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三十六章 引动天下风云
  • 正文 第七百三十六章 引动天下风云

    作品:《遮天

        曈曈很安静,粉雕玉琢,大眼黑白分明,扑闪扑闪的,不怎么爱说话,体内蕴神阳,充盈而出,血肉明净而灿烂。www.00ksw.org

        “不愧是流淌有圣皇之血的孩子。”其他人也恭维,以这个孩子为突破口,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月诗公主,乌发上插神凰簪,下坠一颗颗海神珠,她身段窈窕,一步一摇曳,颠倒众生,每一寸肌肤都在闪光,很是靓丽动人。

        身为当世第二美人,自然有无数追求者,丹凤眼蕴灵气,一颦一笑都都让日月暗淡。她蹲下身来,摸了摸曈曈的头,柔声道:“跟姐姐去紫微神朝好吗?”

        众人心中一震,这是摆明要直接拉拢叶凡,就不怕金乌族与太阴教不满吗?

        陆地上的不朽传承,紫微神朝是第一个明着拉拢叶凡的,其他人都不过是暗中伸橄榄枝而已。

        “我不去,我要与师傅在一起。”五岁的孩童摇头,黑宝石一样的大眼瞟向叶凡。

        “恭喜叶兄收了一个好弟子。”月诗公主道,笑容似水晶之花在绽放,晶莹而绚烂。

        叶凡一怔,这个孩童倒是提过要拜他为师,可是他却没有答应过,没有想到小家伙又说起了。

        “我是师傅的大弟子,二十年后师傅如今的所有敌人都将是我的手下败将。”稚嫩的童音在玄龟上人的洞府响起,在场的人全都怔住了。

        昔年,曾有一位绝代天骄曾说过,而今你们与我为敌,二十年后只能与我弟子争锋。

        后来,确如他所说那样,他功高震世,只需一个弟子出门,就足以威慑天下,成为了一种美谈。

        “小孩子不懂什么,乱讲的。”叶凡笑着揉了揉小家伙的头,把乌黑光亮的发丝弄的很乱。

        尽管他这样解释,但是众人心中还是留下了烙印,深深的看了一眼他,又看了看曈曈。

        人王殿的人暗中相邀,请叶凡做教外护道之人,这可着实是一项殊荣,千年能有一个就不错了。

        “海神岛,为北海中的神祇遗留的岛屿,叶兄你真的该走上一遭。”海神岛的女子盛情相邀。

        “叶道友若是有暇,可到我落霞宫做客。”一位老教主真挚相邀。

        ……叶凡表现出了强大的战力,以及可怕的潜能,惊住了很多人,皆相邀与拉拢。

        “叮叮咚咚”

        月诗公主抚瑶琴,如清泉敲石,似月华伴仙音,给人以美丽绝俗的朦胧画面感,她素手飞银盏,敬叶凡美酒,再次婉转相邀。

        “好吧,我若回陆地,会去紫微神朝走上一遭。”叶凡道。

        “一言为定哦。”月诗公主嫣然一笑,让洞府都明艳了不少。

        这场宴会持续了很久,人们才渐渐散去。在这个过程中,消息已经传了出去,北海震动,无边海域的修士皆惊。

        数日后,陆地上的各大教派,也都得到了消息,引发渲染大波,所有人都惊憾不已。

        叶凡闹出的风波一次比一次猛烈,实在让天下不得不震动,这一次死去的三人都是天之骄子!

        九头蛟王,崛起于汪泽,北海后起一代中的第一无敌高手,一生未有败绩,可是一遇叶凡,不仅不败神话破灭,更是因此而殒落。

        赤阳,金乌族年龄最轻的巨头,该族之王的幼弟,深不可测,却被叶凡仅一击就毙命,血染北海,这近乎神话。

        太阴神子,天纵之姿,陆地上称雄,震慑各方活化石,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雄,却也是败亡。

        “这真是一人所为吗?一日连斩三大奇才,实在是骇人听闻!”

        “每一个人都是一域无敌的英才,却这样殒落了,大帝之路果然是鲜血与白骨铸就的!”

        叶凡的表现是梦幻级的,让陆地上的人们不得不惊悚,这段时间都是关于他的话题。

        “这个叫叶凡的人近来一直都在北海,根本没有登上陆地,就已经搅动了天下风云,他如果回来,会惹出怎样的风波?”有人发出这样的疑问。

        “他如果出现,肯定会举世瞩目,成为焦点,必有惊世大战!”

        此时,叶凡正在海中寻幽访胜,并没有急于离去,接受了一些大势力的邀请,去了他们的岛屿。

        他在进一步了解这个世界,向人们打探紫微古星域可曾出现过五色祭坛,因为他想回去。

        “多少有些耳闻,某些古籍中有残缺记载,但早已消失在无尽岁月前了。”

        这是一些老教主的回应,按照他们所说,那种东西太古前就存在,但后来消失的消失,毁掉的毁掉,早已不可见了。

        叶凡不禁震撼,太古前的紫微古星域到底有多强大?五色祭坛似乎不止一两座那么简单,可能很多!

        不愧为传说中的古帝星,在那久远的过去,这里必然极度繁盛,有过一段辉煌灿烂到无以伦比的岁月。

        可是而今却连一件古帝兵都没有了,连同不死药一起被人族大帝带走了。

        “相传,北海之极有一头自古沉睡至今的鲲鹏,是一位远古圣人,那个地方可能有一座五色祭坛。”

        “别害人,那个地方根本找不到,就是寻到远古鲲鹏之巢,进去也是死,昔日有一位四千岁的神王,进去后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碎掉了。”

        叶凡听到这些消息,叹了一口气,那个地方根本不用考虑,即便找到,也是去送死。

        半个月后,叶凡借助一些荒岛上遗存下来的上古传送阵纹成功返回了陆地。

        不过,这一次并非进入北部的芦洲,而是来到了东部的神洲,他听闻这一洲多古迹,想寻找五色祭坛。

        “你们说,姓叶的那个人会回到陆地上来吗,他的那些战绩是真的吗,我怎么觉得过于虚幻啊。太阴神子曾一人独压东土十教,四方皆寂,没有一个人敢出来一战,却被这样斩掉了。”

        “千真万确,所有战绩都没有一点水分,等着看吧,他一旦回来,必然有惊世狂澜。而今的金乌一族都快疯了,北部的芦洲都快被他们烤焦了,举族皆要杀叶姓少年。”

        这是一座生意兴隆的酒楼,叶凡在二楼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听着一些修士的议论声。

        “冥岭上古长生观的那半页仙经与人王殿的半页仙经而今交换成功了吗?”

        “这几年来,他们都相互忌惮,几次携经互换,但每次都不了了之,怕被对方所欺。”

        ……叶凡静静聆听,发现四年来陆地上发生了很多足以震动四海的大事!

        人王殿,高达三千七百岁的老王坐化,一世功高逆天,至此走向生命的终点,让许多大教长出了一口气。

        尹天德坐生死关十年,出世后不可度量,他沿着八景宫原主人留下的足迹,骑着一头青牛一路西行了下去,曾有人见到紫气东来,浩荡八千里。

        一代天骄,孔雀大明王,冲关仙台三层天,终究是失败了,被焚成一道灰烬,身死道消。

        伊轻舞,美丽的让整片古星域所有女子都黯然无光,破进八禁领域,登临仙台二层天第九个小台阶上,冰肌玉骨,圣洁无暇,被奉为神女。

        陆鸦坐关四年,出关之际,身后现九大金乌始祖法身,震惊天下。

        紫微神朝,绝代天机国师坐化,在逝去前以毕生道力推演,得悉该朝必将大兴,日后将有神婴天降,成为神主。

        ……“四年来,潮起潮落,发生了太多的事,如那浩瀚的汪洋一样变化莫测,不可预料。”叶凡感叹,享用完食物,拉起小曈曈向楼下走去。

        “那个人……”一名修士盯着叶凡的背影狐疑,又望向他拉着的五岁孩童,一身血肉晶莹,让他露出惊容,道:“难道是他回来了?”

        “蹬蹬蹬……”他快速跑下楼追了下去,然而大街上早已是人去影无。其他人见到,皆露出惊异之色,全都跟了下来,“齐兄怎么了,你刚从海外回来不久,难道见到到了故友,亦或是见到了三缺道人这样的不世强者?”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北海的那个人回来了,这个大洲必要大乱了。”齐姓修士神色凝重。

        在这一日,一则爆炸性的消息在东部的神洲传出,自北海之眼脱困的人回来了!

        这则传闻一出,天下皆动,比尹天德骑牛西行的消息还惊人,当世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叶凡回来。

        弯弓射金乌,一日连射杀五位金乌太子,再斩百余金乌强者,血染北海,震动天下。

        随后,他更是连毙天下三大奇才,斩掉他们的无敌光环,举世皆惊。

        而今,这个人竟然回来了,出现在了陆地上,怎不让人关注,十方皆惊,全天下的修士都将目光聚焦在东部神洲。

        陆鸦,怒发冲冠,挟乌翅鎏金镋而出,背负九大金乌始祖法身,仰天长啸,向东部的神洲横渡而来。

        “他不仅从海眼活着回到了这个世上,还有了这样的惊世战绩……”神女伊轻舞自语,而今她惊艳天下,是美丽与圣洁的化身,许多修士甘愿拜倒在她的脚下。

        叶凡始一出现,就引动了天下风云,陆地上的所有人都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