精童子部分元神,给其留了一条生路。

        八景宫果然不是那么好进,要符合天时,不然有一座古阵守护有进无出。

        且,需要先进太清圣境,让人觉得这一关就很悬,尹天德离去之后将其关闭了,依照蛇精的记忆,根本不能强行打开。

        “神女炉在手,当可开启太清圣境,不过却要等到圆月之夜才行,真是麻烦,还要看天时。”厉天几人讨论后决定过几日就动手。

        神女炉臭名昭著,人欲道的这对师兄弟想离开这颗古星,另谋发展,决定将该教古洞遗留的各种法器都带走。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一则震世的消息出现,金乌王出关,直接来到了东部神洲,寻找叶凡的踪迹。

        君临天下!

        这是所有人得到消息后的第一反应,这是一个大成的王者,坐关多年后终于再次出世了。

        数天前,他化天域外投影显形,并非其真身,却可在数以千万里外出手,横勇慑世。

        那缕虚身相对真身来说,真的差的太远了,有云泥之别,而今金乌王正身出现,天下谁可敌?

        这是要杀叶凡而来,要为十位太子讨个说法,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出现这样大成的王者了,举世皆惊。

        “唉,如果顺利的话,就要离开这颗古星了,真是不舍。”一脸邪气的厉天有些伤感。

        这是人欲道所在的古山,他与燕一夕已经搬空几座洞府中的一切,再无东西可取。

        “叔叔,想哭就哭吧。”曈曈抱着一只雪白的小兔子说道。

        “妈的,和我说话时别低着头看兔子。”厉天气道。

        小曈曈委屈,抱着雪白的小兔子跑远了,不再搭理他。

        “你有什么不舍的?”叶凡笑道。

        “枉我背负天下第一淫贼的盛名,可我他妈的还是个纯情少男呢,从没破禁过呢!”厉天骂娘。

        “噗”

        叶凡直接将一口茶水喷了出去,如果没有神光护体,厉天绝对会被喷一脸水迹。

        “你能不能再无耻一些?”

        “就知道你们不信,唉,我看过人族第九美女出浴,见过第八美人泡灵泉,也有幸目睹了第五美人香闺内宽衣,但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却被人兜着屁股在各大洲追杀,我……冤啊!”

        厉天诉苦,而后发誓道:“没关系,北斗星域我来了,太古妞们,万族的神女们,我来了,定不负你们!”

        燕一夕白衣飘动,如画卷中走出的美男子,神骨玉姿,与其师弟的邪气,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

        “师弟,你看这枚玉符怎么处理?”在收拾完古洞后,一枚玉符引起了他的注意,郑重的托掌心。

        “天机符令!”厉天大吃一惊,道:“你是从哪里找到的?”

        “在祖师台前的香灰烬中。”

        “这帮天杀的老王八蛋,有这么重要的符令,怎么乱丢,这不是坑后人吗?”厉天大骂列为祖师。

        “这枚符令很特别吗?”叶凡问道。

        “当然,这是天机门的圣符,唯有欠下很大的恩情才会送出,持它可请该隐世古道算出吉凶祸福,想知道的一切。”厉天很激动,补充道:“而且,共有四次机会。”

        天机门,有神鬼莫测之能,推演造化,能做出各种预言,非常精准。

        但是,却也因可窥破天机,会遭天妒,因此虽有惊世神术,却难以鼎盛起来,历代都没有几个门人,为隐世古道之一。

        “马上就要离开了,一定要好好将这四次机会利用起来,让我想想让天机老人预言什么。”厉天磨叽,道:“算伊轻舞和我有没有缘,妈的,肯定不用了,让猪拱了。”

        “你乱说什么呢!”叶凡真想踹他两脚,这混蛋真该一辈子当纯情少男,说话太难听了。

        “我是说,月圆之夜天下第一美人反正是要和我们一起去攻打八景宫,不用算她会怎样。”厉天解释。

        “马上就要离开了,这天机符令一定要用在刀刃上。”燕一夕道。

        “是啊,都要离开了,所有美人都与骷髅没什么区别了,可我真的不甘啊。”厉天长叹。

        “仔细想想,还有什么想算出?”叶凡道。

        他们几个一起思索,最终想到了不少,如大帝神藏、不死神药等,但觉得有些不现实。

        “算了,还是问前路如何吧。”

        “还有一样,冥岭上古长生道观的半页古经与人王殿的半页古经,到底有什么秘密。”

        相传,若是两者合一,将是一页完整无缺的神灵古经,沸沸扬扬,喧闹了几年,说是两教要共参,却一直没有成行。

        太渊,位于神洲西部,隐世古道天机门在此闭山门不出,世间很少能见到他们的身影。

        尤其是近两千年来,他们更低调了,从来不预言,不推演天机,几乎快让人以为他们断了传承。

        “先问前路如何,再问神灵古经,我对此充满了好奇……”

        厉天、燕一夕、叶凡他们来到了太渊,这是一个通向地下的深谷,几乎不可见到太阳。

        “即便是遭天妒,也不至于避到这种地方来吧?”厉天咋舌。

        他们刚接近太渊,就被人所阻,一个道童跑来,递上一个锦盒,道:“天机老人知晓你们所谓何来,一切尽在锦盒中。”

        “他知晓我们所为何来?”连叶凡都大吃了一惊。

        小道童面露悲色,道:“祖师将在三日内坐化,每一代天机老人死前都几乎通灵,可看到遥远的未来,自可预料到。”

        “什么,天机老人要坐化了?!”几人震动,深深对太渊施了一礼。

        锦盒内有两张发黄的纸,都这折叠的,第一张上写着“域外”二字,展开后内部也仅有两字,为“可行”。

        “什么,真的知道我们要离开这颗古星!”三人不得不惊,这一古道果然有神鬼莫测之术。

        第二张泛黄个纸上,写着神灵古经四字,他们有些激动,将这张折叠的纸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