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七章 来自北斗星域的感应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七章 来自北斗星域的感应

    作品:《遮天

        北斗古星域,一片大荒中,一个比常人高出两三头的魁伟男子,浑身是血,披头散发,以诡异的身法奔行。www.00ksw.org

        后方,一道朦胧的身影,如一尊神祇一样闪烁,一会儿消失一会儿又突兀出现,追杀了下来。

        “妖帝九斩————化道!”前方,魁伟的男子大喝,在其双眼中射出两道龙形光柱,斩向那道朦胧如神一样的男子。

        “青帝所遗神术果然压盖世间,你虽堪比圣主,但可惜遇上了我,终究是差了一筹。”后方的男子,一指点出,一片滔天神光一下子压盖了整片大荒。

        “老子这么多年都过来了,都没有被你们杀死,我不就不信邪今天会殒落在此!”庞博喝道,他浓眉大眼,很是魁梧。此时浑身是血,妖帝九斩齐出,顿时打穿了大荒,与那个人大战在一起。

        北域,一片原始山脉中,寸草不生,赤地万里,猴子火眼金睛,两道光束逆天而上,他的身上有一道道裂痕。

        他手中的乌金大棍沾着血,污迹一块又一块,有敌人的也有他自己的,在其身后野蛮人遍体鳞伤,倒提狼牙大棒,背负着半边身子都几乎烂掉、不断咳血的李黑水。

        “圣皇子你莫要自误。”另一边有一个人冷笑连连。

        “对我出手,很好,很好,我倒要看一看你们有多大的本事,我要杀了你们所有的人!”猴子无比愤怒,身上有不少伤口,浑身金色的毛发染血。

        “圣皇子,你要知道,而今一个身份更显赫、比你还要尊贵的天皇神子正如日中天,你若做出这样的选择,对你形势不利啊。”追杀的人很冷酷。

        “哦,不死天皇的后人也要出手了吗?!”猴子眼中精光一闪。

        前方的人脸上挂着冷漠的笑容,没有说话,眼中很沧桑,仿佛有岁月变迁,有山河崩塌,绝代高手气机流动。

        “早知如此,当年小叶子在瑶池将其从石头中切出来时,就该将那枚蛋摔碎,不该送给太古王,这个白眼狼!”垂死的李黑水艰难的开口。

        “你亵渎太古族的天皇神子,当心被人听到,会将你永镇炼狱中。”追杀的几人冷笑。

        “镇压你妈,老子反正也活不成了,有种镇压我,让我活上一万年,饱受炼狱煎熬也认了。”李黑水叫道。

        “这倒也是,中了古之大帝所开创的神术必杀一击,就是那个圣体叶凡回来也必死无疑,可惜他再也不可能出现在这个世上了,不能杀他真是一种遗憾啊。”

        “嗡!”

        乌金大棍压塌虚空,猴子浑身金毛射出万丈神光,大叫道:“少说废话,手底下如果不行,今天我砸死你们全部!”

        东荒南部地域,姬家一座巍峨高耸的玉台上,皎洁的月光洒落,一个紫衣少女仰望星空,怔怔出神。

        不多时,一个满身血迹,头上笼罩光环的男子一步一步走来,登上玉台,充满了疲惫,身上有很多可怖的伤口。

        “我去晚了,只见到一些血与骨,我与一些人大战了一场,希望他们无恙吧。”

        “难道又像是那只狗一样,自此战死从世上消失了吗,这些年来小囡囡去了哪里?”少女被清冷的月华笼罩,明净出尘,如广寒阙中的神女,正是姬紫月。

        “我真的希望那只狗没有死,有它的无穷神阵的话,他们会好过很多。”姬皓月叹了一口气。

        灿烂的星光,无尽的遥远,姬紫月仰望星空,注视另一端,道:“时间如水,转眼十二年过去了。”

        遥远的紫微星域,叶凡也在观星域,他在辨认,哪里是地球,哪里是北斗,因为身在不同的古星,所见天象是不一样的。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他想到了很多,思念故乡的亲人,更怀念北斗星域所经历的一切。

        他还记得挥别时的情景,姬紫月微笑着落泪,话语似依然萦绕在耳畔:“夜里,我会仰望星空,望向另一边,为你祝福,我知道你在那一端。”

        “如果你也忆起我,可以看一眼头上的星空,我在这一边……遥望。”当时少女的笑容很灿烂,但却分明有泪花在闪动。

        随后,想到那些故人,他心中一阵悸动。

        该杀人的差不多都杀了,阴阳老教主死了,王腾也被他斩了,他们不会有敌了才对,可叶凡却有些不安。

        庞博身为青帝的传人,有妖族相护,李黑水他们是十三大寇的子孙,又有哪个不开眼的敢去惹。

        “为何每当我仰望北斗星域,想到他们都会有些不安?”

        叶凡站在山峰上,被月辉笼罩,通体发光,他仰望北斗星域,苦苦思索,到底会有什么变故。

        “十二年了,我想回北斗,我想去见他们,我要离开紫微古星域。”

        可是,跨越星域,谈何容易,连上古圣人都很难做到!

        庞博、李黑水、大黑狗、小囡囡、姬紫月一个个鲜活的面容,浮现在他的眼前,这一世还能见到吗?

        在这个深夜,叶凡盘坐青松下,头顶银月盘,做了一个噩梦,大黑狗战死了,吴中天被人杀死了,柳寇被镇压成了肉泥,庞博满身是血在冲他惨笑,猴子在与人浴血大战,很是惨烈,小囡囡迷失了,又走丢了。

        “不!”

        叶凡大叫,惊醒了过来,身为他这个层次的强者,很难产生这样的梦境,这让他身上出了一层冷汗。

        “也许我的预感是真的,他们有了大难,现在处境极其艰难,在生与死间徘徊,浴血挣扎求生存,我要回去,一定要回去!”他腾的站了起来。

        不远处,小曈曈在梦呓,躺在松针上,睡的很香甜,月光将他的小脸映照的很晶莹。

        当清晨的第一缕霞光射来,叶凡长身而起,迎朝阳而立,眼神清澈,自今日起他要尽一切努力回归。

        他将小曈曈放在肩头,飞天而去,开始踏访古迹,寻找归路,但凡有五色祭坛传说的地域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这些天以来,陆鸦疯了一样满世界在寻找叶凡,快将东部的神洲翻过个来了,没有一个人敢触霉头。

        “尼玛的,本身是金乌一族最可怕的天才,且手持乌翅流金镋而出,那可是圣人的兵器,谁敢惹!”

        很多修士战战兢兢,全都避退,神洲上一片大乱,诸多修士来此,都为见证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陆鸦远胜金乌族小巨头赤阳,更远超十太子中的其他九人,这是所有人的共识,不然金乌族王也不会让他持掌圣兵,可想而知,爱惜到了何等地步。

        不过,叶凡对此根本就没有理会,他现在正在找离开的路,对于这一切看的很轻,只要没人杀到眼前来,他不会去血战。

        半个月后,叶凡失望了,所有的遗迹,一切的传说都成空了,都早已湮灭在时间的长河中。

        他唯一的收获就是,在神洲一处上古战场捡到几块拳头大的五色晶石,至于祭坛连影子都没见到。

        “不行,看来想沿着这样的道路是不回不去了,要另想他法。”

        蓦地,叶凡想到了老子与佛陀,这两位古人也来过这颗古星,虽然关于他们的行踪早已不可考证,但是他们所走的古路也许有迹可循。

        八景宫!

        叶凡眼中神光闪烁,他有了一个目标,也许太清圣境八景宫有老子留下的古路也说不定。

        然而,想要从那里寻路,多半要打到地崩海裂,洪水滔天。因为,那是尹天德的坐关之地,他被世人神化了,足以说明其强大与可怕。

        “需要了解的更多。”叶凡没有妄动,面对这样一尊人物,当世没有一个人敢说能镇压。

        尹天德威势之盛,让所有修士都胆寒,压盖整片陆地,曾与金乌族王论道,可想而知他有多么的深不可测。

        清晨,山林中雾霭缭动,连日头都是红红的,很柔和,并不刺眼。

        草叶上,藤蔓上,一颗颗露珠在滚动,如钻石似珍珠,剔透闪亮,阵阵草木的清新气息扑来。

        叶凡来到了上古人欲道的道场,寻找厉天与燕一夕,想从他们的口中了解到更多。

        “妈的,姓叶的那个王八蛋来了。”厉天诅咒,站在一座古洞前,望着下方的人影。

        旁边,另一座云蒸霞蔚的山峰上,燕一夕从洞府中走出,一身月白长衣,很是俊朗,称得上神骨玉姿,迷人的笑容足以让少女尖叫。

        “叶兄,恭喜归来。”

        “姓叶的,你说四年前你到底对伊轻舞做了什么?”厉天歪着脖子,一脸的不爽。

        “两位兄台别来无恙……”叶凡笑道。

        “能有什么恙,我师兄依然风流倜傥,整日与佳丽花前月下。而我一如既往,满世界的人都骂我是淫贼,如过街的老鼠大爷一样人人喊打,当然神女炉曝光,我师兄能骗的姑娘也不多了。”厉天其实也相当的英俊,但是一脸邪气,一看就不是好人。

        叶凡表明来意,想了解八景宫,想知道关于太清圣境的一切,对这师兄弟二人坦言,想横渡星域。

        “姓叶的王八蛋,哦不,叶兄,叶大善人,你真的提了一个不错的主意,我太赞成了,我对北斗星域那可真是向往啊,我心激昂,我心澎湃。”厉天一听他的想法,当时眼睛就亮了,道:“那么多种族,还能泡太古的妞,去了那里的话我做梦都会笑的。当然,我一定会洗心革面,或者改头换面,从此不做淫贼,做一个像我师兄那样禽兽不如的风流才子,成为万人迷的花丛神子,纵横太古万族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