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五章 睥睨四海
  •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五章 睥睨四海

    作品:《遮天

        叶凡从天而降,一拳轰碎金乌八太子,尸块五裂,飞向四方,血水溅落在每一个人的身上。www.00ksw.org

        “啊……”

        金乌八太子的元神冲出,凄厉大叫,那只一直耀眼的小金乌,冲霄而上,想要逃过必死一劫。

        “噗”

        然而,叶凡根本就不给他一丝机会,如一具神魔一样,睥睨四海,一只金色的大手探出,将云朵上的元神抓了下来,攥成了齑粉。

        金乌八太子自此从世间永远除名!

        所有人都呆住了,这一切太快了,行字诀天下无双,叶凡从天而降,瞬杀金乌族未来继承者,如拔草一般轻易与迅疾。

        金乌族八太子,早在三年前就杀死过大能了,这是一个实力强大的妖族俊秀,惊艳人世间。

        但正是这样一个堪比一方教主的妖族俊杰,让人如击瓦一样打碎,一息间轰杀了个干净,惊憾人心!

        “老八!”

        金乌一族一群人大吼,一道道金光打破云霄,贯通天上地下,一群人上前将叶凡围在了当中。

        一位金乌太子的死事关重大,这关乎着他们的脸面与传承,竟然被人一拳轰死了,这是举族共愤的大仇。

        场中央,叶凡神威凛凛,根本就没有逃走的意思,一身紫衣猎猎,眸子如星辰一样灿灿,浓密乌发飞舞,独立场中央,面对所有人。

        “你们也有共愤的感觉了吗,杀人族圣皇后人时可曾体会过,灭太阳古皇的传承还不够吗,连他最后的一点血脉都不放过?!”

        叶凡一人独对金乌族众多高手,如一尊魔神一样,睥睨所有人,负手而立,根本就没有一丝紧张。

        “杀我族神子,你真是狗胆逆天,这个天下都容不下你了!”金乌族的一位统领开口大喝,手持一口碧血魔刀,声色俱厉。

        “锵”

        叶凡没有动,背负双手,站在原地,但是却运转了兵字诀,远处传来一声可怕的刀鸣,响彻天地。

        “噗”

        碧血魔刀倒转,血花冲起数米高,一颗大好的头颅飞起,脸上写满了震惊与恐惧,不敢相信这一切。

        所有人都呆住了,魔刀逆转,将这位大统领的颈项切开,斩掉了他自己的头颅。

        碧绿色的刀光,将天空与大海都浸染的一片绿油油,无比的渗人,刀刃锋锐,化成一道绿芒,激射而出,将其元神也钉死了。

        现场鸦雀无声,许多人都浑身发寒,起了一层小疙瘩,这太过诡异与可怕了。

        场中央,唯有叶凡独立,眼神清澈,发丝轻灵而晶莹,面向所有人,道:“一个小小的统领,也敢辱我?!”

        “是他,竟然从海眼中逃了出来,重新来到了这个世上!”

        终于,有人大叫,认出了叶凡的身份。

        “怎么可能,一旦坠进那片牢笼,永生永世都不能出来,他怎么再次出现了?”

        从来没有人可以逃离北海之眼,那是镇压远古圣人的地方,他是怎么做到的?金乌族众人惊异,相比较叶凡的强势,人们更震惊于他能脱离海眼、再现世间这件事。

        一道金光划破天宇,飞向前方的那块礁石,有大能出手,想要将太阳古教唯一的孩童抓走,怕因叶凡出现而生出变故。

        碧空如洗,黑色海洋起伏,叶凡独立天地间,一指划出,一道金色的大劈斩落下,横断前路。

        那个人大吃一惊,快速避开,张口吐出一道金色的拱桥,这座神桥贯通虚空,直达那块将没入水中的暗礁前。

        此外,其他人也出手,相助于他,而今最紧要的是不能出现一丝变故,先将太阳圣教最后血脉夺到手中。

        “唵!”

        突然,叶凡口中一声大喝,发出一道宏大的天音,像是万物之初,宇宙初开一样,呈现是一切的本源!

        他在模仿佛教六字真言中的“唵”字神音,在以斗战圣法催动,竟拥有一种开天辟地的道力。

        当初,九秘对决佛教真言,这种神音差点让他饮恨,对于他来说记忆很深,四年来他在海眼中尝试修炼一切法,自然也以斗字诀模仿过。

        此时,叶凡一声大吼,如宇宙轰鸣,天地初开,在其背后出现中一尊巨大的神像,不过却不是那佛陀。而是一尊年轻人的身影,眼神深邃,但却不乏锐气,如一尊神魔一样矗立,正是他自己。

        这并不是他自恋,而是因为可以师法天地自然,但却绝不能在修行上膜拜一个人,这是他四年来悟道时的体会,不然不可能证道。

        传说中的六字古音,有开天辟地之力,奥妙无穷,至高无上,蕴藏了宇宙中的大能力、大智慧、大慈悲。

        当初,那名苦头陀也不过掌握了半个字而已,所吼出的天音不全,而今叶凡模仿却也不是纯粹的佛唱。

        不过,这种天音真的太宏大了,整片天宇都在和鸣,叶凡以斗字诀赋予了它全新的神能。

        在他的背后,那尊神魔独立,与其共同喝唱,无比的可怕,可以清晰的看到金色的音波席卷十方。

        天地鸣颤,海水滔天,四宇皆裂。那冲向暗礁的二十几人,在这一神秘古音下全都龟裂,瞬息成为尘埃,不复存在。

        而那位金乌大能,他的金色拱桥第一时间崩塌,他的肉身也未能逃过一劫,在斗字诀演化的天音下,被毁掉一段,只留下上半身,被后方的人联手救出。

        佛教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为至高无上的圣术,练至最高成就者,可降服诸天神祇。

        然而,同道教九秘一样,早已失传,唯有几座最古的圣庙,才各自掌握一字,即便是合在一起,也难以凑齐了。

        远处,金乌一族所有人都脸色铁青,叶凡太强势了,一声轻叱,宏大天音连大能都被震碎半截身体,实在是可怕。

        在当世,没有几人敢与他们金乌一族作对,连人王殿、广寒宫这样的强势传承都不愿与他们冲突,而今却有人敢如此,且是只身一人!

        “呜呜……”幼童伤心的大哭声响起,分外的凄怆。

        在礁石上,这个很幼小的孩子,一身小衣服破破烂烂,逃亡的生涯,被人差点打断过身体,很憔悴与衰弱,一双大眼噙满了泪水,抱住老仆人折断的不成样子的手臂,用力摇动,哭喊着:“姜伯,不要丢下我,曈曈要与你相依为命,不要走。”

        “看不到你长大了,咳……”老仆人咳血,满嘴都是血沫,连白发都被染的一片红,他全身的骨头都被打断了,眼睛早已没有了一丝光彩,已经不能看到任何景物。

        他伸出那早已变形的手臂,粗糙的大手无力的摩挲孩童的小脸,像是放心不下,始终不肯移开,硬撑着最后一口气不咽下去。

        叶凡逼视金乌族所有人,没有一个人敢靠近,他降落了下来,向老仆人度了一道神力,想喂他神泉,却发现早已无力回天。

        这名老仆人,不仅肉身生机早已被毁,就是元神都早已粉碎,能支撑他一直弥留到现在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因为放心不下这个孩子。

        “圣皇……于人族有无量功德,曾做出了那么多贡献……可是他的连后人却遭到了这样的对待。我不甘……没有能力保护好他……这可是圣皇唯一点血脉了。”

        这个老仆人喘息与颤抖,老脸上滑落下两行浑浊的老泪,而后开始大口的咳血,浑身都裂开了。

        “你放心的离去吧,有我在,没有人再可以伤他!”叶凡郑重开口,声音起初并不大,但是慢慢地却如神雷一样回荡起来,上冲九重天,下入九幽府,滚滚而震,十方天宇皆抖动,整片北海都在咆哮!

        远处,金乌族所有人都变了颜色,叶凡的声音杀机慑人,为了这个孩童,显然是要决一死战,想要大开杀戒!

        “真……真的吗?”老仆人什么也看不到,连话语都吐不出了,唯有嘴皮轻碰,产生虚弱的喘息音。

        “真的,只要我还活着,就没有人可以伤的了他!”叶凡以最简洁的声音与力度回应他,让他安心,这是对老仆人最好的交代。

        “谢了……一定要保护他,留住……圣皇最后一点血脉啊……曾经的圣皇……对人族……有无量的恩德,不能……寒心……”

        最后,老仆人的嘴唇冰冷了,连模糊的喘息都止住了,他的元神粉碎,将要散尽。

        “姜伯……”孩童大哭,扑倒在老仆人冰冷的怀中,悲伤喊叫,泪水模糊了他一双明亮的大眼,哭着喊着:“曈曈想你,不让你离开,没有亲人了,只要你……”

        他呜呜的哭着,不断的摇晃老仆人的尸体,可惜早已没有了一丝生命气机。

        “积阳成神,神中有形。形生于日,日生于月。积阴成形,形中有神……”叶凡诵经,这是道教的《度人经》,在天地间形成一个神秘的力量。

        叶凡惊异的发现,老仆人那粉碎的元神中似有一缕精光飞出,在度人经的护持下破空消失了。

        “真的有转世一说吗?”叶凡不知道,自古以来,并未见过。

        修士的元神暂时可以夺来一具肉壳为己用,但还是原来的寿元,一旦耗尽时依然会死,与转世完全是两回事。

        转世,那是一个新的开始,磨灭以往的一切,开始一段新生,自古有传说,但是却没有人见到过,并无证据。

        “姜伯……”孩童伤心的大哭,泪水不断滚落,单薄的小身子在颤抖,趴在那具冰冷的尸体怀中,让人不忍目睹。

        “杀我神子,屡犯我道,举族大恨,无可化解,天下共杀!”金乌族一位元老大吼,声音越来越高,震的长空崩塌,最终让整片北海惊涛拍云,快淹没了天上地下。

        金乌一族足足有上百名高手在此,包括数位太子在此,此时与那名元老一起逼压上前,要共出手杀叶凡。

        “伯伯……不要走,曈曈想你……”在众人的喝吼声中,一个孩童的声音如此的无助与柔弱,伤心的哭泣。

        叶凡独对上百位金乌族高手,一身的杀气,寒声道:“举族大恨……那太阳古皇的后人该向谁诉说?连人族圣皇的最后一点血脉你们都想灭掉,这真是天理难容,人神共愤!此仇,确实无可化解,也没有必要化解,杀掉你们所有人就好了!”

        一股肃杀的气氛,如秋风扫落叶一样,袭遍北海,无比的寒冷与萧瑟。